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十大元帅临终遗言 尽显英雄本色

zhonglianshiji 收藏 4 6597
导读:1971年9月12日深夜,林彪外逃之前,流着泪说“我至死是个民族主义者”。   毛泽东称林彪是“这个娃娃堪当大任”。   朱毛在井冈山会师时,毛泽东看见一个娃娃模样的军人在给部队讲话:“其实这个土匪,那个军阀,只要有枪,就有一块天下。我们也有枪,也能坐天下!”毛泽东得知这个人是指挥部队在敖山庙、耒阳城打了胜仗的林彪营长,于是感慨道:一般的营长也只是领兵打仗,没什么政治头脑,而面前这个娃娃营长却满是“红色割据”的道理,与自己的主张完全一样,今后堪当大任。后来,毛泽东始终对林彪钟爱有加,识才善

1971年9月12日深夜,林彪外逃之前,流着泪说“我至死是个民族主义者”。

毛泽东称林彪是“这个娃娃堪当大任”。

朱毛在井冈山会师时,毛泽东看见一个娃娃模样的军人在给部队讲话:“其实这个土匪,那个军阀,只要有枪,就有一块天下。我们也有枪,也能坐天下!”毛泽东得知这个人是指挥部队在敖山庙、耒阳城打了胜仗的林彪营长,于是感慨道:一般的营长也只是领兵打仗,没什么政治头脑,而面前这个娃娃营长却满是“红色割据”的道理,与自己的主张完全一样,今后堪当大任。后来,毛泽东始终对林彪钟爱有加,识才善用,使林彪始终是同级别军事首长中最年轻者,这种时时提携、指点,是日后林彪成为纵横中国的杰出军事指挥员的重要因素。

毛泽东与林彪

贺 龙 (1969年6月9日):“人民是历史的真正主人,是最公正的裁判。”

毛泽东称贺龙是“红二方面军的旗帜”。

毛泽东在“三湾改编”时曾以贺龙“两把菜刀起家闹革命”的例子鼓励起义军。到陕北后又称他是“红二方面军的旗帜”,可见对贺老总的器重。文革期间,贺老总深受林彪的迫害,毛泽东在贺龙问题上主动承认错误。1973年2月底,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对人说:“我看贺龙没有问题,策反的人,贺把他杀了。”紧接着毛泽东又说“我有缺点,听了一面之词。”12月21日,全国八大军区司令员调动时,毛泽东在军委扩大会上讲话,再次指示要为贺龙平反,他说:“我看贺龙搞错了,我要负责呢。”“当时我对他讲,你呢,不同。你是一个方面军的旗帜,要保护你。总理也保护他呢。” 毛泽东又说:“要翻案呢,不然少了贺龙不好呢。”“都是林彪搞的,我听了林彪一面之词,所以我犯了错误。”

朱德(1976年7月6日):“我还能做事……要工作……革命到底。”

1976年7月6日,朱德逝世当天,病床上的他把秘书叫去。“今天报纸发表七一社论了吧?拿来读读。”朱德断断续续地低声说,“我还能做事……要工作……革命到底。”15时1分,朱德在北京医院逝世。

毛泽东对朱德的评价“度量如大海,意志坚如钢”。

自从井岗山会师后,朱德就成为了军队的偶像级的人物,长期任总司令,但更多的是一种象征意义。朱宽和忍让、纯朴谦逊,对这样一位没有野心的忠厚长者当然会赞誉有加。

1973年12月21日,朱德参加了中央军委会议,毛泽东在他的住所会见了参加会议的人员。毛泽东拍着身边的沙发,请朱德紧挨着自己坐下。

这时,毛泽东满怀深情地向朱德问候道:“红司令,红司令你可好吗?”朱德仍用他惯用的四川话,兴奋地回答:“主席,我很好。”毛泽东拿起一支烟,划火柴时似乎思考了一下,深深吸了一口之后,高声对朱德说:“有人说你是黑司令,我不高兴,我说是红司令,红司令。”毛泽东意味深长而诙谐幽默的话,惹得在场的人都不由自主地点起了头。接着,毛泽东又风趣地说:“没有朱哪有毛,朱毛,朱毛,朱在先嘛。”

彭德怀(1974年11月29日):“让我最后报答家乡的土地,报答父老乡亲。”

1974年11月29日14时50分,彭德怀对侄女梅魁等亲人说:“我死以后,把我的骨灰送到家乡,不要和人家说,不要打扰人家。你们把它埋了,上头种一棵苹果树,让我最后报答家乡的土地,报答父老乡亲。”随后,彭德怀离开人世。

“谁敢横刀立马,惟我彭大将军”。

老彭性格刚烈,疾恶如仇,而且有些特立独行,比较难驾驭,这从几十年和老毛磕磕拌拌的合作历程中就可看出,但打天下绝对需要这样的勇夫和猛将,就象刘备少不了张飞,李世民必须依仗尉迟敬德一样。所以在战争年代老毛会如此不吝溢美之词,当然事实也确实如此,比如,朝鲜战争没人愿挂帅,只能惟我彭大将军。至于59年庐山会议后毛说老彭的合作与不合作是三七开(我们可爱而又梗直的彭总非顶着说,不对,应是七三开),那是后话了。

毛泽东称彭德怀为“彭大将军”。

1935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到达陕北吴起镇时,宁夏马鸿逵、马鸿宾的骑兵跟了上来,毛泽东和彭德怀拟写了一份电报,主张给马家骑兵一个打击,以防把敌人带进根据地,击败追敌骑兵后,毛泽东写了一首诗,高度赞扬彭总。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惟我彭大将军!彭老总性格刚烈,疾恶如仇,而且有些特立独行,但打仗绝对是勇夫和猛将。在战争年代,毛泽东就是依仗彭德怀这样的大将军,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


叶剑英(1986年10月22日):“你给别人做过一件好事,你不要记得;别人如果给你做过一件好事,你要一辈子不要忘记!”

叶剑英病危后,已欲语不能,医生不许亲属进病房。女儿叶楚梅说,父亲没有留下遗言,但他总说要多做好事,知恩图报,这个家训也就成了变相遗嘱。

毛泽东称叶剑英是“诸葛一生惟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毛泽东毛泽东借北宋重臣吕端的美誉来评价叶帅。长征途中,红一、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后,张国焘却野心勃勃,想加害于毛泽东,幸亏叶剑英及时报信,毛泽东才得以脱险,在关键时刻挽救了红军。对叶帅睿智和才干,毛泽东十分欣赏。毛泽东对叶剑英的评价是:长征路上,是叶剑英“救了党,救了红军,救了我们这些人。”叶剑英是“诸葛一生惟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

陈 毅 (1972年1月6日):“一直向前……战胜敌人……”

称陈毅“是个好同志”。“文革”中,一次红卫兵批斗陈毅,陈毅先发制人,掏出红宝书说,请翻到《毛主席语录》第某某页。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陈毅是个好同志。台下一片哗然,都在翻宝书但没有找到。在一旁的周总理作证说,确有此话。于是陈毅过关。

1972年1月陈毅不幸逝世,极少参加党内同志追悼会的毛泽东亲自参加了陈毅的追悼会。毛泽东到达追悼会会场的时间很早,除了陈毅家属和周恩来外,还没有多少人到达。毛泽东一下车便要见张茜及其子女。看着神情悲切的张茜,毛泽东潸然泪下,他说:“我也来悼念陈毅同志嘛!陈毅同志是个好同志。”还说:“他是个好人。”在询问了陈毅几个子女的近况后,毛泽东勉励道:“要努力奋斗。陈毅同志对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是作出了贡献、立了大功劳,这已经作了结论来。”张茜表示很感谢,并真诚地请求毛泽东提前回去。毛泽东微微摇头,说:“不,我也要参加追悼会,给我一个黑纱。”一些党和国家领导人如朱德、宋庆龄等陆续到达会场,正在北京的西哈努克亲王夫妇也被“特别邀请”出席,追悼会的规格明显地提高了。

徐向前(1990年9月21日):“你们要永远跟着党走……”

1990年8月5日,徐向前对围坐在病床前的儿女们郑重地说:“我说不了多少话,我要说的是,我死后一不搞遗体告别,二不开追悼会,三把骨灰撒在大别山、大巴山、太行山、河西走廊。这就是我留给你们的遗言!”“你们要永远跟着党走,贯彻党的路线,言行一致,说到做到。现在党风不正,有些人光说不做……”9月21日凌晨4时21分,徐向前与世长辞。

毛泽东称徐向前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能回来就好,有鸡就有蛋。”西路军失败后,徐向前只身回到延安,毛泽东不但没有责怪,而且亲自接见,百般抚慰。

毛泽东深知徐向前对党的忠诚,他记得徐向前在红军最困难的关键时刻说的“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那句话。因此,毛泽东在徐向前最困难的时刻,说出了暖人肺腑的安抚和鼓舞的话,这也是对广大红四方面军指战员的安抚,表现了一个领袖人物的胸襟。

刘伯承(1986年10月7日):“自食其力,实实在在为国为人民做些好事。”

刘伯承之子刘太行回忆说:“父亲逝世当天下午我急匆匆赶到医院,上电梯时,碰见了时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的温家宝同志。我进入客厅时,杨尚昆同志早就到了,后来洪学智同志也来了。卓琳阿姨代表邓小平伯伯也到了场。父亲没有特别留下遗嘱,如果真要想想的话,那就是要求我‘自食其力,实实在在为国为人民做些好事。’”红军长征途中,前有金沙江天险,后有数十万追兵,许多人都担心部队过不了江。毛泽东则风趣地称赞刘伯承是“一条龙下凡,肯定能让我们渡过天险长江”,对刘伯承的才干深信不疑。解放战争中毛泽东说:“我有刘伯承,蒋介石不可能不完蛋。”在军事上得到毛泽东如此之高评价的,只有林彪和刘伯承两人。

罗荣桓(1963年12月16日):“我革命这么多年,选定了一条,就是要跟着毛主席走!”

1963年12月中旬,罗荣桓从昏迷中苏醒,拉着夫人林月琴的手说:“我死以后,分给我的房子不要再住了,搬到一般的房子去,不要特殊。”他又嘱咐孩子们:“我没有遗产留给你们,没有什么可以分给你们的。爸爸就留给你们一句话:坚信共产主义这一伟大真理,永远干革命。”他不断说:“我革命这么多年,选定了一条,就是要跟着毛主席走。”12月16日14时37分,罗荣桓去世。

聂荣臻(1992年5月14日):“我希望两岸尽快统一。”

1992年4月12日,聂荣臻自感情况严重,他让秘书记下遗言:“……我坚信党的改革开放政策……现在行将归去,临别依依,好像有许多话还言犹未尽……我希望海峡两岸尽快统一……”5月14日22时43分,聂荣臻心脏停止跳动。(摘编自《解放军报》)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