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航国际导致3.27翼船堕海事故之后

2013年3月27日16时许,江苏连云港黄海海域发生一起重大事故,一艘地效翼船在试车时发生意外,从空中直接坠海,船上4名驾乘人员全部落水,一名美籍男子伤势严重,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一名美方聘请的女翻译员受重伤,在医院抢救三天,最终未能挽回生命,另一名美籍发动机械师和另一位中方技术人员受伤。

中航金鹰AB—6A型六座地效翼船——黄海3号,从2012年3月26日开始筹备建造,2013年3月18日完成装配、通过试车检验。这艘翼船动力装置是中航国际美国大陆发动机公司涡轮增压TSIO550E18B 350马力发动机和直接驱动一只三叶螺旋桨。翼船由中航金鹰公司委托沈阳飞机制造厂负责组装。这艘翼船是中航金鹰公司的全体员工,看到我国的钓鱼岛、黄岩岛、仁爱礁等岛屿海域经常受到日本、菲律宾等国坏蛋的骚扰,看到美国间谍船经常在我黄海海域侦查我国情报,准备送给江苏海防部队用于海防守岛,在得到部队认可和支持的情况下,到连云港准备试水、试航活动,经过试验合格后,将正式送给海防部队。

3月24日, “黄海3号”运抵连云港港口1号码头部队专用泊位。3月25日,完成了翼船的组装和调试。3月26日上午,“黄海3号”在部队专用泊位下水。通过试机后发现:发动机汽缸头温度过高。公司便将此情况告知中航国际美国大陆发动机公司工程师汤姆(Tom)。汤姆带着他的助手布莱恩(Brian)和他雇佣的翻译曹流,于26号下午到达连云港。

汤姆来后,虽经反复调试,仍然没有解决发动机过热问题。于是,汤姆通过他的翻译曹流向试航总指挥提出:他要上船亲自参加试航,查明发动机过热的原因。公司现场指挥就派两位试航员将“黄海3号”翼船在水里滑行,让汤姆工程师和布莱恩查验。傍晚时分,汤姆将发动机整流罩的进风口和出风口进行了扩大处理。

3月27日中午,汤姆通过曹流提出,他想亲自驾驶“黄海3号”进行试航和试飞。公司领导当场表示:为了调试发动机,滑水可以,但不能离水起飞,因为虽然汤姆先生有美国的飞机驾驶执照,但在没有得到中国有关部门批准的情况下,是不允许飞行的。再说这是船,不是飞机,现在绝对不能起飞飞行。他们当时答应了只调试发动机,不飞行。

3月27日下午三点多钟,布莱恩和汤姆分别坐在“黄海3号”地效翼船的正、副驾驶位置上,启动了发动机。大约十分钟后,翼船突然离水起飞,岸上的指挥员发现翼船离水了,立即通过指挥车上的电台喊话,命令他们立即降落,没有回答,紧接着又让水上保障应急快艇上的电台喊话,要“黄海3号”降落,但都未得到回应。据当时在船上的沈飞郑伟工程师回忆:当他看到翼船离水时,连忙叫他们停下,翻译曹流对他说“不要讲话!”,郑工程师就没有说话了。

只见“黄海3号”起飞后,向左、向右连续做了两个机身坡度超过50度的转弯后就向远处海域飞去,顷刻间就不见了踪影。指挥员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立即命令水上保障应急快艇全速向“黄海3号”飞去的方向追赶。事后根据发动机仪表芯片记录的数据显示:2013年3月27日15时51分39秒,翼船坠海。坠海时的温度是471度,在此之前调试的最高温度是480度,而正常的温度应该是420度至450度之间,由此可见,中航金鹰翼船公司提出美国大陆发动机过热问题是存在的,因为这个数据是连云港海事局将打捞上来的芯片交给美国大陆发动机公司的检验员检验提供的。

专家鉴定,3.27翼船堕海事故是中航工业集团所属的中航国际技术合作公司派来的美国大陆发动机公司工程师汤姆和布莱恩借上船检查、调试发动机为名,擅自驾驶我们的翼船起飞,违反我国有关海事、航空的有关规定,采取大坡度(52度)的拐弯,造成翼船失速,致使翼尖着水,造成船毁人亡重大责任事故。

事故发生后,一家民营企业江苏中航金鹰翼船制造有限公司在5分钟内紧急启动救援预案,10分钟内赶到事故发生现场进行救捞,及时将遇难人员救上快艇,第一时间将伤员送上海事救援船并及时送往医院进行抢救。出于人道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出于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和从中美两国关系友好的大局出发,江苏中航金鹰对美国的两位肇事者汤姆和布莱恩与中国伤员一样进行了全力抢救。

因为事发突然,江苏中航金鹰所有在场的干部和职工将自己身上的全部现金和信用卡以及公司账上的资金全部紧急调来,用于救治伤员、处理事故、安抚死者家属,将事故的影响和事态缩小到一定的范围,并做好中航国际所聘用的翻译死者家属的工作,在江苏中航金鹰企业党组织,工会组织全力配合、忍辱负重的情况下,使其在三天内就将死者翻译安葬,避免了一场群体上访事件的发生。江苏中航金鹰还积极救治美国肇事的伤员和积极保护美国肇事者的遗体、遗物,做了所能做的一切。

当凤凰卫视、扬子晚报等境内外媒体赶到现场要进行采访报到时,江苏中航金鹰考虑到保护军事秘密、中航国际声誉,中航国际收购的美国大陆发动机品牌以及中美关系等因素,他们忍辱负重,暂时将全部影响承担起来,因此,在各个媒体上,只出现江苏中航金鹰翼船制造有限公司的名字,承担了巨大的压力和因此带来的各种连锁反应。

事故发生后,连云港海事局、公安局等部门出面调查处理此事,要求所有涉案人员不得离开,随时协助调查。而中航工业集团下属的中航国际公司却欺上瞒下、企图掩盖事实真相,妄图逃避其应该承担的职责,以其需转院北京治疗为由,由中航国际行政部总经理高小星、处长某某、副处长李静等人,指使肇事者美国人布莱恩说谎话,推卸责任。擅自将此次事故肇事主要责任人美国大陆发动机公司派来的“工程师”布莱恩带走,并送回美国,妄图逃避我国法律的制裁。

但是中航国际公司在事故发生后,不积极协助处理事故,救治伤员,安抚死者,而是采取见死不救、漠视伤者和被害单位的冷漠态度,他们首先采取欺骗江苏中航金鹰公司,说一切赔偿由中航国际美国大陆发动机公司负责,要江苏中航金鹰公司先将事故责任承担下来,不要提及他们中航国际/航空发展公司/中航国际美国大陆发动机公司,因此,江苏中航金鹰公司一家顶着巨大压力,等候中航国际方面的赔偿,而中航国际却在四处活动,拉关系,打招呼,并要求中航工业集团领导给国家海事局、江苏海事局等领导打招呼,给连云港海事局负责调查的同志施加压力,其中有一位姓李的正直的同志在案件没有调查结束被莫名其妙的“工作需要”调离,这是极不正常的现象。中航国际的领导还给中航工业沈阳飞机制造厂领导打招呼,要求在现场帮助江苏中航金鹰负责装配翼船的负责人郑伟工程师不要配合公安、海事部门的调查,不要讲真话,妄图掩盖事实,推卸责任。沈阳飞机制造厂郑伟工程师他是现场目击者,也是现场救援者,郑伟同志在自己负伤的情况下,临危不惧,及时救治中美伤员,避免进一步的人员伤亡,立下了汗马功劳,应该为他记功。因为郑伟同志不出面为他们作伪证遭到打击迫害,还给予郑伟同志处分。这是典型的颠倒是非,混淆黑白。

更令人发指的是,在江苏中航金鹰一时难于凑齐为中航国际垫付救治伤员和安抚死者家属经费的关键时刻,中航国际的人员见死不救,在江苏中航金鹰公司领导的哀求下,以个人名义借给江苏中航金鹰公司领导个人5万元,用于救治伤员和安抚他们所聘用翻译死者家属,他们竟然无理要求当场打欠条并强令两个月内归还,还索要高额利息。

在这场突发事故中,深受其害、遭受重大损失的民营企业江苏中航金鹰翼船制造有限公司,迅速出动,积极救援。他们不顾企业利益,表现出的大义凛然、勇于担当、敢于负责的社会责任感;而造成此次事故的中国航空技术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熟视无睹反映慢、消极推诿逃责任、掩盖真相做伪证,打击迫害当事人,其做派令人发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