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司法局处长兼多职敛财——称当处长比局长爽...

122师广播员 收藏 0 202
导读:最近,在江苏省沿海大开发的龙头城市连云港,诸多官员并不避讳谈“这个人”。 “这个人”名叫许清贤,大约在5月20日被连云港市纪委在其办公室宣布“双规”。连云港市司法局一位副局长6月25日也向本报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此前,许清贤担任连云港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处长。 许之所以在5月下旬被纪委“双规”,源于地方一起房地产纠纷案件。纪检系统在侦查这起案件中牵涉到连云港市法制办原副主任、仲裁委原主任肖开山(肖案已移送检察院),而肖为求“自保”又将许供出,纪委得以顺藤摸瓜。 连云港市纪委新闻发言人联络处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最近,在江苏省沿海大开发的龙头城市连云港,诸多官员并不避讳谈“这个人”。

“这个人”名叫许清贤,大约在5月20日被连云港市纪委在其办公室宣布“双规”。连云港市司法局一位副局长6月25日也向本报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此前,许清贤担任连云港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处长。

许之所以在5月下旬被纪委“双规”,源于地方一起房地产纠纷案件。纪检系统在侦查这起案件中牵涉到连云港市法制办原副主任、仲裁委原主任肖开山(肖案已移送检察院),而肖为求“自保”又将许供出,纪委得以顺藤摸瓜。

连云港市纪委新闻发言人联络处答复本报时表示,许清贤一案已移送司法机关继续侦查,具体情况目前不宜公开报道。

有关许清贤的涉案数字目前尚不清楚,连云港市检察院一位副检察长以“案件仍在补充侦查阶段”为由拒绝透露更多的消息,但坦承“许案值得全国反思”。

被市纪委“双规”前,许清贤同时还兼任市律师协会秘书长、市仲裁委仲裁员等职务。有和许熟悉的地方核心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许案虽发生在地方,但却是当下司法行政领域腐败的一个典型。

“从许清贤的受贿渠道可以看出,当前司法行政简政放权已到了刻不容缓的程度。”该人士表示。

身兼多职谋财

本报了解到,许清贤的财路来源,与其掌握的行政职权有直接关系。

他所任职的司法局律师管理处负责区域内律师的宏观监督管理,具体职能包括律师机构的设立、变更、撤销的初审工作;区域内律师执业核准、变更和撤销;指导地方律师协会的工作等。

他同时兼任秘书长的市律师协会,为律师行业的自律性组织。原则上,律协工作由司法局负责指导,律师出入自由,会长民主选举,内部高度自治,但实际上各地操作中,律协和司法局律管处基本上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的关系,甚至出现律协会长、副会长往往由律管处处长决定的奇怪情况。

按《律师法》规定,在我国,律师自执业开始便必须加入所在地的地方律师协会。

在被“双规”前,许清贤以“司法局官员+律协领导”双重身份全权负责管理律师饭碗。

其财路之一,源自对律师职业资格证的年审费用。

“现在企业年检都不要钱了,但律师年检还要钱,虽然从以前的3000元左右下降到1000元左右,”有地方律师告诉记者。不仅是律师本人,其所供职的律所也要以“单位”名义缴费,约3000元。连云港目前拥有超过30家律所。

许长期担任律协秘书长,但这一年检费则是通过律协收取,至于费用如何支出和安排,外人无从得知,地方知情人士介绍,这成为许清贤的小金库之一;即使是律协每年安排的“旅游学习等活动”,也是“许自己安排的人”。

另一条财路,是对实习律师群体的下手。

“实习律师的收入较低,许采用拖的方法,你不送钱送礼就不办,就不给你发在地方上的正式执业证”。这还包括非本地籍律师的转入手续。在连云港,每年大概有 60-100名初入业律师需要办理各种硬性手续。

此外,许清贤还要求管辖下的每个律师,都要办理职业风险保险。这本是一个好事,但在保险公司的选择上,则由许清贤一个人选定,“并且,所交的费用没有任何收费凭证。”

还有一条财路是许清贤强行给所辖的每个律所安置广告牌,“我们律所挂了一个礼拜后就被市容局给悄悄拆了,现在放在地下室里当废品”,连云港共拥有30多家律所。

“律所经营中难免会有一些毛病,可大可小,而你如果不送钱给许清贤,他就会把小事变大事”,地方一位业内人士说,“送过钱的即使是被投诉的律师可幸免被‘断名声’。”

地方知情人士向本报透露,每逢过年过节,许清贤会专门辟一住处,用来收礼收钱,“全市区县给他送礼的人排队,有一次他竟然清楚记得我比去年送少了多少,他当场就笑话我送少了,说,‘你小子越混越差了啊’”,连云港某下属区县里的一位律师告诉记者。

地方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许清贤还设置了大量的“奖项”,只对送钱送礼者敞开大门。而地方政府法律顾问等“头衔”原则上要由律协推荐人选,这又必须经过许的授权同意。

此外,在律协的各种会议上,许会指定所谓的“先进”大会发言交流。“大会发言交流的,没有不给许送礼的”。

许清贤的另一个财路是靠其“律师+仲裁员”的身份。

“饭局上凑巧我有一个官司,而他当即表态,发生在连云港的官司没有他搞不定的”,一位曾“聘请”许清贤当辩护律师的企业家告诉本报记者。而事后他才知道,所花费的律师费高出了行价的3倍。

有连云港的法院系统人士在查阅数据库后告诉本报记者,许清贤从未以律师身份上过法庭。而事实上,许在社交中均主动表明诸多身份,试图揽下更多的官司案件,然后再转给与他“私交要好”的律所来办,从中收取提成。

利益处室化的典型

许清贤的一位同僚曾向本报记者吐露,许在一次酒后放言:我当处长比当局长都要爽。

许清贤初中文化,系行伍出生,转业后直接进入地方司法局工作,先后在律管处担任副处长、处长,供职时间跨度近20年,其中在处长岗位上10余年。

除利用职权敛财之外,许清贤贪酒好色在连云港官场更是人所皆知。

“他一天不能少于2顿酒,很多时候,晚上饭局结束后,他都会突然打电话给律师,要求过来再陪他喝。我刚来的那一年,有求于他且向讨好关系,有一次晚上陪他喝过白酒酒局后,又到KTV喝了一顿红酒,接着又到夜市上喝啤酒,他最后开车走人,第二天上午八点半准时出现一个会上,丝毫看不出昨晚喝了那么多酒”,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协调一些事务,他的杀手锏就是把关联人都喊来,‘先饮为尽’并要求每个人干下一大杯白酒,然后再谈事”。

“在酒桌上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一左一右各一个,”并且对于女色,许在公开场合亦从不避讳。地方知情人士告诉本报,有熟人曾巧遇许与其中一位情妇和她的丈夫一起吃饭喝酒谈笑风生。

许清贤转业后直接进入司法系统工作,这也是许案爆发后一定程度上引发议论的所在之一。本报获悉,目前连云港纪检系统正对许清贤的“律师、仲裁员”等身份来源合法性等进行核查。

本报记者获悉,此前尽管投诉许清贤的人民群众来信来电较多,但并未能撼动他的地位和职位。地方曾有“能人”直接“递话”给连云港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

知情人士介绍,约4年前,一位市领导双亲相继去世,许清贤不仅披麻戴孝,场面感人,且要求全市的律师每人“尽孝”的份子钱不能少于500元,而许本人亲自记账。这一情形,也同样发生在某主要领导的女儿婚礼上,每位律师的贺喜红包不少2000元。目前连云港律师群体超过400人。

“许的敛财渠道表明,公权力太大,无法有效监督,利益部门化、处室化、个人化链条现象严重,造成了律师行业的恶性不正当竞争,破坏了法制建设。”上述核心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坦言。

本报经过网络检索发现,许清贤曾写过一篇名为《“特定身份”的律师可以成为贪污罪的主体》的学术论文,“这是他为了评职称,而找人代笔的”有知情者介绍。其文章主要核心在于阐述“公务员+律师”双重身份的人如何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贪污腐败。

这无疑是对许清贤最大的反讽。

对于许涉嫌利用职权之便寻租律师行为,中共中央党校政法部副教授、法学博士刘素华对本报称,“许某损害的是一个懂法律、本应维护社会公正、正义的团体,他的权力寻私行为使这个团体的组成分子中的某些人为了个人的合法权益和不合法、不正当权益,实施违法行为,给许某送礼、送钱或给予其他利益。”

同时,这些利益被损害的律师,会到社会上为自己找补偿,以获得平衡,这会引导或促使律师团队实施更多的违法行为,加大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

事实上,最近几年政府与行业协会组织的脱钩改革一直在推进,原则上要求在职政府官员不得在行业协会兼职领导。

“许清贤案件暴露出在有些地区,司法局对律师行业的行政审批太多、干预太多,而被司法局实际控制的律协本身已变得毫无公信力,变成了从律师身上谋利的工具”,一位知名度甚高的“体制外”律师向本报分析,“不改革这些,何谈律师群体的自治?”

来源:21CN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