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里拉的核心地稻城亚丁――回到失去地平线的世界

那里,有金字塔般的卡拉卡尔雪峰、五彩斑斓的河谷、大片的草甸和海子,有不同信仰却和睦相处的寺院和教堂。那里的人们,彼此关爱,幸福长久,神秘而安详。

香格里拉--80年前,经希尔顿的妙笔,给西方世界增添了一种幻境般的美好,却又不经意间吻合了"香巴拉"这一藏传佛教中的极乐世界;康定情歌--同样是80年前,经土著乐人原创,当红歌唱家的演绎,让生长于香巴拉之境的溜溜调一炮而红,给爱情的经典中增添了一抹康藏风情。西方作家与东方歌者这种大略的不约而同,真是耐人寻味不已:对神秘世界的探寻,对灵魂净化的追求,对人间净土的向往,对人间真情的颂扬,何时、何地,又何曾分过肤色种族呢?

最近,在新华书店偶遇了一本书《稻城亚丁告诉你》,我毫不犹豫的买下了这本书,更是看了又看,勾起了我曾经的香格里拉之行。香格里拉?到底哪里才是香格里拉?哪里才是香格里拉的核心?说稻城亚丁是香格里拉的核心一点都不为过。走吧……

香格里拉的核心地稻城亚丁――回到失去地平线的世界

《稻城亚丁告诉你》 (一) 飞向人间天国

那是一次期待已久的出行。当飞机从双流机场腾空而起,飞向甘孜,一种少有的快慰在我心头升起。

那是一段值得珍藏的晨光。当金色的阳光瞬间穿透云雾,洒向雪山,夙梦得圆的激动令我血流加速。

此刻,夙愿终于上路。飞机正穿过霞光与云雾,飞往康定。

我,也已肃穆了心灵,准备接受它的洗礼。

天上的美景稍纵即逝,地下的康城举目可及。期待了许久的香格里拉之行由情歌之城康定开始,不啻为一个额外的奖赏。飞机下降的时候,那熟悉的溜溜调儿又升起在耳边:

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 端端溜溜的照在,康定溜溜的城哟 ?? 是不是因了神秘的贡嘎雪山在极高处俯瞰、清亮的折多河在脚边流淌、纯真的木格措海子在遥远处旁观、高僧大德在人流中布道??才让毫厘必较的商人、讲究门派的宗教,以及林林总总的观念于此地共融为一种难得的和谐呢

(二)拜谒蜀山之王

康定,现以中国情歌故乡闻名于世。但是,如果我们仅仅因为见识了其情歌之盛,就自以为了解了康定,那反而误读了这座康藏名城。

换言之,康定深厚的文化底蕴并非一首情歌而能够涵盖,更让人们肃然起敬的,还有它作为入藏第一门户、千年茶马古道第一重镇的人文历史,以及千百年来屡屡为世人称颂的贡嘎神山。

康定,藏语称"达折多",意即三山相峙,两水交汇的地方。至于又有古称"打箭炉",一说是"达折多"的谐音;另一说则是因蜀汉时诸葛亮南征,遣将郭达在此造箭而得名。后经考证,后者属于附会,前者更接近史事--在藏语中,"达"指达曲河,"折"为折多河,"多"是指两水汇合。

从康定情歌景区驱车去泸定拜谒贡嘎雪山的路上,我这样思忖:有神山,人们就有敬畏;有清流,人们就有参照;有情海,人们就有真挚;有大德,人们就有楷模。这大概就是环境影响人、水土造就人的典型案例吧。

有着"蜀山之王"美誉的贡嘎山,位于康定、泸定、九龙三县。我们是从泸定的海螺沟景区坐索道上山的。一路郁郁葱葱,这和很多名山无异。然而,缆车运行了一段时间,似乎慢了下来。正迟疑之际,当地同人手势向下,示意说:"海螺沟低海拔冰川到了!"说起冰川,人们总觉得那么遥远,要么位于遥不可及的南北两极,要么处在内陆高山雪线之上。惊诧中,我们低首寻找。时而是大片灰白的石块沙砾,时而是一汪湛蓝清澈的海子,时而是山边流淌而下的温泉溪流??在海拔3000米的山沟里,世界海拔最低冰川竟然不动声色地在我们脚下"流淌"开来。

冰川从我们身下隐去的时候,有人遗憾,也有人欣然。遗憾者说,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机会再来,亲吻这大自然的杰作;欣然者言,远赏一番就该知足,没让我们足迹踏上冰川,倒也同时获得了一种别样的成就感。

有时候,遗憾即是另一种美好的代称。缆车快速上行,就在突感山势陡峭起来不久,我们落在贡嘎山三号营地。拾级而上,寻一处观景台,远远望去,海拔7556米的贡嘎山主峰在一片云雾遮掩下,若隐若现地冲击着我们的心怀。

贡嘎山之"贡",藏语乃高大之意,"嘎",乃洁白的意思,有人将其形象地汉译为"至高无上,洁白无瑕"。他说,"山下有个摄影基地,挤满了全国各地来的摄影家。为了领略'日照金山',有人在这里一待就是几个月呢!"

揖别贡嘎,越野车在颠簸中疾驰,可我的思绪,似乎久久留在了那雪峰、冰川、海子,以及藏风浓郁的山水之间。如果,这样的胜境不是香格里拉,哪里才算得上是呢?

(二) 稻城亚丁之光

在《消失的地平线》中,希尔顿两次提到过甘孜的一个地方--"稻城府"(《第十一章》、《尾声》),这是"中国香格里拉生态旅游区"范围中被该书明确提到的唯一地名。近年,随着当地旅游营销的推动,以及大量游客的口口相传,稻城亚丁拥有了两个异常响亮的别称:"蓝色星球上最后一片净土"、"最后的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的核心地稻城亚丁――回到失去地平线的世界

圣洁--"突然,眼前大片大片的雪山,超级宽幕电影样的视觉,带着阵阵冷风,屹立在我们面前,白色、白色、白色,皎洁的颜色,清冷的质感,不言而喻的压迫感,从没有过的那么圣洁!从没有过的清澈!从没有过的宏伟!近得可以让你一伸手抚摩到它的山顶,冰冷得可以让你颤抖,清澈得可以让你的心从此新生,处子般的圣洁和神山的宏伟让你不由得想伏地膜拜!??衬着遥远处的洁白洁白的央迈勇,我的思想一片空白!"

梦幻--"你看,西边皎洁的月亮,东边太阳最后的余晖,照射到了神山的头顶,是金色的,热烈,洁白又耀眼!在黑夜与白日交换的瞬间给我们最美丽的礼物。有一刻,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是不是在梦幻当中?"

震撼--"这真是一次从未体验过的神奇之旅,当神山一座座地揭开面纱时,开始我还兴奋地用相机不断地拍摄,当第三座神山展露真容后,我被她的美艳、圣洁、威严震撼了,我的镜头不再对准这千载难逢的美景,感觉是对她的一种冒犯,我要用眼睛、用心灵去欣赏、去体会。"

绚烂--"仰头,比金黄更深的熟黄的雪松映染在蔚蓝的天空,风动,欲舞不止,带着几近黑色的树干和枝条如泼墨般洒向无际的天边,金黄色的松针,弥漫在泼墨的周围,透明的,浓郁的,绚烂的??像织网般缠绕着枝条又轻轻飘舞在空中的,是无数青绿色的松萝,比丝巾还要柔滑,比青烟还要袅袅,比美梦还要绵长,长长短短地斜倚着,追着风??"

如果,亲眼所见并非如图片上的宣传;如果,亲身所历并无游记中的梦幻;那我该如何藏起那一份"不逢时"的遗憾?从景区售票处往里走,远处的雪山隐隐约约、时隐时现;近处的树木也并不茂密,只是稍有几分嫩黄掩映在绿意当中,并无如上游客的游记中渲染的景致。然而,随着电瓶车不断往前,便进入了一道深深的峡谷,似乎就在不经意间,两侧有峭壁陡然升腾而起,我们的视野一下子被压缩为一片并不广博的天空。顺着匆匆高山灌木往上看,一座峭壁连着一座峭壁,仿佛突然凝固的大山的波涛。线条是冷峻粗犷的,像国画里的皴笔一般有力;山形是近乎直上直下的,像传说里大力神的刀削斧劈。时而会有束束阳光穿透浮云,将灌木的叶子染成片片的金黄。未近深处已有如此景色,人们纷纷要求停车,举起了相机。

"更美的还在里面,走吧!"当地同人提醒。

很快就将我们带到了亚丁腹地。一条溪流不知何时欢腾地来到了我们脚下,葱茏的草甸也在眼前铺张地展开,任溪流自由自在地蜿蜒其间,时而在大片的绿色中闪现着点点晶莹。进入甘孜藏地以来,如此美丽的小溪、草甸我们在新都桥见过、在雅江至理塘的天路上见过,但因为背景不同,那些小溪与草甸似乎缺少让人长时间驻足的理由。

而站在此刻的亚丁景区腹地,我们似乎已经舍不得迈开脚步。似乎是为了给脚下蜿蜒的小溪、葱绿的草甸以及草甸上从容散步的牦牛以更大的舞台,刚才的峭壁蓦然退后了,它们先是变成舞台的背景和衬托,然后又随着视野的不断开阔,在更加高大的背景下也渐渐成为舞台的一部分--三座呈品字形排列的大雪山出现了,在它们的磅礴气势下,峭壁少了冷峻、小溪变得温柔、草甸与徜徉其间的牛羊,都变成了和我们一样的朝觐者。只是,因为终日的陪伴,它们的"表情"比我们更显从容,"心情"比我们更加虔诚吧?

神圣的三怙主雪山终于离我们近了很多。因为云雾的遮掩虽然看不真切,但云雾恰恰给其高大增添了几分神秘。

此次稻城亚丁之行,虽未清晰目睹三怙主雪山的尊容,但漫步于亚丁山谷的草甸、海子边,我们不但目睹了夏朗多吉峭壁上的佛姿,还拥有了一种堪称罕见的奇遇。算是香格里拉之魂--稻城亚丁给钟情她、爱护她的人们的一个无言馈赠吗?

"初因避地去人间,及至神仙遂不还。峡里谁知有人事,世中遥望空云山。"仰望佛光,我想起来时的路上,越野车音响里曾反复播放过的那首《静静的冲古寺》。此刻,远处的佛姿、眼前的佛光,被那空谷足音般的旋律调和在一起,在我心底、脑海交融着,构成了终生难忘的一大奇遇。在一个独特的日子,在最后的香格里拉,我们获得了一种只有攀上香格里拉之巅才能拥有的感受。

(三)留住那一份神秘

香格里拉的核心地稻城亚丁――回到失去地平线的世界

以往,进入亚丁风景区的唯一交通方式是公路,距成都920公里,路况不是太好,游客经成都到稻城亚丁至少耗时近两天。按照规划,机场建成后,成都到亚丁的时间将缩减至一小时左右。另外,还将开通亚丁到丽江航线,最后形成与重庆、成都,云南香格里拉、昆明、九寨沟以及康定的空中环线。期待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