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再谈《千古之谜已有解——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

沈视历史 收藏 7 1481
导读:[size=14]                                                    前言                                     此文已于2012年10月9日发表于网上,因其所言不够通透明白,故又于今作了重大修改,                                                     重新发表如下。欢迎阅评。                                        

前言

此文已于2012年10月9日发表于网上,因其所言不够通透明白,故又于今作了重大修改,

重新发表如下。欢迎阅评。

再谈《千古之谜已有解——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

——关于“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

文/沈书圣 2012.10.9.发于网上

2013.6.26修定后再发

《吕不韦列传》说秦始皇的生父是吕不韦,而《秦始皇本纪》开篇第一句话又说:“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这样一来,秦始皇就有了两个父亲了。一个人有两个父亲,这怎么可能呢,岂不是胡说?读者因此而产生疑惑并抱怨作者,都说是“司马迁惹的祸”。

其实则不然,司马迁的文章并不糊涂,他那里原本就是有解的。这个“解”就是他在“子也”之前没有写上“嫡长”二字。为什么没有写上“嫡长”二字呢?因为这个“子”不是秦庄襄王的亲生儿子。他不是生父,只能说是养父,故在实质上是并不存在两个父亲的问题的。为什么这么说,为什么说庄襄王不是秦始皇的生父,而是养父呢?

这个答案是可以在紧随其后的下文里面解说出来的。下面的《史记》原文是:“庄襄王为秦质子于赵,见吕不韦姬,悦而取之,生始皇,以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生于邯郸,及生,名为政,姓赵氏。”

这后面的三句话共有43个字,它给出了5个方面的信息。第一点:明确这个“子也”是吕不韦姬生的,名字叫政。第二点:说吕不韦姬的来历,是庄襄王在赵国作人质时“悦而取(娶)之”的。是从吕不韦那里来的。第三点:这个吕不韦姬生的孩子名字叫政。这与《吕不韦列传》中的“生子政”是同一个人;而他的生母吕不韦姬——先立为夫人而后晋升为皇太后。是同一个姬生的同一个政。第四点:说的是生的时间和地点。第五点:说的是子政“姓赵氏”,而不是姓嬴氏,这是值得推敲的。在综合分析这三句话所给出的5个方面的信息之后,结合《吕不韦列传》中写的“知有身”、“姬自匿有身”等情节,再来看看这个孩子的生父该是谁呢?谁能说是庄襄王呢?他有一点点生父的影子吗?大都可以判定说,这个孩子不是秦庄襄王的亲生子,而是吕不韦的,这就是那三句话的分量之所在,这样分析该文是符合逻辑和情理的。既然不是庄襄王的亲生子,那么,在“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这个“子也”之前没有写上“嫡长”二字便是恰如其分的了,是合乎文理的,正确的。这个空缺(位)只能填上一个“养”字,是秦庄襄王养子也。但是又不能直接写上,他也没有写上,是留给读者自己去判定的。没有写上是有他的难处的,是这一历史事实的特殊复杂性造成的,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而司马迁在“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之后仅用三句话43个字就影射出来了,这就是他在文章中给出的“解”——是一个暗答案。只是读者得费些思量,须问一下,为什么没有写上“嫡长”二字呢?只要你深思一下,这个暗答案就会由暗转明,豁然明朗,顿时天光大亮了。至此,吕不韦的生父地位就可以认定下来了。所谓“两个生父”之谜也就化解开了。

由此可见,司马迁写《秦始皇本纪》在“子也”之后的说明文字是一把打开千古之谜的金钥匙,若没有它,也就真的没有解了,就只好千古万古的谜下去了;而这个解是万不能没有的,是必定要有的;有了它,一经打开这个锁扣,“司马迁惹的祸”也就可烟消气灭、云开雾散、不必再置疑的了。

至此还必须要释疑确定明白的是在那时是否已经有“嫡长”这一词语,如果没有,那就言之无理的了。

据查《古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1998年出版)有[嫡子]一条的解释:①正妻所生之子。《韩非子•爱臣》:“主妾无等,必危~ ~”。②专指嫡长子。《左传•僖公二十四年》:“以(赵)盾为才,固请于公,以为~ ~,而使其三子下之”。

由此可见,在司马迁写《史记》之前,早就有嫡子或为嫡长子这一术语,用于区分正妻所生之子与姬妾之庶出的地位是不同的了。也由此可见,本文之立论并无虚妄,是有所根据的。

[size=16]“嫡长”二字在左丘明(前556年~前451年)写《左传》时就已经实用的了,经过韩非子再待到司马迁(前145至前87年)写《史记》的时候已经是三四百年了,是不能疏忽遗漏不加明辩的。因此可以说“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这个“子也”之前没有“嫡长”(或嫡)这一定位用词语是刻意为之的,这应是毫无疑问的。其“刻意”之特别用意就是说这个“子”不是其亲生的,而在“子也”之后的三句话恰到好处的说明了这一点,终于达到去伪存真给出真相的目的,可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文笔了。

[/siz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