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初冬的一个下午。五公里长跑结束后,刚到连队,准备做器械运动,通讯员大声叫小徐,指导员让你到连部一趟。征得班长同意后,小徐跑向了连部,时间不长就又回到了器械场地,我发现小徐的面部表情有点不正常,带点忧伤,带点无奈........

训练结束,刚下达解散的口令后,我便把小徐拉到了一旁,递给他了一支‘大鸡’香烟。我问他有什么事情?他苦笑着说家里来电报了,说爷爷去

世了,我当时一头雾水,我见过他当兵前的全家福照片,知道他爷爷已经去世多年,现在发这种电报肯定是想让他有充足的理由回家一趟,家里的老人可能是想小徐了,家里就他一个男孩,还是最小的,我很理解他。我赶忙就问,批假了吗?什么时间走啊?我送你到车站.小徐目光深沉的望着马莲山,最后一抹余晖照在他那清瘦脸庞上,我发现他哭了......小徐抽完了最后一口香烟,说了一句浓重的家乡话;这事弄求来真不美。[注;这件事办砸了]

晚饭后我才知道事情的原委,原来指导员见小徐的电报后,怕他一下子接受不了,就先找他谈谈心,安慰一下。在没告诉小徐家里来电报的情况下,指导员就问小徐家里都有什么人啊?小徐把家里的人说了一个遍,唯独没提到爷爷。指导员就问,你爷爷呢?小徐不假思索的说到,爷爷已经去世好多年了。指导员这时候已经知道这封电报的用意了,把电报给了他,小徐一看电报内容,哭丧着脸说,这是邻居家的一个爷爷去世了,[真‘佩服’小徐的应变能力.更佩服指导员高超的工作方法]指导员听了后说;现在训练这么紧,条令又有严格规定,大道理我也不用多说了,你也什么都明白,邻居家的爷爷去世了,你就别回去了,先把训练搞上去。

第二天傍晚时小徐收到家里的一封信。内容大概就是奶奶想你了,让你姐夫给你发了一封电报,收到电报后,看能不能回家一趟,家里还给你介绍了一个对象,顺便见一面。呵呵,这封比电报晚到一天的信,让小徐回家探亲的梦想彻底破灭.没见过面的对象也不知道是什么模样,这种困惑一直持续到第二年的春末,小徐终于踏上了回家探亲的列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