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寻找一个抗战老兵下落的难忘经历(上)

太行八路 收藏 247 5497
导读:我有个叔叔名叫李云阁,1940年在冀东参加八路军。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只是听父亲讲过他的一些情况。 父亲说他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父亲排行老三,大哥李海山、二哥李云海、弟弟李云阁。父亲告诉过我,他和我叔叔曾目睹了两个哥哥被日寇残杀的情景。1935年底,我父亲的两个哥哥参加抗日活动时因叛徒告密,被驻滦县的日本宪兵逮捕。敌人威逼利诱,严刑拷打,但他们始终大义凛然,威武不屈。父亲曾和叔叔李云阁随我爷爷到滦县日伪监狱探视两个哥哥,他大哥曾对他说:“你们快走吧,到西边去找‘朱毛’红军”。1936年正月初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有个叔叔名叫李云阁,1940年在冀东参加八路军。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只是听父亲讲过他的一些情况。

父亲说他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父亲排行老三,大哥李海山、二哥李云海、弟弟李云阁。父亲告诉过我,他和我叔叔曾目睹了两个哥哥被日寇残杀的情景。1935年底,我父亲的两个哥哥参加抗日活动时因叛徒告密,被驻滦县的日本宪兵逮捕。敌人威逼利诱,严刑拷打,但他们始终大义凛然,威武不屈。父亲曾和叔叔李云阁随我爷爷到滦县日伪监狱探视两个哥哥,他大哥曾对他说:“你们快走吧,到西边去找‘朱毛’红军”。1936年正月初六(1936年1月29日)两个哥哥被日伪杀害时,怒目圆睁,他们高呼口号:“打到日本帝国主义!不要怕,二十年后,我们还是一条好汉”。敌人残酷地割下两个哥哥舌头,腕去双眼,砍下头颅,两个哥哥英勇就义。那时父亲他大哥23岁、二哥21岁、父亲15岁、叔叔12岁。两个哥哥的牺牲对他俩影响很大,民族仇恨深深地烙在我父亲的心里,两个哥哥牺牲后,父亲随王溥和厉男同志参加了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游击军。叔叔在冀东也参加了八路军,此后和家人失去联系。

父亲知道弟弟李云阁的情况还是在冀西听说的,1942年,父亲在冀西八路军42团时,遇见从冀东部队调到冀西部队来的几位同志,因为都是冀东老乡,都互相唠了起来,父亲就向他们询问家乡的情况,他们知道父亲名子后,其中有一位就问父亲,他们团有个叫李云阁的也是滦县人,跟你长得很像,认不认识。父亲说我弟弟叫李云阁,比我小三岁,37年我离开老家时,他才13岁。父亲说,他这才知道,弟弟也参加了八路军。哥俩一个在冀西,一个在冀东,由于当时处于战争环境也无法与弟弟取得联系。全国解放后,父亲忙于工作,也没有机会回老家看一看,家里情况一概不知。1950年国庆节,父亲准备带我们回老家,可这时朝鲜战争已经爆发,部队处于战备,也没有走成。不久,父亲所在部队开赴朝鲜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

1951年3月,我父亲从朝鲜回国,部队军列在滦县車站临时停車时,父亲下车,找到住在车站附近我姑奶家,打听家里情况。当姑奶看见他时大哭,“三啊!你还活着啊!十多年啦!也不知道你的信,我们都以为你早没啦,你爹娘他们还活着,你快回家看看吧!”。我父亲说:“我刚从朝鲜打仗回来,部队还在车站,我马上赶回去,等安顿下来,再请假回来,你们先告个信,就说我活着回来了”。父亲问:“老四云阁回来没有?”姑奶说“老四到现在也没信,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听说当八路时和小日本打仗时死啦。”后来,当爷爷、奶奶听到我父亲还活着的消息后,十分高兴,4个儿子终于有一个儿子活着回来了。爷爷见人就高兴地说:“我三儿子要回来了,我请全村人看三天老呔影”。

有一年爷爷住在我们家时,我问过爷爷,我俩个伯父和叔叔怎么死的?爷爷好长时间沒吱声,后来他狠狠地说了一句:“叫日本鬼子杀死的!”。

1961年,我到爷爷家,看见墙上掛着父亲他们兄弟的照片,我向爷爷要这些照片,可爷爷没有舍得给我。

后来我参军入伍到了东北部队,有一年我休假回家,父亲对我说:“沈阳军区46军是你叔叔他们的老部队,有机会打听一下你叔叔的下落”。1970年我调到旅大警备区政治部某部工作时,看到解放军总政治部曾把寄给总政的大量寻人信件汇编下发全军各部队政治机关,要求发动老同志和部队帮助查找。我根据这些汇编材料帮助一些寻亲的人寻找线索,确也找到了一些亲人。我也试探着查找叔叔的下落。

叔叔参加冀东八路军后,到底是哪支部队?我不清楚。我首先必须要查清叔叔是在八路军冀东军分区哪支部队。

46军的前身是在抗日战争初期,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在冀东暴动中保留下来的部分战斗力量基础组建的。解放战争期间改编成东北野战军第9纵队。我就给46军政治部秘书处的同志写信,请求他们帮助查找我叔叔的下落,信发出不久,就收到他们的回信,并转来46军一名副政委的信。这位军首长较详细地介绍了八路军冀东军分区部队,还向我推荐了几位当事人。

我根据提供的线开始了查找,我首先给原冀东军分区十一团长,解放后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的赵文晋将军写了一封伩,赵副司令员在回伩中说,“我们十一团曾四次出长城到热河平泉宁城一带开辟根据地,1943年5月,冀东军区和区党分委决定第四次派部队出关,开辟热东、辽西地区。由冀东主力部队11团抽出的两个战斗连为主组成三区队,并配属有侦察排、通讯排、电台队。区队长由11团参谋长高桥担任,战斗十分残酷,高桥同志他们大部分都牺牲了。侦察员中有个小李,那时的战士都是冀东一带人,时间长了有些人的名子记不住了”。同时,他又推荐了几名当时在十一团工作过一些老同志。

我找到了曾给高桥同志当过警卫员的米呈金老同志,他是遵化人,军队离休干部。他多次给我回信,讲述跟随十一团参谋长高桥同志几次出长城到热河打仗的情况,他在伩中说:“我找了几位十一团的老战友共同回忆,十一团确实有李云阁同志当侦察员。后来我调到连队当排长,没有跟着高桥去热河平泉,他们侦察排跟着去了,以后再也没有看見过他,高桥他们都牺牲了”。

吉林省通榆县武装部老部长,是抗日战争中的老侦察员,我给他写了封信,他在回信中说:“当时我在分区司令部任侦察班长,我知道李云阁这个人,有过来往,李云阁在十一团当侦察员,几次战斗后,不知道他的情况了”。因为事隔几十年,部队变化太大,加上战争时期,经常打仗,不少当事人牺牲了,幸存活下来的又分散在全国各地,大部今都是师团级干部或部分军级干部。

正巧那年,我看到辽宁省军区政治部编写了一本髙桥同志在宁城战斗的书 ,书中描述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冀东军分区三区队队长高桥同志率部队深入日军控制下的伪“满洲国”热河省宁城平泉开辟抗日根据地的传奇故事。有一段提到区队长高桥和侦察员小李到黄土梁子侦察,高桥又率部打下黄土梁子伪警察署 ,俘虏了97名伪警察,缴获大批物资。这个侦察员小李是不是我叔叔李云阁?我带着这个疑问,立即给辽宁省政治部宣传处的同志写信讯问情况 ,可惜他们也不知道这个小李侦察员的真实姓名。

有次,我到警备区后勤部司令部办事,碰見袁均哲参谋长,他问我有什么事吗?因为我曾随他下过部队比较熟,我说:“有件事想让参谋长帮忙”。他说:“什么事呀?”我说:听说参谋长抗战时在冀东军分区部队工作过,我来打听一个人“,我就把找叔叔的事向他汇报了”,袁参谋长他听到李云阁名子后,楞了一下,自言自语说李云阁!李云阁!“有这个人,他在团里当侦察员我认识他,”,袁参谋长说:“我在十一团当医生。我们十一团曾多次到热河去开辟抗日根据地,最后一次随高桥去那里后, 再也没有见到过他,听说高桥他们都牺牲在那里了。详细情况,你可以找沈阳军区军医学校李文林副校长,他在十一团卫生队当队长,46军不少老人都找过他,他知道的事比较多“。临走时,袁参谋长对我说:“以后有些事想起来 ,我再告诉你,还了解什么就来找我,“后来,我还多次找他搜集寻找叔叔下落的线索,他都热情接待。他是河北保定安新县人,1938年参加八路军,是个小八路,从白求恩学校毕业后,分到冀东八路军十一团当医生。他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曾任46军卫生处处长,八五疗养院院长,旅大警备区后勤部司令部参谋长等职。九十年代,他因病住在210医院,我去看望,他还问起了这件事 。后因病逝世。对于他的去世我深感悲痛,我失去了一位好首长,我失去了一位好长輩 。

叔叔他牺牲在哪里?埋在哪里?不清楚,我寻找叔叔下落的事仍在继续,请看寻找一个抗战老兵下落的难忘经历(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本文内容于 2013/6/28 17:13:55 被太行八路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想起了伟人毛泽东的几句话:“无数革命先烈为了人民的利益牺牲了他们的生命,使我们每个活着的人想起他们就心里难过,难道我们还有什么个人利益不能牺牲,还有什么错误不能抛弃吗?”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我不想哪一天,在中国的大地上再出现人剥削人的现象,再出现资本家、企业主、雇工、妓女和吸食鸦片烟;如果那样,许多烈士的血就白流了……”


本文内容于 2013/7/1 22:55:00 被黎明的河边编辑

24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