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钓鱼岛战略大博弈之三:别再给中国提日本的“实控”

玉宇瑞明 收藏 3 3905

钓鱼岛战略大博弈之三:

别再给中国提日本的“实控”

玉宇瑞明

钓鱼岛问题本来是在战后就应当得到合理解决的问题。它后来之所以成为一个问题,是战后美国托管琉球期间美日双方做的一笔糊涂账所引起。美国先是擅自扩大托管琉球的范围,后则以“原从日本取得的对这些岛屿的施政权(应当)归还给日本”为“理由”,将钓鱼岛“送”与日本“管辖”。这种理由显然不能成立。战后日本交出去的在中国、朝鲜半岛、菲律宾等国的“管辖权”很多,难不成都要再归还日本去?美国的这个老大当得实在有点太糊涂,或者太霸道。

钓鱼岛问题成为当今世界一个新的重大热点问题,一个撼动中日关系大局、牵动中美安全神经的重大问题,从根本上讲有两个原因:一是日本罔顾历史事实坚持它拥有对钓鱼岛的主权,一是美国承认日本的“管辖权”并被日本用来作为非法侵占中国领土的护身符。二因之间,后者对日本更重要。日本就是要抓住美国对其所谓“管辖权”的承认,利用美国的强势和《美日安保条约》,一方面巩固其“管辖权”,另一方面逐步实现由“管辖”或“实际控制”向“主权占有”的转变,此次“购岛”即为一例。而美国的算计更“精”。它一方面把自己打扮成公正模样,屡屡表明在钓鱼岛主权归属上不持立场;另一方面又通过承认日本的 “管辖权”、或给日本一个“甜头”(从中国必然的激烈反应看它又何尝不是“毒饵”呢!),把日本紧紧地握在自己的手中。这钓鱼岛“管辖权”就像一件美国拿妖的“法宝”,你日本要不听话吗?我一松口你在钓鱼岛及相关的利益就全完了,这对于贪婪又吝啬的日本还不要了命般难受?

那么这个在日本方面如获至宝、在美国方面又作为拿妖的“法宝”的“管辖权”或“实际控制”,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从理论上说,对任何领土的管辖权都来自于它的主权,对一地不领有主权,就不会有管辖权。但从实践当中看,主权与管辖权有时也会处于分离的状态,并且有两个重要特征,即非法性和暂时性。前者如日本侵占中国领土时期,它是非法的,是应当结束的;后者如美国占领日本时期,它是合法的,但却是暂时的。所以管辖权的有效与无效,最终还是要看其主权归属。美国一方面表示对钓鱼岛主权不持立场,另一方面又承认钓鱼岛“管辖权”属于日本并对中国的维权行为施压,就是一种既自相矛盾又不合理不合法的国家行为。

但仍然需要系统深入地谈谈为什么别再给中国提日本“实控”的问题。这可以分三个层面进行,即历史层面、法律层面和现实层面。

一,历史层面。

钓鱼岛问题从日本作为而言,大致可以分为四个时期:第一时期即1879年——1984年——1945年,为日本窃取钓鱼岛主权时期;第二时期即1945年——1970年,为日本失去钓鱼岛主权时期(这个问题很快将重点说明);第三时期即1970年——2012年,为日本非法控制钓鱼岛时期; 2012年日本对钓鱼岛非法“国有化”之后,包括后来的“申遗”动作等等,则属于日本企图变“管辖权”为“主权占有”时期,即第四时期。钓鱼岛主权和管辖权方面的认知混乱,或者日本和美国方面有意无意制造的认知混乱,主要发生在第一、二两个时期。所以在钓鱼岛主权和管辖权方面正本清源,只能从认识第一、二两个时期的历史事实入手,并且重点在解开三个关键节点。

一个是时间节点。

从时间上看,从1372年(明洪武五年)琉球国王向明朝朝贡、明太祖遣使前往琉球开始,至1877年英国海军编制的《中国东海沿海自香港至辽东湾海图》等地图将钓鱼岛列入中国版图,其间500余年,海内外有大量历史记载、地图等资料充分证明,中国不但最早发现、命名和利用钓鱼岛,而且对钓鱼岛实行了长期管辖。但直到1884年,才有日本人声称首次登上钓鱼岛,发现该岛为“无人岛”;之后再到1895年1月14日即中日甲午战争末期,才有日本内阁秘密通过决议,将钓鱼岛“编入”冲绳县管辖;再到1890年,日本才有对所谓“尖阁列岛”的命名。其间日本对钓鱼岛偷偷摸摸、羞羞答答、欲罢不能的调查、研拟、决议等活动,在日本的官方文件中表露无疑。那么这些历史事实表明什么?至少表明两个问题:

第一,所谓“无人岛”并非“无主岛”。当大量历史事实证明钓鱼岛为早就为中国所拥有时,日本的“无人岛”理论再宣扬一百年也毫无意义,它只是指明了一个至今仍存在的事实,而不能证明钓鱼岛归日本所有;

第二,日本十数年间对钓鱼岛的调查、侵占等活动一直秘而不宣,一方面说明他们的活动无效,另一方面也说明日本做贼心虚,但最后还是贪念占了上风,非要占了他人领土不可。这非但不能证明钓鱼岛为日本“历史固有”,反而让世人看到了日本不太好的东西,可以说得不偿失。

二是琉球或冲绳节点。

钓鱼岛问题成为中日之间的一个问题,始于1879年日本吞并琉球的行为(琉球问题将进一步说明),亦即自1879年之后才有日本人的所谓“发现”、调查、侵占等活动,并于甲午战争末期趁中国战败将钓鱼岛秘密“编入”版图。琉球或冲绳就如中日钓岛之争的一个长长的连板,如果没有日本对琉球的侵占,即抽掉了这块连板,中日之间无论如何是不会相隔数千里发生领土争端的。

问题当然不止于此。如果没有第三个节点即美日交接的节点,经过二战后的钓鱼岛主权或附加的“管辖权”也是清晰而明白的。而这个第三节点的问题,也就是钓鱼岛主权问题上法律层面的问题。

二,法律层面。

(一)应当并且可以证明,根据战后法律文件,钓鱼岛主权已经与日本没有任何关系。

与此相关的国际法文件主要有两个。一是1945年7月《波茨坦公告》,其中的第八条规定“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之其他小岛”;二是1946年1月29日《盟军最高司令部训令第677号》,明确规定日本的施政权所包括的范围是“日本的四个主要岛屿(北海道、本州、九州、四国)及包括对马诸岛、北纬30度以北的琉球诸岛的约1000个邻近小岛”。这两个文件说明什么?说明日本除对四个主要岛屿及北纬30度以北的相关领土领有施政权(因其合法性亦应视为领有主权)之外,世界上的其它土地从法律意义上讲无论姓中、姓苏、姓美,都已经与日本没有任何主权和施政权方面的关系。而且,由于钓鱼岛明确属于《开罗宣言》之“日本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土地”,也属于《开罗宣言》和《波斯坦公告》“日本在中国所窃取之领土”必须归还给中国的范畴,所以钓鱼岛无论主权或施政权都属于中国,而与日本无关。因此,从1879至1945年之前日本和钓鱼岛的任何关系,包括它的命名、它的政府与个人之间的租购活动、它将钓鱼岛归于冲绳管辖等等行为,都因主权占有非法无效而完全非法无效。换句话讲,二战结束之后,从法律意义上讲,钓鱼岛已经与日本没有任何关系,并且属于日本应当归还中国的领土

但是,经过无数流血牺牲的中国人为什么没有在战后拿回钓鱼岛、或钓鱼岛为什么最后仍与日本扯上了关系呢?这样的错误又是怎样发生的呢?这是下面要重点说明的一个问题。

(二)应当并且可以证明,美国和日本关于钓鱼岛管辖权的私相授受是完全非法无效的。

从表面上看,美日之间关于钓鱼岛管辖权的转移,首先是战后日本以钓鱼岛归冲绳管辖为由将钓鱼岛与冲绳一并交由联合国(美国)托管,然后才由美国结束托管时将钓鱼岛管辖权“送”与日本的事实。那么美国和日本的这些行为是合法的吗?这里面日本人又玩了些什么猫腻呢?只有澄清以下两个问题或两个事实,人们才能看清其中的奥妙或“错误”。

第一个问题或事实:战后日本交出去的琉球和钓鱼岛地区,仅仅是行政管辖权还是包括领土主权、管辖权在内的全部主权?

根据上述《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法文件,当时日本交出去的首先是琉球和钓鱼岛的主权,既无论钓鱼岛是否曾归冲绳管辖,在当时的情况下它都必须交出来,因为这一块土地已经与它没有任何关系;其次才是附属于主权之上的“管理权”或“施政权”。但日本以钓鱼岛归冲绳“管辖”为由将二者交由美国时,却有意突出了此时并无太多意义的“管辖权”,而刻意模糊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它交出去的是琉球和钓鱼岛的主权而非独立的“管理权”。 即使按照中国政府并不认可的“旧金山对日和平条约”(1951年9月8日),也规定北纬29度以南的西南诸岛等交由联合国托管,谈的也仍然是“管辖权”问题,而主权问题在《开罗宣言》和《波斯坦公告》中已经解决。也就是说,“旧金山对日和平条约”并没有、也不应当否定(因为那是用亿万平民和军人的生命、鲜血和无数的痛苦换来的)前面两个国际法文件,钓鱼岛在法律上仍然属于中国。而美国在结束占领时将中国钓鱼岛“送”与日本,如果不是恶意种植中日仇恨的种子,至少是对历史、对中国、对国际社会特别是战胜国利益的极端不负责任。

第二个问题或事实:既然日本交出去的是琉球和钓鱼岛的全部主权,以后又没有国际法后件否定前件的事实发生,那么日本和美国在钓鱼岛管辖权问题上的转移和接受便都是非法的,无效的。

由于上述理由,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琉球列岛美国民政府擅自扩大托管范围(见1952年2月25日、1953年12月25日琉球列岛美国民政府发布的第68号令即《琉球政府章典》和第27号令即关于“琉球列岛的地理界限”布告),同美军结束托管时把钓鱼岛“送”与日本一样,都是非法的,无效的。美国无权送出钓鱼岛的“施政权”,日本也无权接受钓鱼岛的“施政权”。钓鱼岛的主权和施政权,于法于理都应当属于中国。

(三)应当并且可以证明,美国对钓鱼岛和琉球问题负有重大责任,钓鱼岛和琉球问题作为战后遗留问题也应当尽快得到合理解决。

第一,美国对钓鱼岛问题的产生和对抗升级负有重大法律责任。中国人民为战胜日本军国主义作出了最大的流血牺牲,从日本收回被占领的土地也是国际法赋予中国的权利。美国作为战胜国的代表在结束托管后将钓鱼岛施政权“送”与日本,侵犯了另一战胜国的合法权益,并为地区冲突埋下重大隐患,美国应当为此负责并且有责任为公正解决这一问题提供正面帮助;

第二,琉球主权问题应当尽快得到合理解决。按照当时的国际法文件,琉球(即现在的冲绳)主权并不属于日本,所以后来美国没有、在没有征得其它战胜国同意的情况下也无权将琉球主权交与日本。美国在将琉球和钓鱼岛交与日本时也明确表明它交出去的只是“施政权”,后来也没有任何国际法文件支持日本收回琉球主权,这说明琉球的主权归属问题仍然没有解决。既然如此,现在日本将其划归自己的版图并且以主权领有者自居,不但非法无效,也侵犯了其它战胜国的权益,剥夺了琉球人民自立自决的权力,更是对二次世界大战结果的公然蔑视或挑战。为此,为还国际法和战胜国的公道,也为了表达对琉球人民的尊重,国际社会应当给琉球人民一次自决的机会。无论它们愿意留在日本、愿意回归中国还是愿意独立立国,都应当得到尊重,美国更有责任对此表明公正立场。

第三,钓鱼岛必须归还中国。历史上钓鱼岛是中国台湾省的一部分,琉球则是中国的属国。所以无论琉球问题前景与现状如何,都不应影响中国对钓鱼岛的主权。钓鱼岛后来成为中日之间的一个问题,完全是日本对外侵略扩张的结果,即始于1879年吞并琉球之后进一步的扩张行为。因为二战后相关国际法明确表明日本侵占的中国领土必须归还中国,同时美国任何情况下也没有承认过日本对钓鱼岛的“主权”而仅仅承认过“施政权”。那么,根据领土主权与管辖权相统一的原则,钓鱼岛属于中国无疑。美国应当承认当时把“施政权”送与日本并不具有法律效力,美国有责任表明这样的立场。

通过以上分析证明,从法律意义上讲,不但钓鱼岛的全部主权(包括施政权)不属于日本,而且琉球的全部主权同样不属于日本。而日本和美国所做的手脚,则在于混淆了“施政权”转移前后性质和内容的重大区别。当日本交出琉球和钓鱼岛地区的时候,名义上或它突出的只是“施政权”或“管辖权”,但根据当时的国际法文件,它交出的只能是包括施政权在内的全部主权。而当美国将冲绳和钓鱼岛交与日本时,也用了一个“施政权”的名义。尽管这个“施政权”按美国的解释并不包括主权归属(1971年10月美国政府表示:“把原从日本取得的对这些岛屿的施政权归还给日本,毫不损害有关主权的主张。美国既不能给日本增加在他们将这些岛屿施政权移交给我们之前所拥有的法律权利,也不能因为归还给日本施政权而削弱其他要求者的权利。”),将这个“施政”交与日本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但美国的表态却完全混淆了问题的性质:美国说我从日本拿来的“施政权”应当归还日本,日本则认为我给别人的、别人又还了我的理所当然。但这里却完全没有了残酷的二次大战的影子,也没有了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罪恶,更没了同为战胜国的中国的合法利益。这才是美国和日本吃“糊涂面”和吃中国“豆腐”的地方。美国“送”出了它无权送出的东西,即中国人民用无数流血牺牲才换来的胜利果实;而日本则接受了它不该要和本来就不属于它的东西,即收回了已经国际判决应当归还、并且已经交出的它国领土。但最后美国还是“送”了,日本人还是收了,这就是钓鱼岛问题再次成为一个问题的主要根源所在。

三,现实层面。

日本试图通过“购岛”完成对钓鱼岛由“实际控制”向“主权占有”的转变,已经严重侵犯中国的核心利益并突破了中国的底线,中国必须、并且已经用实际行动打破了日本非法的“实际控制”。

日本强行“购岛”之后,就把中国逼进了必须绝地反击的境地。在日方的强烈攻势面前,如果中国继续坚持中日岛争的防御态势,即容忍、默认或只是用一般的抗议应对日本的侵犯主权行为,中国政府不但会在内部承受强大压力,对早已沸腾的民意无法交待,而且会为其它领土争端提供一个软弱可欺的先例。中国政府必须由防御转入进攻,即用实际行动打破日本非法的所谓“实际控制”。唯有如此,中国才能打破日本的侵占企图,并用实际行动宣示主权,证明中国有能力维护国家领土和主权的完整。这就是当今钓鱼岛海域中方全海域、常态化、值守型存在的基本原因。

但在日本,安倍上台之后,表面上是在进攻,并且是全面进攻,但实际上是以攻为守。野田政府拼了老命也要“国有化”中国领土钓鱼岛,这是进攻;也是占据了进攻路上一个最重要的“据点”或关口。这时阻力强大,中国也有强烈反击。尔后安倍上台,看似嚣张跋扈,气势汹汹,但在钓鱼岛问题上其实已由进攻转入防守。而其防御的最重要“据点”或关口,就是死保“国有化”“成果”,但在口头上却避而不谈,力避人们更多地关注这一问题;其防御的基本策略,就是用 “两无一分”回避、掩盖、淡化日本的“购岛”本质。所谓“两无一分”,是徐光裕将军的总结,即日本认为在钓鱼岛问题上与中国无主权争议,无谈判余地;主张领土争端同中日经济关系分开,各走各得道。在此情况下,如果中国只是把焦点集中在日本不承认有主权争议和谈判必要上,或者按照他们的思路只是在这两点上纠缠不清,或认为日本承认争议、愿意谈判就可以了,那就会忘记了中国反击的本来目标:反掉日本在进攻路上建立的那个最重要的“据点”,即“国有化”结果。日本必须退回它的原点去,必须取消“国有化”并消除其国际影响,同时就钓鱼岛问题同中国展开谈判。

日本已经用实际行动表明它不可能退回原点,同时还用实际言行表明它不会同中国谈判而要扩大同中国的对抗。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办?那就只有像黄继光堵枪眼那样扑上去,打近身战,同时也打迂回战。但首先是要堵上去,也就是中国已经开始做的巡航常态化等等。这时中国在钓鱼岛的所有利益都是“存在”,并且不惜任何风险、任何代价的存在,存在就是胜利,存在就是真理。存在不仅是宣示主权,更是用实际行动否认日本的“国有化”成果。同时,还要在保持存在的情况下同日本打迂回战,持久战,在谋求钓鱼岛问题和平解决的同时准备应对日本挑起中日关系的全面对抗。而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最应当警惕的陷井是:同意日本以日方的不进入换中国的不进入以缓和钓鱼岛局势。这里当然也有一个区别。如果日本提出以日方军事力量不进入钓鱼岛换中方军事力量不进入钓鱼岛,如日本公明党山口津男提出的那样,中国可以考虑;但也只能到此为至。如果日本方面进一步提出以公务船不进入换中国公务船不进入(个别中国专家也有此论),而日本方面又没有改正它的“国有化”行为,那就万万不可。因为这样做的结果是:日本进占的关口完好无损,中国的所有反击都无功而返。然后逐步地,日本“国有化”被世界、甚至中国所习惯,所接受,日本也就实现了由非法“实际控制”向合法“主权占有”的转变,这当然是中国人民不可能吞下的 “丧失核心利益的苦果”。 石原跑到美国宣布“购岛”,日本在国际社会高调炒作“购岛”,而不是如此前那样在内部悄悄倒手,其目的就是在国际社会造成日本对钓鱼岛“主权占有”的既成事实。所以除非日本撤销“国有化”钓鱼岛并消除相关国际影响,在日本已经逼迫中国不得不用“国家存在”证明钓鱼岛属于自己的情况下,中国的态度只能坚决打破日本非法的“实际控制”。

总之,日本想一口吞掉中国的钓鱼岛由来已久,也蓄谋已久。但其最重要的立足点或依据,也是日本可以拉美国为它撑腰的“本钱”,就是美国非法“送”给它的对钓鱼岛的所谓“管辖权”或“实际控制”。但是,由于钓鱼岛无论在历史上和国际法上都属于中国,由于日本的所谓“实际控制”本来就是非法无效的,更由于日本“购岛”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侵犯迫使中国不能不用“国家存在”表明钓鱼岛就是中国的领土,所以日本对钓鱼岛的所谓“实际控制”也就由此宣告终结。日本必须认识到这是咎由自取,也是历史的公正;美国也不要再拿日方的“实际控制”说事,更不要在制造地区动乱和大国关系紧张方面越走越远。中国方面不但应当在自己的领土上持续存在,而且会尽可能用和平的方法尽快尽早结束一切外国势力在中国领土钓鱼岛的非法存在。

可以论证“别再给中国提日本的‘实控’”的,除纵向的历史比较和国际法认定之外,还有一个横向的相关问题比较,比如日本对钓鱼岛的所谓“实际控制”与俄罗斯、韩国对争议岛屿“实际控制”的异同。通过这个横向的比较,人们不仅能看清日本“实际控制”的非法与非理,也能更清楚地理解日本“购岛”的心理与岛争策略,这对于国人、世人应对今后的日本问题显然会有重要的帮助。有兴趣的朋友请继续关注下一节的相关内容。

本篇主要参考资料:中国政府《钓鱼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白皮书

下节预告:不同质“实控”与日本的岛争策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