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运会测试赛曝乱象:选手吃不饱赛场零观众...

全运会测试赛曝乱象:选手吃不饱赛场零观众...

左图:5月10日,辽宁队选手耿志耀(左一)在十二运男子50公里竞走比赛中。

右图:6月10日,十二运网球团体赛在大连正式开拍,部分比赛遭遇了“零观众”的尴尬场面。

核心阅读

距第十二届全国运动会正式开幕的日子只剩60多天了,各项准备工作本应就绪,但在全运会已开赛的测试赛和正式比赛中,赛事组织、场地条件、食宿安排、服务意识等方面却暴露出不少问题,引起关注。

管 理

一次引发冲突的降雨

6月,辽宁进入了雨季。如何考虑降雨对赛事的影响,本应是各赛区的常规动作,但没想到就是因为降雨,大连赛区甚至引发了运动员和安保人员的一次冲突。

6月11日,一场大雨打乱了本届全运会网球比赛原本的安排,赛事组委会调整了比赛场次和地点,早晨7点半赶往现场的四川队的比赛直到下午才开打。漫长的等待让队员们叫苦不迭,因为场馆内竟然没有专门的运动员休息室,个别队员只能临时找垫子坐在地板上。

6月17日中午,因为降雨,全运会网球团体半决赛从露天的大连体育中心网球场移师室内的大连星海国际网球中心进行,对阵双方是湖北队与北京队。首场男子单打比赛中,湖北队球员柏衍救球时意外摔伤,北京队乘机扳回一盘。湖北队认为柏衍摔伤是屋顶漏雨导致场地湿滑造成的,因此情绪受到了一定影响。此后湖北队的助威团趴在栏杆边为柏衍鼓劲加油,被安保人员喝止。双方情绪都比较激动,推搡中有两名负责安保的警察受伤入院治疗。

一件小摩擦暴露出了场馆硬件设施上的问题,同时也说明大连赛区在应对突发情况时缺少灵活有效的处理方法。“这个场馆建了10多年,场地条件受限,观众区域狭小,二楼的栏杆并没有防护措施,为了避免发生安全问题,我们增加了安保人员。毕竟办全运,人身安全是第一位的。”国家体育总局网球运动管理中心竞赛部部长张东文说。

冲突不仅仅出现在观众和安保人员之间,采访的记者也遭遇了“特殊礼遇”。在5月10日举行的第十二届全运会竞走比赛中,设立了警戒线,记者在摄影摄像时并未越“雷池”一步,但屡屡遭受安保人员的怒斥。“只要一接近警戒线,负责安保的人员就会立刻让你远离”,一位记者回忆当日的情形时说。本是件很小的事情,但是安保人员粗暴的语气却使矛盾升级甚至恶化。

在竞走比赛的颁奖中,领奖台被设计成了面向主席台、背向观众,无论亲友团怎样卖力地欢呼呐喊,隔着宽宽马路的运动员也只能将背影留给他们。“全运会本该是全民运动会,忽略了我们这些真心的粉丝和亲友团,还叫什么全运!”一位体育迷愤愤地说。

服 务

一本只能借阅的秩序册

6月15日举行的2013年全国田径冠军赛暨大奖赛总决赛,也是全运会的测试赛, 注明着比赛内容的秩序册竟然被“精简”为一本。所有媒体记者只能借阅,不能拿走使用。这就使得100余名各路记者只能共用一本秩序册,甚至男子百米冠军谢震业在混合采访区接受采访后,有记者追着问同行:“刚才我们采访的人是谁啊?”

一位教练员称,考虑不周的问题还出现在全运会男子足球乙组比赛中。本次沈阳赛区的6支球队住宿被安排在了沈阳建筑大学的留学生公寓,无法给各参赛队伍提供冰块。同时,整个公寓没有专门的医疗室,也没有会议室,最后,几间留学生的教室成了各队开准备会和战术会议的地方。

负责沈阳赛区接待的辽宁省足协官员介绍:“原本我们是希望比赛能在全运会赛场进行,成为决赛阶段的测试赛。但经过考察,沈阳的体育场如果举行了复赛,有可能会影响到决赛阶段的比赛,所以只能选择在辽宁省体育局柏叶训练基地进行。”

相比之下,吃的问题更显突出。在网球比赛中,出现了晏紫等著名运动员宁肯吃面包也不愿吃组委会提供的盒饭的情况,主要原因是运动员们反映“肉太少,吃不饱”。

对此,记者了解到,本次全运会的伙食标准是按每人每天180元制定的,运动员自己交100元,赛事方承担80元,平摊到每顿也就是60元。由于本届全运会加大反兴奋剂力度,因此赛事方非常重视严防兴奋剂,特别是饮食方面。只有少数能完全保证安全的食品供应商的肉类可选用,超高标准也导致肉类价格升高,因此伙食中肉类比较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另外,由于担心瘦肉精的问题,部分赛区抱着“宁肯少吃肉,也要避免出现兴奋剂问题”的心态,伙食供应自然打了折扣。

赛 场

一场没有观众的赛事

富有观赏性,且是全运会第一个正式对外售票的网球团体赛,遭遇了“零观众”的尴尬场面。

6月14日辽宁女队与四川女队的关键之战,场边坐的除了媒体记者,基本是两支代表队的官员、教练和队员,整个西半边看台只有一个人辽宁队的外籍体能教练。

但这还算是好的,由于辽宁队是东道主,四川队拥有郑洁、晏紫等知名球员,因此本场比赛被安排在有看台的2号场地进行。而大多数球队则没这么好的运气,只能在中心球场外场进行比赛。这些外场是全封闭的,不要说观众,就连记者也无法进入。

张东文的回答是:网球是一项高雅运动,因而对观众的观赛礼仪要求很高。但就目前情况而言,国内大多数观众还没有这个意识。

6月15日,十二运田径测试赛在沈阳奥体中心举办,这次比赛倒是组织了上千名中学生观赛,但学生也只待了一上午。此后的一天半时间里,偌大的奥体中心除了运动员之外,观众席上零星散落的都是官员、教练和队员,更多的则是志愿者和安保人员。

“测试赛不就是为了测试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吗?不让大批观众进场观赛,举办测试赛不就失去了一部分意义了吗?”面对记者的提问,一位赛事工作人员表示:“此次比赛的观众为有组织观众,不对外公开售票。”

赛 规

一项突然改变的规则

走完20公里后,27岁的辽宁竞走老将耿志耀默默离开赛场,眼中都是泪水。对试图以一块全运金牌结束自己运动生涯的耿志耀来说,全运金牌梦在几个月前就破灭了。

据了解,为鼓励各代表队开展中国田径的优势项目竞走,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将十二运竞走的金牌数从3块增加到5块,增加的项目是男子团体和女子团体。依据田径管理中心2010年颁布的31号文件,男子竞走团体名次以各队比赛成绩最好的1名50公里运动员、两名20公里成年运动员、两名青少年运动员名次相加进行统计,确定最终团体名次分。

耿志耀说,按照这个规则,他是队里主攻50公里团体项目的。辽宁队领队秦凤云解释说:“虽然耿志耀的50公里能力不如司天峰、李建波等名将,但全运会比赛要在3天内完成,任何运动员都不可能完成两个50公里。在这两年比赛中,耿志耀专攻团体比赛,成绩一直是数一数二的。”

辽宁队教练刘建立说,3月2日在太仓举行的全国冠军赛,团体项目还执行的是1+2+2规则,但到了3月末全运会报名时,规则又变了:取消原来1名50公里运动员的成绩,团体名次由3名成年组20公里运动员的成绩与两名青少年运动员的成绩之和决定,“1+2+2”突然变成了“3+2”。

规则改变对耿志耀极为不利参加单项,他成绩不如司天峰、李建波;参加团体,20公里竞走他又没有优势。耿志耀说:“有50公里,我是能为队里冲击金牌的主力。没了50公里,我的贡献就是零。”

采访多场全运会测试赛和提前赛后,记者感受到,在赛事组织、场馆运营、服务意识、食宿保障等诸多方面,还有需要完善的地方,有关方面也需要下更大的力气,更用心地办好这次全国盛会。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