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朋友的军旅生涯

老李侃刀 收藏 0 288
导读:我有个当过兵的朋友,以前没事坐在一起闲聊的时候,他就爱唠叨他当兵时的一些趣闻轶事,以致我都听得烦了,但也记住了他说的一些故事。朋友姓H,在上世纪70年代中当兵进入了28军,就是那支在进攻金门时吃了亏的部队,当时驻扎在山西晋东南一带。那个时代,部队有边生产边训练的传统,改善生活的同时,减轻国家对军队的负担。部队种地搞生产是不能占用当地的土地,只能另想办法。在H入伍之前,部队在附近黄河的一个拐弯处修建了一条堤坝,截出了一大片河滩地种粮食,又盖了几间房子,成为师里的农场,并派人看守那块地。H后来就有幸

我有个当过兵的朋友,以前没事坐在一起闲聊的时候,他就爱唠叨他当兵时的一些趣闻轶事,以致我都听得烦了,但也记住了他说的一些故事。朋友姓H,在上世纪70年代中当兵进入了28军,就是那支在进攻金门时吃了亏的部队,当时驻扎在山西晋东南一带。那个时代,部队有边生产边训练的传统,改善生活的同时,减轻国家对军队的负担。部队种地搞生产是不能占用当地的土地,只能另想办法。在H入伍之前,部队在附近黄河的一个拐弯处修建了一条堤坝,截出了一大片河滩地种粮食,又盖了几间房子,成为师里的农场,并派人看守那块地。H后来就有幸和几个战友被派驻到那里,过着一种类似田园山野的生活。也别说,这种无忧无虑无压力的生活,正适合生性懒惰、不求上进但求无过的H。每过一段时间几个人就去部队背粮食,拿回来后自己开伙做饭,吃完饭嘴一抹连碗都不洗,扔到一边不是打扑克,就是聊天,或者是到外面闲逛,再没干的就睡觉,平时既不用搞军事训练,也没人督促着搞内务整理、出操锻炼那些麻烦事,每天过着懒懒散散的小日子,比较舒坦、惬意。

但是,这种生活也有不如意的地方,就像《水浒》中看菜园子的鲁智深一样,多日不见荤腥,H和几名战友的口里同样淡出鸟来了。去附近老乡家里买鸡蛋改善生活倒是可行,问题是每个月只有区区可数的6元津贴,又要买烟抽,又要买生活用品,实在是不够用。正在哥几个犯馋隐的时候,不知谁家的一条大黄狗跑到这里转悠来了。当时正是初冬季节,大黄狗膘肥肉厚,H和战友们看的眼睛放出了闪闪贼光,几个人碰头商议了一下,做出了打死也不许说的重大决定,便赶紧把吃的剩饭扔到外面,而且是今天扔到离屋子50米远,明天就扔到距屋子30米远的地方,采取逐步诱敌深入的计策。也该这条傻狗找死,今天吃到点甜头,第二天又颠颠的跑过来找食吃,却全然不知大祸将临。部队给看守庄稼的H和战友发有两支半自动枪,子弹若干发。那时节,毛主席号召全民皆兵,不要说部队,连民兵们手里都有枪,枪支管理十分宽松,不过对子弹的规定比较严,给你几发就是几发,数字不对或者使用了,必须要有说明。但这难不倒H和战友们,他们借军事训练的打靶之机要到子弹,或从其他途径搞到子弹。因此,当兵的身上备有几颗子弹算个屁事。当大黄狗被引到一个隐蔽之处低头舔吃时,战友看到四周无人发出暗号,H从窗户里端枪瞄准狗头,一枪放倒了那条猎物,几个人冲出去抬回那条狗,迅速剥皮开肚,把狗肉放到凉水桶里藏起来,把狗皮、内脏、狗爪等废弃物埋起来后,心中有鬼的静观了几天,见没有老乡找上门,这才放心的把狗肉炖了,哥几个美美的享了几天的口福。当然,这种犯纪律的好事不能没有,但不能再有。不过H和战友也开始了解闷的狩猎生活,去地里打野兔。冬季野兔常跑出来活动觅食,给了H一个打猎的机会。尽管H自诩枪法比较准,但毕竟野兔目标小,又处于奔跑活动状态,加上子弹有限,因此打中的机会不多。为此H常常感叹,自己手里拿的是一杆霰弹枪就好了。

由于常在山野地里转悠打猎,H认识了当地一位也常出来打猎的郑老头。郑老头约60多,瘦瘦的,精神矍铄,他扛着一杆祖传下来的大概是明朝永乐年间出品的火燧枪,一老一少结伴巡视在田野里。H见过郑老头打猎的情形,郑老头射击前先把布袋里的火药灌到枪筒里杵实,再把一颗铅粒弹丸放进去,塞进一个纸团挡住。当他看到一只跑动的兔子时,便赶紧用火柴点燃导火索,然后端平枪瞄准并移动枪口一直跟随着兔子,此时枪管尽量保持水平,不敢枪口出朝下,免得铅子掉出枪口。当燃尽的火绳点燃火药时,火枪才砰然一声射出铅丸,至于能不能打中猎物,那就看郑老头的造化了。见识了如此古董,H的心理平衡了,再也不奢望什么霰弹枪了,倒是羡慕有加的郑老头盼望自己何时才能拥有一杆半自动枪。郑老头经常去H的住处,赶上吃饭了,就一起吃,自然就成了军民鱼水的关系。

的村民就会跑来偷拔麦子。说是偷拔,实际上就成了明抢,基本是3、40岁的妇女和小孩来拔麦子,这时H和战友们就出面驱赶。这是部队给他们下的任务,必须守住大家辛辛苦苦种出来的劳动成果。但是,妇女孩子们知道解放军是不敢打骂老百姓的,因为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约束着,所以根本不把H他们几个人放在眼里。H和战友清楚,今天有几个人来偷拔,明天又有几个人来偷拔,如不及时制止,后天就会出现成群结队的人把这里的麦子拔个干净。当H和战友们硬着心肠驱赶时,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几个拔麦子的婆姨竟然脱了裤子露出了屁股!这下把还是处男的H和战友们闹了个难堪,红了脸躲的远远的,生怕闹出个调戏妇女的罪名吃不了兜着走。H和战友放枪警告根本不起作用,人家穿上裤子继续拔,当H试图靠近时,她们又脱裤子。进退两难的H和战友紧急派人把这个特殊情况报给部队,部队也很重视,第二天就来了个年龄大的副团长,带着两个战士,赶到师农场。等几名妇女带着口袋又来拔麦子时,H和战友们又去驱赶,那几名妇女如法炮制,又开始脱裤子,H和战友赶紧后退,副团长喝令他们向前,H和战友迟迟不动,副团长大怒,迈步奔向那几名妇女,边走边解腰里的武装带。几名妇女见一名老军人走过来,干脆蹲下耍赖。副团长气冲冲的挥起武装带朝着那几个白屁股抽去,边抽边骂:老子早就结过婚啦,这玩意早就见得不想见了,还怕你们这套!滚!快滚!

把那几个妇女打跑后,副团长一手插腰一手拎着武装带,瞪着眼教训自己的部下:以后她们来了,你们就照我的办法去做,有什么事我兜着,如果麦子让她们拔了,哼哼,我就抽你们的屁股!

有了首长身体力行的榜样,当兵能说什么?只有执行就是了。当兵的总要有军事生活,H参加了一次全师组织的军事演习。H和连里的战友们躲在一条挖好战壕里等待着命令。先是营、团的小炮群开炮,炮弹尖啸着纷纷从他们头顶上掠过,落到他们前方150米远的地方爆炸,没过一会师里的130重炮开火了,炮弹声由远到近,又经过他们的头上落到150米开外的爆炸了,每当那些炮弹啸叫着路过他们头上方的时候,H就感觉到从脊背上窜出一股凉意直顶脑后,生怕搞不好有一发炮弹砸到自己的头上。但他又不能躲藏,只能把戴着钢盔的头紧紧的低下,恨不得钻进土里把自己埋起来。令人胆战心惊的炮火轰击终于结束了,冲锋号吹起来了,H和战友们如释重负,赶紧爬起来就往前面冲去。大概他们演练的课目是阵地150米集团冲锋吧,大家端着枪冲上山顶,嘻嘻哈哈的比划着,笑闹着,忘却了刚才的危险。有人故意起哄,把手中的手榴弹——其实就是装着少量燃烧剂的硬纸筒——扔到人群里,后来大家互相乱扔,结果纸筒手榴弹不时的在人群里爆响,冒出缕缕白烟。有一个倒霉蛋把纸筒手榴弹装在裤袋里,着急往外拿的时候不小心揪了导火索,纸筒手榴弹在裤袋里炸开了,皮肉烧了一层皮不说,还把裤袋那里烧了个大窟窿,惹的一群人嘲笑了半天。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