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皖南事变中的新四军行军路线之谜

小的时候,受到的教育是,皖南事变是新四军渡江北上过程中,被国民党军队保卫消灭,长大后,有一次看地图,无意中发现皖南事变中,新四军不是在渡江北上过程中被国民党军队包围的,是在南下过程中被国民党军队包围消灭,当时很奇怪,90年代初和2000年初,两次去新四军云岭军部,发现前后关于新四军北上的路线说法不一,90年代说新四军是准备从青阳、铜陵间渡江北上,2000年后说新四军是准备从云岭绕到宁国转宜兴,从镇江渡江北上。

皖南事变新四军行军路线不怪乎有4条。

第一条是国民党指定的,由云岭向西,经南陵、繁昌渡江北上,这条路线是最安全,一是沿途只有国民党是一个师,新四军有老一团和老二团护送,真的打起来,不怕国民党军队,而且繁昌地区,新四军曾经驻防过,和日军打过,群众基础较好,有人说国民党军队会乘机消灭新四军,实际上不可能,原因是,国民党方面只有一个师,战斗力未必比新四军强,二是无法包围,因为防线的另一边是日军,日军人数也不多,大概有1千人左右,无法消灭新四军,有人说国民党已经把新四军北上的消息传给日军,日军军舰会封锁长江,其实这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新四军在长江上来往多次,地点太多,叶挺就多次渡江到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日军无法封锁。二是长江边有新四军临江大队活动,江北面的无为,含山都有新四军接应,可以说这条线路最安全,就是日军军舰封锁长江也不要紧,新四军可以不动,国民党方面也无话可说,因为不是新四军不走,是无法通过,可以等待时机再通过,真的打起来,国民党方面无理。

第二条行军路线是直接从云岭北上,经宣城到郎溪,再到溧阳,经镇江茅山根据地渡江北上,这条路也是安全的,因为宣城当时处于两不管地界,日军占领后又放弃,国民党军队也不敢进入,共产党有游击队在乡间活动,而且出了郎溪就是新四军第三支队的地盘,皖南事变发生前几天,曾庆红的父亲---曾山带领几百新四军干部和家属,就是走这条路线北上的,安全到达新四军苏北指挥部,而且后来的皖南事变中,新四军最大一股突围出去也是走这条路线的,可以说这条路线最近,从云岭出发,到溧阳只有200多里路,最多2天就能到,沿途虽然是日占区,但都是伪军,战斗力不强,而且沿途群众基础较好。

第三条行军路线是由云岭往东,经宁国到广德、宜兴,到新四军江南指挥部----茅山根据地,渡江北上,这条路也是安全的,沿途只有国民党的一个师,真的打起来,新四军不怕他,日军也不多,大部分地方都是两不管地区,国民党军队不敢进入,日军只有一些据点。这条路也是安全的。

第四条路是往南,最无法理解的是新四军为啥走这条路线,南面都是国民党军队,有十几个师,与其说是新四军被国民党军队包围,不如说是新四军自投罗网,没有军令,敢通过国民党军队的地盘,敢往南面开拔?就是往南面闯,也应该派战斗部队,而不该带那么多的非战斗人员,这不是送死吗?

可悲的是,皖南事变发生后,没有一个知情者活下来,制定行军路线的军长项英,政治部主任袁国平,参谋长周子坤都死了,唯一一个活着的知情者是参谋处长赵令波,可惜叛变,皖南事变后,冒充新四军失散人员,诱捕新四军突围人员,被一个新四军指导员认出,假装送他到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时,他发觉后逃跑被击毙,至此,皖南事变制定行军路线的目的,无活着的人知晓,就连新四军军长叶挺,突围出去的新四军第二书记饶漱石,和突围出去、改革开放后的红人---黄火青都不知道。

笔者在​90年代初和2000年初,两次去新四军云岭军部,发现前后关于新四军北上的路线说法不一,90年代说新四军是准备从青阳、铜陵间渡江北上,2000年后说新四军是准备从云岭绕到宁国转宜兴,从镇江渡江北上。可见共产党方面自己对这件事自己认识都混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走哪条路线也比我们现在看到的路线损失小。没有哪条路线会像真走的那条路线处于自投罗网、四面被围的困境。原因只有一个:项英的决策,很不高明的决策。红军时期指挥大部队的军事行动就表现很差,他的长处仅仅是小股队伍的游击。一、性格中又独断专行,听不进叶挺的意见。二、上万人的行动,组织工作也很差,大量非战斗人员事先未作周密安排,哪怕在事变前几个月利用那段充分的时间逐步转移到其他根据地。

11楼 军事01090010
新四军的失败,中央负有很大责任,这一点事后周恩来特别作了说明。包括中央支持新四军副军长项英与军长叶挺争权,包括中央不顾事实乱指挥等等。

中央没有多大责任,当时那么说主要是为了安慰广大新四军指战员的情绪,因为当时项英的个人威望在新四军还是独一无二的,在新败之后首要的不是追究个人责任而是稳定军心。但要说责任就是让项英到延安参加七大,把工作交给胡服(刘少奇)负责,这等于夺了项英的权,这也是项英不能忍受的。项英知道自己是王明的人能得到新四军的领导地位全是靠坚持了3年游击战争的功劳。他自己有一套三山计划如果能实现就可以有和中央讲价的资本了。所以他多次拒绝中央和陈毅让他到江南的命令和请求。至于说皖南是打游击的好地方更是胡说,当地是国民党军特别是桂系军队的集结地。白崇禧视查三战区后说过:项叶是瓮中之鳖,伸手可得。陈粟是渊中之鱼,稍纵即逝。

更恶劣的是在被围后项英竟然带着小股部队脱离指挥位置去向不明了很长一段时间,不是想弃部逃跑是什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