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续六)一个普通人在普通部队当兵的普通流水账

孙振江 收藏 1 151
导读:6月2日 凡做什么事情,都要沉着和鼓足勇气,一次失败了,还有第二次,接三连四,这样就能够达到目标。就像今天上午那样,以前我每次一碰到木马二练习,就胆颤心寒,老是跳不过,现在经班长及跳得过的战友的交流经验,(第)一次还是失败,一赌气,不管摔伤不摔伤,就飞快的一踏跳板手(一撑)放,冲过去了,战友们为我跳过而鼓掌,我心里也甜滋滋的。 这时,我心潮澎湃起伏,心里激发起重重浪花,精神世界奔驰起来,战友能鼓励和安慰我,怎不令我欢畅?!人能每天享受温暖的友情,孤独感就会烟消云散,心情豁然开朗、神驰。精神

6月2日

凡做什么事情,都要沉着和鼓足勇气,一次失败了,还有第二次,接三连四,这样就能够达到目标。就像今天上午那样,以前我每次一碰到木马二练习,就胆颤心寒,老是跳不过,现在经班长及跳得过的战友的交流经验,(第)一次还是失败,一赌气,不管摔伤不摔伤,就飞快的一踏跳板手(一撑)放,冲过去了,战友们为我跳过而鼓掌,我心里也甜滋滋的。

这时,我心潮澎湃起伏,心里激发起重重浪花,精神世界奔驰起来,战友能鼓励和安慰我,怎不令我欢畅?!人能每天享受温暖的友情,孤独感就会烟消云散,心情豁然开朗、神驰。精神世界比物质更重要,精神是空虚的,丰富的物质享受也难填充空洞无物的脑袋,反而更加沉陷、失望、悲观。所以,我最需求的东西就是真诚的友爱。

绵绵的雨丝飘落,我象枯渴的土地,需要它的滋润,我的头脑更加清醒了,更加想到自然界上物象对我的抚爱,头发的水珠顺着脸颊而下,流进心窝里。我走在柔软的草地上,任绵绵的细雨沐湿,因我需要者天然的蒸馏水冲洗我所粘到的尘埃。我豪情放声大喊,山野象转递信息一样,声音飘过一座座山巅,掠过田野,跨过大江长河,飞到蓝蓝的无边无际的海洋——生长我的沃土。

6月3日

我断断续续看完一部中篇小说,只因此杂志的主人借给他,我又向他借的,借后看了差不多一半,很受感动,思想的全部精力都注入字里行间,因是午夜了才把书本合上,我的眼睛也闭上,进入了梦乡——重返了中学时代,那时的遭遇虽比这本书的主人公的遭遇大不相同,差异很远,但——此时候,我的自尊心很强,至今也是这样,因家庭不那么宽裕,我却什么都依赖家庭,感到很扪心不安,在伙食上不至于落后别人,我是想方设法跟上去,不至于被人奚落,文具书本用费,是自己利用休息的部分时间,捡些破烂,把挣来的钱来购买所需的日用品,精神上同学们相互鼓励,得到了安慰,这是我最大的幸福,就这样,愉快而又难忘度过这宝贵的时期,直至最后留恋地告别校园,告别老师,告别同学,又在新的道路、陌生的道路寻找着、探索着新的奥妙。老师那深邃的眼睛,永远忘不了,同学的友爱随着时代的变化,更加难忘他们了。

太可惜了,还未看完此书,又被他拿去了,书本上朴实无华的语言,怎不令我爱不释手?!

以上所说的都是以前的事,今天我又把书借到,接着看了下去,中午休息时,躺着床铺上接着看下去,直于(到)最后一个句号。人不管多大的困难,只要勇敢沉着,不丧失信心,咬紧牙关,就能够征服拦路虎,绊脚石,正像书上的主人公建强那样,他虽然在困难的日子里在校读书,他并没有丧失生活和学习的信心,同饥寒交迫作持久的战斗,忍饥受辱,这种顽强的意志得到了老师和同学的同情,他还谢绝别人的资助,一天天挨过去,他这倔强的精神,怎不令我佩服么?随着事情的发展。那些拿他那(的)贫困开玩笑的同学,及在感情上的各种误会,在班主任的诱导帮助下,他们之间的领悟,在感情急剧兑化中,急转了一个弯,又重新手拉着手,向着美好的未来,开拓新的道路前进!向前进!!你若要看阅这篇小说的话,那请你在《当代》文学大型刊物(1982年第5期)中的本子里寻阅吧。注意:请勿受骗。

6月4日

阳光虽射下强烈的光线,却被阵阵南风送走,整天非常凉爽,精神多了。

清早——五公里越野,全身挂满了必需的东西,挂(背)包、水壶、手榴弹袋(假弹)、洗漱用品,双肩被这沉甸甸的东西压得生痛。这还一回事,不(还)要带子弹袋,右肩肩着步枪,背着这些跑步就够受的了,又加上晚上睡不上几个小时(白天收岗回来到11时才睡着,晚上第4岗回来后,一直到天亮还是似睡非睡),起床后,睡眼惺忪,头脑蒙糊。在跑完全程后,面色铁青,虚汗直流,上气接不上下气,难受极了。

早上,跑到一半路程时,我被一块独特的的池塘吸引住了,停止跑步,观后(看),欣赏荷花。我以前所看到的是电影上的摄像,图片上的画物,现在看到的是生长在池里的活生生的荷花,而且是第一次。

诗人们称它“出污泥而不染”,真的千真万确,那一朵朵绽开花蕊的荷花,洁白得纯洁无瑕,它温馨馥郁,阿娜多姿,妩媚动人的花瓣美不胜收,令人陶醉、神往。阔大的荷叶,随风摇曳,扬眉吐气,这胜似翡翠的叶儿,象妙龄俊俏的绿衣少女,跳着柔软醉人的舞姿。穿着花纹丝绸的蜻蜓姑娘,在荷叶的(上)身影忽隐忽现,和着她的舞步,娇娇滴滴,展现自己特有的技艺,掠在波纹微微的水面上,再泛起相反的圈圈涟漪,变成鱼鳞式的水面。

可惜,我不能停留多久,还有一半路程还待拼命地跑。

近山远峰已披上了黑色面纱,灰蓝暗淡的天空泛着稀少的星光,象临危的人在病榻上眨着呆滞的眼睛,非常惨淡。哨所,被发着一星半点光亮的萤火虫群所围困,一闪一隐,永停(不)停息,间歇地发出一夜生命之光,精神只好寄托在这些看得着捉得到的可怜虫,看着它们悠悠闲闲飞着、眨着……

6月5日

我俩互相倾吐有生以来值得留恋的事,又孤独行走在行人稀少的马路,虽景色宜人,但看到这空寂的工厂生活区,我迷惑不解——触景生情,眼前掠过一丝愁云,心情阴沉沉的,思想烦躁,杂乱无序想着,思恋着:……我不想写在书面上了,因是无必要的事情。

天气惨淡,凉风刮落枯叶,在地上滚来翻去。心里有点凉意,在沙沙声的树荫下往回走。一阵阵有力的凉风迎面吹来,衣服招展,脚踩在柔软的草路上,很是舒畅,可怜的乌鸦寻不到食物,在山腰狂飞,叫出(声)难听,听后很使人愤慨的哀鸣,我平淡的走着。

到达岗楼顶,观察一遍后,拿起藏在裤袋的书,看了几页,书本上的内容虽很吸引人,但我却被更好的东西吸引住了——我随着声音看去,哊,山窝长满茂密小树野草、蔓藤的各个角落,穿着洗得发白、补丁的花衣裳的山村姑娘,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辫(编)着两条小羊角边(辫)或留着短刘海,她们忽儿掩没在浓密的草丛里,忽儿在高大的岩石下,忽儿在绿丛映托下现出娇妩苗条的身段,背着竹制的黄得发亮的箩筐,装满了绿油油野菜——饲料吧。纤细柔软的手轻快地採摘这中意的每一样。可惜——她们头也不回走向深邃幽远的山谷中去,渐渐消失了。只听到嘹亮尖利的格格笑声,我料必在这时她们必定在昏红的笑脸上有两个好象(看)的小酒窝,看到的是青翠碧绿的草儿小树,随风飘荡,现出一些虚幻的白光,象绿色的海洋掀起重重白浪。

我心潮起伏层不(出)不穷,就象眼前看到的山峦,凸凸凹凹。

心——又孤寂。思想——奥(懊)丧。

听,二胡变奏曲,心神静下来,才弄清楚,所谓二胡变奏曲,只不过是扯开的窗户被风拍打后发出的悠扬婉转声音。时高时低,倾吐出心里的欢愉、忧郁。虽不协调,却唤醒了杂乱无章头脑。我眼光停滞在哨楼旁的几株挺拔雄姿的苦(木柬)树——冬天赤条条,今是多么苍翠醉人噢!

6月6日

我联想,在当兵的这些日子里,思想的波动,对官儿们的管理方法敢怒而不敢言,对一些同行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的怨烦,自己才干出了不少事——顶撞和吵嘴,我可以这样说,这是我有生以来最最暴躁的时期,争吵接踵而来,是我无法加以说清,每天同人争吵时,有些是畏怯、有的是狂妄自大,争得面无血色或面红耳赤,虽我不想同人是非,我无法自缚,任从思想的冲动,不损高大的自尊,才从不间歇地争这吵那。

正象昨晚那样,一班副是我的“对手亲家”,他边走边脱上衣,不慎碰到我的胸口,这时,可惜我反应的敏感不灵,若是顺手去的话,免说,他也要得我的反击的一拳。我虽没这样做,但我问他要向我说些什么,这时我思想气冲冲向他说的,他却并无说些道歉的话,还唠唠叨叨说些争辩的话,我火冒三丈,(不)要同他拼个你死我活,幸亏裕伦手灵眼快,把我推进宿舍,按在床沿坐下,说些知情识理的话,规劝我别老是惹是生非,我听后冷静些。却回想起前几天在看电影前集合时同他的第二次争吵的情景,那些污言秽语,挖根寻底的不得人意的话,我也怒不可遏,同他顶撞,挖他的疮疤,可惜啊,太可惜!又可恨、可怨、可厌!在众目睽睽,旁观者的耳膜里,不知有什么感受,我几次走到他跟前,挥着手同他搏斗一场,却被规劝的人拉开。一班长还在领导面前训斥我几句,我在这场合也不甘示弱,驳斥他,臭骂他一顿。……在一年中最后的一天里,人们又留恋又欢愉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我虽有过这快乐,但好景不长,吃完晚饭,同班长辩论后,觉得自己没有多大的道理,才背起枪站岗。真没想到噢!在半路,那个肇事者,也就是一班副,在这时刻,无理的说些闲话,我们第一次就这样打开了仇恨的大门,同他大战一阵,我说出来,你们也会为我同他的纠纷而感到不满,为了加以掩饰,就不再写这次的前前后后,以上所说只不过是粗略的大意,若要细心的描写,那一本作业部也可能不够写。现对那人的仇视还未结局,不知胜负,有待来日,我们连续三次这样的争吵,差不多打起架来,领导袖手旁观,弃而不管,拂袖而去,不知是何意图?!

还有一事,至今对我还心怀深仇大恨,凌辱我的那时候,不时地在我的脑子里出现,还用说,这样就罢休了?

在一次班务会时,我同班长争辩了我一个时基(期)之事的所作所为,这一次是最严重的一次,也是有生难忘的一次。他给我硬顶得哑口无言之时,为了不失一班之长之体面,他竟编造出这样的话侮辱我,其话是:“吃饭打先锋,训练劳动后边风”还毫无犹豫说这样一句话,:“你每次都先挑肉吃,我每天都在监督你。”够了。这种出自受党培养、青年战士之母——班长,竟然说出这伤天害理的脏话,这时,我的自尊心受到刺激,怎不令我伤心和悲愤呢?我自作镇静,梗咽着说道:“这话出自你口,好在全班人员还未走动,把此话说清楚。”他既没有按我的要求办,反而逃之夭夭。我感到天这么高、地这么大,还难容我只身之地,火气在心头燃烧,撒尿在他的被褥上,气才消了一半,但还难受极了。时隔数天,连队领导听了风言风语,把我同班长的事风波再起,我这时想,这样也好,事情已经被排长解决完了,既然领导这么关心,那就一百个感谢不尽吧!

没想到,经过领导多次谈话,那时候被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无法开口,这时,我是多么软弱无能的啊!无能到可笑可悲的程度,我任人主宰,了决此事,我被处分了,班长还受表扬。大公无私的中队长还发出向班长学习的口号。这样,该怎么办?

事后至现,同同乡谈话时无不谈论此事,说什么“若处分了(我)的话,他们的后果不堪设想。”“你已处分了,若换作我,保证什么都不干,只待回家。”等等,我又该怎么办呢?我抱着头,恨不得把脑袋掏出来,在大自然的空气中洗涤干净,话虽这么说,若真的掏出来,空气也有浑浊,使人窒息,这时,脑袋不是完蛋了吗?完蛋了更好,如没完蛋,吸进有害物质,这时,不就更加无法自鞭,昏昏欲坠,更被这肮脏的世界控制得连说话的权利也没有吗?嗨!真不该(知)如何是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