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改日本天皇为日本国王

华东抗倭 收藏 9 1588
导读:必须改日本天皇为日本国王 ------华东抗倭 我国称呼日本国家元首时充斥着日本天皇的用语,这是极为不妥的,正确的应该用日本国王来称呼日本的国家君主元首。 一是中国与日本历史来往从未使用日本天皇 据范晔《后汉书》记述,公元57年(东汉光武帝中元二年)“倭奴国奉贡朝贺,使人自称大夫,光武赐予印绶”,倭奴国其实是日本北九州沿海一带的部落小国,汉光武帝曾通过来使授予刻有“汉委倭奴国”五字的金印,这枚印以于1784年在日本博多湾志贺岛(今福冈市东区)上被发现,现珍藏于福冈市美术馆。 隋唐以来

必须改日本天皇为日本国王

------华东抗倭

我国称呼日本国家元首时充斥着日本天皇的用语,这是极为不妥的,正确的应该用日本国王来称呼日本的国家君主元首。

一是中国与日本历史来往从未使用日本天皇

据范晔《后汉书》记述,公元57年(东汉光武帝中元二年)“倭奴国奉贡朝贺,使人自称大夫,光武赐予印绶”,倭奴国其实是日本北九州沿海一带的部落小国,汉光武帝曾通过来使授予刻有“汉委倭奴国”五字的金印,这枚印以于1784年在日本博多湾志贺岛(今福冈市东区)上被发现,现珍藏于福冈市美术馆。

隋唐以来中国对待日本是标准的宗主国对藩属国的口吻,自称皇帝和朕,称对方为王。607年,日本推古国王派小野妹子出使隋朝,在国书中有“东天皇敬曰西皇帝”之句,是首次在国际上使用“天皇”一词。不过,曾引起隋炀帝的不满,中国对该国书的记录为“日出处天子致日落处天子”。 有唐一代,日本有十三批遣唐使入华,日本开始大规模接受汉文化,随着对中国文化的了解越来越多,日本对“倭国”称呼越来越不满意。据《新唐书•日本传》记载:咸亨元年(670年),倭国遣使入唐,此时倭国已“稍习夏言,恶倭名,更号日本。使者自言,因近日出,以为名”。所以,日本国的国名,当是中国隋朝皇帝无意赐予的。

南北朝《宋书》对日本的记载更加详细,这个时期日本处于倭五王时代,这个时期日本积极向朝鲜半岛侵略,甚至占领过新罗和百济的部分国土,以武力对这两个国家进行威胁。同时,他们也效法新罗和百济对中原政权内附称臣的做法,要求中原王朝认可。不过,在中国南北朝对立时期,日本并没有选择游牧族建立的北朝,而是频繁地与南朝刘宋接触,试图取得封号。

《元史.外夷传》中记载忽必烈写了一封国书给日本国王,三年八月,命兵部侍郎黑的,给虎符,充国信使,礼部侍郎殷弘给金符,充国信副使,持国书使日本。书曰:“大蒙古国皇帝奉书日本国王”。

明朝初年,倭寇多次侵扰中国东南沿海地区。朱元璋派使节和当时处于“南北朝”时期的日本多次交涉,洪武十四年由礼部拟定的国书称:“王居沧溟之中,传世久长,今不奉上帝之命,不守己分,但知王环海为险,限山为固。妄自尊大,肆毁邻邦,纵民为盗。上帝将假手于人,祸有日矣。吾奉至尊之命,移文与王”。而日本国王的国书回复“臣闻三皇立极,五帝禅宗,惟中华之有主,岂夷狄而无君”。 接到这份信,朱元璋很是愤怒,遂断绝了与日本的往来。1595年1月明神宗明朝遣使封丰臣秀吉为日本国王,令沈惟敬携敕日本国书一同前往。丰臣秀吉受了明朝政府的册封,第二天还“身穿明朝冠服,在大阪城设宴招待明朝使节”。

清朝初中期,日本得知清朝是外族入主中原,只承认大明是中国的正统王朝而不承认满清,加上双方都开始实行闭关锁国的政策,不相通问。

二是与中国称呼其他国家君主元首不一致

目前世界上君主立宪制和君主专制的国家约三十多个,我国对其君主元首称呼一般用某某国王,如英国女王伊丽莎白,沙特阿拉伯国王阿卜杜拉、斯威士兰国王姆斯瓦蒂三世,还有大家比较熟悉的已故柬埔寨国王西哈努克,只有对日本国王称呼日本某某天皇,这有悖国际外交交往礼仪,有巴结、美化日本国王之嫌。

三是日本天皇一词带有强烈的殖民色彩

天皇是日本名义上最高统治者,也是日本国家的表率与象征。自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起,国势孱弱,“九一八”、“七七事变”,到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日本鬼子打着为“日本天皇”开疆拓土的名义在中国大地上肆虐了50余年。虽然日本无条件投降后天皇已宣布放弃其被赋予的“神性”,但多数日本人仍认为天皇代表“国家”、“父母”,换句话说,天皇的意义与日本几乎可说是完全等同。日本天皇一词代表日本侵略、奴役、殖民中国的历史,因此不能再用日本天皇来敬称日本国家元首。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