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买买提江·尼买尔在“6·26”暴恐事件中遇害,家人至今难以走出阴影

鲁克沁小镇在倾诉

本报记者 戴 岚 韩立群 胡仁巴

7月3日,鄯善县鲁克沁镇。

距“6·26”暴力恐怖事件已经整整一周。

艾合买提·尼买尔像往常一样,打开了团结旅社的院门,默默地清扫着门前的路面。这是他和弟弟买买提江·尼买尔合开的一家旅社。几天前的那场噩梦,还像发生在眼前一样:

6月26日一大早,天还没有完全放亮,他和弟弟买买提江·尼买尔正在酣睡中。突然间,一阵嘈杂,一个满脸是血的人跑进来倒在门口。弟弟一骨碌起床准备帮他时,闯进几名手持砍刀的暴徒,弟弟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砍倒在地,躺在血泊中。艾合买提大声惊叫着跑了出去,才免遭劫难。

如今,弟弟走了,留下不满3岁的孩子,一家老少三代10多口人的生活重担,压在了艾合买提·尼买尔的身上。

“他们不是人呀,真不是人……”艾合买提·尼买尔手指着墙上的斑斑血迹,泪水掩面:“他们无缘无故杀死了我的兄弟……”

鲁克沁镇中心2公里长的主干道两侧,是镇上居民聚居地。行走在镇中心街道上,记者注意到,两旁的店铺不少已经营业。镇政府前的加油站里,过往的摩托车排着长队等着加油。三三两两的维 吾尔族老乡,有的骑着三轮摩托车,拉着瓜果到县城里卖。

“如果不是发生了50年来没有看到过的惨案,今年的哈密瓜、葡萄应该收成不错。”鲁克沁镇阔纳夏村支部书记司马义·米牙孜愤愤地说:“如今,拉瓜果的客商少多了。”

已经在鲁克沁镇政府对面摆瓜摊6年的维 吾尔族老乡阿布都热合曼·吾斯曼告诉记者,在暴恐事件发生前,他一天最多时能卖出1000多元的水果,但眼下积压的哈密瓜和西瓜,让他一筹莫展。

鲁克沁镇镇长阿不都热合曼·吾甫尔告诉记者:“政府在积极与商家沟通,主动说明这里的情况,消除外界的顾虑。”司马义·米牙孜也说:“收购葡萄的商家很快就来了,今年的价格会不错,6元到6.5元一公斤。”

走进镇派出所,两边的树叶呈焦黄色。三层办公楼一直到顶烧得焦黑,墙面上血迹斑斑。室内的铝合金柜子上,留着长长的刀痕。已经脱离了危险、还在医院接受治疗的镇派出所所长李常青介绍:当时院子里停放的3辆警车全被点燃。歹徒冲进值班室,他打光子弹,击毙多名歹徒,从二楼窗户跳了下来。

不远处,是遭恐怖分子重点攻击的镇政府办公楼。除楼外侧枯焦的树叶、楼内垃圾桶上的些许血迹、一个空调外挂机被烧得漆黑外,被烧过的大楼外立面大部分已经修复,不再有遇袭的惨状。

鄯善县负责人告诉记者:“事发后,我们采取了一系列善后措施,包括组织工作组深入受害者和遇难者家里,了解并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由县委书记和县长带队负责伤员的救治和善后工作。”

鲁克沁镇恐怖的阴霾正在逐渐散去,然而,人们受伤的心灵还需时间来抚慰……

下一页:新疆恐怖袭击内幕:再逮捕多名十八九岁嫌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