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汽车如人工养大的熊猫 野兽丛林中或难存活

edward_eric2001 收藏 0 689
导读:作为中国汽车史上最年长的一个品牌,在过去55年中,红旗轿车因政府采购而生,却在市场竞争中屡战屡败,如今它能够借助政府采购再度复活吗? 似乎是在为即将到来的中国第一汽车制造集团60周年暖场,沉寂多年的红旗轿车再度出现在公众视野。 2013年6月17日,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公务用车开始使用红旗H7公务车。自2012年公务车采购目录征求意见稿发布以来,这是目前所知的中国最高级别官员公开使用中国本土自主品牌公务车。 2013年5月底才上市的红旗H7,也是目前量产的中国本土自主品牌汽车中最高档的一款,

作为中国汽车史上最年长的一个品牌,在过去55年中,红旗轿车因政府采购而生,却在市场竞争中屡战屡败,如今它能够借助政府采购再度复活吗?

似乎是在为即将到来的中国第一汽车制造集团60周年暖场,沉寂多年的红旗轿车再度出现在公众视野。

2013年6月17日,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公务用车开始使用红旗H7公务车。自2012年公务车采购目录征求意见稿发布以来,这是目前所知的中国最高级别官员公开使用中国本土自主品牌公务车。

2013年5月底才上市的红旗H7,也是目前量产的中国本土自主品牌汽车中最高档的一款,属于C级车。红旗H7共有3.0L和2.0T两个排量的5款车型,售价为29.98万元至47.98万元。

红旗H7还引起了海外媒体的关注。彭博新闻社引用一位分析人士的话说,中国的汽车市场就像充满了凶猛野兽的丛林,红旗就像在人工环境中长大的熊猫,除非它的血液中有最剽悍的DNA,否则它难以存活下来。

的确,在过去的55年中,红旗轿车的官方血统并没有帮上太多的忙,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它数次命悬一线。

如今,中国政府最新的公务车采购政策全面倾向于自主品牌,才让红旗意外获得了“复兴”的机会。红旗H7还未上市,就已经享受着“大熊猫”的待遇了——成为法国总统奥朗德、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访华迎宾车,获得吉林省、浙江省等政府公务车采购上千辆,还作为中国政府援助斐济政府的礼物等。

与政治共舞

“你现在所看到的红旗,和过去的红旗已经完全不是一回事了。”2013年4月,在红旗H平台轿车组装线上,一位一汽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

红旗的故事始于1958年6月末,中国第一汽车制造厂(现名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一汽)选定以法国的西姆卡轿车作为蓝本,研制国产轿车。

一汽借来一辆克莱斯勒轿车,拆散研究,在“乘东风,展红旗,造出高级轿车去见毛主席”的口号下,举全厂之力,仅仅花了33天时间,手工敲打出了中国第一辆小轿车,取名“东风”。

随后,这款车小批量生产后配置给中央领导和有关部委,成为中国本土制造的最早“官车”,并改名为“红旗”。

在红旗轿车基础上特制的红旗检阅车,更是将红旗品牌打上了深深的印记,上升为一个政治符号。1959年9月,第一辆红旗检阅车送到北京,供国庆十周年阅兵使用。此后,红旗轿车和中国国庆庆典结下不解之缘,和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历任中国最高领导人一起定格在历史瞬间。

尽管在1958年试制车基础上做了各种改进升级,手工作坊式生产的红旗轿车,仍存在这样那样的质量问题,以至于有些领导人的红旗轿车后面还要跟一辆备用车,以免误事。到了1981年5月14日,《人民日报》刊登了一则停产令:“‘红旗’牌高级轿车因耗油较高,从今年6月起停止生产。”

从1958年到停产的1981年,一汽共生产各型号红旗轿车1540辆,同时累计亏损6000万元。在计划经济年代,红旗订单全部来自政府采购,红旗单车成本最低时为6000元,1968年高达22万元,而售价多年来均为4万元。

这是第一代红旗与政治共舞的故事。而它接下来再度复活,仍然与官车身份密不可分。

“官车”下海

1989年4月,国务院及有关部门批复一汽恢复红旗牌高级轿车生产。当年红旗一共生产20辆车,发往北京满足国庆节用车。

两年后,一汽作出“恢复红旗轿车生产”的决定。在引入奥迪100组装项目、建设轿车先导工程的基础上,利用奥迪100的平台技术打造“小红旗”,尝试进军普通公务用车和私人消费市场。1993年3月20日,浙江省农民企业家王文干,以私人身份买走了恢复生产的第一辆红旗车,红旗轿车的私人消费市场正式开启。

红旗前度停产之后,公务车市场已经拱手让给了进口的外资品牌。在奥迪100平台上生产的小红旗,质量与奥迪100有差距,难以与其在公务车市场竞争,于是陆续推出红旗明仕、红旗世纪星等产品,转向商务车、出租车、私人市场,但同样铩羽而归,被市场所抛弃。

品牌战略缺失,市场定位失误,品质不过关,红旗每一个动作几乎都会招来各种批评的声音。

2006年上市的红旗HQ3,基于皇冠系列顶级车型Majesta,较之前的产品有着较大的突破,一度被寄予红旗复兴的厚望。但由于核心技术的缺失,成本居高难下,产量难以提升,即使后来更名为红旗盛世降价销售,还是遭遇失败。2011年,甚至创下年销量2辆的纪录。

随后,红旗H平台轿车项目立项于2010年8月26日。到了2012年4月20日,一汽专程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红旗品牌战略媒体发布会,强调要拥有核心技术和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为此,一汽投入了集团最优质的资源,项目团队1600人。项目启动以来,累计投入研发费用52亿元,开发L、H两大系列红旗整车产品,形成了可覆盖C、D、E级高级轿车的发展基础。

这一年年初,工信部发布《2012年度党政机关公务用车选用车型目录(征求意见稿)》,所列车型除了极个别合资企业的产品外,几乎都是自主品牌车型。对红旗来说,公务车采购市场的机会来了。

自主研发之争

2013年5月上市的H7,在一汽对外宣传中则属于“完全自主”。“完全自主”主要包括:从概念设计到工程设计全过程的自主开发,拥有全套数据文件和经验积累,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红旗在核心技术方面,拥有自主的V12、V8、V6和四缸增压系列发动机,以及全新开发的底盘系统、电子电气、网络平台、车身与内外饰等。

汽车最重要的三个部分是底盘、发动机、变速箱。自主研发的发动机,是红旗H7的最大亮点。在2013年4月的上海车展上,一汽集团技术中心主任李骏发布了一汽“红旗系列发动机研发与应用成果”。也许是太迫切向外界展示这一切,在李骏的PPT里,甚至还出现了让在场很多人都看不懂的“有限元公式”。

尽管一汽强调底盘系统是全新开发,但人们对此仍有争议。2013年6月5日,网上车市网站一篇《平台源自丰田皇冠红旗H7身世全面揭秘》文章,在对比了红旗H7和12代皇冠描线图之后指出,H7和该车在B柱之前非常相似,A柱可以完全重叠,认定其车身和底盘由第12代皇冠加长而来。

上述说法仍属猜测,而红旗H7手自一体6速变速箱来自日本爱信却是事实,这让“完全自主”的说法打了折扣。不过,外购变速箱是很多汽车厂家的做法,丰田部分车型的变速箱也采自爱信。

在汽车分析师张志勇看来,汽车制造行业已经越来越模块化,消费者关注的是汽车性能、质量,跟自主不自主没什么关系。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自主研发与市场地位其实并无直接联系。

不过,对积弱的中国自主品牌汽车来说,只有真正掌握并提升了研发能力,才能慢慢改变消费者心目中的形象。特别对有着一连串失败经历的红旗品牌来说,这一点尤为重要。

公务车,私家车?

在汽车之家的红旗H7论坛里,已经有两位网友公布了各自的提车作业,两人都是85后车主,不约而同地提到这款车获得的高回头率。

这么年轻的车主也许也在一汽的意料之外。从上市之前释放的一系列信号来看,红旗H7主打公务车市场,以至于很多人猜测它根本不会向社会发售。2012年7月15日,红旗H7举行量产下线仪式,一汽没有召开新闻发布会,只有吉林省相关领导和新华社记者在场。

另据一汽官网报道,2012年7月6日-8日,一汽在北戴河举办了中央国家机关红旗系列轿车品鉴会,以H7为主,来自全国政协、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务院办公厅、国家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公安部、监察部等六十多个部门的一百五十多位领导和嘉宾参加。

H7虽然把红旗复兴的第一步押宝在公务车身上,但显然它也看到这个市场有限,不足以支撑一个品牌的发展。在H7的上市发布会上,一汽轿车[-4.58% 资金 研报]销售公司总经理张晓军称,“当今任何一款产品想做大,必须要在私人市场成功。因此红旗开发时面向的是私人市场和公务市场。”张晓军曾是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执行副总经理。

张志勇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官车市场示范效应的基础是,汽车品质要保证没有问题。此外,红旗还要形成一个可持续研发的能力。

但前述一汽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一汽内部长期存在研发与生产脱节的问题,技术中心绩效考核与轿车公司并无直接关联,导致技术转化成产品的过程不那么顺畅;而技术中心主导的产品研发,与市场严重脱节。

2012年4月上市的紧凑型轿车欧朗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案例。2012年8月以后,这款车月销量跌至百台左右,有的4S店甚至一个月都卖不出一辆,一度传出一汽要放弃欧朗的消息。

此次红旗复兴项目是在各方推动下难得的一次协同高效合作,但未能从机制上解决这一问题。之前的教训同样可能发生在红旗身上,“这次也许是红旗这个55岁的品牌复兴的最后机会。”前述一汽人士说道。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