斯诺登的避难道路何以如此艰难?

先军 收藏 1 23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滞留莫斯科机场整整10天的美国“棱镜门”爆料者斯诺登未来去向依然未定。截止目前,斯诺登已经向21个国家提交了庇护申请,但随着厄瓜多尔政府“改口”,多国予以拒绝,斯诺登的避难之路似乎越走越窄。虽然面临困境,不甘示弱的仍斯诺登在沉寂多日后,于7月1日发表新声明,抨击美国总统奥巴马和美国政府,并表示向外界披露更多机密。

对此,笔者认为,斯诺登避难之路似乎越走越窄,有主观与客观两方面的原因。

从客观层面上说,外交关系说白了就是国家间的利益关系。当今世界随着冷战结束,美帝拥有了世界上一超独霸的地位。同时,美国凭借强大的综合国力,特别是经济、金融、科技、文化等软硬实力,在全球一体化发展格局中具有顶层优势和主导作用,从而在国际和外交事务中具备了世界级的影响力。这些因素导致在斯诺登事件中,尽管全球无论欧盟、日韩等发达国家,中俄等金砖国家,以及拉美等发展中国家,在处理对美关系时不得不考虑相关的国家利益,即使如普京大帝执掌下的俄罗斯,尽管凭借前苏联的超级大国余威和国力遗产,不时敢于美帝拍案叫板,但毕竟无可奈花落去,今非昔比,更兼在欧洲反导、北约东扩、车臣反恐、经济振兴等问题上有诸多需要同美帝合作的地方,因此,尽管俄罗斯国内,包括高层人士,多有为斯诺登鸣不平,提供庇护的呼声,但作为实现俄罗斯重振大国雄风的领航人,普京大帝却必须以现实、理性、战略的高度去思考和处理这个问题。同样,其它拉美国家,如厄瓜多尔、玻利维亚等,尽管执政团队反美情绪高涨,但无奈国小力弱,更且,美帝自提出门罗主义以来,始终将美洲视为自家后院,采取了一系列外交、军事、经济等措施加固院墙篱笆,并不惜以协助智利反对派发动政变,杀害民选总统阿连德;先后武装入侵格林纳达、抓捕巴拿马总统诺列加,以及长期围困古巴等手段,杀鸡儆猴,威胁恐吓,加上运用政府项目经援,金融优惠贷款,包括美洲美孚石油公司、美国果品公司等跨国企业对拉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控制,使这些拉美国家形成了与美帝难以切割的利益关联,故而,在斯诺登事件中,原本高调的厄瓜多尔政府在权衡利弊后,突然转向低调也在情理之中。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在对待斯诺登问题上采取了灵活、务实、睿智的态度,特别是香港政府依法办事的方式,客观上应当给予积极评价。

从主观层面上说,斯诺登显然不是美帝所谓的中俄间谍,因此,斯诺登及时离开中国香港也是正确选项,否则,正好授人以柄。同时,斯诺登也不是啥反美左派人士。笔者认为,斯诺登是一位美国传统核心价值观的信仰者、秉承者、捍卫者,甚至为此带有某种理想主义的自我牺牲精神,不惜丢弃优厚的薪金待遇,冒着被美帝全球通缉抓捕的风险,目的只是为了维护华盛顿、杰斐逊等美国开国领袖在《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中制定的一系列旨在维护公民私权利为核心的价值观,并认为这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底线和道德,进而看不惯小布什、奥巴马等美帝政要借口反恐,命令美帝特请部门秘密采取技术监视等手段,侵犯通信自由等基本人权。也正因为如此,曾有好心的网友(包括笔者)建议,斯诺登目前的最好去处就是去朝鲜申请政治避难。对斯诺登而言,朝鲜作为传统斯大林模式的社会主义国家,从朝鲜战争以来,两国之间除了彼此仇视,今后一百年估计双边关系也不会有所改善,加上近年的美帝制裁,更没有什么经济利益瓜葛;而朝鲜的国内政治体制也无需考虑什么选举因素,更没有什么国际刑事引渡协议等在朝鲜看来是“资本主义腐朽法制的产物”,因此,如果朝鲜接受斯诺登的政治避难申请,斯诺登的后半辈子人身安全等于得到了保障。同样,也有网友建议斯诺登去伊朗、古巴申请政治避难。但笔者认为,斯诺登并非没有考虑过这些国家,但且不论这些国家是否接受其庇护申请,即使这些国家主动敞开大门,斯诺登也不一定会去。道理很简单,因为这些国家不符合斯诺登所坚守的核心价值观的认同。正如美国娱乐节目脱口秀(talk show)在评论此事时所调侃道:“那里不仅会监视你的邮件,还会监视你每天醒来后的思想。”因此,斯诺登所申请庇护的首选国家,如冰岛、瑞士、挪威,基本上是与美帝有着共同意识形态的国家,即使是拉美等所谓左派国家,也实行的是西方的政治经济制度。问题在于,这些国家与美帝不仅有着共同的意识形态,也有着共同的现实利益,且相比个人而言,显然国家利益的权重更大。故而,这些国家在美帝的外交压力下,表现的十分推诿犹豫。而这也正是斯诺登本人的悲剧所在。

最后,这个故事恰好从另一个侧面告诉我们,国际政治生态的现实与残酷,所谓的普世价值不过是一个海市蜃楼的幻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