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和平论坛在清华大学举行 鸠山批评安倍做法

隐居求志 收藏 0 73
导读:第二届世界和平论坛27日在清华大学举行(左为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右为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   第二届世界和平论坛27日在清华大学举行。“和平论坛”是我国举办的首个非官方高级别安全论坛。本届论坛主题是“世界变革中的国际安全:和平、发展、创新”,来自80多个国家的专家学者和驻华使节等近500人参加了开幕式。   “安倍政府以及整个执政党近来的一些言论极大地刺激了中国和韩国人民,引起大家愤慨,对于日本出现的右倾化趋势,我深表担心。”昨日,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在出席第二届“世界和平论

世界和平论坛在清华大学举行 鸠山批评安倍做法

第二届世界和平论坛27日在清华大学举行(左为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右为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

第二届世界和平论坛27日在清华大学举行。“和平论坛”是我国举办的首个非官方高级别安全论坛。本届论坛主题是“世界变革中的国际安全:和平、发展、创新”,来自80多个国家的专家学者和驻华使节等近500人参加了开幕式。

“安倍政府以及整个执政党近来的一些言论极大地刺激了中国和韩国人民,引起大家愤慨,对于日本出现的右倾化趋势,我深表担心。”昨日,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在出席第二届“世界和平论坛”做主题发言时如是说。他还批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试图继续打造“自由与繁荣之弧”孤立中国的做法,称:“日本欲孤立中国恐反被孤立。”

这位日本前政要,日前因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从中方来看,说日本窃取了钓鱼岛,也有道理”一言,震动日本政府。对此,他在昨日的发言中也并没有表示要收回原来讲过的话,而是重申,在历史问题上,各国都有自己的立场,但重要的是要正确地认识历史。《波茨坦公告》和开罗宣言都要求日本归还此前它窃取的领土,而日本政府也表示接受两份文件的主张。这种背景下,中国政府提出钓鱼岛主权归中国是可以理解的,不能否认。

批判安倍右倾化趋势

鸠山由纪夫说,自从安倍再次担任日本首相以来,一大批政客参拜靖国神社,安倍本人对“日本对亚洲大陆的侵略”的观点也变得模糊,并暗示重新审视“村山讲话”以及慰安妇问题。不仅中国和韩国,美国也对这种历史修正主义观点表示了关注。有人担心,日本将再次在亚洲发动战争。“我想,对于被侵略过的亚洲人民,听到日本此等言论,是极为痛苦的。”

“目前,在日本国内,能冷静地反思以往历史问题的人其实并不太多。”他说,在过去的20年里,日本经济一直不景气。对此,大多数日本人都对自己的国家失去了自信。但就在此期间,中国发展迅速,GDP超过了日本。让一些人有些难受。在此种形势下,“很多人追求要让本来已经不强的日本变强,”于是就出现了一种右倾化的趋势。

“麻生太郎担任日本首相期间,曾提出以价值观为基础的外交政策,即与自由、民主的资本主义国家共同建立‘自由与繁荣之弧’,包围、孤立中国。现在有迹象显示,安倍晋三有意继续这一政策。”他说,这一外交政策不可行,“日本欲孤立中国,恐将反被孤立。”

呼吁建立东亚共同体

“其实,我一直呼吁和希望东亚地区能建立东亚共同体,不幸的是我担任日本首相时间不长,无法真正落实这一愿景。”他说,目前的日本政府对此也不感兴趣,“主要是担心美国的看法,但我坚信,日本要想在21世纪实现繁荣,就必须要和亚洲其他国家一起共同繁荣发展。”

鸠山由纪夫表示,日前他注意到,中国和印尼同意签订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南海各方行为准则”,解决南海主权纠纷,主张用对话方式解决南海争议。“这非常好,我希望这不仅可以适用于南海问题,也能适用于东海,并最终发展成覆盖东亚地区、防止冲突的体系。”

“我认为,我们要催使安倍政府改变目前的亚洲政策,开展合作。”他说,比如,建立某种国际合作机制,更好地开发海底资源;中日韩共同研究制定历史教科书;把东亚国家的财富有效结合,更好地使用资源和保护环境;建立管理核能的安全机制……“我们还可以学习欧洲的煤钢共同体发展成欧盟的经验。”

“我相信,让东中国海成为友谊之海,是实现东亚共同体的第一步。”他说,2015年,东南亚国家组成的东盟共同体将建成,东北亚国家也要推动东北亚地区对话。只有如此,才能建立起一个在东南亚和东北亚基础上统一的东亚共同体。

■声音

王毅回应南海问题

选择对抗没出路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27日在北京出席第二届世界和平论坛午餐会时就南海问题回答了提问。

王毅表示,近年南海出现的一些事态,如果注意其事实经纬,都不是中方引发和造成的。个别声索国在中国主张的岛礁上用舰船非法坐滩并企图修建固定设施,并将双边争议单方面提交国际仲裁,这些使事态复杂化、扩大化的举动,不仅违背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精神,也违反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DOC)的规定。对于这样的挑衅行为,中方理所当然要作出必要的反应。

王毅强调,中方有足够的诚意和充分的耐心,愿意按照DOC的规定,继续通过直接当事方之间的对话谈判来妥善解决有关争议,维护好南海的和平与稳定。在争议得到解决之前,我们主张“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如果个别声索国要选择对抗,将注定是没有出路的。如果企图借助外力来强化自身缺乏正当性的主张,则是徒劳之举,最终将被证明是一种得不偿失的战略误判。

记者直击

美前大使为棱镜门辩解陷尴尬

“我觉着这里讨论的是网络安全的问题,而显然我认为斯诺登的问题更像是一个法律层面问题,但是这个问题确实很让人纠结。”在世界和平论坛——网络安全的国际合作的分组讨论中,严肃的会场因为美国前驻华大使芮效俭对有关棱镜门提问的回应而使气氛变得活跃。

然而,看似轻松的调侃引来的却是并不轻松的话题。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委员陈小工就在分组讨论的主题发言中提到,根据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有3.83亿个网站曾经遭到攻击或者莫名的远程“被控制”,而在虚拟世界中的网络军备的无序化也让人足够的担心。“二战后,大国之间没有了直接面对面的冲突,但是在如今网络世界中,大国之间的这种对抗显然已经成为了一种可能,这不得不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与警惕,而显然,网络战已经成为了海、陆、空以及太空之后的‘第五战场’”。

而陈小工的观点在芮效俭那里也引起了共鸣,“对于网络程度依赖强的国家而言,公共网络安全的稳定性是必须的,这里美国也有相同的立场。加强大国在网络安全方面的合作也是我们的共同目标。中美之间有关建立中美网络工作小组的讨论也在进程之中。”

“但是这种合作首先也是要建立在信任之下的,前段时间我看到新闻上斯诺登爆料美国的思科公司通过路由器监控中国网络,而我不得不想起去年中国的华为、中兴公司在美国国会遭到不公正待遇的事情。而我们的主要网络设施又都是美国的,这不是说我信任斯诺登的材料都是真的,但是美国政府至今没有给出一个解释。我们只能继续观望。”陈小工说。

听了这些,坐在一旁的芮效俭多少有些尴尬,马上补充说:“我想简单再回应一下,我们在这里讨论棱镜门是无意义的,因为美国媒体的报道中也有很多值得商榷的问题,我觉着今天的讨论总体是好的,但是至于讨论到斯诺登,我觉着目前真的是一个很难下结论的事情。我们应该首先向着好的方面去讨论网络安全的事情,而不是破坏这种氛围。”

而在研讨会结束之后,南方日报记者在对芮效俭的采访中,也提到了美国政府是否向谷歌这样的公司索取数据以用来做其他网络方面的事情时,芮效俭称美国政府确实是有向谷歌索取相关数据的事情,但是谷歌对于此事一直都很谨慎,“我所见到的很多也是从报纸上看到的,但是这些信息是否真的可信,我也需要进一步的确认。但是中美之间加强网络问题的沟通,还是最重要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