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奇人轶事:清一色河南人的台湾总统卫队

奇人轶事:清一色河南人的台湾总统卫队

上边这位瘦筋筋醉醺醺的老头儿,让人怎么都不会和“大内侍卫”联想到一块儿。可是当过台湾总统警卫营少校侍卫官的寇望北千真万确就是这副德性。寇望北是我的朋友,我们相识于国共两军的一次冲突中。

那次是和战友在广州的一家酒店吃饭,听到邻桌一男子老在说台湾国军如何 精锐云云,十分的恬噪。这边的一位“共军”老兵越听越恼火,忍不住就转过身去理论,双方都有些酒意,论着论着就推搡起来。那“国军”看来并不精锐,只一交手便被撂倒,依旧是三大战役般地不经打。众人遂上前劝开。

国军从地上爬起来,摸摸蹭了灰的半张老脸,顿了下脚,说“唉!好汉不提当年勇了”。

共军说“是败军之将不言勇。”

国军并不恼怒,说都是当兵吃粮,胜败兵家常事,我先动的手,就自罚一杯吧!说完端起一杯酒仰面朝天咕咚灌下,十分豪爽。于是硝烟散尽,国共言和。

顺势往下一聊,哦,那国军竟和我是同乡。再聊,靠!居然还是同一城市同一条街上的近邻!于是就两桌合并大杯满上,干了!

此人酒量奇大,喝到最后共军吐的吐睡的睡,国军扶着桌角歪歪扭扭还能站着。自打皖南事变后,国军就胜了这一回。

此人即是寇望北。圈儿里的朋友都叫他“大内”。

说我和大内是近邻,其实那是老一辈儿的事,大内两岁时就随父母去了台湾,迁离河南省会开封十年后我都还没出生。其父原系台湾总统警卫营军官,用旧时的话说就是“大内侍卫”。大内成年后承袭父业,官至少校,退役后来广州办厂造鞋子,算是台商。

大内精瘦无比又嗜酒如命,年近花甲却依旧率性,常常把一口港台歌星似的蹩脚国语讲得如同吵架,讲急了还爱跺脚,震得一把老骨头叮当响。于是朋友们便送他又一绰号:陈年港台愤青。

有一天愤青喝高了,红着眼睛大声质问我们:“你们大陆人好生荒谬,你们凭什么说河南人是骗子?告诉你们,想当年蒋总统在世的时候,总统警卫营清一色都是河南兵,知道为什么吗?河南人忠厚!”

大内常常叹息自打蒋总统去世后,警卫营就不再是清一色河南人了。“妈拉个巴子什么杂鱼烂虾都能当侍卫,总统卫队都快沤成一堆粪了!” 大内很愤怒。

大内痛恨“阿扁”搞台独,说台湾闹独立,最坚定的反对派就是当年从大陆来的老兵们,老兵中以又河南人居多,故而河南人是反台独的主力军。大内为此很自豪。

大内常说在台湾,河南人名声最好,这是早在岳飞秦桧年代台湾人就明白的道理,无论商界政界军界,只要一说祖籍河南,那就是块金字招牌,怎么到了大陆事情就反过来啦?大内很纳闷。

圈儿里的朋友都知道,在大内面前是绝对不能拿河南开涮的,一旦犯忌,面善的老寇便要刻毒起来,全不顾场面上的礼数。有一次大内到粤东某地谈生意,席间一位客商乘兴说起董存瑞炸碉堡萨达姆买导弹的段子来,大内越听脸越黑,满脑袋火星捂不住,终于七窍生烟:娘稀匹不做这单逑生意老子也饿不死!说罢起身就往屋外走。走到门口停住,想了想又退回来,指着一头雾水的粤东客商说:“听好了!全中国的假币都是你们那儿捣哧的,全世界的假烟假酒你们捣哧了一半,自己杵在粪坑里还敢说别人身上臭,妈啦个巴子反了不成!

生意没谈成,大内一脸庄重,说原则问题不能当价钱讲。“四川出了个牟其中,福建出了个赖昌星,粤东的假币撒遍全国,温州的炒房团举国痛恨,山西的煤头儿到现在还搞奴隶社会,怎么就没有人说他们那地界儿出骗子?俺河南不就是农民卖棉花时塞了两块砖头吗?不就是捯饬了几个假古董吗?为这点儿破事儿举国上下都往河南人身上屙屎泼尿,河南人真他妈的冤!”

率性的大内走到哪里都拍着胸脯以河南人自居,比原装的河南人腰杆都要硬。但是大内也有气短的时候,那是因为河南的乞丐----

续篇:

《国军老兵与广州丐帮》http://blog.sina.com.cn/u/1578877162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