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常受父亲责骂 为报复将亲生儿子活埋

淡忘天涯 收藏 0 67
导读:核心提示:河南长垣男子卢壮云平时对父亲怕得要死,常受到其责骂,他曾对妻子抱怨自己在父亲眼中还不如一只看家狗。2013年1月3日晚上,卢壮云为报复父亲,把亲生儿子活埋后向警察发短信自首。2013年5月16日,法院判处卢壮云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限制减刑。 卢壮云说当时他对父亲的恨超越了一切。 判决后,卢壮云未提出上诉。 一切都毫无征兆。 2012年12月25日,卢壮云回家已经6天了。之前,他在河南省长垣市某起重机械厂驻广州办事处负责起重机的安装与维护,很少回家。这些天,他都同妻子和孩

核心提示:河南长垣男子卢壮云平时对父亲怕得要死,常受到其责骂,他曾对妻子抱怨自己在父亲眼中还不如一只看家狗。2013年1月3日晚上,卢壮云为报复父亲,把亲生儿子活埋后向警察发短信自首。2013年5月16日,法院判处卢壮云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限制减刑。

男子常受父亲责骂 为报复将亲生儿子活埋

卢壮云说当时他对父亲的恨超越了一切。

男子常受父亲责骂 为报复将亲生儿子活埋

判决后,卢壮云未提出上诉。

一切都毫无征兆。

2012年12月25日,卢壮云回家已经6天了。之前,他在河南省长垣市某起重机械厂驻广州办事处负责起重机的安装与维护,很少回家。这些天,他都同妻子和孩子在一起,偶尔会独自带着儿子去镇上赶集,或是去姐姐家串门,就像他以前回家时一样。

这天午后,卢壮云的妻子和母亲与两个邻居在自家的堂屋里打麻将,一旁儿子想要放炮,卢壮云就带着儿子在离家不远处的空地上玩了起来。大概下午2点多,卢壮云带着儿子回了家,替妻子打了两圈牌,之后儿子又想出去玩雪,卢壮云再次领着儿子出门,还顺手拿走了一把铁锹。4点钟左右,卢壮云独自回了家,没有人问起孩子的去向。

直到这天傍晚,卢家人才发现孩子不见了,问卢壮云,他说下午在回家的路上就和儿子分开了,“他问我要了两块钱去村里的小卖部买东西了”。随后,卢壮云和家人一起寻找孩子,并于当晚向公安局报案称儿子失踪。

2013年1月3日晚8点多,卢壮云家所在地辖区民警收到一条短信,内容是“黄队长我是卢壮云,明天我去自首,先不要告诉我家人可以么”。很快卢壮云被民警控制,他交代自己把亲生儿子活埋了。

他有一位强势的父亲

一年中,卢壮云与妻儿在一起的日子不过月余,家庭所有重要日子他都不记得。

卢壮云今年29岁,与妻子毛颖(化名)通过相亲认识,至于是哪年哪月哪天认识的,卢壮云已经不记得了。那次是他们婚前唯一的一次见面,几天后卢壮云就去了杭州(他当时的工作所在地),几个月后趁着国庆长假,卢壮云回家办了婚事,并把新婚妻子带去了杭州。那段日子是小两口最甜蜜的时光,虽然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但是毛颖开朗热情爱说爱笑的性格,很快打动了卢壮云,让这个常年漂泊在外、性格内向的小伙子感受到了生活的愉悦和家庭的温暖。不久毛颖有了身孕,随着大女儿的出生,两人的蜜月期结束了。

女儿出生后,毛颖回到老家带孩子,夫妻俩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在一起待上几天,团聚的日子一年加起来也不过月余,打电话和上网成了小两口联络感情的唯一方式。渐渐地,毛颖发现卢壮云的电话越来越少,通话时间越来越短,常常聊着聊着就没有了话题。由于聚少离多,夫妻俩从未红过脸吵过架,可就在这种相敬如宾的外表下,却是越来越淡的感情,妻女的生日、结婚纪念日这些重要的日子卢壮云都不记得。

再后来,卢壮云有了外遇,毛颖为了挽回婚姻,将年幼的女儿留在老家只身前往杭州,这期间他们有了儿子卢俊(化名)。卢俊的出生暂时缓和了夫妻间紧张的关系,也让两人的生活恢复到从前,毛颖继续待在老家带孩子,卢壮云因业务的需要从杭州去了离家更远的广州。

卢壮云有一位强势的父亲,他曾对妻子抱怨自己在父亲眼中还不如一只看家狗。

卢壮云的家在河南长垣,一个被誉为“起重之乡”的地方。卢家从很早起就开始为各大起重机械厂做产品的售后服务,在江浙、广东一带设立了多家办事处,随后又涉足防腐工程领域,家业越来越大,逐渐成为当地首屈一指的富裕户。卢壮云在家中排行老小,上面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按理说应当很受宠爱,可是卢壮云却觉得自己活得很憋屈,原因是他有一个非常强势的父亲。

卢壮云的父亲是卢家绝对的家长,脾气暴躁,说一不二,又非常抠门。卢父独揽家中的财政大权,卢家所有的钱都装在卢父的腰包里,其他人没有任何支配权,全家人大到买房买车,小到买米买面都要问卢父去要,卢壮云和妻子结婚9年没有一分钱的存款。毛颖在老家跟着公婆生活,身无分文,平时的柴米油盐菜等生活用品全由公公亲自采购,无论是孩子生病住院还是缺衣少穿的全都需要张口向卢父要钱。

有时候毛颖想买件漂亮衣服不好意思问公公要钱,求助于卢壮云时,卢壮云的回答却是自己的零花钱还需向父亲要,根本没有多余的钱接济自己的妻儿。为了多赚钱,每年腊月二十八九卢父才让哥俩回家,正月初八不到就催促哥俩回去开工,常常是卢壮云想在家多待几天陪陪妻子儿女都不行。

当初,卢壮云是想把妻儿带在身边,过正常人的生活,可是被父亲否定了,其中很大原因就是卢父为了减少在外的开销。同卢壮云常年过着两地分居生活不同的是,大哥一家人始终在一起,还在江浙买了房子,大哥的三个孩子全都在南方上学,这让卢壮云心理很不平衡,他觉得父亲很偏心。

怨恨即将吞噬亲情

可是所有的怨恨和不满,卢壮云都憋在心里,因为他怕父亲怕得要死。平时卢父喜欢喝酒,喝完酒就在家中发脾气,而卢壮云就是经常被责骂的对象,后来卢壮云跟着哥哥去了外地,卢父从不主动给卢壮云打电话,除非是卢壮云又做错了事需要通过电话去教训他。卢父始终觉得自己这个小儿子太不争气。在父亲面前大气都不敢出的卢壮云曾对妻子抱怨,父亲从来不在乎自己想什么、做什么,在父亲眼中自己还不如一只看家狗。

毛颖对公公干涉他们生活的做法也有过不满,尤其是卢壮云第一次出轨后,她觉得长期分居下去他们的感情还会出问题,她提出和丈夫同去广州,可卢父没同意。

2012年,毛颖的担心变成了现实。那年秋天,毛颖带着儿子去广州看望丈夫,发现卢壮云同一年轻女子同居已半年。整整两个月,毛颖恳求卢壮云回心转意,因为不管自己有多委屈,她也不想让两个孩子生活在一个残缺不全的家庭里,可这次卢壮云却决绝地提出了离婚。这个曾经把丈夫看作是一片天的女人彻底绝望,12月中旬毛颖带着儿子回到娘家,平静地等待分手。

一周后,卢壮云也回了家,要同妻子办离婚,但是遭到卢父的强烈反对。卢壮云不敢违抗父亲,只有同妻子和好,生活看似又回到了正轨,可是谁也不知道此时卢壮云内心的不满正在膨胀,并渐渐转化成即将吞噬掉亲情的仇恨。

孩子失踪后卢壮云表现反常,家人曾怀疑是卢壮云把孩子藏了起来,以此逼迫家人同意其离婚。

2012年,卢俊已经5岁了,聪明懂事讨人喜欢,是全家人的宝贝,卢父更是将这个孙子视若掌上明珠。

虽然常年见不到爸爸,卢俊却对卢壮云格外地亲,只要卢壮云一回家就整天粘着卢壮云,吃饭、睡觉、玩耍都要和卢壮云在一起,有什么好吃的也都要先拿给卢壮云吃。每次卢壮云离家,卢俊都会哭着一直撵到村口,看着爸爸上了车,车开走了才肯回家。小卢俊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等我长大会赚钱了,爸爸就能天天和我在一起了”。

可是卢俊没有机会赚钱给爸爸花了,他幼小的生命就停留在这一年圣诞节的午后。

12月25日下午3时许,卢俊要爸爸带他去玩雪,卢壮云就拿上铁锹领着儿子往村西头的田里走,路过一个小土坑时,卢壮云停了下来,他让儿子在一旁玩土,自己开始用随身携带的铁锹在坑里挖土。大约1小时后,卢壮云挖成了一个宽0.8米、深1.2米的大坑,之后他以烤火为名让儿子跳入坑中,然后迅速把土推入坑中将坑填平。

据后来卢壮云回忆,那天天很冷,卢俊上身穿了件棕色带帽的棉袄,下身是一条黑色的条绒裤,脚上穿着一双蓝色的雪地靴,听说要烤火,卢俊很兴奋,跳入坑中后把小棉袄脱下垫在自己的屁股底下,手里拿着打火机背对着卢壮云,试图去点燃爸爸扔给他的一个破编织袋。

看着孩子的背影,卢壮云说他有过一刹那的犹豫,但是他对父亲的恨超越了一切,他迅速将坑边高高堆起的土推下。可能是卢壮云的动作太快,土埋下的瞬间,卢俊只哭喊了两三声,没有挣扎,也许孩子下意识里觉得爸爸会来救他。就在土刚没过卢俊头顶时,卢壮云又有些矛盾了,毕竟是亲生儿子,但他觉得此刻后悔也晚了,就继续把坑填平。

回家后,卢壮云装得若无其事,先替妻子打了四圈麻将,又将屋里屋外打扫一遍,然后在村里转了几圈,最后回到家里打开了电视。家人发现卢俊不见时,他同家人一起去找孩子,到派出所报案。

夫家令这位母亲失望

2013年4月23日,经新乡市检察院提起公诉,新乡市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卢壮云杀子案。卢壮云的杀人动机是法庭调查的一项重要内容,因为无论在侦查阶段还是审查起诉阶段,卢壮云都坚称,案发前接到父亲责骂其离婚的电话,为报复父亲,他遂产生杀死儿子的念头,他说儿子是父亲的心头肉,杀了儿子就等于在父亲的心头剜了一刀。

可卢父却否认案发前曾给儿子打过电话,办案人员也没有查到当天下午父子俩通话的任何记录,卢壮云的供述缺乏证据支持。法庭上,公诉人和审判员分别就杀人动机再次质问卢壮云,可得到的是同先前一样的回答。庭审持续了近两个小时,卢壮云对杀害儿子的事实供认不讳。

当天天空阴沉,气温很低,旁听人员大都穿着厚外套,卢壮云只套了件薄薄的线衣,可是他的额头和鼻尖上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在庭审记录上签字时,身体还在抑制不住地颤抖。

旁听席上坐着卢壮云的妻子,这是一个眉目清秀的年轻女子,脸上满是凄楚和绝望。庭审中,她数次痛哭,不断重复着一句话“为什么要害死儿子”,她看上去极度虚弱,声音沙哑。而卢壮云的父母因身体原因未到场旁听。

2013年5月16日,经新乡市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认定卢壮云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同时认定卢壮云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但对于辩护人提出的卢壮云系初犯、激情犯罪、有悔改表现,已对被害人母亲进行赔偿,请求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最终,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卢壮云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限制减刑。卢壮云未提出上诉。

毛颖对卢家人非常失望,她说出事后自己就住进了医院,而卢家人一次都没有去探望过她,甚至因为自己没有给卢壮云写谅解书,卢家人已不再同她往来。8岁的女儿也受到这件事影响,自弟弟出事后她就再也没见过爷爷家的任何人。短短几个月之内,毛颖失去了儿子,失去了丈夫,小家庭破碎,有着公婆兄嫂的那个大家庭也不再欢迎她,如今能互相给予安慰的只有她们母女俩。

2013年6月6日,一审判决生效。

此案公诉人张风业认为,卢壮云杀子案不单纯是一起刑事案件,它还是场家庭悲剧,它根植在一定社会背景上,反映了当下社会存在的问题。当前经济社会开放程度高,人员流动性强,不少家庭成员或为生计或为事业都会远走他乡,造成很多家庭都处于一种“妻离子散”的状态,长期分离导致亲情淡漠,加之外部因素的影响,极易造成夫妻不和、亲子疏离等一系列的家庭问题。此外,家庭成员间尤其是大的家庭成员间遇到问题,产生矛盾时沟通不及时、疏解不够或是方法不当,都极易催生出畸形心理,一个个家庭悲剧就此产生。也许“父母堂上坐,儿女绕膝行”的天伦美景,对于今天很多人来讲已是一种奢望,可是多回家看看,产生分歧时多平等对话沟通,也许是一剂防止亲情之殇的良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