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的风,又一次阴霾过我忧郁的心,滂沱的大雨洗刷去沉淀的愉快。你还在么?在我需要人陪的午夜,给我丁点吝啬的温柔。青春它来过了,带着梦寐般纯纯的笑颜。我多么希望能永远看护它,即使过的辛贫。可我却没能留住它,我知道它有多么多么不舍得离去。

时间像无齿的阀,光滑的遗漏掉我们屈指可数的光阴。阴冷,这是我无数次半夜蜷缩的习惯。定格的笑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异常诡异。阴雨连绵,却总在半夜如约而至。

我记得初秋的夜晚,刮着肆意的风,卷起枯黄干脆的叶子,在巷口一圈一圈的打着转。那一刻,我忽然觉得秋风在为我圈牢,牢牢锁住我旦夕的青春。

我搬进了一所老旧的房子,积压的灰尘足以埋没我所剩的时光。残旧的窗纱,破损的门帘,腐蚀的风铃。这就是我的生活么?夜晚伴着楼下弄堂里叽喳的吆喝声挣扎着入梦,然后又在清晨的尾稍上粗犷的起床。

我的生命如是被两种不知由的力量牵引着,而一种声音也在无时不刻的提醒我,你只是一只傀儡。我注定徘徊在傀儡和废人之间,除了我还有一点意识之外。

习惯性的半夜敲键盘,敲着不知所谓的文字,大发一段不知所谓的人生。夜黑得透明极了,在稀疏的雨点声里,我对着窗户看到了窗户里深邃的未来。习惯性喝的昏昏沉沉,然后一塌糊涂的睡觉。好像除了深沉的梦,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了。

深夜,我躲在雨里哭。惨黄惨黄的路灯,落寞落寞的人群,还有无数交织的影子。我贴着雨水,亲近而自然,那一刻是最温馨的。雨水,尖锐的寒冷,直接刺痛皮肤,冰冷的几近失去知觉。浮胀的皮肤,麻木着转角擦肩而过的酸涩。

我等在雨天里默默的哭。哭着数不清泪滴,哭着感觉不清生命,哭着忘记神经。然后在浸着药水味道的空间里存活过来。我想这就是我宿命,来来回回,转转折折。有一天它会带走我,也一并带走我所有的病痛,所有不为人知的渗透。

日出,隐藏一窜依赖。转过头,又是一米阳光。刺眼的光线,将不大的空间扩大到无限,使我没有容身的空余。我依赖黑暗,依赖隐藏的感觉。是什么让我伤痕累累,是什么让我见不得光,是什么让我深深的埋葬了自己。

躲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巷弄,陌生的小区,陌生的房间里。充满了凌乱,残旧和破碎。这像极了一段为世不长生命的残喘。当梦被打开时,你会突然发现,缘来是你。深深的爱,还是沉沉的喜欢。这种感觉早已说不清了,只有无数次的牵手,无数次的拥抱,才能唤起一场旷世已久的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