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中国游客:子弹擦过头皮留5厘米伤口

圣玛丽医院骑士 收藏 1 666
导读:资料图:杨春风(左,不幸遇难)与张京川在K2大本营。张京川曾是侦察兵   张京川的逃脱过程可谓是凶险异常,如果不是当过兵的经历让他临危不惧,趁恐怖分子从他手腕上取表时,悄悄弄开了绑在手上的绳子;如果不是在枪声响起时,他下意识把头一低,身体紧缩在一起,留给他的就不只是头皮上被子弹擦破了长达5厘米的伤口了……   凌晨被捆绑后拖出帐篷   巴基斯坦枪击案发生后,国内外媒体在报道中均表示,事件发生的地点是在南伽帕尔巴特峰(以下简称南伽峰)山脚下的酒店内。据张京川介绍,事件的发生地点并非在酒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幸存中国游客:子弹擦过头皮留5厘米伤口

资料图:杨春风(左,不幸遇难)与张京川在K2大本营。张京川曾是侦察兵

张京川的逃脱过程可谓是凶险异常,如果不是当过兵的经历让他临危不惧,趁恐怖分子从他手腕上取表时,悄悄弄开了绑在手上的绳子;如果不是在枪声响起时,他下意识把头一低,身体紧缩在一起,留给他的就不只是头皮上被子弹擦破了长达5厘米的伤口了……

凌晨被捆绑后拖出帐篷

巴基斯坦枪击案发生后,国内外媒体在报道中均表示,事件发生的地点是在南伽帕尔巴特峰(以下简称南伽峰)山脚下的酒店内。据张京川介绍,事件的发生地点并非在酒店,而是在海拔4400米的前进营内,当被恐怖分子捆绑后拖出帐篷时,还以为是遭遇歹徒抢劫。

“前进营地大约有二三十人。”张京川说,营地内大家主要分布在两个区域安扎帐篷,事发当天,一支登山队离开了前进营地,进行高山适应性训练,他们也因而幸运地避开了这次触目惊心的恐怖袭击。

“事情发生在当地时间零点以后,大家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夜很黑,也很安静。”张京川回忆说,他刚在帐篷里躺下没过多久,便被一阵嘈杂的声音所惊扰,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有人便冲进了帐篷。在被人捆绑之后,张京川被拖出了帐篷。“我被拖出了帐篷,我看到杨春风和饶剑峰也已经被拖出了帐篷,袭击者的枪正顶在他们头上。”

“当时,我并不知道遭遇了恐怖袭击,还以为只是遭遇歹徒抢劫,那伙人把我押到杨春风旁边,让我跪下。当时,我跪在杨春风旁边,那伙人继续搜索营地里的其他人,我对杨春风说,遇见歹徒了,做好准备跑吧!杨春风还安慰我,他们只是劫财,如果现在跑,很可能会开枪。”第一次没有找机会逃跑,张京川现在想起来显得无比后悔。“如果当时大家一起跑,杨春风或许就不会……”电话的另一头,张京川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

趁取表弄开手上绳子

所有人被分成两排,跪在营地的空地上,袭击者口中唧唧喔喔叫嚣着,虽然听不懂对方在说些什么,但曾当过侦察兵的张京川已经预感到这或许不是一次简单的抢劫。“我当时双手被捆绑,唯一的想法就是想办法挣脱捆绑,然后逃走。”

把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后,袭击者开始向每一个登山者索要护照和钱财。“我告诉他们,我没有带过多的钱物,手上有块表。”张京川说,就在袭击者从他手腕上取表的时候,他弄开了绑在手上的绳子……

搜刮完所有人的财物,几乎没有等所有人反应过来,袭击者早已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无辜的登山者,一阵刺耳的枪声响起,营地里到处回荡着刺耳的惨叫声……杨春风就在张京川的身旁被子弹击中。“我感觉子弹就从我耳边飞过……”凭借曾当过侦察兵的敏锐和机智以及作为登山爱好者良好的身体素质,几乎是听到枪声的一瞬间,张京川下意识把头一低,身体紧缩在一起,而正是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救了张京川的命。直到成功获救,张京川才感觉到头皮的疼痛,到了医院检查,他才发现,自己头皮被子弹擦破了长达5厘米的伤口,如果是子弹哪怕再偏离一点,后果都将不堪设想,张京川可以说奇迹般地捡回了一条命。

光脚狂奔30米跳下山崖

张京川躲过致命的子弹后,趁乱“撂倒”了在他旁边的一名袭击者,挣脱绳索,拼命狂奔。光着脚,单衣单裤,黑夜成为了张京川最好的保护色。“袭击者的枪都是挂在脖子上,而这样的持枪方式只能扫射,而不利于瞄准。”采取左右闪躲的方式,一路狂奔,身后急促的枪声,让张京川丝毫没有考虑的空间,他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营地距离山崖30米,张京川用尽所有的力气,克服恐慌,一路狂奔……

来到山崖边,张京川毫不犹豫纵身跳下。“我当时并不清楚山崖有多高,只是觉得自己摔死也比被人打死要强。”好在山崖并不高,只是一个四五十米长的斜坡,连接山崖下的冰河。几乎是连滚带爬,斜坡上的碎石划破了他的衣服,双脚鲜血直流。

一路滚到冰河上,张京川迅速躲进了冰河岸边的冰裂缝中,远处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我躲在冰裂缝中,隐隐约约看到几个袭击者追到了山崖边,由于天太黑,他们没有继续向前追赶,看到他们返身回去的那一刻,我才有了感觉,可能脱险了。”

潜回营地拿走卫星电话

张京川也不清楚等待了多长时间,但他明白,这样一直等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悄悄潜回营地,看看情况。爬到自己的帐篷里,张京川穿上御寒的棉服,套上高山靴,更重要的是他拿走了放在杨春风帐篷里的卫星电话。“回到营地,我只想拿走的就是电话。当时什么都没想,只想把这里发生的一切快点传递出去,而电话是唯一能够与外界取得联系的工具。”

营地在一阵喧嚣之后再度恢复了平静,黑夜里张京川悄悄爬上了山崖,透过营地里微弱的灯光,他看到袭击者并没有离开,而是一起在营地的另一端。随后,张京川迂回到自己帐篷附近。“我几乎是匍匐前进,不敢发出半点声响。”张京川说,他甚至一度爬到杨春风身边,期待有奇迹发生。

在穿好衣服后,张京川拿起卫星电话向南伽峰跑去……之所以选择雪山,张京川说,一方面雪山上还有一支十多人的队伍,要把消息尽快通知他们。另一方面,海拔高的雪山袭击者肯定不适应,而他具有高山生存经验。

带着卫星电话,张京川跑进了雪山,北京时间凌晨4点左右,他打出了第一个求救电话。之后,他便躲在雪山里,直到天亮。

释疑

1 为什么会袭击登山者呢?究竟是袭击中国游客还是外国游客,还是针对的是巴基斯坦新政府?

中国社科院南亚问题专家叶海林:这一次的恐怖分子袭击实际上是瞄准试图攀登南伽峰的外国登山者,不管你是中国人、乌克兰人、俄罗斯人还是美国人,只要是外国人,都在他们打击对象之内。恐怖分子一个惯用的手法就是通过对外国目标的打击来给巴基斯坦政府施加压力,特别是在美国刚刚炸死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的头目的情况下,显然巴基斯坦塔利班是希望用这样一次血腥的枪击向巴基斯坦政府示威。

2 我们和巴基斯坦是全天候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那么为什么会在巴基斯坦发生针对中国人的袭击事件呢?

反恐专家李伟:大家应该这样来看问题。第一点,这个恐怖袭击与巴基斯坦政府无关。第二点,这个恐怖袭击与对华友好的巴基斯坦的普通民众无关。那么发动恐怖袭击的恰恰是反政府的武装,是恐怖分子,所以我们不能把巴基斯坦政府和巴基斯坦普通民众相提并论,这样才能清楚地认识到谁在巴基斯坦针对中国人制造这样血腥的案件。

3 事发后,居然两拨人立即宣称是自己干的,一个是巴基斯坦的塔利班,还有真主旅。究竟是有人抢功,还是他们合二为一?

反恐专家李伟:真主旅大本营是在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巴基斯坦塔利班自2007年成立以后,发展范围越来越大,一些巴基斯坦的反政府武装陆陆续续加入了巴基斯坦塔利班。真主旅之所以能够到巴基斯坦的东北部去活动,与他认同并加入了巴基斯坦塔利班的可能性非常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