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多矿井私挖滥采——煤检站收黑钱后予以放行...

122师广播员 收藏 0 111
导读:山西某煤检站,运货司机跳下车走到窗口前,直接告诉里面的工作人员:车上拉的是石子或矿渣。 工作人员也心照不宣,完全不考虑上前查看车上所拉货物,只是低头在登记簿上记下车号。这样做,是为了第二天交班时,能够将昨夜所过车辆的总数汇报给领导。 这种场景,在山西多地频繁上演。不出意外,车上拉的都是“黑煤”,而领导需要掌握数据,以便向煤矿主要钱。 这样一条黑煤外运之路,背后潜藏着无止境的欲望:一些依靠煤炭生存的人们,一味要将其吃干榨尽,比如私挖滥采;而掌握特权之人,从未停止过利用手中的权力,比如收黑钱放

山西某煤检站,运货司机跳下车走到窗口前,直接告诉里面的工作人员:车上拉的是石子或矿渣。

工作人员也心照不宣,完全不考虑上前查看车上所拉货物,只是低头在登记簿上记下车号。这样做,是为了第二天交班时,能够将昨夜所过车辆的总数汇报给领导。

这种场景,在山西多地频繁上演。不出意外,车上拉的都是“黑煤”,而领导需要掌握数据,以便向煤矿主要钱。

这样一条黑煤外运之路,背后潜藏着无止境的欲望:一些依靠煤炭生存的人们,一味要将其吃干榨尽,比如私挖滥采;而掌握特权之人,从未停止过利用手中的权力,比如收黑钱放行。

在谈到私挖滥采时,山西省省长李小鹏曾将其比作官场的高危毒品,是市场经济的毒瘤。但如同吸毒者追求所谓的快感一样,山西个别地区的官员和煤矿主在高额利润的驱使下,仍在铤而走险。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黑煤外运在山西个别地市有所抬头,仅吕梁一地,就有山西前首富贾廷亮的贾家沟煤矿、离石区东江煤业,以及华润联盛公司旗下的中阳县苏村煤矿有所涉及。

据当地一煤矿高管介绍,上述三家煤矿仅东江煤业是“六证”齐全的合法矿井,但其存在严重的超采行为,年产量90万吨的东江煤业,实际开采量在200余万吨。“而这类行为,在当地煤矿中也属正常行为,哪有守着金山不去挖的道理?”

黑煤猖獗

山西吕梁,一个典型的因煤而兴的地区。得益于煤炭,吕梁的经济总量从全省末位一跃升至前列,与此同时,矿难、抢矿血拼、煤老板千万嫁女等负面新闻也曾让吕梁蒙羞。

当前,煤炭市场正在经历罕见的低谷期。据山西省煤炭工业厅统计,1~5月山西五大煤炭集团、省监管局、地方集团以及中央直属企业等企业单位煤炭累计出口33.55万吨,较去年同期下降70.72万吨,同比下降67.82%。

正常渠道之外,私挖滥采却在山西当地猖獗。即便在合法矿井中,超采现象也极为普遍。

据记者调查了解,贾家沟煤矿和华润联盛中阳苏村煤矿均为在建矿井,只允许出产少量的工程煤。但有矿工介绍,仅苏村煤矿每天的出煤量就是10000吨以上,早已超出其正常投产后的产能。

近一个月来,每到晚上11时左右,位于离石区贾家沟的吕梁大土河贾家沟煤矿大门口,就开始陆陆续续驶出满载原煤的大车。这些拉煤车所需票据一应俱全,唯一不同的是,其煤炭销售票下方用括弧标注出“试生产与工程煤公路出省专用”。

但贾家沟煤矿因建设不达标,于5月中旬被有关部门强令停止一切生产建设行为,这

意味着贾家沟目前所产“工程煤”均为“黑煤”。截至记者发稿,该煤矿仍在正常发煤。

东江煤业则是另外一种情况。该矿是为数不多的“六证”齐全矿井,年产量90万吨。但坐拥金山的矿主并不满足于现状,超采成为其牟取暴利的又一选择。当地某煤企高管表示,东江煤业每年的实际产能高达200万吨甚至300万吨,属于严重超采。

这部分多出来的原煤,显然无法从相关部门批来合法票据,只能寻找需要黑煤的买家销掉。

上述煤企高管则表示,在现有的合法矿井中,超采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只是多与少罢了。

利益链条

高风险意味着高回报,贩运黑煤带来的高额回报,足以让煤矿主为之铤而走险。

据当地煤炭人士介绍,东江煤业和贾家沟煤矿均为民企,吨煤的开采成本相较国企要低,每吨的成本大概在70元~80元,即便像贾家沟煤矿这样的高瓦斯矿井,吨煤的成本也不会超过100元。如果是合法煤炭,则需要加上百余元各种税费,但由于是黑煤,这部分支出就不存在。而其吨煤的卖价能达到150元甚至更多。

一般情况下,此类黑煤会被卖给电厂或洗煤厂,其中电厂居多。以东江为例,其最近的一批原煤卖给了太原市第二热电厂;贾家沟的原煤则卖给了山东的客户。

黑煤想要顺利运给买家也非一帆风顺,途中要打点多个部门,其中在公路上设有多个检查点的煤运公司是其必须要打点的。

他们一般不会长期操作,每月大概会有10天时间运输。此类行为,一般只有一张过磅单,标注有车载重量及运送物品,单子上通常不会写上原煤或电煤,多以矿渣、石子代替。这种外运方式,一般为短途运输,如吕梁至太原或临汾,这两条路上煤检站少,好打点。

碰上需要出省的客户,煤矿则会购买陕西的煤炭运输票据,简称陕票。因为陕西当地票据便宜,只需购买票据,再做一张假的过省票据,即可远送山东、河北等地。

途经的煤检站,也并不是坐视不管,负责方会每天安排人在黑煤外运的必经之路设置关卡,但做的工作却是只记录过去的拉煤车辆,在第二天将数字汇报给领导。领导会以每辆车100元、200元、300元、500元不等的价钱向煤矿主要钱。

还有一种行为是,煤矿主安排数十辆拉煤车集中走到某个煤检站后,再和煤检站领导商量价钱,商量妥当后打至卡内,煤检站随即放行。

除此以外,露天矿的现象也普遍存在,此类矿开采成本更低,几台挖掘机即可。吨煤的卖价更是低至不足百元,但此类行为造成的资源浪费和税费流失最为严重。

公开的秘密

除去上述几家煤矿存在超采或违规开采外,山西多地还存在打着“富民工程”或“地质灾害治理”等旗号进行原煤开采的违法行为。

近日,山西孝义市西辛镇就被媒体曝出打着“地质灾害治理”的旗号开采原煤,导致当地大量地表出现崩塌、滑坡、沉降、裂缝和塌陷,房屋、交通设施和水利设施也遭到大面积破坏,严重威胁着当地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一年多的开采过后,当地大部分耕地和林地,不是被挖就是被埋。

而在山西阳泉市,此类行为更是公开的秘密。多个惠民工程在当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但无一例外均是进行私挖滥采。

记者也曾在阳泉市多个乡村见过此类工程所到之处的惨状,一个个山头被削平、土石方剥离、植被被大片铲除,挖出的煤炭也很快被运走卖掉,留给当地的只有一道道巨大的疤痕。

山西官方也曾多次叫停此类行为。2008年8月,山西省政府做出紧急决定:对一切变相违法开采浅层煤、浅层矿的行为,全部叫停。在此后每次安全检查中,上述内容均会出现。但直至今日,这类变了味的惠民政策,仍在山西各地不断上演。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