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农的“土炼油”

炉上烤鸡翅 收藏 0 174
导读:[导视]: 解说:暴利催生出的重污染行业,损人利己。 同期(线人):一天按五千多弄,一天平均能赚两千 (村民):你看我那树薰死多少 解说:土法炼油,流向何方? 同期(老板):进加油站,十吨油掺一吨到两吨 解说:破坏生态,坑害百姓,这样的法企业怎能存在? 同期(老板乙):这个工商也不管,环保也不管,谁还能管。 解说:敬请关注本期《聚焦三农》。 演播室主持人一: 个人用废塑料、废轮胎等这些塑料垃圾提炼汽柴油的“土法炼油”,属于国家明令禁止的“五小”企业,十年前就应该被取缔和清除

[导视]:

解说:暴利催生出的重污染行业,损人利己。

同期(线人):一天按五千多弄,一天平均能赚两千

(村民):你看我那树薰死多少

解说:土法炼油,流向何方?

同期(老板):进加油站,十吨油掺一吨到两吨

解说:破坏生态,坑害百姓,这样的法企业怎能存在?

同期(老板乙):这个工商也不管,环保也不管,谁还能管。

解说:敬请关注本期《聚焦三农》。

演播室主持人一:

个人用废塑料、废轮胎等这些塑料垃圾提炼汽柴油的“土法炼油”,属于国家明令禁止的“五小”企业,十年前就应该被取缔和清除。因为这类企业,不仅破坏生态,污染环境,而且严重影响周边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群众对也是深恶痛绝。但是在河南的一些地方,这种“土炼油”不仅一直存在,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这让当地的百姓“很受伤”。

1.同期(女):那里冒出来的黑烟,很大的。

(老汉):闻着一股焦糊味,一种烧塑料那个味

(男):不好闻,炼塑料能有好闻的吗?

(男):闻着太不好闻,呛得人割麦都割不成,呛得噎人。

(男):晚上睡觉都薰醒

2.解说:河南汝州市临汝镇的大洼村,地处太行山脉深处,原本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小山村。然而近几年,这里的好环境却正在失去它昔日的风采。自从两个用废塑料进行“土法炼油”的小作坊,悄然落户村外的山上之后,这里的百姓们就逐渐体会到了污染之痛。

3.同期(点滴):这个刚开始,去年开始,那一个大概有五年了。

(女):炼的时候那个天空都是黑的。

(女):自从建了这厂,地里都是一层白。

(男):院子里放一盆水,第二天早晨起来有一层灰,肯定有污染。

(村民):你看我那树薰死多少,那边的核桃树都熏死了

(点滴):污染挺厉害的,像他那个你看我们这几个村子都吃不了水,那水都是黑水。

4.解说:据村民介绍,废塑料“土法炼油”就是用塑料或橡胶垃圾提炼汽柴油。这种“土炼油”污染严重,属于国家明令禁止的小化工、小钢铁、小电镀、小印染、小水泥中的“五小企业”,早就应该被关停。然而在河南汝州、平顶山一带,这种“土炼油”却长期存在,且数量众多,随便向村民打听,都能知道一二,已然成了公开的秘密。

5.同期(知情人):煤油厂?有,好几家呢,那有一家,你去的那个邓禹村有一家,这边大洼村有一家,好几家呢

(知情人):往啥地方去还有炼油的?

(村民):东山上,往东山上去

(知情人):东山上很多镇,在哪儿?••••••

(村民):范家沟。顺着沟走

(知情人):里头这车进得去吗?

(村民):进得去,都是洋灰路

(知情人):都是水泥路,好

6.解说:这“土炼油”的污染到底有多厉害呢?顺着村民的指点,记者在知情者的带领下,终于找到了藏于大山深处的“土炼油”。远远的,记者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焦糊味儿,地上到处流淌着黑色的污水。

7.[“土炼油”污染画面]

8.解说:记者假装买油,同老板攀谈起来。

9.同期(线人):现在一天能出多少油?

(老板):好料一天能出四听油

(线人):四听油是多少?

(老板):一天180公斤

(线人):180公斤,四乘四,四八三十二,七百多公斤,不到一吨油

(老板):这是好料,我说的是好料

(线人):好料指的哪一种?指轮胎还是别的

(老板):塑料

(线人):塑料是好料

(老板):嗯,废塑料

10.解说:老板所说的好料并不是指塑料瓶、塑料罐等具有回收价值的塑料废弃物,而是那些塑料薄膜、各种塑料包装袋、塑料绳等塑料垃圾,这是 “土炼油”中最常用的一种原料。

11.同期(老板):全是塑料纸,烂塑料纸。

(老板):塑料瓶是打颗粒的,那不当下料使,那一百多一斤,三百多一公斤,弄这个不划算,亏空了

12.解说:这塑料垃圾,本身材质就很差,再加上附着的脏东西很多,燃烧时产生的污染也就更大。

13.同期(老板):关键是这个烟气,脏。/打开口往里面填料,吹风机开着朝里面填,那些烂塑料袋往里面填。/温度到一定程度它自己就蒸气出来了,它这是天然气,/油出来以后进到那罐子里,气顺着管子通下去直接进火道了,两路,最后贯通,出来的气一点不能糟蹋,全部进到火道里一起着了

14.解说:煤和塑料垃圾一起烧产生的黑烟遮天蔽日,就这么直接排放到了空气当中,连现场的工人都呛得直咳嗽。老板说他现在这只是头道工序,炼出来的油只能用做燃料,要想做汽车能用燃油,必须要进一步提炼才行。

15.同期(老板):咱炼头遍,人家拉走再炼二遍

(线人):二遍就是柴油

(老板):炼出来就是柴油,供车上使。/寄料镇也有几家,不知道哪片,有炼头遍的,也有炼二遍的,炼二遍的是老李,姓曹的,他们都是炼二遍的,他们都来这拉过头遍油.

16.解说:老板得意地说,由于价格便宜,前来要油的客户很多,他们的油基本不愁卖。而且国家油价越涨,他们的油就越好卖。

17.同期(老板):大部分都往哪走了,就是钢厂,大型电厂,煤油炉。当煤油炉里的煤油烧,/炼三级以后出来就进加油站,十吨油掺一吨到两吨

(线人):十分之一

(老板):对对对,不敢兑多了,兑多了车都容易坏。

18.解说:但是也有“土炼油”的老板认为,自己炼出的“土柴油”可以达到国家标准,直接使用没有问题。

19.同期(老板):炼二遍油,下来有个蒸馏 ,蒸馏出来就直接用了。

(记者):柴油能直接用?

(老板):柴油可以

(记者):不用兑?

(老板):柴油直接就达标了,不用兑

(老板):可以直接用

(线人):柴油机啊各方面的作用,动力都行?

(老板):嗯

20.解说:事实上,由于没有什么科学的依据和检测方法,炼出的柴油是否真得达标,老板心里并没谱儿,但是利润却是实实在在的。

21.同期(线人):你跟鲁山学得时候是啥时候?

(老板):前二年的事

(线人):前二年就弄了

(老板):前十年都有人弄

(线人):最贵卖过多少?

(老板):五千多一吨

(线人):一天按五千多弄,一天平均能赚两千

(老板):两千不止。

(线人):一年就是五六十万,本就回来了。

22.解说:据老板介绍,这种用废塑料炼油的小厂,主要集中在鲁山县和临汝镇一带。鲁山县起步早,数量也多,大约有67家。临汝镇大约有23家,手艺基本上都是从鲁山县学过来的。由于投资小,生产成本低,做得人越来越多。

23.同期(线人):像你这个投资得多少钱?

(老板):这,得一二十万

(线人):你使多少工人?

(老板):就使两人,俩烧炉子的

(线人):这俩人你开多少钱?

(老板):太低没人干,一天一百元钱,一个月三千元钱

(线人):还有俩筛料的呢?

(老板):筛料便宜,一天三十元钱

24.解说:投资小,利润大,“土炼油”确实给一些人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但是也给当地的环境带来了严重的污染,并且这种化工污染可以持续到停产后近三十年。在鲁山县背孜乡靠近汝州市寄料镇的大山深处,一处已经停产的“土炼油”至今仍然散发着污染物。

25.记者出镜:这是一个停产的小炼油的一个加工厂,据说已经停产四个月了,但是我们到这里仍然能够闻到一种刺鼻的气味,可见当时的污染应该是很大的。村民们说,他们是把收来的这种塑料垃圾,包括塑料瓶,废塑料,还有一些塑料薄膜,把它打成颗粒然后放在这个炉子里烧,烧完以后再进行加工,就生产出了所谓的汽柴油。

26.同期(记者):这都是什么东西?

(知情人):塑料瓶,塑料线

(记者):我看还有薄膜,塑料纸,胶管,什么都有,糖纸, 包装纸,什么都有,还有橡胶,这应该是废轮胎。这些东西都可以炼油啊?

(知情人):经过高温就融化了。

27.解说:知情人告诉记者,塑料炼油的原理非常简单。因为塑料本身就是石油化工产品,因此理论上说,逆向还原石油是可以行的。如果按照正规操作流程,是没有污染问题的,但是解决污染和安全的设备远远要比炼油本身的设备贵得多,做下来显然无利可图。于是他们就“聪明”的省去了这些环保安全设备,从而实现了一夜暴富的梦想。

28.同期(知情人):炼油利润高啊!/卖四千多一吨,成本就是两千多,翻一番

(记者):煤要钱,塑料瓶子……

(知情人):还不烧塑料瓶子呢,塑料瓶子成本多高啊,废胶鞋,胶皮管子,废轮胎,三角带(02:32),这些东西,原料七八百一吨

(记者):它这七八百一吨,能出多少东西啊?(02:42)

(知情人):两吨多就出一吨油呢

29.解说:没有了环保安全设备,这些“土炼油”自然就成了当地的污染大户,严重影响了村民的正常生活。

30.同期(男):人都说山里空气新鲜,这弄得污染这么大,人都上不来气,都不成。

(女):村民都不愿意他在这,都不愿意也没办法。

(老汉):连个厂房都没有,搭一个简易的棚,平时停几个车,/我认为不合法,不应该建,希望上级派人把他处理一下,不叫他建。

(点滴):但是这个事情说过也没人管。你说一年反映一次,一年反映几次,但是没人给我们解决。你说说这个有什么意思?时间长了,就那样了。

31.解说:为什么这些“土炼油”长期存在而没有相关政府部门进行查处呢?记者发现,一方面是这些“土炼油”所在的地点都相当隐蔽,基本都藏匿在深山密林之中,外人很难找到。尽管有知情人带路,记者也是足足找了两天才见着“土炼油”的踪迹。

32.同期(记者):这个路可真不好找

(知情人):不好找

(记者):要没人带着根本进不来

(记者):非常隐蔽

(知情人):都是可隐蔽了,就俺那里没有山,它也在山沟的树林里

33.解说:另一方面,却是村民反映了也无人来查,无人来管。知情人告诉记者,没有一定的关系,这买卖是开不起来的。

34.同期(老板):工商税务是不用交,但是环保上管着,一年给环保上交着钱

(线人):交多少钱?

(老板):一年也就几千元钱

(线人):他是论年交还是论月交?

(老板):半年一交,半年得两三千,一年得五六千

(老板乙):这个工商也不管,环保也不管,谁还能管。


演播室主持人二:

党的十 *八*大提出建设“美丽中国”,就是要给老百姓创造一个美丽、健康、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环境。对于“土法炼油”这种属于国家严令禁止的“五小企业”,本来早就应该取缔、查处和禁止。但是为什么在河南的平顶山和汝州地区,这类企业却依然能够如火如荼般的存在着?对于这一现象,当地政府是否知情?是否进行查处和打击?又是否如当地群众和企业老板说得那样,只要交钱就可以不管呢?我们将近一步关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