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八上海检察院工作那么多年遇到的各种奇葩事zt

SAS 收藏 16 6985
导读:作者:收取关山五十州 1、某人涉嫌故意伤害 问:你干嘛要砍他? 答:是男人看到这老婆被别人睡了,都要动手的。 问:你想过后果吗? 答:没搞死他算他运气。 问:你知道你老婆是做什么的吗? 答:知道。 问:你老婆是做小姐的,发生这种事情也正常啊? 答:做归做,让我亲眼看到我总受不了的。我到底是个男人。 问:那你怎么会被抓住的? 答:在老家和人开房的时候,公安查房。 …… 2、本回的犯罪嫌疑人涉嫌非法持有毒品 问:工作? 答:算无业吧。 问:从来没有工作? 答:以

作者:收取关山五十州

提审问答

1、某人涉嫌故意伤害

问:你干嘛要砍他?

答:是男人看到这老婆被别人睡了,都要动手的。

问:你想过后果吗?

答:没搞死他算他运气。

问:你知道你老婆是做什么的吗?

答:知道。

问:你老婆是做小姐的,发生这种事情也正常啊?

答:做归做,让我亲眼看到我总受不了的。我到底是个男人。

问:那你怎么会被抓住的?

答:在老家和人开房的时候,公安查房。

……

2、本回的犯罪嫌疑人涉嫌非法持有毒品

问:工作?

答:算无业吧。

问:从来没有工作?

答:以前在天上人间当了8年的妈妈桑。

……

问:前科劣迹?

答:0X年被XX分局拘留过,因为开盘赌球,当庄家。

问:(讽刺的说)你经历真丰富啊。

答:(不无得意的说)是啊,我朋友说我是黄赌毒俱全,三中全会。

……

3、本回犯罪嫌疑人涉嫌走私毒品,非洲籍,第一次来中国,体内藏毒X公斤(体质真好)

看守民警将嫌犯带入提审室

问:我们是检察院的,今天提审你……

(翻译还没来得及说话)

答:(抢话道)爷叔,侬好!

…………(大家因为那地道的上海腔而石化)

后来才知道是同监房的人教会他的,而且就教会了这一句……

4、本回犯罪嫌疑人涉嫌走私普通货物

问:(为了搞清国籍,开始发问)你是香港人?

答:我有香港临时居民证。

问:(汗,临时的不算数)那你有永久居民证吗?

答:我有法国的绿卡。

问:(绿卡也不算国籍)护照呢?

答:……

问:你到底有没有护照?

答:有。

问:哪个国家的?

答:联合国难民护照。

问:……(无语了)

答:我是柬埔寨华侨,从小就是难民。

问:那你这个只能算是无国籍人了。(可怜的……)

5、本回犯罪嫌疑人涉嫌故意杀人(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该犯潜逃十余年的故事也是非常值得大书特书的,但是因为与题不合,忍笑不表了)

问:你逃离现场的时候穿衣服了吗?

答:只穿了一条内裤。

问:赤脚?

答:恩。

问:浑身是血?

答:恩。

问:然后呢?

答:我记得我跑过了苏州河上的一座桥,然后就碰到几个联防队员,他们把我拦下来,我就对他们说,快报案,我被人捅了……

问:那联防队员怎么处理?

答:他们以为我是神经病,把我赶跑了。

……

(查卷宗XX区XXX派出所XXX联防队员证言,曰:XX年X月X日凌晨在XX路桥下发现一赤身仅着内裤男子,浑身血污,口称被人追杀要求报警云云。以为是神经病,将其驱走。)

6、本回合犯罪嫌疑人涉嫌盗窃

问:你到上海来干什么?

答:本来想找工作的,但是没有找到,所以只好在马路上捡塑料瓶换钱。

问:那为什么这次要偷东西?

答:天越来越冷了,外面睡觉要冻死的。

……

7、本回犯罪嫌疑人涉嫌故意伤害

问:将200X年X月20日上午在你父亲家门外发生的事情经过讲一下。

(只见犯罪嫌疑人抖抖索索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异常皱褶的纸片,摊开,抚平,然后开始对着纸片念)

答:公元200X年X月20日上午10点刚过,当时我正在XX区XX路5XX弄XX号301室我父亲的家中看电视……你记下来了吗?

问:恩,你继续。

答:我们正在看电视,突然听到有人敲门,父亲和我就跑出去看,隔着防盗门看见门外站着三男一女四个人……记好了吗?

问:(不耐烦的说)你管你自己交代。

答:哦。有三男一女四个人,其中穿警服的一人是我认识,是XX区XX路社区民警,姓S……你都写上去了吧?

问:(实在不能忍了,小学毕业多少年了竟然还要练听写)既然你都写好了供述,那就拿来让我抄吧。

答:(神态坚决的说)不行。我这里只是一个草稿,还是要以我的口述为准。我说,你写!

问:(无奈的说)那你继续吧……

8、本回犯罪嫌疑人涉嫌销售伪劣产品罪。

问:最后再问你一遍,你确定你不知道你销售的是假货?

答:我真的不知道。

问:那我记下来了,不改了。

答:记下来记下来,都记下来!

问:肯定不改了?

答:肯定不改!

问:现在给你打印了(电脑记的笔录,全部记完现场打印),再改也来不及了,打印完你看看,签字。

答:好的,你打印吧,我没什么要改的。

问:(一边打印,一边自言自语)这下好了,好久没有在法庭上好好的辩一次了,每次都认罪,多没劲啊,一点挑战性都没有,正好拿这个练练手,痛快搞一次,让法官判个七年八年的……

答:(突然语调激动的扑上前来)大哥,您别打了。我承认,我前面说的都是假话,您别打印了。

问:你前面不是说你不改了吗?

答:我改我改,我现在要说真话。

问:都已经在打印了,还怎么改?

答:大哥,求求您了,您给我个机会。

问:你玩我啊?我很忙的,后面还要提审别人呢。

答: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您,给个机会吧。我老实交代,一定实话实说!

问:你真麻烦……

英仔的故事(上文7里面那个故意伤害犯)

1、英仔在家门口拿菜刀袭警,轻微伤;从家里厕所窗口往外扔点燃的爆竹,打中楼下一警察鼻梁,骨折,轻伤;押送的警车上持刀袭警,轻伤;看守所警察让签文书,拿圆珠笔戳中一警察面门,轻伤……

狗日的老子提审他的时候紧张得不行

第一次精神病鉴定,无刑事责任能力;第二次鉴定,人格障碍,有刑事责任能力;第三次鉴定,待分类的人格障碍,有刑事能力

一审判了七个月;公安闹着不干,我们抗诉;二审开庭,法院安检的时候又从他身上搜出爆竹(二踢脚)……

2、英仔在社区里劣迹斑斑,堪称极品。例如:买了工地上用的高瓦数照明灯半夜对着对面人家的窗口照,楞是把一位老伯伯折磨成神经衰弱;又例如用塑料袋装了烂泥丢人家家里;用点燃的二踢脚偷偷袭击楼下过路的单身女青年……民愤极大:一致要求送精神病院!

可惜,几番鉴定下来,他不是……

3、本检在看守所提审英仔那回,有位经侦的条子哥跑进来跟我打招呼,正好英仔正在那里跟我磨叽,外加态度也不好,条子哥就路见不平,直接上前大力拍了英仔的后背,清脆响亮哦,“老实点,好好回答检察官的问题,到底犯了什么事啊?”……我幽幽的插了一句,捅了XX派出所的四位……条子哥顿时沉默,转身走了

4、英仔的故事还有个后续

一审的时候,几个受伤的条子哥都递了附带民事诉讼……结果尼玛法院忘了判,或者更大可能,本检推测是法院怕麻烦不想再招惹英仔,故而劝公共安全局在内部安抚解决受创的条子哥。但有一位不同意,非要依法办事,据说目前还时不时搞点上访,控告法院违规什么的

唉……

温州出差

1、前面提到那位路见不平的经侦条子哥,本检有次和该兄一起去温州出差,是开了警车去的。当天一路查案查到了瓯北镇,眼见天黑,就路边找了个小旅馆投宿。一夜无事……第二天结帐的时候,收银的那位小伙计苦着脸说:被老板骂死了,竟然指挥我们把警车直接停在了旅馆门口,一晚上没生意……

2、想找一个跟案件有关联的公司,早人去楼空了……通过大厦物业联系到该公司的财务,30多岁,骑一辆后面有婴儿座的24寸破自行车来的,貌不惊人,衣着普通,不修饰、不化妆、无饰品。开口就问:“你们是XX区的吗?”

回答:“对。”

“你们那里是不是有条X宁路啊?”

“对”

“是不是有个X安花园啊?”

“对的”

“我有三套房在那里呢”

……

摔!那个小区,一套房少说5、600万!!!尼玛温州炒房团名不虚传啊!

关于英仔的题外

前面有人一看袭警就提到了前几年震惊魔都的杨某人……本检对那些为该丫鼓掌叫好呐喊助威鸣冤叫屈之辈深不以为然。丫不是号称在所里被条子哥痛殴吗?可丫当日离开局子后就飞速的去十几公里外的地方还他那部刚惹了麻烦的自行车,前后间隔不超过四十分钟,丫身体是得有多壮实,意志得有多坚强才能做到如此啊?

要我说,魔都的条子执法还是挺文明的,其实光是现场执法录音里丫那几句帝都京骂,就应该拘留丫挺的三天!

但还是得说一句,当下的执法环境里,人格障碍的家伙,谁碰谁倒霉

杀母杀子案

咱魔都某区向来太平无事,据传本世纪初曾连续几年没有命案……但是,本检刚工作才半年,就连续碰到死人的案子,真心流年不利成祥瑞

当年有一个案子是离异妇女先给自己瘫痪的老娘和十岁的儿子喂安眠药,再勒死。接着她卖了家里的电视机跑去苏州玩了一圈,自称是本想完成人生长久的心愿后再自杀的,但事到临头又不想死了,便去苏州的条子那里投案了……

这人鉴定出来是重度抑郁,属限制行为能力,最后好像是判了无期。

凶手交代是收入拮据,对生活失去信心,又觉得自己挂了老人孩子都没得人照顾,便先送他们走……

俺当时幼小的心灵为此案震撼了很久,加上差不多同时还办了更加震撼的分尸案,顿觉人性之灰色,差点自己也被抑郁了……唉

分尸案

1、其实分尸案案情不复杂,就是:某人情夫杀了某人丈夫的情妇的女儿,然后分了,扔了,被抓住了。over

2、话说,某年浙省条子出了个协查通告,云在钱塘江湾海塘附近发现一无名女尸(部分),皮肤娇好,身体发育成熟,年龄在25-35之间……

本检阅卷至此,努摔,尼妹的,被害人明明才14岁,好不好!

本检研究尸检报告的时候,猛然发现被害人的那个什么什么膜是破的!!!

找来条子哥问,这方面的情况有没有调查。答复:木有其他方面的证据。

如果……太尼玛禽兽了……

3、腊月里案发,没几天尸块就在浙省被发现了。是对拾荒的夫妻,发现了一个挺好的大拉杆箱,以为是好东西,打开以后吓尿了有没有??!!没有头,也没有两条腿……

有意思的是浙省条子做的笔录,通篇第三人称代词都是“伊”——还真有民国小说的风味

4、前面说腊月发现的尸块嘛……头一直没有找到。直到4月份的时候,终于给找回来了。

5、各位能猜到分尸的工具是什么吗?真真是极普通的,文具店里最常见的那种美工刀!

各位能猜到这把美工刀是在哪里被发现的吗?罪犯租住的那间房子客厅茶几的果盘里……丫一直把美工刀当水果刀用的,无论是分前还是分后……

对了,案发地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温州炒房团买房子的小区哦

最后——刚刚和条子哥聊,得知本区看守所目前已给羁押人员安装了3M净水器和空调……对的,空调,你们没有看错,那些苦逼大学屌丝们正在争取的大空调!

我魔都之人权,威武!

本文内容于 2013/7/3 22:15:27 被SAS编辑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