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战争带来的后遗症:(1)六班长的半夜惊悸

江南jdz 收藏 4 335

[原创] 战争带来的后遗症:(1)六班长的半夜惊悸

战争摧毁的不仅仅是士兵们的肉体,同时也摧残着士兵们的精神。古往今来的战争一旦结束之后,无论敌我双方的士兵都会存留带来的一个共同的问题——战争后遗症。

1979年中越自卫反击战之后的我军有不少战士中也面临着战争带来的后遗症。这里暂且只提及因道德困惑而带来的“战争后遗症”。

[案例] (一)六班长的半夜惊悸

43军128师侦察连在17日凌晨从爱店出发,越过班听河,穿插至准备袭击的目标——班派。 连队随即占领无名高地,而班派是无名高地南侧下面的村庄,并驻守有越军一个连。

当连队到达班派北侧在无名高地向上爬的时候,大家爬到半途都累得不行,几乎全体坐在暴露的山坡上休息。副连长却意外地突然发现有两个越军两个越军士兵,一个扛着机枪、另一个扛着一箱子弹,正准备袭击我军。副连长屏住呼吸,悄悄地打开了冲锋枪保险,“哒哒哒哒”两个个点射,将两个越军击毙!

这是第一次出国作战,第一次在战场上正式与敌军直接面对面交手,又是第一次遭遇敌军的突然袭击,对于刚刚踏出国境的士兵们差不多是惊呆了!幸好副连长多长了个心眼,机智警敏处置,拯救了整个连队。即使是这些侦察兵们也震惊了,再次领教了先敌开火的训诫!

正是这黎明前先敌开火的几声枪响,引起了班派村里越南人敲起了急促的“梆梆梆梆……”竹梆的报警声,连长立即命令:“全体准备战斗!”二排冲上小高地,发现从村庄里涌出很多的人,大呼小叫,背着、提着东西向山后跑去,六班长就下令开枪了!结果“哗啦啦”扫倒一片。

赶到天亮后,只见小高地东南方向一个地势较缓的山坡上白花花的一片,山坡上七横八竖的躺着很多越南人的尸体。是军,是民,也搞不清楚?因为尸体旁边到处是遗弃的行李、包袱、生活用品。有人打开一个提袋,发现竟然一顶尼龙蚊帐。当时不可能,包括事后也确实没人去深究那些尸体的确切身份。但是下令开枪的六班长却在战后陷入了深深地焦虑和自责之中。

该连队八班长在回忆中提到 六班长(吴)开枪射击这些从村子里逃离的人员,当时天色蒙蒙亮,根本就分辨不出对方的身份,我们只知道这个村庄里有越军,开枪射击也是出于本能。等天亮了,6班长才发现对方是非武装人员,(后来他也觉得自己不够冷静),虽然这件事没有任何人追究,但却让让6班长一直耿耿于怀。

由于现任二排长吴海明(原六班长)作战回来之后,出现严重的(战争)后遗症,经常在深更半夜惊悸的大喊大叫,头疼欲裂,只好安排在干部休养连休养,准备在休养结束就调任警卫连任副指导员。(案例来源于“浪子虚名”的回忆录)

[分析一] 前提

在战前,领导已经一再指明:靠近边境的村庄是没有越南老百姓的。我们在边境上看到的所谓老百姓都是假的老百姓。

这些“老百姓”不是你说的“游击队”。--越军称他们是“青年冲锋队”。是一群武装的青年男女--他们从越南各地征募到边境上的,对我方从事刺探、防御、破坏等敌对活动。(这一部分在八班长回忆录的2-6节里有详细的记叙)

包括在出发前排长再次交待:

“出发前我重点交代一下。”排长一边逐个检查装备情况,一边对大家说道:“昨晚的敌情通报,大家已经知道,苏修(苏联)顾问帮越南鬼子搞‘净化边境’政策,现在中越边境上的越南村庄里已经没有普通老百姓,那些被净化的边境村庄,现在住的都是他们从其他地方征募的‘青年冲锋队’—也就是武装的‘老百姓’,如果我们我们会遇上或者看到越南的所谓‘老百姓’,要高度警惕,因为那就是敌人!我们的对手—越军特工队,也会像我们这样做,进行化妆和伪装……如果发生战斗—特别是与敌遭遇,大家不要惊慌,要按照我们预定的方案行动,大家明白没有?” “明白!”大家齐声应道。

[分析二] 诱因

侦察连在无名高地突然遭遇越军的偷袭,使得整个侦察连士兵们惊魂未定。

据当时五班长(大桃)据守的小高地上对八班长说:

“幸亏副连长先上山顶啊!要不然,让越军先上来,机枪这么一架、对我们一通狂扫—我们这些没遮没挡、没有思想准备、暴露在半山坡的部队全都要完蛋……要牺牲多少人啊!”战友说这番话的时候,嘴唇直打哆嗦。”

你得知道,这可是这些士兵们的第一次出国作战哟,第一次在战场上正式与敌军直接面对面交手,又是第一次遭遇敌军的突然袭击,这可不是往日在训练场上的军事演习呵,对于刚刚踏出国境的青年士兵们差不多是惊呆了!血淋淋的现实摆在面前,士兵们这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越军已经开始要把他们全部都置于死地了!

[分析三] 导因

尚在出发之前隐蔽在53号界碑我方一侧时,连长向大家介绍敌情时就说:

“据侦察情报,越军在班派驻守了一个连,该连隶属禄平县独立营,约有66人。负责长条山与540高地对我正面的防守。首长决心:以我们侦察连为主力,。。。先期潜入敌后,不惜一切代价,务必在17日凌晨6:00之前,占领班派北侧无名高地,伺机拿下班派,切断长条山与540高地上越军的联系与退路,全歼正面之敌!”

既然有侦察情报显示,现已占领了无名高地,领导又明令伺机拿下班派,全歼正面之敌!再加上刚才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偷袭,遵循侦察兵的先敌开火的原则,面对从敌军村庄里涌出很多人,而且还大呼小叫,背着、提着东西向山后跑去,六班长命令开枪射击也就顺理成章了!敌人就明摆着出现你的面前,当时就是换了谁也会下达命令开枪。

[分析四] 成因

还有两个因素绝对不能忽视,一个天气现象;另一个是战前的情报。

据侦察连的士兵回忆,当时天色蒙蒙亮,根本就分辨不出对方的身份,我们只知道这个村庄里有越军,开枪射击也是出于本能。就好比在夜暗中,你能分辨出什么?

再一个就是前面所述的,在出发前排长的再次交待:“昨晚的敌情通报,大家已经知道,苏修(苏联)顾问帮越南鬼子搞‘净化边境’政策,现在中越边境上的越南村庄里已经没有普通老百姓,那些被净化的边境村庄,现在住的都是他们从其他地方征募的‘青年冲锋队’—也就是武装的‘老百姓’,如果我们我们会遇上或者看到越南的所谓‘老百姓’,要高度警惕,因为那就是敌人!我们的对手—越军特工队,也会像我们这样做,进行化妆和伪装……如果发生战斗—特别是与敌遭遇。。。(仍)要按照我们预定的方案行动。”

再说从敌军驻扎的村庄里面跑出的人能是什么人?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不正是我们要消灭的敌人么!

[分析五] 因素

既然有了前提,又有诱因和导因,再加上天气和情报两个促成因素,战场上所发生的一切似乎有导演组在按照军事演习一样,天亮后开始呈现在大家面前了。等天亮了,六班长估计是从尸体没有穿军装上才发现对方是非武装人员。八班长后来拎着枪过去,只见山坡上七横八竖的躺着很多越南老百姓的尸体,到处是遗弃的行李、包袱、生活用品。副班长打开一个提袋,里面竟然发现一顶尼龙蚊帐。

面对如此结果,六班长开始也觉得自己不够冷静,虽然这件事没有任何人追究,但却让让他一直耿耿于怀。由作战回来之后提拔任二排长的吴海明,却出现了严重的(战争)后遗症,经常在深更半夜惊悸的大喊大叫,头疼欲裂,只好安排在干部休养连休养。领导也准备在他休养结束就调任警卫连任副指导员。

[导出]

我在前面说,“战争摧毁的不仅仅是士兵们的肉体,同时也摧残着士兵们的精神。”正是战争将这些年青的士兵们导入了一场血淋淋的战场,而且给他们其中一些士兵留下了战争后遗症;而如何疏导他们的心理,摆脱战争后遗症又成了一道难解的课题。

应该说自卫反击战是我军发展史上一道分水岭,无论是军事训练还是武器装备,一场实战给我军带来了一系列的变化。面对曾经发生的令人苦恼的战争后遗症,听说部队也开始配备心理医师了。

说穿了,六班长陷入的是一场道德的困境。假如说,那些尸体都穿着军装,也许他就没有了那些苦恼。偏偏那些尸体旁边,到处是遗弃的行李、包袱、生活用品等,他一直以为射击了越南的老百姓,他一直就这样焦虑着,苦恼着,甚至于自责。

我个人认为,六班长没有弄清楚过这一过程的前提、诱因和导因,还有天气和情报两个促成因素,也没有人帮助他分析过。在这一切因素综合下,再加上在两军阵前突然运动着人群,这不是明摆着要逼迫开枪吗!

还有一个军与民的困恼。

其实在还没有开战之前,人家越南已经是早作了充分的准备,已经是全民皆兵了。

请看六班长的战友八班长的一个实例:

那天八班长那天带领师直通信连的两个战士去巡查线路,结果发现电话线是被一个十二、三岁小孩割成了三段,并从身上搜出了一把约有一寸宽八寸长、钢锯锯片磨制的匕首。你说这小孩子是军还是民?

这小孩子显然是民!那么这个小孩子居然身藏匕首把我军作战用电话线割成了三段,你说这是什么行为?这是傻子都能作出的判断!可是我们的六班长却陷入迷惑不解的困境,这不能不怪战前那个“爱护越南一草一木”的战场纪律使然。

实战才是答案!

那些越南老太太向我军投出的手榴弹,那些越南妇女草篮子里面隐藏着的武器,已经给出了全部答案。

有谁能保证今后不会发生另一场边疆自卫反击战?我倒要看看总政那些宋襄公们还敢不敢再重复那些狗屁不通的“爱护xx一草一木”战场纪律?!

我说的不一定全对,分析也不一定全部准确,如果六班长的战友王老兵能指点一二,鄙人倒愿意听听亲历者的实验指导。同时也希望网友们能指点指点。 2013年6月26日


本文内容于 2013/6/27 10:28:07 被江南jdz编辑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