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续三)一个普通人在普通部队当兵的普通流水账

孙振江 收藏 3 393
导读:5月16日 这一个月的中间一天,天气干燥。 在瞄靶场上,同林宗谈谈笑笑,班长的忠言劝告也当作耳边风。不怨旁人评价怎样,象发病似的一连唱了好几首台湾校园歌曲。不知怎(咋)的上午很快过去了。下午和林宗一起。谈的是不太符合形势的事,不是回首在家时的快乐自由,就是后悔和埋厌部队生活的不自由,这可能我的思想跟不上形势,资本主义生活方式在思想上盘绕,老是想着回家,训练起来三心两意,说这不好道那真坏,没有勇气抬头展望未来,总是失望。 5月17日 一整天都是训练,主要是瞄靶。下午大概瞄了一小时,其余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5月16日

这一个月的中间一天,天气干燥。

在瞄靶场上,同林宗谈谈笑笑,班长的忠言劝告也当作耳边风。不怨旁人评价怎样,象发病似的一连唱了好几首台湾校园歌曲。不知怎(咋)的上午很快过去了。下午和林宗一起。谈的是不太符合形势的事,不是回首在家时的快乐自由,就是后悔和埋厌部队生活的不自由,这可能我的思想跟不上形势,资本主义生活方式在思想上盘绕,老是想着回家,训练起来三心两意,说这不好道那真坏,没有勇气抬头展望未来,总是失望。

5月17日

一整天都是训练,主要是瞄靶。下午大概瞄了一小时,其余时间是投弹,我投了几颗,原地最好的是31米,助跑才29米,这“优异成绩”总觉得不自在。

5月18日

天的气息对我来说还算好。只因它是阴凉清爽,我才这么说。上一午瞄靶时,班长检查过我的三种姿势。检后说:“立姿晃动太大,射击时要掌握击发时机,多练点,不要老是同人家吹牛皮。”我听后也没什么回顶他的。好兴时才瞄几枪。懒筋一出现,就同林宗扯淡几句。

即将结束时,(不进行)假实弹射击,起初是二百米卧姿射击目标十秒钟现一次。随之是150米跪姿,100米立姿,射击后,班长对我还比较关切,对我道:“你击发时太快了,二、三秒钟就扣扳机,此时靶还没稳定,以后注意点就好了。”只因我的手臂晃动太大,若不乘初时比较稳定的机会,瞄久了就难打中。我这才先击发了。以后之事不必再写,反正回家吃午饭了。

下午起床后。洗个冷水脸,醒醒精神,好为下午打靶抖擞一些。取回武器、弹袋,通一通枪筒。班长关心的说:“打靶时心不要慌。记得200米、150米定表(标)尺2,,10米表(标)尺1。”我听了只是点一点头,集合了。

在靶场上,不必说其他了,反正是等待射击。我向文书说明,我第六岗,请优先让我先打,在打靶的时候,就还是慌,打的成绩不太理想,6发子弹才打中4发.这对我来说,是有点心满意足的了,因为以前老是说二练习打个光头。但愿实弹射击时打出这种水平,好不为打不好而羞惭。

5月19日

好天气不长,早饭前连长说过,每排抽一个班进行第二练习实弹射击,但天不作主,在进早饭时,雷鸣大作,震耳欲聋,乌云滚滚,把中队长的计划破灭。但还有他的后路,集合饭堂抄警士的职责及有关之事项。下午我没参加,我也不想听,这也是中我之意了,只是去站岗,才免受坐得屁股痛的罪,晚饭后同老兵聊天,都是说些厌天忧人的事。我说:“我们当这样的警士比任何兵种最最最不好。每天都是站岗,这不是一回事,若是犯人一逃,那当兵应尽的义务就成了一句空话,这倒不离奇,当兵不成,牢房的铁门敞开,等你进去,这岂不是辜负了父母的期望了吗?现若调我到边防去,我心甘情愿,在那死还死个光荣。当其他兵都比我们这种兵好,不管是炮兵、步兵、野战军,虽然他们训练紧张辛苦劳累这是起初的事,久了就没有了这种感觉。那里象我们这里,一训练起来就紧紧张张,一躺下床就起不了;若不训练,每天都坐凳子上面,乖乖的听革命大道理,作什么八十年代活雷锋啦,学习张海迪,做共产主义新人,信口开河,就象(像)连珠炮一样一五一十的打响,没多久,弥漫的硝烟又不见了。这样一来,听起来就厌烦,坐得也不自在,……”其他的对话我无法再写。

电影《许茂和他的女儿们》看一会儿就事先单独回家了。

5月20日

昨天下了整整一天雨,今晨总算有些晴朗了。

在靶场上瞄了十分钟,天开始又变面了,雨陆陆续续的飘落,我们只好披着带来的雨衣回返营区,休息一会儿,方端枪在屋前瞄小靶。大约过了半个钟头,集合听课了。

中午站岗,在岗楼上,享受初晴的爽凉,太阳在半天上射下大地,漫山遍野新雅苍翠,岗楼左右的山丘,草叶粘满了晶莹透亮的滚圆水珠,闪闪发光,乡村的女孩童这时她们背着箩筐,在采摘野菜、野草,还低声哼唱着山歌,清脆的歌声在空寂的山谷回旋,那歌声灌入我的耳朵,象一股清澈甘美的山泉,流进我的心坎里。她们貌不惊人,那羞怯的面容体现了乡村女性特有的娇媚。她们看我傻站在岗楼上,好象(像)知道我在欣赏她们的歌曲,此时立刻停止,象躲避什么似的,低着头,面带羞容,慌张躲走,其中却有一个比较大方的姑娘,还回头投一甜蜜的微笑,此时,转过头之快,难以书写。她们筐里装着新柔嫩绿的野菜野草,有的满满的、有的大半,有的筐底还露出精密的竹编方格。

我鸟视了整个铸工车间围墙里外一遍,抬头望天,蔚蓝色的天空,一朵朵棉花似的云彩缓慢漂浮,云雀在飞翔途中发出嘹亮的啼鸣。唤醒了沉寂的空旷。

一路上,白色蝴蝶在野花丛中飞舞,时而在野花上面飞来转去,时而在各色小花朵里采集淡甜的花粉。前天,路旁的那水排洪沟都干凅的干裂,现在湍急的混浊泥水往低处直流,漩涡一圈圈打转,发出咆哮的声音,碰在怪石头的水花,溅得衣服斑斑点点。忽然间,“突——”的一声,一股微风掠头而过,我举目张望,原来是两只禾花雀在追逐戏耍,它们时而在电线上歌唱,时而在辽阔的田野上跳跳蹦蹦,有时还掠水而过。一不慎,我左脚碰到突起在路上的石头,周身神经象触电一般的感觉。这时,我只好收回视线,走自己的路。吔——那是什么?金光这么刺眼,连睁也不敢睁开,好奇心切,我三步并作两步,顺着光线跑去,过了一草丛,在稀少的绿草坪上才看见那东西的真面目,原来是一片深绿色的凹形玻璃在闪闪发光。

走到靶场旁,听了中队长的发表演说及安排,我整装待发。

在这空隙期间,听了林宗的论述:“我和杰群(雄)今天打得最 (漂)亮,九发九中,等一下,轮到你时,你可拿杰雄的枪去打,我刚才就是用他的枪,现在好多人都想打此枝(支)枪,你得快点去同罗茂(超)说知一声,也要向杰群(雄)打一招呼。”我听后满是高兴,却为自己的枪法而提心吊胆,左思右想,况且自己的枪里面有些微沙,就暂且用他人的枪吧。我找了杰群(雄)说明原因,还说:“怎么打才准确无误呢?”杰群(雄)回答道:“你平时怎样练,就怎样打,保障打出好成绩。”我听后并无多问,只待打枪了。

我打完靶回来,中队长嚷说道:“这组打得不行,2号(即我)靶、5号靶打了光头。”我听了甚是惊慌,就赶紧去看文书的登记本,他还刁难我,排长向他说明原因,他这才打开给排长看,我随之偷瞟一眼,看在我的名字旁的方格里填写一个“4”字,“这次真的完蛋了!”我叫了起来,我想起来又恼又惭。打中加一发子弹就不光头了,他们的,别人打得这么好,自己连及格的水平还达不到,活见鬼去了。

我问了许昌林打中几发,他说打了一个良好(即6发),哼,我想,他前次预习还差我一发,现在比我多2发,我真感到很愤慨,又只怪自己技术性能掌握不好,靶还没稳定,扳机一扣,每次都比人先打出去。

自己厌自己还一回事,还受到班长的指责。今年真坏运。

回来时同林宗一起走,人家当着林宗笑嘻嘻说几句恭维话,说这道那,笑容可恭。然而,别人对我却一个招呼也没打,只好唉声叹气。罢、罢、罢!不写这烦人的事。

今晚还真不错。集合看电影,路上,别人心情开阔,我却默默行走,我还说了一句话:“人逢喜事精神爽。”本来我排一起喊口号是最少(小)声,今晚比其他排宏亮多了。这些我不理他,走到派出所驻地时,一股醇香的木兰花香味扑鼻而来,这才使我这生性孤僻、气量狭窄的人豁然开朗起来,精神抖擞。

今晚看了两部动情的故事片。先者是彩色宽银幕故事片《城南旧事》,再现了辛亥革命时期人们的精神面貌、生活习俗和体现了当时的社会制度,观后耐人寻味。剧中小女主角英子,那朴实自如的演技更堪入目,表演出了当代(时)儿童幼稚可爱的动人形象,使人拍手叫绝。后部是西影摄制的彩色故事片《白桦林中的哨所》,这部以部队战士生活为题材的影片,成功地塑造了新一代最可爱的解放军战士的形象。男主角起初对养军犬不感兴趣,一气之下打得那只立了功的军犬卧地不起,他出差回家途中迷了路,部队领导干部带着那只带伤的狗,率领战士们寻找他。到后,军犬以特有的机灵及嗅觉,才在雪地里找到了他的主人。这一来,他甚为感动,对养狗兴趣倍增,后来他成为一名英雄(勇)的边防战士。片中还穿插了爱情,使那些对解放军战士冷眼相待的人,观后有一定的教育。

回来路上,蛙叫虫鸣,尖利的声音直穿耳膜。

该,熄灯了。

5月21日

我大声地说:“林宗,你同以前已判若两人了,打靶得了嘉奖,心情可说是愉快的,加上干部警士们的夸奖,你更得意忘形了,连天与地都分不清。你已进入另一世界——欢乐的天堂。”林宗为自己解围说:“这有什么了不起,你说得过分点了。但应该说,我的心情有点明朗。”“你别识(误)会,我们之间可说是朋友,开玩笑是家常便饭了,我相信你也知道我说的都是陈词滥调。”我们又叽里咕噜说了好多,然后大笑起来,旁人也带点微笑,眼睛都傻望着我俩,只因他们听不懂我的方言。

站岗时,过了一小时之久,弱小的说话声在耳畔萦绕,我举目张望,到处都寻遍了,没发现什么,我无意之中,探头窗外,哊,原来三、四位七、八岁的小女孩子围成圈,面对面坐着,边说边嚼东西。我问道:“小朋友,你们摘桃子吃,是吗?”她们听了只顾笑,笑得甜滋滋的,还有两个小酒窝。她们张望着的眼睛,园(圆)大乌黑,水灵灵的,我这才看清楚,他(她)们是在啃南瓜籽,吃得那么香甜,美滋滋。我看不多久,就缩回头,这时,听到的还是笑声。随后,她们不知说什么语言,有时有好几句都带有韵味,这大概是童谣什么的。

这些活泼动人的女孩子,使我这样寂寞的人,增添了生活气息。

5月22日

今天过得不错。

炎热里,夹杂着清风,一阵阵送来,真好受,没事做,不能这么说。说自己思想动机不单纯,对部队的工作无信心,不做其他事情,这样说,更为好些。

“宗,我们这中队里所有的海丰人,有几个是‘幻想家’,你就是其中一位。”几个人坐的不成坐,说成躺床更为恰切,在闲聊。那句话是我发出的。“我是幻想家,那你是‘现实主义者’不成。”我接着说:“我刚才说的有我的理由,你是思想波动式的,时而升高,时而降低,干工作是曲线型的。”我这句话不知同他说了多少遍了,这样一来,他却说:“这个你不懂得,这叫随机应变,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攻其不备,你该懂得了吧!”我说:“懂了一点,但是你不能这样做,现我就揭开你一点底细吧:你爸爸来信时,看后甚为动情,自己不辜负父母的期望,要在部队扎扎实实地干,过后,思想变化无穷,对现阶段生活抱着失望的态度;接着,看了堂兄的来信,看到鼓舞的字眼时荡然飘荡了。机不可失,乘在部队的机会,巩固以前所学的知识,准备考警校等,家里的书本寄来后,头几天刻苦学习的精神很好,一有空,就解答数理化难题,攻破拦路虎,整个思想都陶醉在书本的迷宫里。一没兴趣,思想晴间转阴,嗨,这些学到也没有用,还是吃喝最痛快。比如,这次射击得了嘉奖,给人吹捧几句后,心情也不坏,却有几分自满。……”林宗打断我的话问道:“够了吧!”他还带点不服气的神色,我没好气的说道:“说够吗还有很多,说不够吗,话已说了不少,就让我再说几句吧,况且还未说出你究竟是不是幻想家。”

“你为什么那样做呢?我不太清楚,也不理解你的内心世界,只能在表面和日常互相谈话中得知。你时想买一部收音机,这我不反对;想来想去,买一部照相(机)也很好,免给照相商挣钱;听了什么风声,手提琴也想买一把。到头了一件没买成,每天的嘴巴一没烟抽,就想尽办法,找一支抽,钱也没计划的花,发了津贴费后,把它花个分毫不粘身。还想买什么吗?把自己的烟瘾控制掉吧。我不再啰嗦,你的就说到这为止,其他几位,如裕伦、庄跃等,他们都收到家里不少书籍(是自己写信向家人要的),也是为考军官学校而学习,但好景不长,一会儿就对这些没感兴趣了,军校的美梦醒来就不知到哪里去了。你们若要考军校院校什么的,若不细水长流,认真攻读,考得上是上帝的事了。最后,我祝愿你们扎扎实实干工作,利用空余时间学点有用的知识。”林宗等人你一言,我一语,象雨点似的向我攻来,这些话我不必多写。

暮色降临,排球场上还在激烈地争打,各显神通,只因热得要命,才错失最后的观看,回家冲凉了。

不多久,庄跃他们打球回来了,我问他们排球打得如何,只得了“输”字,他们还说明天再见高低。

室里灯火通明,我们好几个人在庄跃的宿舍里坐的坐,有的还就势躺着床上。真有意思,谈的是什么话呢?你们大概不知道吧?现我就简单写几句。

“庄跃,你的妹妹定必很漂亮,我同你事先告知,我叫你妻舅好了。”“他妈的,昌林,你妹妹给我更合适,我一表人材(才),你妹见后就一见撞情的。如何,看你还微笑,你比令妹更爱我,可惜你也同我一样。”昌林听后赌气地对庄跃说:“好,好!我妹妹给你,你现在得送点礼物给妻舅。”“妻舅,这个容易,你妹妹不知长得多丑呢?”庄跃扮一鬼脸,调皮的说,然后轻松自如的说道:“我们不说这些好了,还谈谈在家时的各项情况和有趣的事情。谈点历史也可以吗?”整个室里更加喧哗,七嘴八舌,有的静听,有的比手划脚,有的发表演说,讲点家乡的历史及历代豪杰人物。如海丰农民运动的领导人彭湃。国民党派陈景(炯)明,更前一朝代的贤人黄举人等人,在动乱时代的佐(左)伪(委),仁(人)总派,旧社会的乌、红旗派,品头论足,说其他长,道其他短,谈论到午夜时分,才肯罢休,出来时还再回味几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