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人为什么能杀得欧洲无还手之力?

斯大林苏 收藏 87 77536
导读:蒙古大军西征为什么能所向无敌—转 历史上蒙古大军在十三世纪发动 了数次大规模的西征,凭借较少的军 队和漫长的后勤供应战胜了所有的敌 人(1260年对穆斯林的爱因加鲁 特战役失利未计算在内),改变了整 个亚欧的历史,也促进了欧洲近东 的军事革命。 一、西方各国军队采用的战术不 适应蒙古人改进的东方战术其实,东 西方的文化和思维方式的差别很早就 在双方作战时的战术体现出来了。在 东方(以中国和阿拉伯文化为代表的 范围内)的战争史上,从来没有出现 过西方那种队形极其严密、排成密集 方阵,步、骑、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蒙古人为什么能杀得欧洲无还手之力?

蒙古大军西征为什么能所向无敌—转

历史上蒙古大军在十三世纪发动 了数次大规模的西征,凭借较少的军 队和漫长的后勤供应战胜了所有的敌 人(1260年对穆斯林的爱因加鲁 特战役失利未计算在内),改变了整 个亚欧的历史,也促进了欧洲近东 的军事革命。

一、西方各国军队采用的战术不 适应蒙古人改进的东方战术其实,东 西方的文化和思维方式的差别很早就 在双方作战时的战术体现出来了。在 东方(以中国和阿拉伯文化为代表的 范围内)的战争史上,从来没有出现 过西方那种队形极其严密、排成密集 方阵,步、骑、弓箭、投枪诸兵种密 切协同的军队。这是西方人思维严 谨、讲究科学分工、善于组织大的系 统工程的表现。而中国战国时代的车 阵、明朝戚继光组织对付倭寇的鸳鸯 阵和对付鞑靼的车、骑协同战阵是远 不能与之相比的。

东方军队作战时,队形不严整, 讲究部队作战的机动性和战术的灵活 性,受《孙子兵法》的影响,讲究“诡 道”而不讲究堂堂正正的正战。这种战 术意识的支配下,军队的单位攻击力 和防护力并不强,如果对付罗马帝国 和马其顿帝国的密集步兵方阵,采用 正面作战的方式根本没有胜利的可 能。

与东方军队不同的是,西方军队 一开始就采用严密的队形,特别强调 突出正战的攻击力和防护力,以罗马 和马其顿的步兵方阵为例。这种步兵 方阵通常由贵族和平民排成20排以 上密集的队伍,身着厚厚的重甲,手 握长枪,越往后排,长枪越长,架在 前排的肩膀上,这样就在方阵的正面 形成了真正的丛枪如林,方阵的后面 则通常由奴隶紧紧跟着,作后勤和护 理工作,或者由标枪手不停往对方投 掷标枪。这个方阵的两翼则由骑兵担 任保护两翼不受冲击的任务。

很明显,这种战术的冲击力是远 非东方军队可比的,但它的弱点也非 常突出:队伍转动不便,必须时刻注 意保持队形的严整。即使在进入铁器 时代,马的鞍具的发展,使得骑兵越 来越重要了,双方在骑兵的战术运用 上也有巨大的差别。东方的骑兵很少 有重装甲,骑兵即能用马刀、长枪也 可以使用弓箭。骑兵主要目的是为了 军队的机动能力和正面的冲击力,可 以在很大范围内作战。而西方的骑兵 部队发展出了威力强大的重装甲骑 兵,士兵穿着厚厚的锁子甲,可以有 效抵挡刀枪和弓箭的杀伤,骑兵使用 长枪和长剑,杀伤力较大。但是与东 方不同的是,骑兵战术的使用仍和古 罗马时代的步兵方阵相同,讲究队形 和正面的杀伤力和防护力,几乎没有 太多的战术机动能力,作战范围仍然 是在很小的区域内进行。

在战术的运用上,蒙古人特别强 调的就是部队的机动性,以远距离的 包抄迂回、分进合击为主要战术特 征。蒙古人的远距离机动达到了历史 上空前未有的程度,他们常常可以上 百里地大规模机动,使敌人很难预料 和防范到他们的攻击。他们在战斗中 亦很少依赖单纯的正面冲击,通常使 用的方法是,一小部分骑兵不停地骚 扰敌军,受攻击后后撤,待追击的敌 军队形散乱疲惫时,早已四面包抄的 骑兵则在一阵密集的弓箭射击后蜂拥 而来。这种战术在过去的匈奴、汉 族、契丹、女真人都用过。但象蒙古 人一样利用四处游骑做间谍,大规模 的骑兵可以随时远距离攻击的情形则 没有出现过。加之,蒙古人大量地编 入**其他北方少数民族,使用汉族 先进的攻坚器材担任攻城的任务,使 他们在东方无论是野地浪战还是摧城 拔寨,几乎所向必克。

事实上,蒙古军队的骑兵在任何 时候都无法一对一地战胜欧洲的重装 甲骑兵,欧洲重装甲骑兵的长矛和重 剑杀伤力远大于蒙古骑兵手中的马 刀、长矛或狼牙棒。欧洲骑兵的马也 远比蒙古马高大。但蒙古骑兵的战略 战术则是欧洲骑兵远远不及的。欧洲 军队的战斗无论多大规模的军队都是 在很小战场内进行的。而且,欧洲军 队有惯常的骑士之风,崇信正面一对 一的堂堂正正的战斗,当他们遇见可 以把百里方圆的地方做战场,且习惯 迂回的蒙古军队时,他们的确是碰上 了无法想象的战争场面。

蒙古人西征时,在发生大部队与 敌正面遭遇的时候,蒙古骑兵也会迅 速排成战术队伍发起正面的攻击。其 战术队形通常是排成五个左右的横 队,每个横队均为单列。各横队相距 很宽的距离。这样形成了远远大与对 手的宽大正面(从现代战术来讲,这 种极易为对方冲击的宽大正面是极为 不利的)。前两个横队是重骑兵(相 对东方军队),其余为轻骑兵(相对 与西方的轻骑兵可算无任何装甲的骑 兵)。在此之外则还有大批的游骑四 处做表面上无意义的运动。双方军队 在靠近后,蒙古军队的轻骑兵会突然 从前排的重骑兵横队的巨大空隙间以 极高的速度冲出,向西方的敌人投射 长矛和从中原学来的毒箭。几次齐射 后,重骑兵队伍迅速后退,接着轻骑 兵也迅速后撤,并回到原来的位置。 而遭到攻击的西方军队无论是步兵方 阵还是骑兵方阵此时都很难迅速回 击,必须保持队形的严密向前推进, 否则无法利用自己的优势杀伤蒙古 兵。

通常蒙古军队的骑兵只要一两次 这种冲击就会让敌军军心动摇队形混 乱。而这种反复的攻击蒙古兵可以不 论白天黑夜地进行,因为队伍相距较 远且不需要太严整,蒙古兵的队形很 容易在远离敌军后重新排列整齐。一 但敌军队形混乱军心动摇开始后撤, 则宽大的蒙古骑兵队形就会迅速变成 包抄队形,对敌军进行近距离的砍 杀。蒙古军队在骑兵快速大纵深地前 进时,遇敌坚固的城堡,通常只留少 数部队监视以待后续的攻坚工兵,大 部队仍继续高速前进,使后方的敌人 根本无法作出战争准备。

蒙古军队靠着部队的高度机动 性,在欧洲消灭了大量装甲坚固但行 动笨拙的欧洲军队。因为欧洲军队在 速度上的劣势,使得在战场上逃回来 的人极少,很久以来,欧洲人始终认 为蒙古军队的数量极为庞大。另外, 因为欧洲军队主要依赖近距离的格斗 杀伤,使得蒙古军队在运用机动作战 时,只有少量的伤亡。现代的欧洲军 事史学专家认为,欧洲军队和蒙古军 队在战争中的伤亡比例,也许是冷兵 器时代最悬殊的。

二、蒙古人特殊的装备蒙古马。 蒙古马若用现代人的眼光看该是最劣 等的马了。蒙古马身材矮小,跑速 慢,越障碍能力也远远不及欧洲的高 头大马。但是蒙古马是世界上忍耐力 最强的马,对环境和食物的要求也是 最低的,无论是在亚洲的高寒荒漠, 还是在欧洲平原,蒙古马都可以随时 找到食物。可以说,蒙古马具有最强 的适应能力。蒙古马可以长距离不停 地奔跑,而且无论严寒酷暑都可以在 野外生存,同时,蒙古马可以随时胜 任骑乘和拉车载重的工作,这也是中 国传统的好马最终全部被蒙古马取代 的原因。而且,蒙古马在蒙古军队除 了作为骑乘工具外,也是食物来源的 一种——蒙古骑兵使用大量的母马, 可以提供马奶。这也减少了蒙古军队 对后勤的要求。并且,蒙古骑兵通常 备有不止一匹战马。

蒙古骑兵的各种装备——因为蒙 古骑兵从未象欧洲一样对兵种的武器 进行严格的分工,加之不象欧洲军队 使用的武器那样笨重,所以蒙古骑兵 随身携带各种武器,使得其可以随时 完成不同的任务。蒙古骑兵随身携带 的武器通常有弓箭、马刀、长矛、狼 牙棒。值得一提的是蒙古人的弓箭, 他们的弓箭较长大,需大约八十公斤 的力量才能拉开,射程远,几乎是蒙 古骑兵的最重要的杀伤武器。

此外,蒙古骑兵常常根据个人爱 好装备其它武器,譬如套马的绳套和 网马的网套,这在正规的欧洲军队看 来是匪夷所思也是防不胜防的。另 外,蒙古骑兵的装甲多为皮革制成, 轻便坚韧,虽然远不及欧洲重装甲骑 兵身上的锁子甲,但负担轻,容易保 持长时间的战斗力,此外,不会象铁 制铠甲那样在严寒酷暑时节成为难以 忍受的酷刑。

三、蒙古军人的训练、忍耐力和 其军事化的特殊社会组织蒙古军队和 中国北方的游牧民族一样从小就是战 士。在马背上长大,从小的玩具就是 弓箭,成年时候就早可以算成职业军 人了。由于在严寒和艰苦的环境中长 大,都具有极为坚韧耐劳的性格,对 物质条件的待遇几乎从不讲求,爬冰 卧雪在其视为常事。远距离跋涉更是 从小的习惯。对物质条件的不讲究, 使蒙古军队的后勤负担很轻。蒙古军 人拥有东西方各定居的农耕民族素无 的连续作战的意志和能力,这是西方 养尊处优的贵族骑兵们和中国被抓来 的百姓永远难望其项背的。和所有的 敌人相比,蒙古人都在文化和物质上 处于落后地位,大规模地攻占掠夺始 终是激励其保持旺盛战斗力的原因和 动力。

为了训练出最好的军队,蒙古人 三四岁的孩子就被投入专门的军事训 练部门进行军事学习。他们被严格地 进行骑马、射箭的训练。这些被从小 训练出来的孩子组成的骑兵部队,战 斗的素质和技能是极为惊人的,他们 在马背上无论是冲锋还是快速撤退都 能准确地射击敌人,换言之,所有的 普通战士都是李广那样的神射手。这 一点,他们几乎所有的异族敌人都无 法作到。这也是欧洲军队在没有给予 蒙古骑兵杀伤的时候自己就遭到重大 伤亡的原因。

蒙古人建立了与战争相适应的社 会组织。各部落的领导即是生活生产 的管理组织者又是军事行动的管理组 织者。对外发动战争时,可以全民动 员,全民不分男女老幼都可以参加作 战行动。如对花剌子模国的长期围 困,就是全民参与,在城下放牧生 活,维持军队持续不断的攻击力,直 到城市被攻克。

综上分析,蒙古国军队在亚欧大 陆东征西讨所向无敌几乎是必然的结果。

13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光看开头就见楼主把西方人快吹上天了,那个时候的西方军队你当时打游戏呢?动辄几千几万的骑士或者步兵??欧洲的步兵都是平时农民,战时拉个破烂就上战场的,职业化军队在西方代价太高根本玩不转,你说东方不如西方会组织军队战术,我只能说你压根就没有看过中国的历史,你也不知道中国的军队是如何讲究纪律性的,孙子兵法你只知道是诡道,除了诡道之外还知道什么??

讲究纪律性是正儿八经东方军队的传统。

18楼bobq

8楼 misray

因为西方人战斗力太差

14楼 tigerastin
反过来说,东方大多数原著国家都被蒙古人灭亡而欧洲人毕竟保住了半壁江山。谁更强?

你这脑子,麻烦你翻翻世界地图,看看欧洲和东亚各自离蒙古高原的直线距离

要你这逻辑,北极最强

39楼klhysls

一看楼猪就是对中国军事历史不甚了了。

一、我国最为出名的重甲步兵方阵就是战国初期的魏武卒方阵,魏国凭此阵在战国初期称雄。在我国兵法中所提到的阵式,多的足以令西方人眼花缭乱,诸兵种更是齐全,在西方同一时代,一个最基本作战单元里,西方军队只是装备单一的武器,而中国军队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是远近结合,长短结合,车步结合,骑步结合,攻守互补,在不同的地形,有不同的阵形,讲究按地形布阵,西方所谓的方阵皆因不能适应不同地形作战需要而被淘汰。

二、战国时期,赵将李牧,为匈奴骑兵设下弓箭大阵,一战便灭匈奴十万铁骑。有李牧在,匈奴不敢犯赵国边境。秦始皇曾派蒙恬率步兵在黄河流域结阵大败匈奴骑兵,令匈奴二十年不敢南下牧马。如今,只需到西安去看看秦兵马俑,你就可以看到秦军军阵的严谨和诸兵种配合的完善。

以一号坑为例,秦军方阵的外围由三排弩兵列阵,各方向的弩兵皆面对本方向的正前方,可以应对来自任何方向的敌军,在敌军未近时,三排弩兵可以实施远程攻击;弩兵之后为手持长枪的枪兵,敌兵接近时,弩兵从枪兵的间隙中撤出,枪兵可以阻击敌军车骑的冲击,而枪兵之后更有近身作战的持剑武士,在枪兵阻击敌军车骑之时,剑士冲上前去近身砍杀,而后撤之弩兵旋而聚之两翼,从两翼攻击敌之后续。而我国之车兵也非独立自成一军作战,按春秋战国时期的军制,一部战车的随行步兵最多达到72人。从战车的体积上,中国战车是当之无愧的重型战车,而西方历史上从未出现过,即使是西亚地区以战车闻名的亚述战车也比希腊、罗马的战车重的多。二号坑和三号坑则分别是车步结合方阵和骑步结合方阵。

三、西方古代各国主要是分布在以山地为主的地形的南欧地区,在这样的地形上,西方根本发展不出强大的骑兵部队和战车部队,在没有马磴的时代,亚历山大的王友骑兵只是传说,罗马人的骑兵主要来源于雇佣兵,其初期主要是高卢人为主,在与安息人作战时,高卢骑兵根本不是安息骑兵的对手,著名的克拉苏父子便死在安息人之手,整整七个兵团的罗马精锐,除了小队垫后的骑兵及为护送被杀的克拉夫父子的尸体回罗马而被安息人释放的小队步兵外,全部被杀,至奥古斯都屋大维建立罗马帝国,罗马一直不敢再征安息,安息帝国终为重新掘起的波斯人所灭。

分析克拉苏的失败,除了战略上的错误,西方军事史学家认为,罗马军队的武器相对安息帝国的军队落后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当罗马人还在使用铜制短剑时,安息骑兵使用的却是钢制长矛,他们有用不完的弓箭,当罗马人用盾牌来阻挡安息骑兵射来的箭雨时,安息人的箭射穿了罗马人的盾牌,将他们的手和盾牌钉在了一起,安息人用钢枪将罗马人的脚钉在地上,防守无望的克拉夫之子,与手下的另一位将领,互相刺杀而亡。那个曾经玩抽十杀一的克拉苏最终丢下六千多罗马伤兵,趁着夜色逃跑,安息人发现后,杀死了全部伤兵,但克拉苏还是被安息人追上,围困在一座小山上,在手下全体军人的要求下,克拉苏下山去向安息人乞降,在下山的山坡上被安息骑兵杀死,为了羞辱罗马,安息人释放了小队幸存的罗马士兵将克拉苏父子的尸体送回罗马。

四、进入中世纪西方军队受罗马基督教会的限制,被要求禁止使用弓箭,从军打仗成为了贵族们的特权,而贵族老爷们显然都不太想以性命相搏,于是当时代出现了打败不以杀死对手为目地,而以活抓的方式,以求向对手亲友索要赎金为目地的,所谓骑士风度的战争,其实和绑架勒索没区别。那一时间的欧洲骑兵流行的铁罐头,根本是用来防止在用长矛刺击对方下马时被伤害而设计的,而实际对弓箭的防御能力十分有限。因为使用弓箭被认为是邪恶的、卑鄙无耻的、要受到上帝的沮咒。但这些限制并不适用于家里没钱的平民,因为平民付不起赎金,所以一旦战败被俘,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和被奴役。中世纪欧洲军队除了由贵族骑士们组成的核心外,其它的步兵和轻装部队都是临时征集的,平时连基本的训练都谈不上,武器甚至食物都是自备的,其余纯靠对敌方的掠夺,自至瑞典的古斯塔夫才建立了西方军事史上第一支武器装备、粮食供应依靠国家供给的,有真正意义上的后勤保障的军队,而与其交战的德意志诸联邦却只是雇佣了华伦斯坦,由华伦斯坦再去雇佣军队,华伦斯坦的军队仍是靠掠夺来维持军队,被他的雇佣国家的人民视为蝗虫,而进攻他们的敌人反倒并不掠夺。

五、蒙古人的作战方式实际上没有什么新东西,他们就是传统的中国北方游牧民族的打法,打不赢就跑,打的赢就上,士兵们在前方作战,家人们赶着牛羊跟在后面,自给自足,哪里有草场,哪里就有牛羊,蒙古人就有食物和马匹,还有不断生育、成长起来的蒙古士兵。显然没有哪个草场能容纳下所有移动征战的蒙古部族,他们必须分开行动,多路开进,以便牛羊们有草吃。如果不是金人深受汉族文化的影响,其游牧民族的作战技能有所减退,成吉思汗又算的了什么?蒙古人曾经也是强盛时期金人的手下败将,在成吉思汗掘起之前,漠北各部,何尝不是仆服在金人之下。西夏国若不是长期与中原的宋、金交战,国力大损,何惧比自己还落后的蒙古人。铁木真与马其顿的亚历山大之父何其相似,其趁着希腊世界的衰败,征服了希腊世界。

六、从蒙古人与波兰大公招集的欧洲杂牌军的那块著名战役中,蒙古骑兵的确在初期的野战中击败了欧洲的重骑兵,但欧洲人龟缩进自己坚固的营垒,蒙古骑兵显然无能为力,但当他们后面慢慢的攻城纵队到达时,利用从汉族人那里学到的火炮技术,蒙古人让欧洲人第一次见识到火炮的威力,当令欧洲人恐怖的冒着火光的大炮将他们的营垒击破时,欧洲人苍皇逃出了自己的营垒,被守在外里的蒙古骑兵四外追杀,此役以割下敌人的耳朵计功的蒙古人,将欧洲人的耳朵装了两大麻袋。如果不是远在东方的蒙古大汗之死,为了争夺汗位而自己撤兵,蒙古军队的指挥官将真的横扫整个欧洲。除蒙古骑兵强大的机动作战能力,汉民族先进的军事技术,也是蒙古人西征成功的重要技术支持。如马克思所言,来自东方的火药技术,敲开了西方封建主们坚固的堡垒。

窃以为是当时亚欧各国矛盾重重,欧洲面临资本主义将要来临时候骑士阶级的颓废,亚洲则主要是中央集权制造成的腐败羸弱,这个时候直接从原始社会奔来的蒙古猛男由于及其恶劣的自然环境造成的一种朴素的“掠夺”梯度,冲击各政权,所以不要神化成吉思汗,另外蒙古西征大量运用了火药技术,这些是和其毗邻当时高度物质文明的宋分不开的。

成吉思汗时期的欧洲可不是古罗马和马其顿时期的欧洲了 一帮子封建水桶骑士 后面跟着一帮领地的农奴还有什么阵法 此后欧洲军队严谨的阵法要到古斯塔夫时代才逐步形成的

8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