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娃娃半岁仅五斤四两 郑州全城接力搜救(图)

wj19761222001 收藏 0 89

饥饿娃娃半岁仅五斤四两 郑州全城接力搜救(图)

饥饿娃娃半岁仅五斤四两 郑州全城接力搜救

饥饿娃娃半岁仅五斤四两 郑州全城接力搜救(图)

饥饿娃娃半岁仅五斤四两 郑州全城接力搜救

饥饿娃娃半岁仅五斤四两 郑州全城接力搜救(图)

饥饿娃娃半岁仅五斤四两 郑州全城接力搜救

6月28日,一则内容为“精神失常女子带俩饥饿娃娃”的微博,被郑州不少爱心网友频频转发。而“赶紧找到快被饿死的孩子”则成了众多网友揪心的期待。《大河报》官方微博当天转发这则微博并@平安郑州后,一场从网上到现实世界的全城爱心搜救紧急展开……

幸运的是,6月28日晚,母子3人在郑州火车站附近被民警发现。警方迅速与民政部门合力救助。

[微博求助]

“饥饿娃娃”流落郑州

热心市民发微博期待搜救

6月28日上午10时19分,网友@六月天6666发微博称:“惊闻‘郑州市晨旭路和中州大道公厕附近,有个精神不大正常的女人带了俩孩子,孩子们也没有吃的,看着很可怜,平时就在厕所接自来水给孩子喝,快饿死了’,”该网友表示现场未能找到人,希望大家继续留意。

这条让人揪心的微博,很快在郑州博友中引起频频转发。

28日上午11时34分,@大河报及时转发这则微博并@平安郑州。@大河报发送的这条微博后被转发近200次。

与此同时,郑州市公安局官博@平安郑州和大豫网等郑州不少媒体官博也加入到寻人的队伍中来。

[倾城之爱]

接力提供信息

全城寻找“饥饿娃娃”

而在网上,类似@大海“不让悲剧重演,看到的伸把手”的微博呼吁纷纷被网友转发,“饥饿娃娃”的去向牵动了郑州市民的心。

媒体人@孙旭阳发微博称:到了现场,公厕管理人员说母子三人已顺中州大道南下。

@月月鸟Fido: 郑州是否平安,看你@平安郑州的了,决不要让南京两个孩子的悲剧重演!

@冬季的阳光:生命至上,请大家转发。

@窥雨阁:昨天还见过他们!大人剪的寸头,怀里抱着个婴儿,还有个小孩子跟着,那个小孩子头上有一撮长头发,昨天见小孩子抱着一瓶绿茶,捡起地上的脏东西放在瓶子里喝,当时还很奇怪,没想到今天就看到这个了。的确很可怜,当时也没多问问,唉。请大家见到的话多给予帮助啊!

[搜救有果]

民警找到“饥饿娃娃”

流浪母子幸无大碍

6月28日下午6时,郑州市公安局发布信息表示,警方已予以关注并查找,如市民发现相关线索请及时拨打110。

28日晚10时,郑州市公安局火车站派出所治安中队民警在郑州市一马路某银行门口找到了流浪的母子三人。但该女子拒绝民警和周围热心群众的帮助。考虑到两个孩子的健康和安全,民警配合民政部门暂时将3人安置在郑州火车站广场上的临时救助点。

29日上午,受助女子被送到救助站时精神恍惚,仍不愿和人沟通。当天中午,受助女子吃了一点饭后,一直呆呆地坐在凳子上。29日下午,经过劝说,女子终于拨打了家中母亲的电话。救助站获悉女子母亲电话后,赶紧通知了女子67岁的母亲王女士。6月29日下午,接到救助站电话的王女士带着16岁的孙子搭乘客车匆忙赶到郑州。没想到见到了女儿小丽后,女儿却不愿接受救助站的帮助回家。6月29日晚,当王女士和救助站工作人员带着小丽来到火车站,准备送她回家时,小丽非常抗拒,拉着孩子不让人接近。

闷热的火车站大厅里,母子3人穿着厚厚的冬装,身上散发出浓浓的酸臭味。“担心小丽伤害孩子,警察硬把孩子夺走。”随后,民警将小丽送至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王女士带着两个孩子在爱心市民的陪同下去郑州市儿童医院进行健康检查。医生检查后称大一点的男孩没事,小一点的女孩严重营养不良,但没有

其它疾玻

30日下午,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副院长胡雄说,29日晚小丽入院后,对其进行了全身检查。从检查结果来看,当时她身体状态很差,是因长期不进食造成的。经过一天的治疗,目前身体情况不错,但精神状态仍较差,警惕性比较高,不与人交流。“她现在的身体状态,还不适合太剧烈的抗精神药物治疗。”胡雄说。

[事件进展]

孩子与姥姥团圆

好心市民将他们送回平顶山

30日中午11时30分,郑州市南阳路和黄河路交叉口附近一家快捷酒店门口,王女士正在等待一位承诺要免费送他们回平顶山的热心市民的车。

刚满半岁的小外孙女常笑,依偎在姥姥的怀里,睁着因为瘦弱显得异常突出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身边的人。她的小手一直攥得紧紧的,脸上满是类似蚊子叮咬留下的疙瘩。常笑小小的身体骨瘦如柴,体重只有五斤四两,甚至还不如一个刚出生的婴儿重。看到她,一位路过的市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这个“笑”字是昨天在医院登记的时候姥姥临时给取的,希望常笑以后能快乐地生活下去。

稍大些的叫常二帅,是个男孩,今年3岁多,常二帅呆坐在小板凳上盯着地面,不管旁人问什么,始终一言不发。

面对记者的追问,免费送王女士和孩子回家的热心市民坚持不愿透露自己的名字,只说家里也有个两岁半刚从儿童医院出院的女儿。6月29日下午,他看到全城搜救“饥饿娃娃”的微博后,一直在关注。他说,南京饿死幼儿的事让他深受触动,看到孩子被找到后觉得应该做点什么。30日上午,他主动联系到孩子的姥姥表示愿意尽力。他认为自己只是尽了一个人的微薄之力,希望南京饿死幼儿的悲剧不要在郑州重演,“民政、社区、警察等社会各方都应尽到义务和职责,不能只靠个人或者一个单位。”他说。

中午12时,这名爱心市民拉着王女士和两个孩子,从郑州出发向平顶山方向驶去。下午4时,《大河报》记者联系王女士后得知,她和孩子在郑州好心市民的护送下已平安抵达了平顶山。

据《大河报》报道

健全儿童保护机制已刻不容缓

南京幼女饿死事件回放

6月21日上午,南京市江宁区泉水新村两名女童被发现在家中死亡。据警方介绍,孩子的父亲因涉毒犯罪正在服刑,孩子的母亲乐某2012年因吸食毒品被公安部门治安处罚,后因哺乳期,行政拘留不予执行。其两个女儿平时由乐某本人抚养。

考虑到她没有收入来源,派出所联合社区对她进行帮扶,平均每周江宁公安分局麒麟派出所社区民警王平元都会与她联系,给她送去两三百元生活费及相关日用品。21日当天,王平元走访乐某时,发现其家中无人应答,手机关机。王平元便请来锁匠打开了乐某家门,卧室里,乐某的两个孩子都已死亡。

21日18时许,江宁警方将乐某抓获,并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将其刑事拘留。

据媒体披露,两个孩子在被饿死前的很长一段时间,曾因饥饿而彻夜拍门喊妈妈,甚至趴到马桶上吃粪便充饥,还因尿不湿得不到更换导致下身溃烂。

时评

应多方联动完善监护体系

南京江宁两名幼女家中饿死事件曝光初始,舆论的大棒都打向了孩子的母亲。而媒体人闾丘露薇发表微博称,正常情况下,目击者报警,警方介入后,将孩子送去福利机构,同时检控母亲,由法庭决定这位母亲是否还有能力抚养孩子。如果还有,社工持续跟进,如果没有,孩子在福利机构等待合法领养。遗憾的是,这些流程和环节我们一个都没有看到。

由此可见,将孩子推向厄运边缘的不仅是这个悲剧的家庭,政府管理的缺失、社区管理的失责乃至公安法院等相关部门都难辞其咎。归根到底,在于儿童

保护和救助制度的漏洞。

要避免惨剧的再次发生,关键是要建立和完善全社会对于儿童权益的保护和救助机制。首先要建立由政府承担责任的监护体系,设置专门的儿童福利部门,专人专职,避免各部门的相互扯皮。确立儿童保护的零容忍原则,对侵犯儿童权益的法律责任要严格追究,加大对儿童保护事业的财政投入。在儿童权益保护方面比较成熟的国家,由于其有全面的监护体系,所以在儿童权益被侵害后,监护人会被问责,政府可以行使监护权,受侵害儿童的抚养等费用可以由政府来承担,也可以通过非政府组织的帮助,让无助儿童在寄养家庭中生活。

其次,虽然我国多部法律都有对未成年人进行保护的条文,但是没有强制执行的规定,在悲剧面前这些所谓的法规显得那么苍白。在瑞典,只要儿童家长有酗酒、吸毒等不良嗜好或存在家庭暴力等问题,政府都将采取强制抚养措施将儿童保护起来。所以有必要对相关的法规进行完善,强化可执行性。

此外,要整合社区和非政府组织的力量,将保护儿童的战线前移。社区是与居民生活息息相关的基层组织,面对类似江宁这样特殊的家庭,父亲入狱,母亲吸毒,两儿尚幼,社区本该是最了解情况的。这时候就有必要发挥社区的作用,将孩子安顿好的同时向法院和政府部门积极反映寻求解决之道。此外,民间保护组织的缺位也是造成这次悲剧的主要原因。(顾姝姝)

专家说法

“撤销父母监护人资格”难落实

律师佟丽华在其发表的博文《女童被饿死拷问当前儿童保护法律制度》中的解读,应该是以更为专业的法律眼光揭示了“儿童保护立法的严重滞后”:“关于监护制度的主要条款是1987年制定的民法通则,该法规定父母死亡或失去监护能力、也没有其他人担任监护人的情况下,由父母所在单位、居委会或村委会、民政部门担任监护人。表面看来兜底单位很多,但其实我们都知道,当前不论公私营单位、还是村委会或居委会都难以担负养孩子的责任。我们不仅缺乏强制报告制度,即使发现了父母在虐待孩子或者不愿担负抚养责任,如果没有造成死伤等严重后果,司法机关和政府也缺乏有效介入。虽然二十多年以前我们的法律就规定了可以撤销父母监护人资格,但遗憾的是尽管类似悲剧总在发生,但司法实践中几乎没有发生类似案件,没有人愿意提起诉讼、法院不敢受理案件、更不敢判决撤销监护人资格,因为没有单位或个人愿意继续担负监护职责。”

可借鉴香港“长期寄养家庭”模式

两幼女家中死亡,并非偶然。在中国,大量服刑人员和吸毒人员的子女,生存境况一直堪忧,这些孩子或没有受到良好的照护,或受到监护人的虐待。

“吸毒人员子女除缺少关爱外,监护缺失是主要问题。”江苏诺法律师事务所律师耿延表示,监护包括了“养育”的含义,整个“养育”过程不仅仅是生理喂养,还涉及心理以及如何促使其避免成长危机等问题。所以,当吸毒人员不能履行监护义务时,要对其监护权利加以限制或撤销,以保护未成年人的生存发展。

一些法律专家就此建议,对吸毒人员子女,社区、民政、公安等部门要承担社会责任,对于不适合做监护人的父母,可积极寻找其他监护人,或者通过向法院提出申请,由单位、社区等部门来作为监护人。

不过,虽然变更监护人在法律上没有障碍,却在现实操作中存在困难。究竟谁来照顾孩子,怎么照顾,如何让他们融入社会?这都是现实问题。复旦大学社会科学基础部副教授邵晓莹认为,可借鉴香港“长期寄养家庭”模式,从出生到18岁,

由寄养家庭为未成年人提供家庭照顾,直到他们能够与原来的家庭团聚或入住原来的家庭。“相关费用可考虑政府买单,不仅包括寄养孩子的生活需要,还要给予寄养孩子家庭一定的津贴。”她说。

部门表态

20城市拟试点

未成年人社会保护

按民政部部署,未成年人保护将形成家庭、学校、社会和司法保护联动衔接机制。针对近期未成年人被侵害事件频发,民政部正在部署在北京、石家庄、大连、长春、桂林等20个城市探索未成年人社会保护试点。

6月25日,民政部副部长窦玉沛在广西桂林表示,当家庭监护出现问题时,政府力量和社会力量如何及时有效介入,已成为当前我国未成年人保护领域需要研究的重点内容,也是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必然选择。

按民政部的设想和部署,未成年人社会保护试点中,要形成家庭、学校、社会和司法保护的联动衔接机制,建立监测、预防、发现、报告和干预机制。下一步,20个试点城市的民政部门,要在现有救助保护服务网络的基础上,开展困境未成年人摸底调查工作;统筹整合社区、社会组织、社会工作专业人才等力量和资源,逐步形成未成年人社会保护网络。

窦玉沛称,根据试点经验,民政部将逐步形成完备的未成年人社会保护政策法规和标准体系,推动形成长效机制。(本报综合报道)

他山之石

儿童保护

该向国外学什么

在儿童权益保护方面比较成熟的国家,均有国家承担责任的监护体系。芬兰儿童保护工作者最主要的办事依据是《儿童福利法》,该法对儿童权益以及政府救助儿童的职责有明确的规定,从而确保社会工作者和抚养者在为儿童提供服务时,总能找到“埋单”的人。执行具体保护工作的主要是隶属各地方政府儿童福利部门的社会工作者。由于芬兰涉及儿童保护的法律比较健全,这些工作遇到各种难题时,基本都能从法律条文中找到答案。

在美国,保护儿童权益的机构是联邦政府的儿童与家庭局,隶属于美国卫生和公共服务部,其下设有各州政府的社会服务厅、县级政府的人力资源部,在体系末端还有儿童看护中心、儿童保护委员会等各类政府和非政府组织。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非政府组织在对儿童免遭虐待和忽视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目前美国绝大多数州都成立了儿童信托基金,通过部分附加税和优惠政策使人们自愿捐赠来筹集资金,专门用于防止儿童遭受虐待。由超过1100家公共机构和非盈利组织组成的美国儿童福利联盟,也在从事儿童虐待和忽视的预防与救助工作。

对于儿童是否受到虐待和侵害,国外启动调查程序也格外迅速。美国医院在接诊的时候发现儿童有外伤,会随即启动调查程序,由医生对孩子进行问询,一旦发现异常就会立即报警。

美国在上个世纪60年代就已开始关注儿童虐待问题,70年代通过了《儿童虐待预防和处理法案》,该法要求各州都要建立强制报告制度,并设有专门的儿童虐待热线电话。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强制报告”义务人群的范围在不断扩大,一些与儿童有密切接触的专业人员,像老师、社工、医生、护士、邻居等如果发现虐待儿童的事件必须报告,若知情不报被发现一样要承担法律责任。 本文来源:舜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