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面临的威胁 精神威胁

平衡论应用之--

中国面临的威胁

精神威胁

显然,中国现在面临着巨大的威胁,这主要来自于美国为首的北约。

一方面它们抢占着世界的资源,一方面对他国指手划脚,干涉着别国的内政。

对中国它们在外部压缩着中国的生存空间,美国重返亚洲战略就是最主要的表现之一。另一面“非常热心”的关心着的中国的腐败,用民主说事,骟动着相当一部份人的情绪。

以中国现在的军事实力,我相信如果美国敢对中国发动侵略,将是一种自杀的行为,必然将会是有来无回,原因有几点:

中国占地利,在本土作战,中国将占尽地利,物资与人员的补给将快得多,也可以逸待劳。

中国占有人和,对于侵略,任何国家的人民都将愤起反抗,精神的力量是可怕的,占有道义的一方在胜利的天平上将得到加分。

美国的国体实际上是不利于战争的国体,一个吵闹不休的政权,在战争中是十分危险的。美国只是没有遇到真正的对手,当美国有一天遇到一个真正的对手的时候,它可能会输得很惨,除非对手也是一个与美国差不多国体的国家。

朝鲜战争上就可以说明这一问题,强大的美国与刚建国一穷二白的中国,在战场上却打了个平手。虽然当时的中国军队论士气和作战经验都远超美国军队,但是体制上的差别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所以我们的真正威胁不是直接的军事威胁,而是来自西方的宣传战。当然我们不能因此而放松一点国防建设。因为国家强大的根本仍然是军事能力的强大,经济再强,没有军事为后盾,不过是一只待斩的肥羊。

一个团体外部的压力是不可怕的,而内部的混乱才是最可怕的,美国的宣传战是十分有效的。如果我们不能顶住美国的心理攻势。最终将出现混乱的局面,走上前苏联的老路。

但是现在明知道别人是在打心理战,却无法还击,只因为人家扛的是“民主、自由”的大旗,攻击的是我们腐败的弱点。

好像“民主、自由”就是必然的出路,不走这条路就不行,这事如果不说清楚明白,中国最终将垮掉,因为最致命的往往是心理攻击。

这事要说清楚,必须跳出民主与自由的本质,先以一个集团或者国家的能量使用来谈起。

一个集团之所以形成就是为了形成一种合力,一种团结的力量,否则这个集团就没有形成的必要,当一个集团形成后,集团成员总是希望能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或领导集体,所谓强有力就是这个领导人掌控和调动更多的人员和物资(能量)的能力,实际上就是在做任何事时,都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调动集团的任何战力、人力、物力(将能量集中,可以高效的解决问题),这在大多数时候都是极为重要的事情,特别是战争和灾害营救,在其它很多方面也是这样,比如在汇市、期货和股市上,资金的集中将带来可怕的效果,在这方面美国华尔街的精英们都有着丰富的经验,他们经常在股市上兴风作浪,靠的就是大量的资金的集中突破。同样在科技方面,大量的资金投入对科研水平的提高是非常有效的。而民间虽然对科研的热情都很高,但是由于科研工作多数情况下是一个积累的过程,这使得很多科研项目,必须由国家带头,才能够调动更多的人力物力、才能动用更多的科研贮备,才能使许多重大科研项目能够顺利进行。而如果由民间来进行,就算有同样多的资金,也可能由于科研贮备不足而出现重复研究的问题。

所以我们在需要的时候总是希望自己国家的领导人是非常强大的,能够运筹维幄、决胜千里,但是我们在涉及到自己的时候就总是想要有更多的自由度。当受到法规的约束时又总是会心升反抗之心,这是所有动物本能的对自由的愿望所产生的自然反应。但是我们人类不是动物,我们知道团结的意义,而团结的本质就是一个团体所有力量的汇聚。这即需要领导人的领导艺术,也需要团体成员的积极配合。而不是相互拆台。

所以一个集团就应该是一个团结的,能够相互合作的集体,这种团结是每一个成员自觉维护集体利益的过程,也是牺牲自我、牺牲自由的过程。换来的是集团的强大和胜利,而我们每个集团的成员将在这种胜利中获得更多的利益。这在军队中是十分清楚明白的,一个自由散慢、军纪混乱的军队要打胜仗是基本上不可能的。

在国家国体建设上我们同样是不应该违背这一原则的。

这应该是一个能够方便及时调动国家所有力量的国体,是一个统一的国体,统一的概念在于国土、军事、政治、主流价值观、货币、标准....等等的统一,达不到这些就难以做到对所有力量的调动,而在战争中,可能胜负只是相差一点点。这一点点可能就决定了国家的存亡。

而只有一个党或者根本无党派,才可能达到以上条件,两党或者多党只能使国家出现长期的意识上的分裂(精神分裂),而这种分裂有时甚至可能导致国家的混乱。

一个全面统一的国家才是最稳定的国家,只有真正意义上的统一,国家才能将全部力量用于经济建设,才能有更多的时间来应对外敌。

而多党政治是不能算全面统一的,就像人的灵魂、精神没有统一一样。

两党的对立还会造成政治人才的浪费、决策的迟缓。而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政治人才的浪费并不比科学人才的浪费所造成的损失小。甚至可能要大得多。这种浪费有时可能是致命的。

两党对立也不可能只是认识上的对立,多数时候也是两个或者多个利益集团的对立,这在人为上造成了国家力量上的分散,这很多时候都会造成利益的冲突。国家将经常性的出现步调不一致状况。

认识上的不一致,使得思想上难以统一,使得这种国家必然以“丛林法则”作为第一生存法则,金钱至上成为主流价值观。

有人在说有竞争才有发展、两党互相监督才不会腐败。

这是一种偏极的观点,它放大了一党政治造成腐败的程度,实际上,国家之间一直在进行着十分惨烈的竞争,从来就不缺少竞争,竞争之说不过是所谓民主国家所找的站不住脚的理由。

事实上一个多党执政的国家由于只能以金钱至上为主流价值观,这使得这样的国家贪腐成为必然,要知道任何制度都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对于一心想要贪腐的家伙,总是能找到制度上的漏洞,这对于位高权重者更是如此,所以我们总是能看到所谓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出现贪腐的现象,比如陈水扁、贝奴斯科尼,而印度这个民主国家更是腐败多如牛毛。

一个人的腐败主要是法制与教育缺失所造成的。是理想与价值观错位造成。

中国改革开放只有几十年,对资本运作的经验总体来说还是经验不足的,这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几百年的资本发展史相差是非常大的,这使我国在市场管理、法制建设上都有诸多不足之处。而这些管理上的缺失自然给一部分不法之人提供了钻空子的机会。这需要法制和市场管理体制的逐步完善,这是每一种体制由建立到完善过程中都会遇到的现象,这也是建立一种体制所必然要付出的代价。

法律必须量刑准确,象印度那样对强奸犯的姑息养奸,当然是对广大妇女的犯罪。

当前确实有一部分腐败现象,但是我认为这是改革开放必然要付出的代价,一个社会变革一点代价也没有就能完成,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这种代价是在可控的范围内,改革就是成功的,再通过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共建,我认为是完全可以克服这一问题的。

一个社会主流价值观的缺失是一个十分可怕的事情,改革开放使相当多的国人对共产主义失去了信心。

我相信,正确的价值观可以使我们相信自己的能力,相信自己通过合法的劳动同样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辉煌。

我们每一个人从小到大都在证明着自己,都渴望最大限度的得到他人的敬重,但是很多人却不知道如何才能获得他人的敬重,什么样的人才是我们应该敬重的。

一个人的精神追求主要是为了得到社会的承认,得到人们的敬重,而现在有相当部分的人错误的认为挣钱多的人就是能人,就能得到社会的认可和尊重,这种认识是相当错误的。


我在人才章节中谈到过人才的特质的问题,很显然我们这个社会最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而这些人才就应该是我们尊而重之的对象,我们应该以一个人对社会贡献大小为准来评价其价值,来判断其是否是我们应该尊重的对象。

一个人拥有钱的多少不能成为我们对其敬重的前提。一个为恶社会的人同样可能拥有大量的财富,我们却绝对不可以尊重这种人,我们只能厌恶和鄙视他,而一个富二代,如果对社会并没有做出什么贡献,我们同样不应该对其谈得上敬重。

一个人所拥有的钱的多少并不能说明此人对社会贡献的多少,而一个人对社会贡献的多少才是人们对其尊重与否的前提。

一个毒品犯挣再多的钱,当人们知道其所为后也不可能对其有何敬重,有的只会是痛恨和鄙视。

一个科学家就是穿得再差、再不起眼,当人们知道其对社会的贡献后,也会不由得升起敬爱之意!


拜金主义、一切向钱看源于人类自私之心,是原始生存之需要,是物质追求,而团结友爱、互助合作却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是精神追求。

对于我们来说物质追求和精神追求是应该同步进行的。这也是一种平衡,只有物质追求就像人没有灵魂一样,比行尸走肉好不了多少、只有精神追求也是不现实的。毕竟物质是基础。两者兼营才是正确的选择,达到物质和精神的平衡,我们的心态也将是平衡和健康的。将两者有机的结合能使我们的一生成为完美的一生。

只有物质追求,而没有精神追求,人生是没有意义的,为物质追求而为害社会,挣再多钱也是低劣而悲微的,勇于为社会做贡献的人,虽然身份可能低微,但是人品却是高大的,这种人是值得尊敬和信赖的。只能使自己一个人生活得好,其能力不算什么,能使千万人生活得好,方是真英雄!

所以我们这个社会应该形成一种共识,一种主流价值观:就是为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为我们终身奋斗的目标,为国家强大贡献我们的一生,使我们的一生更加充实完美。

所以我们应该建立正确的人生价值观,以追求对社会更多的贡献为我们行为的准则和方向。而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最大化的得到他人的敬重,而这一过程也一定能同时创造个人的辉煌。一个坚持不懈的努力终将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灿烂与荣耀。而众多的荣耀与辉煌将造就中华民族的复兴与辉煌。

而一切与之相反的行为都应该受到谴责和惩罚。

如果人生就是一场竞赛,我认为我们的竞赛目标应该是谁对社会的贡献更大、更多,而不应该是谁挣的钱更多。

尽快形成这一共识是我们这个社会需要做的事情,这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参与。这当然也是我们每一个人反省自己行为的过程。

国家要稳定,最重要的是政治的稳定,是思想认识的统一。

而两党和多党是政治混乱的根源。也难以形成健康向上的主流价值观。

世界发展到今天,美国和西方依然十分强大,而西方对我国有着深刻的敌意,我们每个国人不振奋精神、发奋图强,国家不是没有亡国的可能,国歌中的话“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仍然没有过时,美国为首的北约在亡命的围堵着中国,让我们每个人奋起吧,用我们每个人的微薄之力为社会做出贡献,以回击一切敌对势力。


再说一说民主与自由的本质。

美国式民主的本质其实就是多数决,这是在一件事情上双方有分歧无法解决,将要使用武力的情况下才不得已使用的方法。它是一种战争的模拟,谁人多,谁就胜,而不是谁正确谁胜。这在解决外部矛盾、利益争夺上是有效和值得推崇的,但是在解决内部矛盾上却是一种不正确,也不公平的方法。

这在人才的使用上也是一种错误,当今世界专业分工越来越细,有很多行业是冷门职业,专攻此职业的专家更是少数中的少数,但是如果我们事事都以民主为准,都以多数决,这些专家就只有成为无用之人,连存在都没有必要,因为他们始终都是少数,他们的研究不能得到应用。这跟在乱世没有多大的区别,因为在乱世就是谁的力量大谁就有理,这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在军事上事事讲民主更是危险的事,因为战争的时效是非常明显的,决策必须迅速,这需要决策者丰富的经验和果敢迅速的行动,这时来讲民主,换来的可能将是战争的失败,军事上的专断权是将军们必须拥有的权力。否则这个国家就等着灭亡吧。

在商场同样是如此,时间往往决定了成败;

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等人甚至把民主视为“暴民政治”或“愚民政治”。这样的说法显然过于偏激,但是每个人陷于专业的不同,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显然是不如专家的经验更加丰富的。

在大自然中双头怪是很难发现的,我相信如果说两个脑袋有利于生存,大自然中将会有很多双头怪和多头怪,但事实上却不是这样,这说明大自然不承认认识不清,不承认左右摇摆,不承认精神错乱。统一的认识,才能有统一的行动。一个党派份争、吵闹不断的政府是不可能有多大的行为能力的。

在国家治理上,每个国人应该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这就是强国梦。国家政治是不应该以某一两个利益集团的利益为准的,而必须是以国家的长治久安、昌盛富强为准。国家政治必须以国家的长远战略为准,而不能以两个利益集团的利益争夺为准,不能以多数决来决定。

美国的两党轮流执政制度就是两个利益集团不断进行利益争斗的过程,受苦的只能是普通百姓,国家要长治久安,实际上没有党争才是最好,党争只能带来政治上的混乱,就像一个人出现了神经错乱一样,这甚至有可能出现政府瘫痪状况。

而一党执政实际上正是多党争斗结束后的一种良好的状态。是一种对国家最为有利的状态,它实际上是党争的结束,而党派的争斗是不可能对民众有什么好处的。内战不过是党派争斗最恶劣的状态,两党就算能够和平共处,但实际上明争暗斗永远也不会停止,它将造成人力和物力的极大浪费。

团结是我们人类的特性之一,是我们最应该发扬的特性,这也是平衡论选择原则“从大原则”所要强调的,只有团结才能获得胜利,这也是我们东方文化的精髓,我们就是应该一再的强调团结、团结、更加团结,用集体的力量去战胜一切。

社会主义的民主应该是民生、民权、群众路线相结合的民主,集中体现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这是做任何事情都应该有的态度,所以民主集中制也是专家路线与群众路线相结合的结晶,这是一种非常完美的制度。这从我们这几十年的成绩,以及在处理各种重大事件的效率上都可以看出这点来。

如果把美国的民主制度比着是铁,中国的民主集中制就是合金钢,是民主与集中精炼出来的最先进的制度。

而目前出现的许多腐败现象,其根源是在于资本主义的恶性竞争,是资本主义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造成的。

实际上为他人服务是我们存在的价值。做为政府职员,为人民服务应该是其职责所在,是其存在的意义;做为商人,为客户提供高性价比的商品是其存在的意义;而如果我们不能为服务对象提供优质的服务,我们最终将失去存在的价值,这对于任何事物都是如此。企业、团体、党派、个人、商品都是如此。一个废品是必然被淘洗的。一时没被淘洗不过是没有被发现而已。 滥竽充数只能骗人一时,最终将害人害已。

自由的实质就是为自己争取更大的生存、发展空间,在行动上有更大的自由度。而在西方却把它说成是言论上的绝对自由,其实美国也是不允许对它们的民主制度有任何反对言论的,也是不会有绝对的自由的。这就是美国,一个运用双重标准的老手。

它们对它国的政治制度说三道四,其目的是十分明显的。而我们有的人却偏要去上这个当。这是对自由认识不清,不自信的表现,是缺少勇气,对前路不明,不敢走自己的道路的表现。

自由要靠自己去争取---

行为上的自由要靠自己行为能力的提升;

思想上的自由要靠自我思想的解放;

言论上的自由要靠自我认知能力的提升;认识能力不够是没有发言权的。

一个国家的社会制度一旦制定和成型是不能轻言放弃的,放弃的后果是可怕的。所以任何对国家制度的攻击都是危险的。所以每一个国人都应该谨言慎行,对国家负责。

中国不可以走美国式的民主,中国已经走上了社会主义的道路是不可以回头的。西方不会给我们回头的机会,什么时候我们大家都想要走西方的民主道路,就是我们国家政治体系崩溃的时候,带来的将是国家的混乱、国家的分裂。就像前苏联一样,被肢解,这绝对是全中国人民不愿意看见的结果,对于全世界来说也是一个可怕的事情,因为中国是全世界维持全球力量平衡的重要力量。中国的垮掉将使已经不平衡的世界更加不平衡,其结果可能使美国成为全球可以为所欲为的存在,可能使全世界成为美国的殖民地。(见人类威胁之二:殖民威胁)。

中国要赶超美国也不可以走美国的老路,走美国的道路只能永远跟在美国的后面,成为二流国家。

中国也应该走民主集中制的道路。因为民主集中制是在民主制建立之后才创建的制度,是民主制度的改良,是在民主制基础上改进创建,其即避免了民主制政府能力低下的缺点,也避免了封建家族制选举上的缺陷。是目前最为科学的制度。

民主体现了对民权、民生的重视,集中体现了对人才、对科学的重视。是专家路线和群众路线的体现,这才是正确的做事的原则。

所以坚定信念,走自己的路是唯一的选择。

“把握生命里的每一分钟全力以赴我们心中的梦不经历风雨 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这是《真心英雄》中的歌词,说得真好。个人是如此,国家同样是如此,只有每一个人把握每一分钟为“中国梦”添砖加瓦,放弃个人的一点小小私心,才能换得大大的“中国心”、成就美丽的“中国梦”。

美国以个人主义、个人竞争、丛林法则来实现“美国梦”。

中国应该以集体主义、以团结合作、以互帮互助来实现我们的“中国梦”。我相信团结的力量一定能战胜一切,创造灿烂与辉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