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在某看守所排队会见

律师会见难,通常是指律师在侦查阶段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时需要获得侦查机关的批准,并且获得这一批准很难。在我的记忆中,很少有侦查机关在律师提出申请之后的48小时内即批准律师会见。在广东省内,有许多地区比如珠海市、中山市的看守所,普通案件律师在侦查阶段会见犯罪嫌疑人早已不需侦查机关的批准,律师仅凭介绍信、委托书和执业证即可会见,但广州市的看守所,因种种复杂的原因,至今还没做到这一点。


我现在说的会见难,是除了上面所说的获准会见难之外,在获准会见之后,持《安排律师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通知书》到看守所等待会见也很难。


看守所是8点半上班,内部交接班之后,一般是在9点开始会见或提审。今天上午9点多钟,我来到广州市某区看守所,原以为自己来得较早,很快就可完成会见,没想到看守所的接待大厅早已是人满为患,前来提审、会见的警察和律师拥挤不堪,每个律师从第一道门处用身份证换取一个门禁卡之后,还要在进第二道门之后另换一张会见室的号牌,而领取号牌则需漫长的排队。


一个律师开玩笑说:“到银行存取款要叫号排队,没想到来看守所会见嫌疑人,也要叫号排队,看守所比银行还热门了!”


究其原因,是因为看守所的会见室太少,给律师的会见室只有5间,给警察的提讯室也很少,所以警察和律师都需要排队等候。


有位排在我后面的律师实在等得不耐烦了,没换取会见号牌便跑到接待室办理会见手续,结果给玻璃里面的看守所警察生硬地挡回去了。该律师便提出要见他们的领导,那位警察便说领导在里面,你去找吧。律师真的进门去找领导,一位高而胖,走路一摇一摆的领导模样的警察便与这位律师接洽,我在外面听到该领导同志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虽然根本听不清楚他说的是什么,但可以肯定这位律师找领导是白找了。


律师垂头丧气地出来了,他告诉我们:“领导说,以前警察提讯安排在二楼,但现在有新规定,警察不能在二楼以上提审,所以警察和律师都安排在一楼讯问和会见;因警察的讯问室都安装有录音录像设施,如果安排律师到警察的讯问室会见,则担心律师会针对这些录音录像装备提意见,所以专供律师使用的会见室只有5间,而警察的讯问室也远远不够,这才造成了警察和律师都‘一室难求’的紧张局面。”


于是律师们又发牢骚道:这个区的犯罪案件如此之多,给律师安排5间会见室显然是杯水车薪,太不人性化了!


律师的牢骚还没发完,接着又出现了警察与律师争抢会见室的尴尬场面。一位陪同律师会见的警察可能有急事,也可能是不愿意与律师一起等的太久,便要求派号的看守所警察先派给他的律师一个会见室的号牌。但看守所的警察看到其他律师们虎视眈眈的样子,便不同意这位警察插队,其他律师也对这位企图带律师插队的警察提出有声的抗议。


有位律师感叹道:“这个看守所不是新建的、刚投入使用不多久的吗?以前的破烂看守所会见嫌疑人尚且不需要如此拥挤地排队,怎么花千万巨资打造出来的漂亮看守所却连律师会见都无法满足呢?真是浪费资源!”一位警察在一旁说:“不光是你们律师会见要排队,我们警察提审不也要排队吗?”


于是律师们便提起律师协会来,说如此会见难的事,律协能够提议解决吗?结果律师们认为律协除了每年收取律师的费用之外,根本就办不了什么正经事,况且人家公检法也从未把律协当回事。有个律师说,还不如今天我们排队等待会见的众多律师,每人给公安分局的领导打一个电话,直接投诉一轮管用——律师除了自己帮自己,没人能帮你。我倒觉得说这话的律师言之过重了,我本人还是特别热爱和信赖律师协会的。


时间很快过了11点多钟,眼看上午是无法会见的了。没想到排在我前面的律师,他的案件虽然已移送到了检察院,但检察机关还没有来看守所办好换押手续,所以会见不成,这下就直接轮到我会见了。可是,当我好不容易领到会见室的号牌,跑到会见室一看,发现先前那个与律师争抢会见室的警察,早已将我的会见室占用了!


我正十分气恼的时候,排在我后面的律师却高兴得跳了起来,因为如果我被淘汰出局,他便可取而代之了!他有些幸灾乐祸地对我说:“你会见不成,就轮到我会见了,不要怪我哟!”


我便毫不客气地对他说:“你这人怎能这样呢”?于是我便跑回发号牌的警察那里,与他理论一番,重新换了一个号牌。


拿到新的号牌,在会见室等待嫌疑人出来的时候,我在想:律师啊,这支聪明的队伍,跟农民工没什么两样,嘴上头头是道,心里各打算盘,一盘散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