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眼里的乡村美味

fengyujiev 收藏 8 17951
导读:贝贝小时候回家,每一次都要吃姥姥做的炒鸡蛋。家里养的几只老母鸡已经过了产蛋高峰期,有一次贝贝想吃鸡蛋,但距离那只鸡下蛋似乎还有些时间,于是一会儿到鸡窝边看一下。终于听到母鸡产蛋后的叫声,妈妈赶紧收回鸡蛋。热乎乎的鸡蛋,小的时候妈妈总说,敷在眼睛上对眼睛好,贝贝也学会了。先付了一会,待鸡蛋凉下来,妈妈开始给她炒鸡蛋。就用家里的小炒勺,放一点油,在灶膛里炒得黄亮黄亮的,看起来很诱人,我常常会趁贝贝不注意也吃几口。奇怪的是,一旦回到城里,贝贝就又开始拒食鸡蛋。 自家地里种的葱是贝贝发现的又一美味。宋丹

贝贝小时候回家,每一次都要吃姥姥做的炒鸡蛋。家里养的几只老母鸡已经过了产蛋高峰期,有一次贝贝想吃鸡蛋,但距离那只鸡下蛋似乎还有些时间,于是一会儿到鸡窝边看一下。终于听到母鸡产蛋后的叫声,妈妈赶紧收回鸡蛋。热乎乎的鸡蛋,小的时候妈妈总说,敷在眼睛上对眼睛好,贝贝也学会了。先付了一会,待鸡蛋凉下来,妈妈开始给她炒鸡蛋。就用家里的小炒勺,放一点油,在灶膛里炒得黄亮黄亮的,看起来很诱人,我常常会趁贝贝不注意也吃几口。奇怪的是,一旦回到城里,贝贝就又开始拒食鸡蛋。 自家地里种的葱是贝贝发现的又一美味。宋丹丹说得大葱顶水果,我觉得就是指万荣的这种葱。小时候看小说,描写小姑娘标致,作者用了“向小葱一样水灵”,我觉得很贴切。我上班后有一年回家,王科长还让我给他带一些葱到运城,说是万荣的葱才好吃。的确,也许是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万荣的葱具备了嫩、脆、多汁且略带甜味的口感。贝贝回万荣,非常喜欢吃酥馍就葱。我小的时候,每到秋天,家里种的芝麻、大葱都收获后,我们会找一些完整的葱叶,先吹口气,把葱叶鼓起来,然后把芝麻装进葱叶,鼓鼓囊囊的,就着馍馍吃,是难得的美味。妈妈还常常会把葱叶洗干净,切成拇指长的段,放些泡软的粉条,拌上面,做成拌面菜,捣好蒜,放些辣椒面,用热油一泼,做好油泼辣子,吃起来满嘴留香。如果条件好些,蒸面菜时在上面盖几片切得薄薄的事先用酱油腌好的的五花肉,出锅后肉香菜美粉条筋道,你会不自觉吃到肚子撑才罢休。

如果是收罢麦子回家,妈妈会做煎饼给我们吃。在我们那一带,把女儿的丈夫叫作姐夫,而真正的姐夫又称作jia夫,怎么写我也不知道。我的舅舅、姨姨因为在闻喜,所以对这些习俗并不知道,每当听他们叫我的父亲“姐夫”时,我们总要笑一阵子,弄得他们莫名其妙。收罢麦子出嫁的女儿回娘家,叫做“看麦罢”(读kanmeipa),新结婚的姐夫也一同来,这时候就一定要吃煎饼的,而且是新收割的新麦面煎饼。摊煎饼最关键的是和煎饼的面水:在盆里放好面,花椒叶,盐,拌匀后开始加水,边加边搅拌,和到稠乎乎几乎用筷子能挑起的时候,面水就可以用了。用几块土坯垒好灶,放上鏊子,就开始摊煎饼了。摊煎饼就用麦秸火,给鏊子搽上油,舀一勺面水带进鏊里,一旋,面水几乎就凝固了,翻过来再略摊一下,一张煎饼就大功告成。吃煎饼时一定要事先调好豆芽粉条等凉菜,当然油泼辣子和蒜水也必不可少。一家人高高兴兴品尝着煎饼,享受着收割后的轻松与喜悦,那是麦收之后最美的记忆。

贝贝每一次回万荣,总要问有会吗?我们那儿把赶集叫做上会,她对上会情有独钟。会上自然有一些平日不多见的新鲜玩意,主要还有一些能唤起儿时记忆的美味。我最钟情的莫过于炒凉粉。万荣的炒凉粉声名远扬,每次想起来都禁不住直流口水。凉粉摊的鏊子上黄亮黄亮的凉粉整整齐齐,吱吱作响,伴着蒜香,引得行人驻步。为了把凉粉炒得入味,摊主会把一只盘子扣在凉粉上,临出锅时,浇点蒜汁,吃起来筋道、烫嘴,却又欲罢不能。我上学的时候,每年放假回来,总要和妈妈相跟上,走十里路去阎景上会,只为吃一碗炒凉粉。去的时候妈妈会为我带一个馍馍,让我就着凉粉吃。每一次她都不吃,说是她方便,多会想吃都行。现在想起来,妈妈就是为了省那五毛钱。

已经有些日子没有享受到这些美味了,只是想一想,也很享受。

3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