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治元年(1644)4月21、22两日,李自成率领的大顺军同吴三桂及其引来的清军,在山海关前进行了激战。这是关系着大顺政权和满清政权兴亡的一次重要战役。从此大顺政权由盛转衰,未能重振。满清政权则迅速占领北京,进而逐步统治全国。关于这次战役,史上说法颇多,且耐人寻味。让我们先看看载于《清实录》的,清军统帅多尔衮在山海关战役告捷奏疏中的说法:

    “四月二十一日抵山海关,……贼随围山海关。……次日,我大军直薄山海关,三桂开门迎降,我军遂从南水门北水门关中门入。望见贼渠领众自北山横亘至海列阵。是日,大风扬尘咫尺不见。我军对贼布阵,不能横列及海。臣随集诸王、贝勒、贝子、公、固山额真、护军统领等,谓:‘尔等,毋得越伍躁进。此兵不可轻击,须各努力破此,则大业可成。我军可向海对贼阵尾鳞次布列,三桂兵可分列右翼之末。’各号令毕,于是我军齐列。及二次呼噪进兵,风遂止。各对阵奋击,大败贼兵。”

    以上不难看出,清官书对清军山海关战绩的极力夸大。以后凡清官书记此战役,都以这段文字为模本。其中对李自成的大顺军虽有“不可轻击”之言,而其实在用意仍为了宣扬大顺军的不堪一击。并且只叙说4月22日的战情,对于21日大顺军同吴三桂军交战状况,几乎只字未提。且宣扬李自成兵多,吴三桂和清军兵少,把山海关之战说成是一场以少胜多的战役。以下分两部分简述山海关战役的实际情况,看看清官书所言实否:

    一、兵力真相:

    首先,李自成的大顺军东征部队实际兵数不超过6万人。如当时留在北京的私人笔记《燕都日记》说“兵数万”;《孤臣纪实》说“兵六万”,《明史纪事本末》、《罪惟录》等书均作六万,更有《山海关志》也说大顺军“各营数万人”。据此,6万人应是李自成东征部队接近实际的数字。其原因是,李自成进人北京后,外调频繁,兵力分散。如《怀陵流寇始终录》说:“破京师,兵渐分”;《明季北略》也说,“北直等处皆有大小智勇、果毅伪将军分驻。”而且北京也需要留兵坐镇。因此开赴山海关的部队不可能很多。清官书所说大顺军“二十余万”,实属有意的夸大描述。

    当时,吴三桂军有“关辽五万众”,加上所招练的乡勇,仅乡勇都司臧国诏等便“统集乡勇三万余人”,总数应在10万上下。清军的兵数虽然难于考知,但据山海关目睹者“胡兵似倍于流贼”,至少在10万众以上。合起来,吴、清联军是以多于大顺军3、4倍的兵力来展开战斗的。因此,山海关战役并不像清官书所说的以少胜多,相反,是以多胜少,并且是突然增多,猝不及备。

    二、战役真相:

    4月21日,李自成率领大顺军东征部队到达山海关,当日即展开攻夺关城的战斗。据《山海关志》载:

    “四月二十一日,李自成至关,两镇(关、辽)官兵布阵于石河西。大战向辰至午,忽西北角少却,寇兵数千骑飞奔透阵,至西罗城北,方欲登城,守兵用炮击之,又遣偏将率师迎剿,尽歼之。”

    同时大顺军集中兵力攻打北翼、东罗二城,这是吴三桂具有战略意义的据点,因为由此可以作为后退之路。这里的战斗非常激烈。据当时把守北翼城的吴军副总兵官冷允登所述:

    “当王师(指清军)之未至,正流寇之突关。亲王(指吴三桂)领兵当锋,派臣守北城。奈此城遇山受敌,贼(指李自成)欲联络直下,故独日夜狠攻。”

    经过21日的昼夜激战,守御北翼城吴军己濒临危殆,难于支撑。就在22日清晨,吴三桂往见多尔衰的时刻,“忽报北翼城一军叛降”,这说明吴军主力已开始瓦解。综观第一天的战况,十分明显,单凭吴三桂是抵档不了大顺军的。吴三挂自己也有着这样的估计,在大顺军尚未开到的前一天,多尔衮在接到他的投降书时即说:“已迫旦夕,且急愿如约,促兵以救。”其张皇无主之状可以想见。农民军围攻山海关仅仅一个昼夜,吴三桂军已成为陷阱之兽了。

    4月22日,为清军参战的一天。此前,多尔衮于4月20日在连山得到吴三桂的投降书,即下令倍程前进,于21日夜赶到山海关。据《沈馆录》载:“二十一日,至关十五里许,日已昏黑,屯兵不进,一昼夜之间行二百里矣。”而且还记了当夜的情景,清军“披甲戒严,夜半移阵,骈阗之声,四面杳至,关上炮声夜深不止。”表明入夜后关内尚在持续酣战。

    多尔衮对大顺军的战斗力是有着高度估计的,所以他说“不可轻击”,明降将洪承畴对他也说过“未可以昔日汉兵(指明军)轻视之”的话。因此多尔衮对大顺军不敢硬碰硬,便先让吴三桂去打头阵。据《庭闻录》载:

    “二十二日复战,贼知边兵劲,成败待此一决,驱其众死斗。……(自成)挟二王(指崇祯第二、三子)于庙冈,立马观战。贼众我寡,三面受敌,我兵东西驰突,贼众亦左萦而右绕之,阵数十交,围开复合。……满兵蓄锐不发。苦战至日昳,三桂几不支,满兵乃分左右翼,鼓勇而前,以逸待劳,遂克大捷。”

    以上记载说明:战斗到了第二天过午时刻,吴三桂军已被大顺军围困起来,几番想冲杀出去,围开复合。而清军却按兵不动,作璧上观。直到双方精疲力竭,才从阵右猝然冲出。大顺军因此吃了大亏,打了败仗。《沈馆录》亦记载:

    “两军酣战于城内数里许庙堂前,飞丸乱射于城中,……炮声如雷,矢集如雨。清军三吹角,三呐喊,一时冲突贼阵。发矢三巡,剑光闪烁。是日风势大作,一阵黄埃,自近而远,始知贼之败也。”

    这说明清军冲出后,天气突然刮起一阵狂风,虽然不明风向如何,但对大顺军一定会有不利影响,因为他们刚一接触清军,而狂风大作,自然对清军起了掩护作用。

    以上完全可以证明,李自成的大顺军在山海关战役的第一天是打了胜仗的,第二天仍然打胜了,如果没有清军来参战,结局一定是大获全胜的。然而历史从来没有如果,有的只是“胜者王侯,败者寇”。清军既然胜了,他所记的官书自然要把李自成的大顺军写的一塌糊涂。当然我们在这里说的仅是战役的实际情况,至于造成李自成失败的深层原因则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