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教授出书称钓鱼岛自古属于中国 揭示日窃岛过程

本报东京7月1日专电 (驻东京首席记者 刘洪亮)7月1日,日本横滨国立大学名誉教授村田忠禧在东京举行他的新书出版演讲会。在6月25日刚刚出版的新书《中日领土问题的起源——政府文件讲述的失真事实》一书中,村田教授通过对中日两国有关历史文献的对比研究,得出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就明确属于中国版图的结论。

村田教授在演讲中通过琉球王国与钓鱼岛的关系、钓鱼岛的地理环境以及日本政府窃取钓鱼岛的过程等几大部分,通过详细的史料调查和对比分析,明确地抨击了日本政府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并入日本版图的说法缺乏事实依据。

详述琉球与钓鱼岛关系

对于琉球王国与钓鱼岛的关系,村田教授在书中指出,自明代开始琉球王国就成为明朝的附属国,从1404年开始,琉球的国王即位时明朝便会派出册封使予以册封确认。直到1609年,当时日本的萨摩藩入侵琉球,并实现了对琉球的实际控制,但由于当时日本与明朝没有外交关系,所以德川幕府仍存续了琉球作为明朝附属国的“独立”地位,以便将琉球作为一个与明朝沟通、交流的窗口。在林子平所著的《三国通览图说》中,该图将钓鱼岛、黄尾山(现:黄尾屿)和赤尾山(现:赤尾屿)标注为与中国大陆相同的颜色。此外,中国的包括《指南广义》和《顺风相送》等历史资料中也有大量证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归属于中国版图的佐证。

在德川幕府时期,日本政府命令全国绘制统一比例尺的地图,其中萨摩藩就制作了琉球全图,其中包括奄美、冲绳和先岛(即现在日本的西南诸岛)地图,这些地图中共明确标出了琉球所属的80个岛屿,甚至连离台湾仅有110公里的与那国岛也标示出来,但这些地图都没有钓鱼岛等岛屿的记述,这说明钓鱼岛等岛屿并不属于琉球的版图。

村田教授还从钓鱼岛的自然地理位置对其归属问题做出说明。从地理位置上看,钓鱼岛等岛屿位于中国大陆架上,其与西南诸岛之间隔着深度超过2000米的冲绳海槽这一天然屏障,并且流经这一海域的黑潮非常强劲,当时当地民众所使用的独木舟这种交通工具很难跨越这一海槽,所以琉球渔民可以说是不可能前往钓鱼岛等岛屿附近进行捕鱼的。这也是说明钓鱼岛等岛屿未能绘入琉球地图的一个重要原因。

揭示日窃取钓鱼岛过程

村田教授的新书关于日本政府窃取钓鱼岛等岛屿过程的部分,给出非常详细的答案和史料分析。当日本历史进入明治政府后,1879年明治政府废除琉球藩设置冲绳县,当时还提出将冲绳本岛以北的部分划归日本,将宫古岛、八重山等西南诸岛划归清朝的“琉球分割方案”,但就是方案实施前,因琉球民众的强烈反对而未果。

1883年12月,西村捨三出任冲绳第4任县令。1885年,根据明治政府山县有朋内务卿的命令,西村在短短一个月内便完成了对大东岛的调查和设置地标的任务。而对于此后山县下达的要求对钓鱼岛、久场岛(黄尾屿)等岛屿的调查和设置地标的命令,西村依据这些岛屿在清朝册封使所著的《中山传信录》等著作中均有记载为由,对设置地标一事表示了担忧,最终只是进行了调查但并未设置地标。1885年9月6日,上海《申报》对日本欲窃取钓鱼岛等岛屿一事也做出了报道,为避免外交纠纷,时任日本外务卿井上馨也建议暂缓设置地标一事。1885年12月5日,日本政府决定为避免与清朝政府发生纠纷,暂缓将钓鱼岛等“无人岛”“纳入日本版图”。此后的1890年1月和1893年11月,冲绳县的两任知事先后上书要求将钓鱼岛等“无人岛”“纳入日本版图”,最终未获同意。1894年7月,日清战争(即甲午战争)爆发,在清政府节节败退的形势下,日本内务省认为形势已经发生根本性变化,遂于当年12月再次决定启动将钓鱼岛等“无人岛”并入日本版图。

对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情况,时任日本外务大臣的陆奥宗光所著的《蹇蹇录》中几乎未看到相关记述。就连当时对日本政府行为记述最为详实的《官报》也没有公布将钓鱼岛、久场岛(黄尾屿)纳入日本版图的内容。就连在1896年3月5日发布的关于冲绳县郡编制的敕令第13号中,也没有相关岛屿名称的记载。而冲绳县也没有完成地标设置事宜。

村田教授称,新书引用了日本外务省公开的《日本外交文书》和亚洲历史资料中心公开的日本外务省、内务省和防卫省等的政府文件资料。这些史料证明,日本政府的《关于尖阁诸岛的基本见解》是非常经不起检验的。对主张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的日本政府来说,这是难以接受的。但政府文件所讲述的就是这些不可否认的事实,表现出承认事实的诚意才是最为重要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