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首相鸠山:中美加强合作,日本不应嫉妒

美茵河畔 收藏 2 1536
导读:鸠山由纪夫可能是日本社会最受争议的前首相。 今年1月的访华行程中,鸠山有关钓鱼岛问题的发言在日本国内引起轩然大波,甚至有些日本媒体批他为“国贼”,时隔近半年,他又踏上了访华的旅程。据悉,鸠山将从27日出席在北京举办的世界和平论坛等一系列活动,在此期间,他将同中国政府高层举行会谈。 临出发前,鸠山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的独家专访,鸠山表示,他不会因为批判而选择沉默,谈到中美日三国关系,他认为日本不应该对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感到嫉妒,而对于依然保持在高支持率的安倍内阁,鸠山指出安倍轻视亚洲的路线

鸠山由纪夫可能是日本社会最受争议的前首相。

今年1月的访华行程中,鸠山有关钓鱼岛问题的发言在日本国内引起轩然大波,甚至有些日本媒体批他为“国贼”,时隔近半年,他又踏上了访华的旅程。据悉,鸠山将从27日出席在北京举办的世界和平论坛等一系列活动,在此期间,他将同中国政府高层举行会谈。

临出发前,鸠山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的独家专访,鸠山表示,他不会因为批判而选择沉默,谈到中美日三国关系,他认为日本不应该对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感到嫉妒,而对于依然保持在高支持率的安倍内阁,鸠山指出安倍轻视亚洲的路线根本有误。

中日需重回“搁置争议”的原点

《第一财经日报》:在上一次访华时,您有关中日两国对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的主权“存在争议”的发言在日本国内引起了安倍内阁和一部分媒体的强烈批判,认为与日本政府的立场不符。这次访华,您会在相关问题上选择沉默吗?

鸠山由纪夫:当然不会选择沉默。此次访华期间,我会继续在各种不同场合表明自己的观点。在面对钓鱼岛这样的领土问题时,日本人经常会强调所谓“固有领土”概念,但我认为我们有必要再好好学习一下历史。中日两国有着不同的历史,对领土问题也有各自不同的主张,因此,将钓鱼岛视作主权归属存在争议的领土,这无疑是正确的。然而,日本政府现在的所谓“不存在任何主权问题”的立场,是完全无视对方主张的一种挑衅,是最不适宜解决问题的态度。

我认为,中日两国都有必要以谦逊而冷静的态度,通过对话解决相关问题,而要实现对话,就必须回到41年前的原点。1972年,当时的田中角荣首相和周恩来总理在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的谈判中,就钓鱼岛问题达成“搁置争议”的共识,这是个英明的决断。中日双方,特别是日本,现在有必要重新回到这一原点,重新回到搁置争议、携手合作的轨道上来。这是我一贯的态度,今后也不会改变。

前段时间,前官房长官野中广务在访华时称,他曾亲耳听田中角荣提到中日间确实存在对钓鱼岛“搁置争议”的共识,但即使对于这样明确的证词,现在的日本政府也予以否认,甚至对野中这样的历史见证人予以批判,实在是很奇怪的事情。同样,在日本国内,也有人称我为“国贼”,但我相信,历史终会证明究竟是谁对谁错。

希望中国人民能理解,倚靠经济发展而跻身世界先进国家的日本,在最近20多年时间里经济一直处于低迷状态,这使得一些人或因为愤恨或因为丧失自信,而变得越来越右倾。我相信,即使我的主张现在会遭受批判,但当日本的经济重新恢复活力之后,同意我的观点的人一定会越来越多。

日本应为中美关系改善出力

《第一财经日报》:前段时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美国总统奥巴马的首脑会谈,让外界看到了中美两国正着手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趋势,而日本媒体的报道中仍只是强调中美之间依然存在着许多分歧,请问您怎么看接下来的中美日三国关系?

鸠山由纪夫:的确,美国内部对于中国在军事方面的快速发展感到威胁,但同时,美国也意识到,中国是一个拥有13亿人并高速发展中的国家,同这样的大国加强合作关系对美国本身来说是有益处的,同时,中美在安全保障领域建立稳定的合作关系,对于需要削减国防预算的美国来说也是极为重要的。因此,虽然今后中美两国依然可能在某些具体问题上存在分歧,但从基本的大方向上来说,中美两国间的合作关系会不断增强。

我认为,对于中美加强合作的现实,日本不应该感到羡慕或者嫉妒,而是应该争取在中美两国间起到桥梁作用,支持两国关系的进一步密切和强化,如果日本能拥有这样的气度,反而会在今后的三国关系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从日本角度出发,或许会认为美国向来重视日美关系,但在美国政界和知识界中,越来越多的声音认为,对美国来说,今后中国要比日本重要得多。日本政府应该正视并承认这一现实,同时,制定出有助于各方建立双赢甚至多赢局面的灵活的外交战略。

《第一财经日报》:您是日本政坛内为数不多的,同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都举行过会谈的政治家,能否谈谈对这两位首脑的印象?

鸠山由纪夫:我同习近平主席见了3、4次,我认为他是一名具有领袖风范的政治家,从他身上我感受到一种“安定感”,并且每次见面都觉得这种“安定感”又有所增强,和某些会突然说些莫名其妙的话的日本政治家不同,习主席总是冷静地对事物作出判断,因此,我相信习主席今后也会理智而冷静地处理钓鱼岛问题。而我和奥巴马总统也见过几次,我感觉他也是一名非常开明的政治家。

正因为中美两国首脑有这些特质,本来日本如果方向正确的话,完全有可能构筑起中美日三国间高度的合作关系,然而现实却是只有中美之间正逐渐形成这种合作关系。我认为,现在的日本政府所奉行的所谓“自由繁荣之弧”价值观外交,以及在中国周边国家中寻求盟友一起孤立中国的做法,是错误的。

安倍重美轻亚路线错误

《第一财经日报》:回来谈谈日本的内政,在不久前结束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自民党又获大胜,而民主党则再度惨败,您认为自民党的胜因是什么?而身为民主党的创建者之一,您对民主党目前的现状又作何感想?

鸠山由纪夫:这是可以预见的结果。民主党内部分裂,不履行对选民的承诺,从而丧失了选民的信任,才导致了现在的结果。信任,构建起来要花很长时间,而崩塌则只需一瞬间,现在的民主党,已经完全不是我当年创建民主党时所构想的那个样子了。

而对自民党来说,选举的胜利意味着选民认同执政党的政策,然而,我对安倍政权的政策是否真的会带领日本重振经济表示怀疑。所谓的“安倍经济学”,依靠口号和中央银行的金融政策让外界报以期待并造成日元大幅贬值和股价上升,选民则因为这些暂时的荣景而对执政党投下信任票,然而事实上,日本的实体经济并没有发生太多变化,而安倍首相推行的经济成长战略也缺乏实质内容。

《第一财经日报》您认为,日本最需要的经济成长战略是什么?

鸠山由纪夫:在我担任首相期间,提出三个方针:绿色改革(green innovation)、生活改革(life innovation),以及参与亚洲的发展。然而,比起亚洲,安倍首相更重视美国,更愿意在加入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上下功夫。当然,美国也很重要,但日本必须要更加重视同亚洲,特别是同中国等东亚国家的关系。中国的经济发展迅速,且中国的经济发展也有利于日本,同中国以及东亚各国构建双赢局面对日本的未来十分重要,也正因这样,有必要妥善解决目前困扰日中、日韩、日俄关系的一系列争议问题。

《第一财经日报》:这是否也是您创立东亚共同体研究所最主要的目的?

鸠山由纪夫:是的,东亚共同体的构想可以说是我毕生的事业。二战后,日本人在安保方面过于依赖美国,以至于日美安保同盟成了日本的外交战略的最优先选项,且除了日美安保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内容。我认为,日本可以将日美安保放在一个重要地位,但不需要在所有方面都听命于美国。21世纪是亚洲的世纪,日本人应该树立自己是亚洲人的一份子的观念,同亚洲国家强化合作关系。

在我担任首相期间,日本同中国、韩国、俄罗、东盟国家的关系都不错,然而在我辞职之后,东亚共同体的提法就从日本政府消失了,而不久之后,中日之间在钓鱼岛海域就发生了渔船撞击的事件。我认为,日本在处理这件事情上的做法欠妥,导致钓鱼岛从那时起引起了双方高度的关注和紧张。能否同中国建立高度信赖的合作关系,对中日两国,特别是对日本来说,事关未来的生存问题,因此,为了两国未来能建立互信关系,日本有必要重新学习历史,对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好好道歉。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