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缘”和“份”

司马轻舢 收藏 4 421
导读:大三那年的暑假,在妹妹同学小薇家里见到了她的姐姐薇薇。事先妹妹和她同学就说,姐姐可能比我高,心里就有点儿打鼓。那天,微微高高扎起的马尾长发,鹅黄色的裙衫、藏青色的高腰裤、穿一双白色真皮高跟凉鞋、更显得我这个根根直竖的寸头发型、穿了件白的良短袖、灰中长纤维裤子、土红色塑料凉鞋的屌丝(那时还没有屌丝这个词)越发的矮穷挫。薇薇和她爸妈倒没有看不起人的表现,只是最后她爸问了一句:司马,你看过两年能不能把薇薇从南阳兵工厂调回来?说实话,我一个穷学生,当时心里真的没底。就说了一句莫棱两可的话:到时候看吧!接

大三那年的暑假,在妹妹同学小薇家里见到了她的姐姐薇薇。事先妹妹和她同学就说,姐姐可能比我高,心里就有点儿打鼓。那天,微微高高扎起的马尾长发,鹅黄色的裙衫、藏青色的高腰裤、穿一双白色真皮高跟凉鞋、更显得我这个根根直竖的寸头发型、穿了件白的良短袖、灰中长纤维裤子、土红色塑料凉鞋的屌丝(那时还没有屌丝这个词)越发的矮穷挫。薇薇和她爸妈倒没有看不起人的表现,只是最后她爸问了一句:司马,你看过两年能不能把薇薇从南阳兵工厂调回来?说实话,我一个穷学生,当时心里真的没底。就说了一句莫棱两可的话:到时候看吧!接下来就看到微微妈脸上显出一丝不快。。。暑假结束的新学期,收到的第一封信是薇薇从南阳兵工厂寄来的,说那天我从她家出来,她就和她妈吵了一架,又说她们兵工厂在山里如何如何偏僻。淡淡的书来信往有一个多学期,后来不知道怎么就中断了,多少年也就淡忘了。。。二十世纪的最后一年,一个暑热的下午,办公室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开门的当儿,我愣是直勾勾地看了有十几秒:来者穿一双白色真皮高跟凉鞋、藏青色的裤子、鹅黄色的裙衫、高高扎起的马尾长发。。。“薇薇,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小薇说你在这儿,我就找来了!”在小镇上唯一的那件咖啡屋,薇薇说起了她十年来的苦衷:夫妻两地生活,工人阶级的丈夫面临着下岗,女儿上不到好的中学,这几年兵工厂转民用效益也不怎么好,只能领到不多的生活费。。。意思很明白,能不能帮她找个好一点的单位回来。晚饭后,叫上司机把她送回她爸妈那儿,临别的时候,留给我一个兵工厂门卫的电话。春节的时候,已经回到二工局当办公室主任的薇薇和她的丈夫女儿来家坐,妻问是谁,我如实相告。妻笑笑:当时没看上你吧?(在小编47《聊聊你的相亲经历!》帖子的回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