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与金的百年战争:铁血丹心的时代

围棋 收藏 5 20864
导读:东京之战   南宋建炎元年(金天会五年,1127年),宋东京留守宗泽率军在东京(今河南开封)击退金军进攻,保卫东京的作战。   靖康二年(1127年)四月,金灭北宋。五月,康王赵构在南京(今河南商丘南)即帝位,是为高宗,年号建炎,史称南宋。六月,宋廷根据李纲建议,以抗金名将宗泽为东京留守。宗泽到任后,募兵选将,积极联络河东、河北、陕西等地义军,实行统一指挥。制造决胜战车1200辆,督率所部加紧操练;还在东京周围以及黄河沿岸州县修筑连珠寨,互为应援,加强黄河沿线和东京的防御。正当宗泽决计保卫东

东京之战

南宋建炎元年(金天会五年,1127年),宋东京留守宗泽率军在东京(今河南开封)击退金军进攻,保卫东京的作战。

靖康二年(1127年)四月,金灭北宋。五月,康王赵构在南京(今河南商丘南)即帝位,是为高宗,年号建炎,史称南宋。六月,宋廷根据李纲建议,以抗金名将宗泽为东京留守。宗泽到任后,募兵选将,积极联络河东、河北、陕西等地义军,实行统一指挥。制造决胜战车1200辆,督率所部加紧操练;还在东京周围以及黄河沿岸州县修筑连珠寨,互为应援,加强黄河沿线和东京的防御。正当宗泽决计保卫东京时,高宗担心京城难以固守,迁都扬州(今属江苏)。金太宗乘南宋迁都中原动荡之机,分兵三路攻宋。十二月初八,金左副元帅完颜宗翰率中路军击溃河阳(今河南孟县南)宋军,南渡黄河,攻占汜水关(今河南荥阳西北)后,引兵东进,欲与东路右副元帅完颜宗辅部会攻东京。

宋朝与金的百年战争:铁血丹心的时代

宗泽得知金军动向,为稳固东京外围防线,遣统制官刘衍和刘达各率兵2万、战车290辆,分赴滑州(今河南滑县东)、郑州保护河梁,以待大军北渡。二十四日,完颜宗翰军占领西京(今河南洛阳)与宗泽军相持。二年正月,完颜宗弼自郑州直抵白沙(今河南中牟西)进逼东京,京城民心震恐。宗泽为安定民心,一面下令依旧张灯结彩,庆祝元宵;一面派精兵数干,迂回金军侧后,伏其归路。十五日,刘衍率部于板桥(今河南开封西)迎击金军,宋援军从后突袭,前后夹击,大败金军,追至滑州,收复延津(今属河南)、河阴(今郑州西北)等地。二月初二,金军再攻东京,宗泽遣统制官李景良、闫中立等率兵万余至滑州、郑州,迎击金军,但为金军所乘,闫中立战死,余部溃退。初十,京城要冲滑州被金军占领。宗泽命部将张撝率兵驰援,因寡不敌众,力战而死。宗泽又令统领官王宣率兵5000救援,败金军于滑州北门。日暮,金军退兵河上,王宣度其将夜渡,令停止追击,至夜金军渡河,王宣乘其半渡,挥军猛击,斩杀金军数百,从而粉碎金军攻取东京的企图。

和尚原之战

南宋绍兴元年(金天会九年,1131年),宋军在和尚原(今陕西宝鸡西南)击败金军的一次着名战斗。

富平之战失败后,宋军秦凤路经略使吴玠与其弟吴璘奉张浚之命,收集几千散兵退保大散关东面的和尚原,抗御金军。和尚原成为金军入川的主要障碍。和尚原是从渭水流域越秦岭进入汉中地区的重要关口之一,属川陕之首要门户,位于宝鸡西南20公里,其地势之险要 与大散关不相上下。和尚原对仙人关来说,有如通往四川的第一道关隘,它与仙人关共分蜀之险要,势必固守。“和尚原最为要冲,自原以南,则入川路散;失此原,是无蜀 也”。金军为了打通进入汉中的门户,决定进攻和尚原。五月,金将完颜没立率部自凤翔(辖境相当今陕西宝鸡、岐山、凤翔、麟游、扶风等地)攻和尚原正面,别将乌鲁、折合自阶(今甘肃武都东南)、成(今甘肃成县)迂回,攻和尚原背面,企图会攻和尚原。乌鲁、折合先期到达原北,三日后,完颜没立攻箭箐关(今陕西干阳南),吴玠命令诸将列成阵势,利用有利地形,依险据守,派兵轮番战斗,屡败乌鲁、折合率领的金军,使两路金军无法会合。金军欲战不能,欲退无路。和尚原一带尽是山谷,路多窄隘,怪石壁立,金军的骑兵失去威力,只好弃骑步战。宋军在吴玠的统领下与金军展开了殊死搏斗,大败金军。退到黄牛一带的金军,立足未稳,又恰遇上大风雨,金军士气不振,无力再战,只得后退。同时,完颜没立所率金军在箭筈关方向发动的进攻,亦为吴玠部将杨政所击退,从而打破了没立与乌鲁、折合两军会师和尚原的计划。金军初战和尚原失败,使金朝大为恼怒,“谋必取玠”。十月,金元帅左都监完颜宗弼为谋取川蜀,率军10万架设浮桥,跨过渭水,从宝鸡结连珠营,垒石为城,与吴玠所部宋军夹涧对峙,准备与宋军决战。其时,吴玠积极调整宋军部署,并注意侦察金军的动向。及战,吴玠率部坚守秦岭要隘,以精兵强弩阻击金军,并和义军相配合,乘金军攻势稍缓,出奇兵从两旁袭击金军背后,断其粮道,激战三日,击败金军,吴玠乘胜追击,于神坌一地设兵伏击,金军大乱,宋军星夜出击,大败金军。完颜宗弼中箭逃走,被俘万余人,缴获器甲数以万计,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和尚原之战在宋金战争史上具有重要意义,为南宋十三处战功之一。吴玠、吴璘仅靠富平之战后所收集的数千散卒扼守关口,敌军则有十余万,数倍于宋军。宋军以少胜多,重创金军主力,鼓舞了宋军的士气,扭转了富平战败的局势。此战对金军的打击是非常重大的,是其灭辽破宋以来遭到的第一次大的惨败,史云:“金人自入中原,其败衄未尝如此也。”“兀术之众,自是不振。”

饶凤关之战

金天会十一年(南宋绍兴三年,1133年),宋军在饶风关(今陕西石泉西北)与金军进行的一次作战。

和尚原之战后,金陕西经略使完颜杲率军10余万,继续在川陕向南宋大举进攻,企图避开和尚原从宋军防守薄弱的饶风关入川。天会十年十二月金军攻破商州(今陕西商县后,又于次年正月初九,破金州(今陕西安康),宋知兴元府刘子羽急派统制官田晟率兵扼守饶风关,以阻金军来路,并驰报吴玠请援。吴玠当即率部、自河池(今甘肃徽县)日夜兼程300里赶至饶风关。二月初五,金军在完颜杲督令下,人披重甲,登山攻关。吴玠令所部及前来增援的洋州(今陕西洋县)义士与金、均、房州安抚使王彦所率八字军,共3万余人,凭借险要地势,以强弓劲弩,轮番发射,顽强坚守六昼夜,金军伤亡惨重,顿兵关下。十一日,吴玠部下一军校降金,引金军自蝉溪岭绕出关后,夜袭宋军郭仲荀部,占领山寨,尔后乘高下瞰饶风关,以一部精兵攻宋军背后。宋军腹背受敌,被迫败退,吴玠收余部退守西县(今陕西勉县西),王彦率军奔达州(今四川达县市)。十三日,金军攻入兴元府(今陕西汉中)。刘子羽焚其城,率余部退至三泉(今陕西宁强西北)。吴玠料金军粮草难继,不能久驻,遂回师河池,准备断其归路。果不出吴玠所料,金军因野无所掠,粮草不继,加之疾病流行,于四月初引兵北撤,吴玠乘机派兵于武休关(今陕西留坝东南)袭击金军后队,金军不备,被斩及坠涧死者数千人,丢弃所获辎重而去。王彦乘势收复金州。 仙人关之战

南宋绍兴四年(金天会十二年,1134年),在川陕之战中,宋军与金军在仙人关(今甘肃徽县东南)进行的一次要隘攻防战,是南宋十三处战功之一。

绍兴三年(1133年)十二月,金元帅左都监完颜宗弼率军攻克和尚原,宋吴玠军退守阶州(今甘肃武都东南),金军乘势由宝鸡直趋仙人关。吴玠料金军必将深入,遂在关右侧筑垒,称“杀金坪”,并在地势险要处筑隘,设置第二道防线,严兵以待。四年二月,完颜宗弼与陕西经略使完颜杲、伪齐四川招抚使刘夔率骑兵10万,大举攻仙人关。吴玠率万余人与金军激战数日,终因力不及彼,退守第二道防线。金军人披重甲,铁钩相连,鱼贯而上,吴玠与其弟吴璘督军死战,以劲弓强弩大量杀伤金军,金军攻势不减,吴玠派部将杨政率精兵锐卒,持长刀,大斧攻金军左右翼。三月初一夜,宋军燃火四山,战鼓动地,出兵反击,并派王喜、王武诸将攻入金营,金军惊溃,金将韩常被射伤,遂引兵逃遁。吴玠乘势扩大战果,派张彦等将劫横山寨,杀敌千余人,又命王俊于河池(今甘肃徽县)设伏兵,再攻金军。金军被迫退回凤翔府。

岳飞收复襄阳六郡之战

南宋绍兴四年(金天会十二年,1134年),宋军为收复伪齐军攻占的襄阳(今湖北襄樊)等六郡,在襄汉地区进行反击的重要作战。

绍兴二年四月,由金朝扶持的伪齐国主刘豫,将其都城由大名府(今河北大名南)迁至东京(今河南开封),征集乡兵10余万编为12军,沿黄河、淮河及在陕西、山东等地区驻扎,进窥南宋。并在其统治区域内横征暴敛,严刑重罚,使民不聊生,怨声四起。宋廷左仆射吕颐浩建策宋高宗乘机出师北伐,收复中原失地。十二月,宋襄阳镇抚使李横会合河南府、孟、汝、唐州镇抚使翟琮,出兵北上进攻伪齐。李横、翟琮军均非南宋正规劲旅,缺甲乏粮,装备极差,由于伪齐各地守将纷纷起义倒戈,加入宋军北伐行列,其中牛皋、彭圮、赵起等军投奔李横;董先、张圮、董震等军投奔翟琮,使宋军北伐声势日盛,屡战传捷。李横军相继收复汝州、颍昌府、唐州、信阳军(今河南汝州、许昌、唐河、信阳市);翟琮军攻取东至郑州西到京兆(今西安)广大地区,并处决伪。齐河南尹孟邦雄,形成从西面和南面两个方向钳击东京的态势。次年三月,伪齐国主刘豫为挽回败局,遣使向金朝乞援。金左副元帅完颜宗翰命元帅左都监完颜宗弼率援军,为伪齐大将李成联兵数万进行反击,在东京附近羊驰岗击败李横等军。刘豫乘宋襄汉地区防卫空虚,命李成率军南下,至十月,相继攻占邓州(今属河南)、随州(今属湖北)、襄阳及郢州(今湖北钟祥)等地。李横、翟琮、牛皋、董先等军先后退到江西路。由于伪齐控制了襄阳、郢州江汉一带战略要地,不仅在南宋长江防线上打开了缺口,而且切断宋廷联系川陕的通道,刘豫在频繁遣使赴洞庭湖联络杨么领导的农民起义军,策划南北攻灭宋朝的同时,准备来年麦熟后大举南下,与进攻川陕的金军相互策应,先占荆湖,尔后沿江东进,攻取临安(今杭州),灭亡南宋。

襄阳等六郡,西接秦蜀,东瞰吴越,进可出击中原,退可掩卫湖广。四年春,宋江南西路、舒、蕲州制置使岳飞为先机制敌,打破伪齐企图,进而北上收复中原失地,上书宋廷:“襄阳六郡,地为险要,恢复中原,此为基本”。三月,宋廷采纳岳飞建策,命他兼任荆南、鄂、岳州制置使。为加强其实力,将牛皋、董先等军归属岳飞,并将湖北路安抚使司颜孝恭、崔邦弼两军,及荆南镇抚使司军一部暂隶岳飞节制。宋高宗命岳飞出兵,意在以战求和,并不打算反攻中原,因此在给岳飞下达出兵省札中,命岳飞只准收复六郡,不得越界用兵,“追奔之际,慎无出李横所守旧界,却致引惹,有误大计。虽立奇功,义加尔罚”。为策应和支援岳飞出师,宋廷还命淮东宣抚使韩世忠以精兵万余屯于泗上作为疑兵,以分敌势;命淮西宣抚使刘光世出陈、蔡(今河南淮阳、汝南)二州,以作声援。四月十九日,岳飞率军3万余自江州(今江西九江)出师,经鄂州(今武汉武昌)渡江西进,船至江心,岳飞对部属发誓“不擒贼帅,复归旧境,不涉此江!”五月初五,宋军进抵位于伪齐境最南端的重镇郢州,守将荆超曾任北宋宫廷近卫,号称“万人敌”。岳飞先遣人劝降,被严词拒绝。由于后勤供应接济不上,此时军中存粮仅够二餐,岳飞胸有成竹,预料次日上午即可破城。翌日黎明,岳飞坐在旌旗下指挥攻城,荆超亦率伪齐守军据城顽抗,战斗异常激烈,突然一块炮石落在岳飞脚下,左右惊慌躲避,岳飞却神色安然,将士们踏肩登城,冲入城内,斩俘伪齐军数千人,荆超跳崖自杀。岳飞攻下郢州后,立即分兵两路,命部将张宪、徐庆东攻随州,自率主力沿汉水北上直取襄阳。驻守在襄阳的李成闻岳飞亲自率军来攻,仓皇引军北遁。十七日,岳飞进驻襄阳。张宪、徐庆进攻随州,数日未克,岳飞命牛皋率军往援。十八日,宋军发起总攻,岳飞长子岳云,手持双锤,勇不可挡,第一个冲上城头,宋军一举破城,俘知州王嵩以下5000余人。六月初,金朝又从河北、河东调来援军,与伪齐军在新野(今属河南)、龙陂(今河南郏县东南)、胡阳(今唐河西南)、枣阳(今属湖北)及唐州、邓州等地重新集结,号称30万,企图反扑夺回襄阳。岳飞审度敌情后,先命部将王万率军一部作为饵兵,至襄阳西北清水河诱其来攻。初五,李成倾其全力发起进攻,岳飞率主力从侧翼迂回其后,与王万军并力夹攻,将其击退。次日,李成又率步、骑10万众再次反扑,他自恃兵力数倍于宋军,违背步兵利险阻,骑兵利平旷的兵法常规,轻率布阵,左列骑兵于襄江岸边,右列步卒于旷野。岳飞洞察李成阵势漏洞后,采用以步制骑,以骑击步的战法,命王贵率持长枪的步兵攻其骑兵,命牛皋率骑兵冲击其步兵。宋军发起进攻后,伪齐前列骑兵惊溃,将后列骑兵拥入江中,步卒死者更众,横尸20余里,李成率余部夜遁。金朝为遏制宋军攻势,命刘合孛堇率陕西、河北签军增援伪齐,与李成合兵数万,在邓州西北列30余寨,企图与宋军决战。岳飞侦悉敌情后,经过一个多月的准备,于七月挥师进攻邓州,命王贵、张宪两军由光化(今湖北老河口市西北)、横林(今襄樊西北),分路向邓州挺进,实施包抄合击。十五日,在距邓州30余里处,与金、齐联军展开激战。正当两军酣战之际,岳飞又命王万、董先率精骑乘势突击,一举将其击溃,俘金将杨德胜等200余人,缴获战马200余匹,兵仗、器甲数以万计。刘合孛堇与李成引军逃遁,留部将高仲固守邓州。十七日,岳飞督军攻城,岳云又首先登城,生俘高仲,收复邓州。二十三日,岳飞命王贵、张宪至唐州以北30里处,阻击金、齐援军,掩护李道收复唐州。同日,崔邦弼军攻下信阳军。岳飞部署好六郡防务后,率军凯旋鄂州。

顺昌之战

南宋绍兴十年(金天眷三年,1140年),宋将刘锜为阻遏金军南下,在顺昌府(今安徽阜阳),击败金军进攻的着名作战,为南宋十三处战功之一。

绍兴九年三月,南宋与金达成和议,金朝将原由伪齐统治的河南、陕西地区归还南宋。七月,完颜宗弼晋升都元帅,准备败盟攻宋,夺回予宋的河南、陕西之地。次年五月,金朝分兵四路向宋大举进攻,完颜宗弼率主力10余万,于十二日攻入东京开封府(今河南开封),十四日,又克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南),尔后挥师南下。是时南宋新任东京副留守刘锜率“八字军”1.8万人由临安府(今杭州)沿水路北上东京赴任,十五日,行至顺昌府时,得悉金军已毁约攻占东京,前锋已进至距顺昌300余里的陈州(今河南淮阳)。顺昌北濒颍水,南临淮河,是屏卫淮河之要点,亦为金军南下必经之地。刘锜闻知顺昌粮草充足,决意与知府陈规协力守城,阻遏金军南下。为激励军民誓死抗击金军,他下令凿沉船只,示无退意,并将城外数千户百姓迁入城内,分遣部将扼守四门,派出斥堠侦探金军动向,发动民众整修城防,增筑壁垒,于城外筑羊马垣,预设伏兵,经过六昼夜紧张准备,初步完成防御部署。二十五日,金军前锋数千骑渡过颍水,进至顺昌郊外。刘锜从被俘获的金军干户口供中得知,金将韩常等部在城北30余里的白龙涡下营。刘锜乘其立足未稳,遣兵夜袭,初战告捷。二十九日,金三路都统完颜褒、龙虎大王突合速与韩常等合军3万余众,进至顺昌城下。宋军敞开城门,使金军疑不敢进,刘锜乘其踟蹰不前,令守城宋军施放劲弓强弩,待其退却,又命步卒出城追击,金军仓皇争渡颍河后撤,溺死者甚众。六月初二;刘锜又乘雷雨之夜,遣军夜袭金营,获胜而归。完颜褒等攻城受挫,遣人急赴东京向完颜宗弼求援。初五,刘锜获悉金军主力来援,决计背城一战,于死中求生。刘锜为麻痹金军,让部将曹成故意被金军俘获,去金营行间,曹成慌称刘锜喜好声色,不懂战守。完颜宗弼轻信,为加快行军速度,留下攻城器械、炮具,令军轻装急进,不到七天疾驰1200余里,于初七进抵顺昌,并对众将折箭为誓,决计一日破城。初九晨,完颜宗弼督军向顺昌东、西两门发起猛攻,自率3000重甲精骑往来为援。刘锜在早晨凉爽时,坚守不战,待午后天气炎热,金军人困马乏时,先遣军数百出西门佯攻,金军刚欲接战,刘锜另以精兵数干潜出南门,突入敌阵,与金军短兵搏杀,统制赵搏、韩直身中数矢,战不肯退,士卒皆忘我死战,一举歼金军精锐5000余人。完颜宗弼遭此重创,遂移营城西,掘堑自卫,企图久困顺昌。是日大雨,刘锜遣军夜袭,使金军难保安宁。十二日,完颜宗弼被迫解围撤军,退归东京。

郾城、颍昌之战

郾城、颍昌之战是南宋初年宋军抗金战争中重要战役之一。由着名抗金将领岳飞指挥岳家军于1140年七月先后在郾城、颍昌大破金军,取得了直捣中原、收复河朔计划的关键性胜利。此战是岳飞生前最后一次与金军主力决战,不久,岳飞奉命班师,使抗金的有利形势废于一旦。

绍兴十年(1140年)五月,金统治者撕毁上一年与南宋签订的和约,调集大军分四路进攻陕西、山东、洛阳和开封,得手后又乘胜向淮西进攻,结果在顺昌为刘锜大败,金军的全线进攻受到了抑制。在南宋各路军节节胜利的形势下,岳飞打算联合义军,配合友军,乘胜反攻中原。按照其以襄阳为基地,连结河朔,进捣中原,恢复故疆的既定方针,派遣王贵、牛皋、杨再兴、李宝、张宪、傅选等,分向京西洛阳、汝州、郑州(今河南郑州)、颍昌(今河南许昌)、陈州、蔡州等地,分布经略,展开猛烈的攻势;并分别派兵接应东、西两面的宋军;同时派遣梁兴等人北渡黄河,联络太行山义军,相机收复河东、河北失地,以便南北呼应。此时,韩世忠所部自淮阳、张俊所部自庐州、寿州间北进。张俊在福州造海船千艘,准备由海道北攻山东。吴璘等在陕西的作战也有所进展。

宋高宗赵构一向畏敌如虎,在宋军即将反攻的有利形势面前,竟然作出“兵不可轻动,宜班师”的荒谬决定,要求各路军队停止北进。为此,特派司农少卿李若虚于六月二十二日赶抵德安府(今湖北安陆)岳飞军营中计议军事,阻止岳飞军北伐中原。岳飞部将都已北进,他未接受李氏带来的诏命,仍按原来计划行事。李若虚鉴于当时的形势,同意岳飞的主张,并主动承担“矫诏之罪”。六月二十五日,岳军统领官孙显,于陈、蔡之间破金军排蛮千户部;闰六月二十日,张宪部克复颍昌;二十四日,收复东州;次日王贵所属杨成部克复郑州。七月初二日,张应、韩清克复洛阳。岳飞所部在一个多月里,连战皆捷,收复了洛阳至陈、蔡间的许多战略要地,形成东西并进,夹击汴京金军主力的态势。岳飞为了诱惑金军南下决战,遂集结主力于颍昌地区,自率轻骑驻守郾城(今河南郾城)。

金军兀术败于顺昌后,自己与龙虎大王突合速退回开封,命韩常守颍昌府、翟将军守淮宁府、三路都统阿鲁补守应天府,企图负隅顽抗。当兀术看到岳家军孤军深入、有机可乘之时,不待岳家军集结布署完毕,抢先发动了进攻。七月初八日,兀术指挥经过一个半月休整的主力部队以及增派的盖天大王赛里(宗贤)等率领的军队,倾巢出动,直扑郾城。实际上,这是兀术蓄谋已久的意图。还在岳飞挺进中原之时,兀术召集诸将,商议对策,他判断:南宋诸路军易于对付,唯独岳家军将勇兵精,且有河北忠义军之援,其锋不可挡,须寻找时机,诱其孤军突入,然后集中主力,并力一战。岳飞轻骑驻守郾城,正合兀术“并力一战”的心理。

金军欲抄袭岳家军设于郾城的大本营,挑选1.5万多名骑兵,披着鲜明的衣甲,抄取径路,自北压向郾城。当时岳飞手下只有亲卫军(背鬼军)和一部分游奕军。岳飞指挥将士迎敌于郾城北十多公里处。他首先命令儿子岳云出战,并严历地说:“必胜而后返,如不用命,吾先斩汝矣!”岳军每人持麻扎刀、提刀和大斧三样东西,入阵之后即与敌人“手拽厮劈”,上砍敌人,下砍马足。岳云、杨再兴等相继率兵冲入敌阵,杀伤甚多。杨再兴奋勇当先,单骑闯入敌阵,打算活捉兀术,结果没有找到,只身杀敌数百人,自己多处受伤,仍顽强地杀出敌阵。战斗从午后进行到黄昏,金军终于支持不住,向临颍方向撤去。此战金军兀术的精锐亲兵和拐子马遭到沉重打击,兀术本人也震恐万分,他说:“自海上起兵,皆以此胜,今已矣!”

但兀术仍不死心,希图再战获胜。十日,增兵郾城北五里店,准备再战。岳飞当即率领军马出城,并派背鬼军将官王刚带领50骑,前往侦察敌情。王刚突入敌阵,斩敌裨将。诸将见王刚军接战,主张稍退避锋。岳飞认为此时正是进军良机,遂亲率骑兵出击,诸将继后,左右驰射,挡住了金军骑兵,打乱了敌人步兵,又败兀术军。经过3天激烈战斗,岳飞军取得了郾城之战的胜利。

兀术不甘心于郾城之败,又集中了号称12万人的兵力,进到郾城和颍昌之间的临颍(今河南临颍),妄图切断岳飞和王贵两军的联系。七月十三日,张宪奉命率领由亲卫军、游奕军、前军和其他军组成的雄厚兵力,进到临颍,寻求和兀术大军决战。杨再兴等率领300骑兵为前哨,当抵达临颍南的小商桥时,猝然与兀术大军相遇。兀术指挥兵力包抄围掩。

尽管众寡悬殊,杨再兴毫无惧色,率骑兵与之英勇作战。杨再兴和300骑兵全部战死。金军也遭到沉重打击,光被杀死的就有2000多人,其中包括万夫长、千夫长、百夫长、五十夫长等100余人。十四日,张宪率援军赶到临颍,打退了金军。兀术不敢再战,留下部分兵力,自己率主力转攻颍昌。

岳飞估计兀术将回军攻颍昌,便令岳云急速增援驻守颍昌的王贵。七月十四日,兀术率领3万骑兵、10万步兵进攻颍昌,于城西列阵。宋军虽有五个军戍守颍昌,但都不是全军。王贵命少量兵力守城,自己和姚政、岳云等率中军、游奕军、亲卫军出城决战。22岁的岳云率领800名亲卫军骑士首先驰击金军。步兵也展开严整的队列继进,掩护骑军,与敌军拐子马搏战。双方激战几十个回合,依然不分胜负。这时老将王贵有些气馁,岳云制止了他的动摇。岳云前后十多次突入敌阵,身受百余处创伤;很多步兵、马军也杀得“人为血人,马为血马”,仍无一人肯回顾。到了正午,守城的董先和胡清率军出城增援,战局很快扭转过来,大败金军。颍昌大捷,杀敌5000多人,俘虏2000多人,缴获马匹3000余,几十名敌将也死于宋军之手。不久,张宪部将在临颍东北打败金军。岳飞率军乘胜追击金军,于距开封仅20多公里的朱仙镇击溃金军,至此,岳飞反攻中原的战争取得重大胜利。

郾城、颍昌之战,是岳家军挺进中原抗击金军的关键性大捷。在孤军奋战的情况下,岳家军依靠将士们的强劲勇敢,以及岳飞、岳云父子的正确指挥、冲锋陷阵,经过酷烈的战斗,以少胜众,打败了敌军主力,取得了辉煌的胜利。这是南宋初年抗金战争中重要胜仗之一。金军统帅兀术哀叹说:“自我起北方以来,未有如今日之挫衄。”金军在此战以前,尚未同岳家军进行过很严重的较量,这次才算真正领教了岳家军的威力,发出了“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的哀叹。

秦州之战

亦称剡家湾之战。中国南宋绍兴十一年(金皇统元年,1141),金西路军统帅完颜杲,在攻取陕西部分地区后,八月,派部将蒲察胡盏、完颜习不主,合军5万余人,进据秦州(今甘肃天水市)东北刘家圈,伺机南下入川。宋川陕宣抚副使胡世将,命右护军都统制吴璘,率军2.8万,自河池(今甘肃徽县南)北上,抗击金军,收复秦州等地。九月十六,吴璘攻克秦州后,移师至刘家圈以南。刘家圈地处高原,前临峻岭,背靠腊家城(今甘肃秦安东),易守难攻,金军凭险扎营,自信宋军不敢来攻。吴璘察看地形后,为避金军骑兵自上而下冲击宋军,决定上原列阵。二十一日,吴璘佯约金军次日决战,当天深夜,乘其不备,率精兵越岭上原,并命部将张士廉绕至原后,控扼腊家城,断金军退路。吴璘上原后,在剡家湾组成“叠阵”,以持不同兵器的步兵多层配置,以骑兵居于侧后。阵成,万炬突燃,引金军出战。胡盏恃勇率兵出击,吴璘指挥“叠阵”中的弓弩手轮番发射,连续打退金军数十次冲击,乘其退却,派骑兵追击,金军大败,被杀数千,降者万余。由于张士廉误期,致使胡盏、习不主率余部退入腊家城。宋军围城猛攻,将破之际,宋高宗为向金求和,却诏令吴璘回师。

陈家岛海战

南宋绍兴三十一年(金大定元年,1161年)十月,宋舟师在胶西(治今山东胶州市)陈家岛海域全歼金军水师的一次着名水战。

黄天荡之战后,金朝虽长期未大举进攻江南,但灭亡南宋的国策并未改变。南宋绍兴十九年(1149年)九月,完颜亮篡夺了金朝帝位,第二年即着手部署和准备伐宋。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九月,完颜亮发兵60万人,分4路进攻南宋。一路由凤翔(今陕西凤翔)攻取大散关,作战略配合,牵制宋军。一路自蔡州(今河南汝南)进军,威胁荆襄,控制长江中游战略要地,从侧翼掩护主力。完颜亮亲率主力出寿春(今安微寿县),企图渡淮河,过长江,进窥临安。另由苏保衡为浙东道水军都统制、完颜郑家奴为副率领水军3万、水手4万、战船600余艘,由山东半岛浮海南下,企图在杭州湾登陆,与主力夹击临安,一举灭宋,于十月抵陈家岛。

在大敌当前的紧急关头,南宋原岳飞部将,浙西马步军副总管李宝自告奋勇,愿率所部战船120艘、水军3000人,浮海北上,阻击金国水军。八月十四日。李宝率水军自平江(今苏州)启航。出海以后,一连三日狂风大作,船只被吹散,只得退泊明州关澳(今舟山群岛),收集失散的船只,进行休整。九月,李宝得知宿迁人魏胜乘金军即将南犯之机,起兵收复了海州,遂从关澳出发,十月进至东海。这时,海州正在受到金军围攻,处于危急之中。李宝闻讯立即率军登陆支援,大败金军,立解海州之危。随后,李宝水军继续北上。李宝水军驶抵石臼岛(今山东日照附近)时。巧遇前来投诚的金军汉族水兵,得知金水军已经出海,泊陈家岛(又名唐岛,今山东灵山卫附近),与石臼岛相距不远。金水军共有战船600艘,官兵10万人,在兵力数量上占居绝对优势。但金军不习水战,害怕风浪,水手多由被征来的汉人担任,而金人官兵则王舱内休息。根据这一情况,李宝决定荫蔽接敌,突然袭击,火攻破敌。

十月二十七日,风向由北转南,宋水军战船乘风疾驰,李宝率舟师转山而出,突然向金军进攻,金军不习惯海上风浪,都睡在船舱里,金水军战船的水手都是被迫征来的汉族人。遥见宋军战船驶来,便把金兵骗至舱中,因此,宋水军得以突然冲入金水军泊地。一时间,“鼓声振垒,海波腾跃。敌大惊,掣碇举帆(起锚升帆),帆皆油缬,绵亘数里,风浪卷聚一隅,窘束无复行次。宝亟命火箭环射。箭所中,烟焰旋起,延烧数百艘。火所不及者,犹欲前拒。宝叱壮士跃登其舟,短兵击剌殪(杀死)之……溺死者甚众,俘大汉军三千人。斩其帅完颜郑家奴等六人,擒倪询等上于朝。获其统军符印与文书器甲粮斛以万计。余物不能举者,悉焚之,火四昼夜不灭。”

此战,李宝以3000水军,全歼了超过自己20倍兵力的金军舰队,粉碎了金从海上侵袭宋都城临安的战略计划,创造了中国古代海战史上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光辉战例。在中国海战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李宝之所以能长途远航奔袭,并以少胜多,其主要原因是:首先宋军进行的是一场反对外族入侵的正义战争,士气高昂。面对强敌,敢打敢拼,同时又得到金军中汉族水兵的帮助,初则提供情报,继则诱骗金兵,后则临阵倒戈,严重地削弱了金军实力,壮大了宋军力量;其次,李宝水军虽然人数不多,却是一支训练有素的精干部队,不畏风浪,不怕疲劳,远程奔袭,白刃格斗,打出了威风;第三,李宝不断了解敌情,正确地采取了荫蔽接敌、出其不意、先发制人、火攻破敌的战法,使金兵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只好束手就歼……这次海上胜利,同陆上的采石之战的胜利一起,粉碎了完颜亮吞灭南宋的战略计划,使宋转危为安,此后出现了宋金南北长期对峙的局面,影响了整个历史发展的进程。同时此战也是中国海战史上第一次使用火药兵器的海战。

采石之战

南宋绍兴三十一年(金大定元年,1161年)十一月,宋军在采石(今安徽马鞍山市西南)江面上击败金军的一次重要水战。

是年,金主完颜亮集兵大举南下,企图灭亡南宋,十月初,金帝完颜亮亲率王力17万人进抵淮河北岸,欲从寿春渡淮。南宋担任淮西防务的建康都统制王权,闻金军来攻,不加抵御,加之宋江、淮、浙西制置使刘锜奉命退守长江,致使金军顺利渡过淮河。宋军退至和州(今安徽和县),将士纷纷请战,王权诡称奉旨弃城守江,便乘船先逃,部队随之败退采石,统制官姚兴力战身亡。完颜亮进入和州后,拆房造船,临江筑坛、杀黑马祭天,准备十一月初八渡江。由于宋军不战自溃,王权被宋朝廷罢职,而接替王权负责江防的诸军统制李显忠尚未到任,江防部队无人指挥,处于一片混乱状态,难以抵挡金军的进攻。如果长江天堑不能固守,则南宋政权将危在旦夕。十一月初六,宋廷前来采石犒师的中书舍人、督视江淮军马府参谋军事虞允文见军无主帅,情势危急,便挺身而出,主动担任江防指挥,召集统制张振、王琪、时俊、戴皋、盛新等人聚议,动员和组织部队抵御金军进攻。当时,宋军江防部队仅有集结后的王权余部1.8万人,只及金军的1/10。但金军用于渡江的船只,是临时拆用民房的木材建造的,很不牢固,而宋军则拥有蒙冲、海鰌、车船等多种战船,船体坚固,机动性好,攻击力强。根据交战双方的兵力情况和战区的地形,虞允文对江防作了周密的部署:以步,骑兵荫蔽在江岸高地后面,严阵以待,以水军为主力,部署在江中,凭借水战长技,加以水陆结合,以御金军。水军共分为5部分:两部分分别防守江岸的东段和西段,为左右两翼;一部分居中,作为主要突击兵力;另两部分荫蔽在港汊中,充当预备队。

十一月初八,完颜亮就督数百艘船只自采石西杨林渡向南岸进发,金战船绝江而来,涌向南岸,70艘先头船已迫近岸边。虞允文沉着指挥,时俊执双刀奋勇出击,士卒无不以一当十拼死抵抗。水军则以海鰌船猛冲金军船队,并施放霹雳炮迷敌眼目。由于金军不熟悉长江的水文情况,船只的稳性和机动性又很差,大部分船只被海鰌船撞沉。虞允文又组织弓箭手齐射,金兵纷纷落水。金军虽伤亡惨重,但从早至晚仍激战不退。此时,恰好有宋军败兵300余人自光州退至采石,虞允文授以旗鼓,令其从山后转出,作为疑兵。金军以为宋援军赶到,开始撤退。虞允文为不给金军以喘息之机,乘夜先分海舟缒上游,遣战船载薪截金人于杨林河口。宋军水陆配合,大败金军,歼敌4000余人,首战告捷。虞允文判断,次日金军仍将进攻,便连夜调整部署,将一部战船置于上流。以另一部兵力堵截杨林口(今安微和县东20里),封锁金军船只出江的河口,待机歼敌。

第二天(十一月九日)清晨,金军果然再次发起进攻。宋水军乘胜上下夹击,先以神臂弓射退金骑兵,继而海蝤船横冲直撞,霹雳炮声震如雷,烟雾迷漫。宋水军再战获胜,焚敌船300艘。

十二日,完颜亮在采石渡江失败后,率军退至扬州。虞允文料定金军将改在瓜洲渡江,占领京口(今江苏镇江),继续南侵,遂于十一月十六日率军1.6万人到达京口。宋军的其他部队也相继陆续到达,总兵力达20万人。但水军力量薄弱,海鰌船不满百艘,戈船也只有50艘。虞允文一面修造战船,一面加强江防部署,命士兵踏车船在江上往返巡逻,以壮声威。金军见宋军预有准备,防守严密,终末敢渡江。

由于采石失败,京口又不得渡,军事上的失败加剧了金朝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十一月二十七日,完颜亮为部属杀死,金军全军北撤。

采石之战的胜利是南宋官兵同仇敌忾,英勇奋战的结果,也是同虞允文的指挥分不开的。虞允文本一个文官,他到采石只是执行慰问部队的任务,但当他见到金军即将渡江,南宋已处于危在旦夕的紧急关头,便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指挥部队抗击金军。他胆略过人,判断敌情准确,部署兵力得当,不仅将水军和步、骑军进行了纵深梯次配备,而且兼顾了战线左右两翼的安全,同时还掌握了预备队,以应付紧急情况和扩张战果。他针对金军不习水战、渡江船只又不坚固的弱点,以装备精良、战斗力较强的南宋水军作为主力,鏖战江中,以强击弱,使金军船毁人亡,无法靠岸。由此,南宋采石之战的胜利,水军起了决定性作用。此战的特点是,宋军因势利导,战法灵活多变,充分发挥水战之长,创造了以少胜多的着名战役。采石矶水战告捷,阻止了金军渡江,从而保卫了长江防线,使金朝攻灭南宋的战略计划遭到彻底破产,南宋得以转危为安,保持长期偏安的局面。

金军三道攻宋之战

南宋嘉定十二年(金兴定三年,1219年)二月,金军在西起陕西东至江淮的广大地域,向宋军发动的一次规模较大的作战。

十一年八月,蒙古军攻陷金太原。十二月,金宣宗提出与宋议和,被宋拒绝,河北形势为之发生变化。为改变这一不利局势,金为达到以战逼和进而巩固南部边防,解除背后威胁的目的,于十二年正月,兵分三路南下攻宋。以金左副元帅仆散安贞率东路军攻淮南;巴土鲁安等率西路军攻陕西;完颜讹可率中路军攻京湖。是春,金东路军连克濠州(今安徽凤阳东)、滁州(今属安徽)、光州(今河南潢川),尔后分兵取麻城(今属湖北)、六合(今属江苏)等地,游骑进至采石杨林渡(今安徽当涂北),宋廷大震。宋将李全乘金军深入,兵力分散之际,率部截击金军归路,金军准备收缩兵力时,其左都监纥石烈牙吾塔在化湖陂(今安徽怀远北)被李全军击败,伤亡惨重,金军被迫北撤,李全乘势追击至曹家庄。金西路军攻克凤州(今陕西凤县东北)后,于二月,再败宋军于黄牛堡(今陕西风县东北),旋陷武休关(今陕西留坝东南),尔后,长驱直入,连克兴元府(今陕西南郑)、大安军(今陕西宁强)、洋州(今陕西洋县)等地。宋都统张威派石宣往援,大败金军,歼其精兵3000人,金军北遁。中路完颜讹可军围攻枣阳(今属湖北),宋京湖制置使赵方派统制扈再兴领兵3万分攻唐(今河南唐河)、邓(今属河南)二州,牵制金军。七月,完颜讹可率部再次围攻枣阳,宋将孟宗政率部依城坚守,金军连攻80余日不克,顿兵城下,师老兵疲。赵方乘势调集扈再兴、许国两部,回攻围枣阳之金军,败金军于城南,孟宗政乘势开门出击,内外夹击,杀金军3万余人,完颜讹可单骑逃走,宋军乘胜追至邓州方还。

4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谈起亡国之君,后世都对宵衣旰食,励精图治,却无力回天的崇祯充满同情,大掬一把辛酸同情泪,但相比于崇祯。金宣宗,金哀宗又何尝不是生不逢时,无论女真金人当年对北宋,对汉人如何暴戾,百年之后以基本汉化的金朝以是华夏一脉,中原屏障,此时的金朝已基本汉化,科举制取代了部落猛按孟克制,孔孟礼教成了立国根基,此时的金朝早已由狼变成了羊,活脱脱的一个翻版北宋,龙座上早已没有了太祖完颜阿骨打,太宗完颜吴乞买这样的雄杰之君,庙堂上也没有了斡离不,完颜兀术这样的名将,有的只是和宋徽宗一样文弱的金章宗,金宣宗和羸弱的军队.

面对如如火山喷发般崛起的蒙古和日中天的成吉思汗,乌云压城般袭来的蒙古骑兵时,金庭实际上有三策可选——上策:迁都西安,依仗潼关天险和八百里秦川,在于西夏互为犄角,则可与蒙古长期对峙周旋;中策:乘主力尚存,在于蒙古议和后的短暂喘息期内,以主力攻下南宋治下的四川,以扩大战略后方和生存空间;下策:坚守中都,同时经略辽东行省,若中原不保,则退回辽东完颜阿骨打龙兴之地,重当游牧部族,至少尚可报宗庙社稷骨血,不料金庭却选则了最下下策之计——放弃中都,迁都开封,天真的认为黄河天险可退蒙古,结果金之灭亡与北宋如出一辙。

迁都开封之后本来就疲弱的金军同时要与蒙古和南宋作战,蒙古军队围攻汴京,金朝军民进行了汴京保卫战,打退蒙古军队的进攻。但金哀宗在守开封上又是首鼠两端,居然放弃汴京,转而逃往蔡洲,结果蒙古与南宋联合攻打蔡洲,彻底将金军逼入绝境。自此再无转圜余地,终止灭亡。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