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士兵的爱情故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一个士兵的爱情故事

父亲手下有个农村入伍的兵,叫张零四,是个文盲,但人长的挺帅气。入伍时,家里就给他定了一门亲,女方是他村上的一名小学名办教师。他每次探假回来,都要来我家向我父亲汇报思想工作,我那时还小,对大人们的事不懂,只知道这个张叔叔的对象好漂亮。(看照片)由于他在部队积极要求上进,认认真真地工作,几年后就被提干,在机关食堂当司务长。

有一天,他把一位阿姨带到我家,那个阿姨就是我在照片上看到的那位,母亲请他们俩在我家吃饭,吃饭时,阿姨说着、说着就哭了,父亲不语,母亲在旁边不停地劝说什么,后来我才明白,是张司务长不想和对象结婚,因为他已是城市户口,而那位阿姨还是农村户口。那几天,这位阿姨一直在我家,总是哭,母亲只好天天陪着她,部队里其他的阿姨也来做她的思想工作,怕她会想不开。她临走时,张司务长送给她50斤粮票和30元钱,从此后,部队的士兵都叫张司务长:50斤粮票。

没过多久,就有好心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女方是芜湖市人,在一工厂工作。听说双方都很满意,接下来便是互通信件,要命的是男方隐瞒了自己是个文盲,收到女方的信后,司务长不好意思找战友帮忙,只好让当时从城里来做临时工的一个高中毕业生帮忙读信和回信。一年后,他们终于结婚,记得婚礼那天还是我为新娘献的花。后来他们又有了孩子。

有一次,她们母子来探亲,住在我家的隔壁,她对我母亲说:“我要是早知道他是个文盲,说什么我也不会嫁给他的。”

我到外地上学时,张司务长已转业,算算已有十几年了。前些日子,忽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喊我的乳名,问我能否听出他是谁?我答:真的听不出来,他说他是张零四,他说他是从我父亲那知道我的手机号。我说十几年没听到你的声音,现在当然听不出来了。。。。。。。事后我打电话给父亲询问张零四的一些情况,得知他们一家三口过得很幸福。

我总在想,如果当初张零四和那位民办教师结婚,他们今天是否会幸福呢?

爱情难道真的要符加一些条件才能相爱吗?

2、一个大兵的胸怀

二十几年前,父亲手下有一个兵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那时的我还不太懂事,只知道这个士兵活着回来的并荣立了三等功,没多久就被提为副排长。直今我都隐隐约约地记得他的模样:一张白白净净的脸,五官也很秀气,算不上魁梧,看起来很斯文,一点也不象电影中常见的那种英雄。但是,父亲给他的评价是:思想进步,能吃苦,外柔内刚,是个好兵。按说在这个偏僻的营区里出现这样一位战斗英雄,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但不幸的事却在他的身上发生了。

副排长向组织申请结婚,未婚妻是他青梅竹马的同学。虽说是一个农村姑娘却是个美人胚子。那个年代,凡是部队的干部结婚都必须派人外调,所谓的外调就是部队派人到女方的所在地对女方进行调查,主要是看女方的出身如何,是地主家的后代?还是有海外关系等等,(海外关系一般都有特务的嫌疑)那个的年代对这种关系把的很严。当时,组织上是派一位副连长到女方的公社(也就是现在的乡政府)去调查,来回四天的时间,外调结束。组织上听取了副连长的汇报,一个月后,批准副排长和其女友结婚。就在副排长忙着准备回家结婚时,他收到未婚妻的一封信,信中说,副连长到她家了解情况时,家里热情招待并请副连长吃的午饭,副连长喝过酒在房里休息时,连哄带吓地逼着她上了床,现已怀上了副连长的孩子,想一死了之。。。。。副排长立即将信交给组织,很快,部队派人调查此事,几个星期后,这个副连长就被谴送回到老家。组织上怕副排长有思想包袱,委派父亲做其思想工作。父亲在家和他谈了很长时间的话,父亲和他说了些什么,我不得而知。但几个月后,这位副排长和未婚妻终于完婚,当然,肚子里的孩子早已做掉。

事过多年,我问父亲当年和这位大兵说了些什么?父亲说:我原以为他会想不开,没想到他很豁达,也很宽容。他说换作以前,他会把副连长杀掉,但经历了那场战争后,他对人生有了新认识,他认为他能活着回来就已经很幸福,很知足。他说副连长已受到惩罚,副连长的后半生会受到良心的谴责,所以他原谅了他。至于他的未婚妻,那不是她的错,他仍然爱着她,所以他还会娶她为妻。

3、丁参谋的故事

丁参谋是我父亲的手下。人长的极帅,离部队三十里地的县城照相馆里就有他的照片。也许是他长的太帅的缘故,部队附近学校的女教师们都很喜欢他。后听说他已有对象,是他老家的一位民办教师,还是其母亲一手包办的,也就不再奢望成为丁参谋的女朋友了。其实,丁参谋一点也不喜欢那个相貌平平的对象,喜欢的却是县城的一个漂亮女子,无奈,他是个大孝子,他父亲去世的早,家里只有他这一根独苗苗,他是母亲的全部希望。

丁参谋和那相好的爱的死去活来,(当然瞒着组织的)却又不敢和其对象提出分手,怕伤了母亲的心,就这样倍受精神上的煎熬。我的父亲知道此事,为这,私下找他到家里说过很多次,让他不要做“陈世美”,不要伤了老人家的心。看到丁参谋进退两难的样子让人同情。我的母亲也在一旁劝说:你说你爱的是城里的那个妹子,她也爱你,这都不假,况且她还是城市户口,可人总得有良心啊,桂兰(丁参谋对象的小名)是先和你谈的,你不能因为认识了城里的妹子就把桂兰给蹬掉啊,你能保证城里的那个妹子也能对你的母亲好?丁参谋听后不再言语。后来,丁参谋的母亲听到一些风声,连忙带着桂兰从老家赶到部队,老母亲跪在儿子的面前,要儿子答应立即完婚。丁参谋终于和桂兰结婚了,但旁人都看的出来,无论桂兰如何迁就丁参谋,如何地孝顺婆婆,丁参谋对她都无所谓。

一年后,他们有了女儿,桂兰也只有在寒暑假才能带着婆婆和孩子来部队探亲。丁参谋从不回老家看望她们娘三,最多寄些钱回去。几年后,他们的儿子出世,听我母亲说,老二出世时是难产,桂兰的生命垂危,院方考虑是军属,破例让丁参谋进了产房,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母子二人终于平安。出院后,丁参谋对桂兰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不再嫌弃桂兰土,不再嫌弃桂兰长的不好看,对桂兰开始疼爱起来。众人不解,问他,他也只笑不答。

有一次,他在我家喝了许多酒说出这番话:我这些年对不起桂兰啊,她对我妈象亲妈一样,对我就更不用说了,家里田是她种,要教书还要带孩子,不容易啊!可我一直对她不理不睬。那次看她生老二,那哪是人遭的罪啊,我再不对她好我就不是人了。。。。。

注:旧作。离开部队已很久了,常常想起那里的一草一木,这三个真实的故事让我无法忘记,那个年代的人和爱情,留给我们的是太多的无奈和思考。。。。。。


本文内容于 2013/6/28 16:05:23 被huazhiqiao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