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武器,我难以忘却的“战友”![参赛]

更多精彩内容

作为一个有着多年服役经历、已经退伍23年、目前仍是国防预备役少校的老兵,说起来实在是有点惭愧。因为,在我从军的那段生涯之中,若不是本人机缘巧合地被院校首长钦点、留校当了那“以战代干”的学兵区队长,得以在新兵训练后期和干部集训之时以及到地方接兵之际多次接触枪火等大杀器之外,可能我也会和海军航空兵地勤机务专业的其他战友一样,在前面四年时间里仅仅能打上可怜的8发子弹

(注:此8发子弹为地勤新兵入伍训练后期射击训练时的3发体验弹和5发考核弹)。

说起“我与武器”这个话题,其实,在铁血这个藏龙卧虎之地我仍可以斗胆自称为资深人士,因为,早在我上初中那会,就有幸在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作战”的大哥带领下,体验了我的第一次、也即是处女射击!(有兴趣的战友可以点击如下标题观看:1、《我与武器系列:我第一次进行实弹射击的难忘经历!》)。

(有兴趣观看“大哥玩枪系列”的战友可点击如下标题观看另三篇相关贴文:2、《自卫反击战系列:因为贪吃红烧肉,大哥在越猴的地雷前死里逃生!》3、《自卫反击战系列:战场的残酷超乎想象,一根香烟换了战友一条大腿!》4、《自卫反击战系列:在越军地雷即将被触发爆炸之时,一条大蟒向我侦察兵示警!》5、《自卫反击战系列:老子不管你是不是自卫反击战英雄!》

而且,我在此之前更早的孩童年纪时,因为父母所在单位的民兵组织——武装部特别崇尚暴力美学的原因,以致于我的童年岁月始终都可以与各型武器相伴,更经历过数次有惊无险的冒险:(有兴趣的战友可以点击如下标题观看:6、《我与武器系列:恐怖啊,手榴弹在我身边爆炸!》、7、《我与武器系列:危险啊,在枪林弹雨中捡拾子弹壳!》)。

要是论起老海玩武器最鼎盛和火爆的岁月,除了在服役期间一次前往浙江的接兵过程中在地方大开了几次“杀戒”(详情请点击如下标题观看:8、《我与武器系列:惊险啊,受枪伤的野猪千万不要招惹!》)、演绎了几段搞笑而惊险的经历之外,(详情请点击如下标题观看:9、《我与武器系列:惊魂啊,女教员手枪走火,子弹从我裆下穿过!》、10、《我与“56式”系列:新兵站哨丢枪,责任班全体自打“军棍”!》)仔细回忆起来,最过瘾的还是要数在退伍回到地方、从事企业武装保卫工作之后那段始终充满激情,不断“弹火纷飞”的日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训练间隙的老海以及“56式”半自动步枪)

下面,就聊聊我离开军营后的玩枪岁月:

1990年,老海告别了无限留恋的军营,退伍回到家乡珠城,无奈地进入到那家无怨无悔发了我4年工资的国营企业(我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享受企业单位带资服役待遇的人员,呵呵呵呵呵),当上了一名穿制服、接受准军事化管理的企业保卫人员——经济民警,并逐步成长为一名合格的企业卫士!(详情请点击如下标题观看:11、《战士立功岂止在军营——晒晒我退伍后获得的功勋证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老海在企业从事保卫工作阶段多次荣立的集体和个人二等功、三等功)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直至其后十几年的时间里,风华正茂的老海便开始根据工作需要和利用职务之便,陆续和“54式”、“64式”、“77式”手枪,“56式”半自动步枪、“79式”微型冲锋枪、“85式”狙击步枪、“81式”自动步枪,“56式”、 “81式”班用机枪以及14.7毫米双联高机结下了不解之缘,并围绕着这些亲密伙伴演绎出很多情节惊险、过程刺激的经历!

细细盘点一下,在以上这些枪械之中,最让我钟情和与我结下了深厚战斗友谊的还是那把编号为:XXXXX的“54式”手枪(这个枪号必须保密!嘻嘻嘻)、即便是后期已经身为单位武保部部长的我,在枪柜里不乏“64式”和“77式”等新型手枪的情况下,仍独喜这支外观傻大黑粗的防身利器——“大黑星”!

(注:因为本人厌烦“64式”手枪的握把短小和“77式”手枪在射击时枪机多次对我虎口所造成的伤害)

当然,枪手和心爱的武器之间永远都不缺乏故事和传说,更何况当年青春勃发的我还是一个既能做出工作成绩又能惹出麻烦的极不安分的人物呢。所以,在那段与“54式”手枪长期相伴的日子里,我和她之间不可避免地又共同演绎出了很多惊险刺激的故事,当然,也为我赢得了诸多荣誉。

(对此感兴趣的战友请点击如下标题观看我与“54”系列:12、《“54式”手枪,咱老海和你前世有仇啊?》、13、《都是“54式”手枪惹的祸呀!》、14、《“54式”手枪打“狗”记!》、15、《危急时刻,还是“54式”手枪hold得住!》、16、《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在我最喜爱的武器中,除了那可以随身携带、给人厚重感、火力超猛的“54式”手枪之外,位于第二位的可能就要数那堪称经典的国产“56式”机步枪族了。从它那容弹10发的半自动步枪(我在执勤时习惯装弹11发)到装弹30发的冲锋枪(有经验的老兵一般装弹25发以下)再到锋芒毕露、配备100发弹链的班用机枪(这弹链常常会令我联想到全身披挂的苏联水兵),那铿锵的枪弹声音,干练的枪体造型,强劲的火力杀伤,无处不突显他那令人胆寒的夺命杀气!

正因为此,我和这“56式”机步枪族之间也一定不乏令人心动的故事,其中,尤以我在大别山区执行任务时所经历的故事最为有趣。(详情请点击观看我与“56”系列:17、《我与“56”系列:痛快呀,在大别山深处用班用机枪打野猪!》18、《我与“56”系列:过瘾呀,不打几千发子弹哪叫玩枪!》

另外,谈到这种“56式”机步枪械,就不能不谈谈几件发生在我的好友大斌身上的故事。军工企业长大的他,其与武器之间所发生的故事可能更胜于我的经历。(详情请点击观看:19、《我与“56”系列:伙计,可千万别惹玩过“56式”的人呀!》20、《我与“56”系列:兄弟,对付毛贼,用不着动用“56式”冲锋枪吧?》

……

在完成以上略有点挑逗性的串联之后,为了支持并响应小编大哥发起的本次征文活动,老海决定书归正题:根据“我和武器”这个征文的主题,再聊一段自己在使用“56式”半自动步枪执行保卫勤务时差点发生的一起险些就枪毁人伤的可怕经历——

《因为违规操作,“56式”半自动步枪差点在我手中爆膛!》

这件事情,当然,也差点可以称之为“事件”的故事,发生在我刚刚穿上经济民警制服、完成了保卫人员擒敌技术训练、走上企业保卫工作岗位不久后的一天。因为事发悬险并差点酿成大祸,以致于我现在想起来这件已经发生了二十余年的事故,还会在心有余悸之余、难抑自己后背的阵阵发寒!

1990年初秋,在经过了单位保卫处组织的一个半月时间的严格训练和上岗培训之后,我们这批十几位通过了保卫人员擒敌技术考核的退伍军人,便被分配充实到了担负厂区轮班守卫任务的各个经济民警小队之中。

到达工作岗位之后,正当年轻气盛、踌躇满志的我准备在这新的“战场”上大展一番拳脚,尽快做出一番成绩之时,没想到,一个严峻的考验就随之到来了。

当时,我们这家国有大型企业的东墙外是一段市政规划未开工路段,因为地处工厂区,加之当时的政府财力有限,所以,我们院墙外的这段土路就被几百户在市里各段摆摊设点的无证商贩们给盘踞了。久而久之,在这个区域里休养生息的他们,渐渐就将这条长达数百米的区域演化成为了一个鱼龙混杂之地。

因为这个区域的人员构成过于杂乱、管理难度相对较大,加上该路段正好处于二个派出所的管辖分割线上,所以,各管一侧路面的二家派出所便对处在中间部位的这个棚户区在管辖权限上相互推诿起来。很快,因为疏于管理、放任自流,这里便成为了治安事件和刑事案件的频发之地。到了后来,更陆续发生了二起命案。

本来,身为企业内部保卫人员的我们对相隔一墙之外的这处整日里鸡飞狗跳的棚户区并不太关心,而只想按照上级指示:“看好自家门、管好自家人、做好自己事”。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让我们不得不高度重视起这片位于工厂东墙外的区域。

清楚记得那是我从事保卫工作刚刚几个月的一天下半夜,当时,在食堂吃过夜宵的我们小队五、六个同事正围坐在大门口的民警值班室里聊着天。突然,就见在半个小时前进入到厂区内独自进行例行巡查的厂保卫处干事宋某,神色慌张地跑进了我们所在的民警值班室。

“马队长,快、快组织人员到东墙边的小机修区域去检查一下。刚才,有、有人从厂东墙外棚户区翻墙进入我们厂区内进行盗窃,被我发现后,他们不仅不服从警告,竟然还在我试图管束时企图持刀抗拒,结果,有一个人被我开枪打伤了……”闯进民警值班室的宋干事惊魂未定地向我们小队的小队长说道。“你们组织人员过去时要特别注意,对方三个人,而且手中都持有凶器。我现在回处里,去向分局刑警队报案。”

案情就是命令!

接警之后,我和另外一名中年民警便即刻随着小队长老马携带警械骑车赶往事发地点。可是,纵然是将整个东墙根下的小机修区域检查了个仔细,也没发现所谓盗贼的半个人影,更别说什么受枪伤人员了。

直到天亮之后的八点多钟,姗姗来迟的分局刑警队干探们才在一处可以蹬踏攀登的墙垛下发现了一摊已经开始凝固的血迹。据此,可以断定:昨晚确实有来路不明的人员被我们的保卫人员击伤后逃逸。

案件发生后,保卫处几位领导经过认真调查和讨论,最后却认为这只是一起偶发事件。所以,他们仅仅是在每周例会上向轮班执勤的各小队队长进行了简单通报,要求大家加强对该地段的夜间巡查力度,而并未提出其它特殊安排和要求。

可是,事情的随后发展并不是像处领导们所期望的那般简单。因为,在这起事件发生几天后的一个夜间,兄弟小队的一名单独执行巡查任务的警员便再次与二名翻墙进入厂区的盗窃人员遭遇。这一次,有备而来的二名悍匪不仅是盗窃得手,并且,还用自制的小口径手枪打伤了这名和我一批分配入队的年轻退伍兵。

这时候,原本有点麻痹的保卫处领导才开始高度重视起了此事,他们在将此案上报给分局刑警队的同时,又专门成立了二支各由一名老警员带队、二名新民警随同的夜巡小组。其职责就是专司处置厂区内夜间的紧急突发事件。

当然,承蒙处里领导的高看,表现一直优秀的我也成为了这二支夜巡小组里的一员。不然,也就没有接下来要叙述的故事了。呵呵呵……

为了加强这二支特别小分队在夜间处置紧急突发事件时的打击力度,处里结合前不久发生的二起枪伤事件,在反复强调《武器安全使用规定》的前提下,大胆地为这二个执行特殊任务的小组分别配发了一支“54式”手枪和一支“56式”半自动步枪。

这时候,在二个夜巡小队的枪支分配上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因为另一组的组长老闫是一位和我们处长同一批分配来厂的牛B警员,所以,他便不由分说地领走了那支便于随身携带的“54式”手枪。而我们这个组的“老大”——组长老憨是个大好人,于是,便只能享用剩下一支粗大笨重的“56式”半自动步枪啦。

面对如此不公平的安排,身为一组之长的老憨自然是从心底里开始不高兴。于是,带着几分怨气的他便将我们组每日必须从民警中队部领取使用的这支“56式”半自动步枪和子弹,其领取、使用、保管和移交工作交给了他最信任的部下——我来完成。

其实,这件事情本不应如此复杂的。当时,以我这个没穿几天警服“菜鸟”的能力都能将此事安排得合情合理:只需要二个组每晚轮流到队部领取那支“54式”手枪和配发的五发子弹即可。但是,就因为那位老闫在处里上下都是个公认的无赖和横人,再加上处长对他有所偏袒,于是,这件事情便只能以我们组吃亏作罢。

领到这支保养良好的“56式”半自动步枪,在手中把玩了几天之后,我便开始在闲暇之时琢磨起了如何更科学和有效地使用手中武器这个课题。在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我决定在置于弹匣内的5发实弹的最上端加压上二枚自己收藏的“空包弹”——一种只有少量火药而没有弹头的教练弹。

按照我的设想,一旦遭遇到紧急突发事件,面对持有武器的盗贼和其他不法分子,我既可以先行对天鸣枪示警,也可以利用“空炮壳”直接对准目标进行警告性射击。因为我清楚地知道:只要掌握好枪口与目标之间合理的间距,就可以营造更逼真又不会存在任何风险的效果。

严格说起来,我的这种做法已经属于严重违规操作,第一,执勤时,没有做到枪弹分离;第二,遇警时,应该遵循首发“子弹”必须先行进行对空鸣枪示警的原则;第三,非特别紧急情况下,枪口绝不能对人射击;第四,不得擅自收藏和使用非标准或来路不明的弹药……

几天后的晚上,又是我们这组担负夜间值班任务。凌晨三点,带队正在厂区另一处地点实施蹲点守候任务的老憨突然听到了手中“健伍”对讲机耳麦里由处值班员发出的呼叫。说是接到车间人员举报,此刻,在那处事件频发的东墙区域发现几名身份不明人员正在对三车间的电料仓库进行盗窃。

接警之后,我们三个人便开始快速向事发之处迂回抵近。这时候,手持“56式”半自动步枪的我在脚步如飞行进的同时,内心真实情况是既十分紧张、刺激又感到兴奋和激动,一心都在热切期待着一场战斗马上打响。所以,在抵达举报地点不远处的一处路边花园时,躲在冬青树丛后的我又再次检查了一下弹仓,以确定二发弹体绿色的“空包弹”是否处于弹匣的最上部。

躲在隐蔽之处,很快,我们就循着细微的声响发现:位于东墙边三车间电料仓库前的暗影处,有四个黑影正在忙乱地内外配合着从已经被撬别开的仓库窗口处向外搬运东西。据此,我们完全可以确定:出现在眼前的这四个人系翻墙进入厂区实施盗窃的违法人员。

在简单分析了眼前的情况之后,组长老憨、一个老退伍军人便向我果断布置道:“小海,你现在带枪隐蔽迂回到三车间副房后的那条小巷道里,等到我们在外面开始动手抓捕后,一定会有漏网的盗贼从你埋伏的地点通过、以试图翻墙逃出。到那时,你用枪将人堵在巷道里,让他们无处可逃。”

“好嘞!”领命后,我即向设伏地点快速跑去。潜行过程中,我没忘打开“56式”半自动步枪前端的折叠式枪刺,以使自己和枪支都处于最佳的备战状态……

“举起手来,不许动!老老实实地呆在原地,不要逼我们‘开枪’……”随着老憨的大嗓门在夜静之中骤然响起并很快传来,我知道,位于不远处仓库前面的老憨以及另外一位队友已经开始了行动。于是,我将自己的身体紧紧依靠在黑暗的墙垛之后,焦急地等待有人进入我的伏击圈。

果然,在老憨发声呼叫后没过多少时间,我就发现:在一阵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伴随下,有二个人惶惶恐恐地逃进了我已经设伏的这个紧靠围墙、二米多宽的巷道内。原来,这四人之中有二人被老憨他们给堵在了电料仓库里,而负责外面接货的这二人则是舍弃了被困的同伴,开始自顾自逃命。

看见鱼儿如预料一般落网,冲向我对面的巷道深处并开始攀爬围墙。我当即从墙垛后跳出身形,站立在他们的身后的巷道中央,大喊一声:“都不要动!”与此同时,还把黑洞洞的枪口高抬起来,迅速打开保险,做好了鸣枪警告和对应对方反击的准备。

原以为,在我的持枪威吓之下,距我十几米处的二名毛贼就会当即举手投降。

可是,他们的举动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因为,在我的厉声断喝之下,他们非但没有立即停止自己的动作,而且,前面一人还在更加迅速地开始了向墙上攀爬,不仅如此,处在后面等待随后攀爬的那个家伙还闪身躲在了一处墙边立柱后,做出对峙顽抗状。

敢情,由于眼前这巷道内的光线过于黑暗,处于极度慌乱状态下的那二名盗贼,根本就没有看出来我手里还端着一支子弹已经上了膛的步枪,而以为我仅仅是想依靠空手就想对他们进行抓捕。可能正是基于这种原因,在我枪口逼视下慌忙逃路的毛贼们才敢表现得如此的肆无忌惮。

看到这种情形,有点郁闷的我知道:再不动些真格的来点武力威胁是不行了!而且,还必须立即有所动作,绝不能给时间任由他翻墙逃走。当即,我没有再多加考虑什么,而仅仅是确定了一下枪口的位置,就扣动了手中这支步枪的扳机:

“砰——。”

枪声伴随着枪口处猛烈喷射出的火焰如暴雷般响起!把已经有所准备的我还是给吓了一大跳。因为,那声音之大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不知道是因为时处夜静;还是小巷内回音较大;亦或是由于没有弹头,这种“空包弹”的响动较之实弹射击所发出的声音更为响亮。

震耳的枪声确实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只见,那名已经爬了一半墙的家伙在枪声骤然响起之后,居然猛地就脱手从墙面之上跌落了下来,而且,还是很狼狈地一个屁股墩跌坐在了地面上。

但是,他很快便又从地上快速爬起,顾不得屁股和身体其他部位的疼痛,在同伴的催促下继续向墙垛上更加快速地攀爬起来。

由于第一发“子弹”没有起到预想中的震慑作用,我不由得便开始有点着急起来。当即,有意识地一拉枪栓,抛出了枪膛内那枚在射击后不能自动进行复进退壳的“空包弹”弹壳,同时,将弹匣中的第二发“空包弹”推送入枪膛之中。然后,大概瞄准了那名攀爬者所在的方位,再次扣动了步枪的扳机。

“砰——。”

第二发“子弹”打出之后,那名正在爬墙的毛贼并没有像第一发“子弹”射出时闻声跌落,而只是在脚下顿了一顿后便又手忙脚乱地继续开始了非常不易的攀登。

倒是站在他身后的那个等待随后攀登的家伙,似乎是被我连续的射击举动给激怒了,只见他在用自己的肩头扛了那名正在攀墙的同伴屁股一下之后,随后便大声地对我喊叫到:“朋友,不要逼人太甚啊。老子也有枪,不值得拼个鱼死网破吧。都是道上混的,就行个方便吧。”

听说他手中有枪,我不禁有点吃惊,同时,也感到震惊。当即,便理解了对方在我枪口威逼下还能表现得如此胆大的原因。但在当时,眼前的情况由不得我有时间多想。于是,在闪身依靠墙壁进行隐蔽的同时,我再一次地快拉枪机,在退出了已经完成射击的第二枚“空包弹”弹壳的同时,将一枚7.62毫米口径的实弹推送进枪膛之中。

“赶紧放下武器,不然,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说话间,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接下来将要实施动作的风险,也明白枪膛里即将喷射而出的不再是有着安全保障的“空包弹”,而是一枚极具杀伤力的实弹。所以,我心中默默祈祷着对面的那个家伙可以扔掉“武器”就此缴械,不要逼迫我做出一件可能让他悔恨一生的举动。

可是,置身于我枪口之下的那个看似异常胆大的家伙居然是一点都不能体会我关爱他的苦心。只见,他非但是不退避或逃逸,反而是毫不思索地就冲着我所在位置开了一枪!

“啪——!”

子弹打在了我身边的一件废旧设备的箱体上,发出一声与铁皮碰撞的脆响。从枪弹触发的声音听得出,是发令枪改装后的“小喷子”发射出小口径步枪子弹所产生的闷响声。据此,可以坚信,这家伙果然是一个亡命之徒,居然敢不识时务地用一只改装的小口径手枪抗衡我手中的大杀器。

“砰——。”

在万般无奈和自我防卫的纠结心理驱动下,我只好灵机一动,将手中的枪口左移,瞄准了他身处的那个墙垛,打出了枪膛内的第一发实弹,以试图用武力逼迫他放下武器。但令我感到奇怪的是,枪响之后,我并没有看到子弹击打在前方水泥砖块上应该击打出的碎末和灰尘,也就是我所需要营造的效果。

当然,这在当时,也只是电光火石的惊险中一转眼就把它忘记的事情。

也就是我的这第三次枪响之后,对方似乎是开始了犹豫。因为我们两人此时相距距离只有十几米远,所以,虽处在黑暗之中的他也完全可以感觉到我那枪口所指向的位置。据此,他完全有理由相信:我是毫不留情地冲着他的身体打出了这第三枪。

停顿也只是短暂的几秒钟,紧接着,在确定自己并没有被子弹打中后,这个不怕死的“二杆子”便又探出头来,对着我所在方向打出了他那双管改装枪中的第二发、也就是最后一发子弹来。(当时,很多黑道人物和街头混子使用的都是由发令枪改装成的“小喷子”,因为没有弹夹,所以,这种改装枪能发射的小口径步枪子弹基本为单管单发或双管双发)

“啪——!”

子弹擦着我的身体再一次打在了那个废旧设备的箱体上。与此同时,我也清楚地知道:对方没有子弹了。当然,他可以再次装填,但在此刻情急之下,再加上环境黑暗,估计他会用时很久。

这时候,我反倒是有点慌了:处在眼下的形势之中,我既不能开枪真的对他身体部位抵近射击;又不能给时间任由他再次给改装枪装弹、向我实施可能的伤害。所以,这真是一个让我进退二难的境地呀。

慌乱和矛盾中,已经开始走出墙垛的保护趋步向前的我又是习惯性地一拉枪机,把一发误以为是“空包弹”的实弹给抓抛出了枪膛。随后,又把弹匣中的第三枚实弹推送进入到枪膛之中。

可是,枪机的这一次推送似乎进行的很不顺利。因为,我就感觉手中的枪机并没有推送到熟悉的位置上,也没有发出“咔嗒”到位的声响!当即,一个念头在我脑中闪现——卡壳了!

也就是因为这个突发变故的意外出现,反倒让我瞬间清醒了过来。因为,我不得不放弃原本也不愿意选择的方式:开枪向对方的身体射击。

当即,我平举步枪冲上去用刺刀逼住这名胆大包天、手中还拎着把打光子弹的改装枪的盗窃犯,并且在他看到眼前那把明晃晃的枪刺有点发呆之时,毫不犹豫地快速掉转枪头,以一个标准的步枪格斗动作,把手中这把半自动步枪的枪托有力地击打在对方的左侧脸颊之上。

随着“哎呦”一声惨叫从对方的嘴巴里传出,只见,眼前这名身材高大的小偷在我气恼的击打下已经扔掉了手中的改装枪,然后,无限痛苦地捂着受伤的脸颊,身体佝偻着蹲伏在了我的脚下。

这时候,已经铐好前面二名毛贼的老憨适时赶到小巷中,动作熟练地协助我将这名脸颊处被我用枪托击打至局部骨裂的“倒霉鬼”反手铐牢……

就这样,这场短兵相接、火力悬殊的“猫鼠游戏”以三名盗贼落网、一名侥幸逃脱而宣布告终。(另一名当场逃脱的毛贼最后也被分局公安抓获,经查,他是这名有前科持枪案犯的弟弟。因此,也就可以很好理解他当时敢于“牺牲”自我的“壮举”了。哈哈哈哈……)

在将三人押解到保卫处值班室之后,看到老警员分别开始对几人进行讯问。我便悄悄地独自一人躲到一间灯光明亮的办公室里,在办公桌上检查起了手中这支关键时刻突发故障、差点就让我光荣的“56式”半自动步枪来:

退出弹仓里剩余的子弹后,迎着日光灯的光线,我透过枪管的孔径发现,在枪管靠近枪膛的部位仿佛有一个圆形的物件堵在了枪管之中。取下枪上的通条,在用力沿着枪管捣了几下之后,一枚黑乎乎的弹头赫然掉落在枪膛之中。

原来,是前面连续发射的二发“空包弹”所产生的火药残留喷射在了枪管的四壁之上,导致我所打出的第一枚实弹无法顺利通过枪膛而卡在了枪管的后部。以致于后续推入枪膛的那发子弹的装填动作不能够顺利到位。

在搞清楚导致卡壳的真正原因之后,我当即就流出了一身的冷汗!试想:若不是那枚实弹的弹头正好受阻挡在影响下一发子弹重新装填的位置上,再或者不是我在情急之际下意识地做出了一个退弹(壳)的举动,那么,我准备打出的第二发实弹一定会引发枪体爆膛!!!

而一旦出现爆膛,那么,枪和我的命运都会随之彻底改变……

这就是我在实际使用“56式”半自动步枪执行勤务的过程中亲身经历的真实一幕。也正是这段因为违规而险些酿成大祸的经历,一直影响并改变着我之后对枪械的态度和作风,从而逐步养成了一种严谨、认真对待和使用武器的习惯。

……

此外,说到单兵操作的轻武器,还有一位亲密的“老兄”我也不能不谈,而这位老伙计就是——“81-1式”自动步枪。因为,此款自动武器是我在2000年之后玩的最多和最熟练,也是我曾使用5发子弹打出自己唯一一个50环满分的枪械。

同时,在这款枪械的使用上,我还完成了一次军人血统的传承,把我年仅三岁的女儿提前培养成了一名“不爱红妆爱武装”的小霸王花!哈哈哈哈哈……(有兴趣的战友可以点击如下标题观看:《64手枪、79微冲、81式系列自动武器,我三岁时就开始玩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女儿格格小时侯玩并一直保留至今的玩具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女儿格格三岁时和“64式”手枪的合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女儿格格三岁时和“79式”微型冲锋枪的合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女儿格格三岁时和“81-1式”自动步枪的合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女儿格格三岁时和“81-1式”通用机枪的合影)

后续:1998年,老海因工作需要去了美国发展,并且是呆了长达五年之久,原本想远离枪支的我,没想到在远离大洋彼岸的异国他乡,又因为一次突发变故而被迫再次举起了手中的枪械:(详情请点击观看我与武器系列海外篇:1、《我在海外玩枪系列:登机前,我把一支“M1911”手枪塞进了同事的拉杆箱。》2、《我在海外玩枪系列:在同事遭受抢劫后,老海在美国买了自己的第一支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老海在美国的公寓里摆弄自购的“贝雷塔”手枪。小编,这可是在美国时拍摄的照片,不能算作不和谐啊!!!)

总结枪支这个颇受争议的话题,老海也想浅显地谈谈自己从初中到现在玩枪三十多年来的感受:枪支,在当今这个时代,并不能使弱者变得强大,反而,它会使强者更强、弱者更弱!使企图用暴力改变命运的人走向不归路。因此,远离非法枪支才是理智和正确之举!

下面,是我过去一段时间里在铁血版面上发表的有关“我与武器”系列部分故事,请大家直接点击标题观看并留下宝贵意见:

一、我与武器——童鞋篇:

01、《我与武器系列:恐怖啊,手榴弹在我身边爆炸!》

二、我与武器——军旅篇:

02、《我与武器系列:惊魂啊,女教员手枪走火,子弹从我裆下穿过!》

03、《我与武器系列:惊险啊,受枪伤的野猪千万不要招惹!》

三、我与武器——“54”篇:

04、《我与“54”系列: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四、我与武器——“56”篇:

05、《我与“56”系列:痛快呀,在大别山深处用班用机枪打野猪!》

06、《我与“56”系列:过瘾呀,不打几千发子弹哪叫玩枪!》

五、我与武器——海外篇:

07、《我在海外玩枪系列:在同事遭受抢劫后,老海在美国买了自己的第一支枪!》

六、我与武器——大哥篇:

08、《自卫反击战系列:战场的残酷超乎想象,一根香烟换了战友一条大腿!》

七、我与武器——传承篇:

09、《64手枪、79微冲、81-系列自动武器,我3岁时就开始玩啦!》

……

=================================================================================

=================================================================================

武器是军人的灵魂和生命,是军营岁月中亲密的战友和兄弟!还记得在军营里陪伴您的那些武器装备吗?无论您是海军、陆军、空军,或是军迷网友,聊聊您与武器装备有关的故事,或者对您曾使用过的武器谈谈感想,也可以是您与自己心爱武器的合影(图组、附上简短文字说明)。只要您的文章有效回复30楼以上即可纳入评奖范围,您即有机会获得户外背包、zippo打火机等精美礼品,机会难得不要错过哦~

此外,鼓励广大网友积极回复参赛帖,探讨交友!小编看到精彩的回复、吐槽还会给予金币奖励呦!

了解活动详情

活动奖励

一等奖1名

COMBAT2000 Molle 3日背包全套 (1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等奖2名

正品ZIPPO 铁血纪念版 打火机(1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等奖4名

龙牙 Dragon Tooth 第一款户外战术腰带(1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鼓励奖5名

德军餐具四件套 德国原品(1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点击进入君品行首页

=============================================================================================

小编提示:请在"陆军论坛海军论坛空军论坛"版面直接发布主贴,期待大家笔下精彩的真知灼见!

本文内容于 2013/7/7 13:32:12 被好兵海东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91楼 九州风雨我归来
老海玩的枪械真不少!佩服!但俺除了你玩的“54式、64式、77式手枪,56式半自动步枪、79式微型冲锋枪、85式狙击步枪、81式自动步枪,56式、 81式班用机枪以及14.7毫米双联高机”之外,俺还玩过:82无后坐力炮、82迫击炮、40火箭筒、信号枪、56-1式及56-2式冲锋枪,还有53式重机枪等等,而且还在军校驾驶过坦克、各类军车,在边防乌苏里江驾驶过983巡逻艇等等。其实在部队时间越长、或有时间接触过多的军事装备,那么都有一段难忘的经历和故事。看得出,老海的女儿从小也受熏陶,真是一位“巾帼小英雄啊!”

本文内容于 2013/7/7 10:13:44 被九州风雨我归来编辑

哎呀,九州兄弟呀,我敢说的都是合法玩的,其他不合法的没敢说。像什么40火,12.7高机,火焰火焰喷射器,手榴弹等等都没敢说。在美国鬼混期间还玩过七八种枪支,有时间说道说道。说到军用载具,我主要接触的是各型军用飞机,估计十几种机型吧。

20楼涵冬

娃儿特可爱,看着她总让我想起童年,可惜没她这么幸福,可留下如此可爱的彩照,记得照第一张彩色照片已是小学六年级了,还是一大伙人的合影。

48楼aaaysc

老海玩枪的经历的确是非常丰富的。这次持枪抓贼的故事读起来也很令人惊心动魄。

支持海哥的帖子,枪是战士的第二生命,枪更是军人消灭敌人的武器。相信当过兵的人,对枪都有着深厚的感情。看了你发表了那么多的与枪有关的帖子,好是敬佩。最近很忙,很少光顾论坛了。但海哥的帖子一定要顶复的。

59楼老汪

思想没话说、退伍不褪色、此终保持军人的作风与本质!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