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军区部队曾被北京卫戍区缴械过!

北京军区部队被卫戍区缴械经过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1971年9月13日晚上,此事件来自原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吴忠的口述。尽管这起事件没有旁证,但联系到林彪事件后对有关人员的处理和“牵挂”,我们似乎没有理由不相信。

那个晚上,可以说是我党历史上最为惊心动魄的一个晚上。目前所有的资料和消息都显示,直接掌控党、政、军局面并具体操作一切善后事宜的是周恩来。也就是说,周恩来是毛泽东赋予的林彪叛逃事件发生后的处置统帅,他采取了很多非常手段,严密控制了海军、空军、陆军的指挥和调动,严密控制了北京地区的安全动态。

吴忠作为北京卫戍区司令员,此刻,他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人物。是否忠诚、可靠,直接关系到党和国家的生死安危。所以我认为,吴忠在这一时刻能领受任务,既是周恩来对他的信任,也是对他的一次实战考验......

多少年来,人们总是关注和纠结于913那个晚上飞机上的一些细节,比如飞机上那个莫名其妙的洞?飞机落地前还是落地后起火等等。我认为,这些疑问值得关注,但,关注之中尤其值得关注者是那个晚上身处地面这些领导人的表现。也就是说,只有从这些人物身上寻找关键点,寻找突破口,才能进一步破解出事件的前后因果。否则,即便是飞机上的黑匣子呈现在面前,我们也还会失望。

照这样说,地面这些人是不是就既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呢?不是!他们中的几乎所有都是在非常时期奉命行事,他们执行的是阶段性或临时性任务。就拿吴忠来说,他如果什么都明白,他就不会在晚年还有那么多的疑问和为什么了。

1971年9月13日,夜里三点钟左右(笔者注:此时林彪已经机毁人亡近2个小时),总理要我们到大会堂去,有吴德、我。到大会堂时,总理正向各大军区打电话讲林彪跑的事,总理要海军舰队和各地区空军直接听各大军区指挥,这样就把海军司令部和空军司令部的指挥权解除了。

总理说有架直升机在怀柔以西20公里的上空盘旋,可能要迫降。我查了一下说,怀柔以西20公里可能是渤海所,这里是一个盆地,是一个镇,公社所在地。总理要我派民兵、派部队,赶快把迫降的飞机找到,包围山区,抓到逃跑的人,飞机上一定有党和国家的许多核心机密,一定要搞到手,不能叫他毁掉,片纸都不能丢掉。总理交代任务后,我马上在人民大会堂给警卫三师打电话,要离渤海所比较近的七团赶快向渤海所方向去。又派卫戍区副司令李刚到现场指挥。

这时三十八军一个师在赤峰拉练,正在行军途中,总理说这个师就不到保定附近了,归你指挥;总理说炮六师、坦克六师都归你指挥。

回去后,在我的办公室,接到李刚的第一个电话,说迫降的直升机找到了。

李刚的第二个报告,说北京军区的部队和北空的部队正在向渤海所开进,是李德生主任派来的;我一听不对,总理布置任务时没说要北京军区和北空配合啊!我立即告诉李刚,北京军区和北空部队来了,一定要非常客气、非常礼貌。第二条,请他们把武器放下来,否则混战一场,或者把材料毁掉了,怎么办?要是问谁的命令,就回答是卫戍区的上级。接着,我马上向总理报告了情况和我的处置,总理说好,就这样办。

黄昏时我报告总理,正在搜查材料,对北京军区和北空部队准备发还枪支,让他们回去;总理说加一条,告诉他们:你们已经完成任务了。

李刚第三次电话报告,李德生主任打电话来,让把人、枪、文件等一切东西马上送到空军司令部。我听着不对,因为信不过吴法宪才派你去坐镇空军司令部,空司现在情况不明,除了吴法宪其他人就没有问题?罪证材料送到空军大院,靠得住吗?我告诉李刚,空军大院情况不明,不能送到那里,要他派得力干部,足够数量的武装,绝对保证安全,马上送到卫戍区司令部,当面交给我!不能送空军大院!

电话一放,我马上报告总理。总理说这样处理好,并要求人一到立即审讯李伟信。

李德生同志两次电话都没有通过我和杨俊生同志,没有通过卫戍区机关,直接打到渤海所,直到现在我也不理解他为什么打这两个电话,是没经验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让你去坐镇空军司令部是对吴法宪不信任,让你取而代之,你怎么对空军机关那么信任?派部队是不是他派的,我也没有再查,用不着我去查。但对你派的部队,我让他们缴械了。我也不怕得罪主任,你的做法不对。总理给我交代任务你知道嘛,找迫降的直升机是我的任务嘛!你要协助,应打电话通知我啊!突然派部队来,我知道来干什么?我报告总理后,总理同意我的处置。现在也不理解他那两个电话是出于什么考虑,只有问他本人了。中央可能问过他本人了,我不知道是怎样解决的。(郝吉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