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先认字再读书——刘备没有“携民”渡江!

人读书从识字始,没有认字识字这个过程不可能读懂书的,尤其是读古书。

“刘备携民渡江”这个典故在《三国志》里是没有半点踪影的,但是,在《三国演义》这部小说里却又大段的拉拉杂杂的文字在胡扯。很有人真把《三国演义》当成了《三国志》给刘备大吹喇叭。有必要廓清史实以正视听。

《三国志》对刘备在荆州地面鼠窜奔逃时有这么一段记述:

“曹公南征表,会表卒,子琮代立,遣使请降。先主屯樊,不知曹公卒至,至宛乃闻之,遂将其众去。过襄阳,诸葛亮说先主攻琮,荆州可有。先主曰:“吾不忍也。”乃驻马呼琮,琮惧不能起。琮左右及荆州人多归先主。比到当阳,众十馀万,辎重数千辆……”

文字里说的是,曹操南征荆州政权,刘表在紧关节要的时候死翘翘了。刘表的幼子刘琮接班投降了曹操。曹操大军疾如奔雷向南进发,到达宛城时,刘备才得知大祸临头,于是乎逃之夭夭。在经过襄阳时,诸葛亮劝刘备打刘琮,把这孩子做了,可以得荆州。刘备说:“这个事不好意思做啊。”(其实呢,刘备能不能拿下襄阳也很可怀疑,诸葛亮未必事实都正确)于是乎立马在城下高呼刘琮,刘琮恐惧刘备“赚城”杀他,所以不见刘备。刘琮身边马仔以及荆州“人”,很多都跟着刘备跑路了。

这就是《三国演义》中“刘备携民渡江”的祖本。在《三国志》的文本中分明写着,刘备引着荆州“人”跑路逃难,而不是携“民”渡江!古代良史笔下千钧一字之差,史实迥异,所以有必要认真说清楚“人”与“民”的区别,方能认清无耻刘备的真面目。

在现代汉语中,“人”与“民”的含义是差不多的,更可以组成一个很堂皇的词“人民”。但是,在古代正式文献中的绝大部分时候“人”和“民”的意义大有不同,越向远古追溯,二字的区别越大,在魏晋三国年代,“人”和“民”代表两个社会地位、生活境遇迥然不同的社会属性的人。

就“民”字的本意来说,据郭沫若著《奴隶制时代》一书指出:民字应是“横目的象形字,横目带刺,盖盲其一目以为奴征。”从中可以看出“民”字的本意乃是统治阶级对奴隶施用的刺瞎眼睛的酷刑,用那只被刺瞎了的眼睛作为奴隶身份的标识。更而且,瞎了一只眼的人,看远处景物不辨远近,看脚下坑洼地面不辨高低,逃亡时的难度增大,奔行的速度大减,便于奴隶主们追索捉拿。

这个意思,乃是郭沫若先生考索甲骨文、金文之后,对“民”字本意的精当论述。在商周时代的“民”,绝不是个好词语!

到了孔子时代,述而不作的孔子秉承前代文化传承,对“民”也毫不客气,比如《论语》中,他就说过:

“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

也就是说“民”所代表的社会人,乃是一类毫无求知欲的蠢然下愚。

到了东汉/三国时代,当时首屈一指的大学问家郑玄对“民”字的解释是:“民,无知之称”。此一释义当是对孔子原意的忠实直承。

总之,“民”字乃是一贬称,对劳动人民满含敌视、仇视的贬称。

“人”,“人”字的意思,最好的解释在《论语》中。

在《论语·颜渊》:“樊迟问仁,子曰:爱人”。对“人”要言爱,这就是仁。句中对“人”字虽没有明确的定义,但是,与“民”相比,待遇高的不是一点半点,这个“人”和“民”的地位与身份高下立判。

在《论语·述而》:“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这句话的主语乃是主政者,或者国军,或者执掌大权者。国军也好,执政者也罢,同样的,对“人”还是要爱护。这个“人”就是与“民”大不同,“人”与“民”绝对是地位悬殊的两类社会属性的人。句中紧接“爱人”,对“民”就要言“使”了,“使”字有役使、驱使的意思。句子中虽说对驱使、役使“民”有不误农时的建议,但是,对“民”还是极端的不客气!

在《论语·子路》:“子曰: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

在这句话中,高高在上施教者是“人”,低低在下受教者是“民”。可见“人”与“民”的地位是何等的不同不公!至此,“人”字的本意已然明白,乃是高高在上的贵族官僚!这些人是有权力敲打教化毫无求知欲的蠢然下愚的“民”的!

以上关于“人”和“民”的举例虽然是《论语》里的例子,但是,去古未远的汉末三国魏晋时代,在经过汉武帝独尊儒术之后的三百年的儒术洗礼之后,当时的知识阶层无不以孔子之是为是,无不以孔子之非为非。孔子赞成的,就是当时知识阶层赞成的,孔子贬抑的就是当时知识阶层贬抑的。那么,作为知识阶层一员的陈寿先生,当然不会混淆了孔子对于“人”与“民”的看法与定义,更不会在他的《三国志》中混淆了“人”与“民”的界限,该用“人”的地方就大大的写下一个“人”字,对于该用“民”的地方,也毫不客气的写下一个不上台面的“民”字!

那么,在刘备被曹丞相通缉追凶亡命荆州地面的时候,追随刘备的那些“人”,绝不是“民”,绝不是劳苦大众!这些“人”当是荆州的大小官僚——“刘琮左右”,以及荆州本地豪强大户!依着东汉的官僚产生惯例,无论哪一级政权的官僚,其产生的温床都是豪强大户!我们更要知道,寻常家徒四壁的“民”在逃难时,是不可能有数千辆辎重的家当拉着乱跑的!

刘备“携民”渡江,没有的事!

刘备能感动十余万荆州官僚、土著豪强追随的秘密在哪里?不在于别,在于它对官僚、豪强特别的客气,它开初得徐州的时候就是凭借着徐州本地豪强糜竺、陈登的支持。倘若他对豪强像曹操一样的不客气,谁会助它得徐州呢?作为刘备的终身克星,曹丞相恰恰是一个对豪强极端不客气的铁腕人物,在刚刚收降青州黄巾军之后,有些本钱之后,就砍掉了曾经的九江太守边让的脑袋,激起了本地豪强陈宫等人的反叛,它们勾结吕布为祸一时作恶多端,同样被曹丞相以铁腕镇压。天下豪强对曹操有好看法么?尤其是他消灭了袁绍,把豪强们引颈向往的新主子给做了,豪强们的主心骨被打断了,无论何地,豪强都对曹操咬牙切齿!就是在他南征刘表之前竟然砍了孔融的脑袋!“是可忍孰不可忍?”连孔子的后裔你也敢杀,还有我们这些豪强的活路么???这更让所有的豪强们侧目怀恨,对于所有豪强们来说,曹操是个不详的灾星,一定要和他作对到底!谁和曹操作对,豪强们就追随它,拥护它。

除了杀豪强,曹操更用屯田制与豪强们争夺被抛荒的田地,争夺四散无处容身的流民,阻遏豪强庄园经济的坐大,压制豪强势力的抬头,这怎能不使豪强们对他恨入骨髓???刘备的拥趸,追随刘备鼠窜荆州地面的,无非是豪强大户这样一路人罢了!也正是这些豪强大户,就是东汉衰败、灭亡,社会动荡,国家分裂的总祸根!追随刘备的有好东西么?对于这路豪强的追随,刘备“容纳”,“护佑”,纵使每天逃命的路途走不上十来里,刘备也“不忍”抛弃,因为“人”心在手,江山我有,何乐而不为?再说,曹兵杀来,那十数万追随者就是一个天然的大盾牌么!怎么就藏不下我区区数千人马蒙混过关???嗯,惠而不费,来吧,跟哥走!

刘备根本没有“携民”渡江!


本文内容于 2013/6/28 22:04:26 被学十不得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与其争论过去,不如想想未来,都是事后诸葛亮,古人又没得罪你。长篇大论对过去,有用吗?你能长篇大论的预测未来,那才是你本事。不是拿个砖头。就能成事的家伙。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