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扩《]清朝所谓的1300万土地 水分实际非常多》一文

学术界泰山北斗 收藏 8 882
导读:清朝在东三省各自有将军,称为黑龙江将军。盛京将军。吉林将军,青海设办事大臣,在西藏设驻藏大臣,内外蒙古再分别设盟旗进行管理,另外还有乌里雅苏台将军,定边左副将军,办事大臣,参赞大臣等 清代边疆驻军和将军大臣等直接归皇帝派遣节制,而且不是以营、标来划分,只有绿旗划分为营标,上述驻军是按佐领来编制的。 另外用以下史实来证明清朝有1400万平方公里的史实: 清朝一代四次用兵都取得了成功;1719年(康熙五十八年),康熙帝命令重组第二次进藏部队。其规模和布置远比第一次用兵巨大,命皇太子允禵为抚远大将

清朝在东三省各自有将军,称为黑龙江将军。盛京将军。吉林将军,青海设办事大臣,在西藏设驻藏大臣,内外蒙古再分别设盟旗进行管理,另外还有乌里雅苏台将军,定边左副将军,办事大臣,参赞大臣等 清代边疆驻军和将军大臣等直接归皇帝派遣节制,而且不是以营、标来划分,只有绿旗划分为营标,上述驻军是按佐领来编制的。

另外用以下史实来证明清朝有1400万平方公里的史实:

清朝一代四次用兵都取得了成功;1719年(康熙五十八年),康熙帝命令重组第二次进藏部队。其规模和布置远比第一次用兵巨大,命皇太子允禵为抚远大将军,统帅六师,驻节西宁,调饷征兵,居中调度。平逆将军延信、固原提督马继伯、山东登州总兵官李麟等,率陕、甘满汉官兵,于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四月,从西宁向黑河进兵,并担负护送清朝已册封的七世达 赖 。喇 。 嘛的任务,此为中路。征西将军噶尔弼、四川永宁协副将岳锺琪等率领滇、川、楚、浙满汉官兵,由打箭炉(今康定)进兵拉萨,是为南路。靖逆将军富宁安驻兵巴里坤、阿尔泰(今新疆乌鲁木齐一带),牵制准噶尔不敢向西藏增兵。三路并进,对外“扬称三十万大兵进剿”,(注:《清圣祖实录》卷284,第1~2页。)实际上也达到了“一万二千名”(注:《清圣祖实录》卷286,第23~26页。)以上。

康熙帝还动员滇、川、甘、青各部落、土司及民众担当后勤支战,仅“青海蒙古汗、王、贝勒、台吉等,各自率所部兵,或数千,或数百,随清兵扈送达赖 。喇。嘛入藏,军容甚盛”。(注:牙含章:《达,赖,喇,嘛传》,人民出版社1984年9月版,第43页。)可见动员兵民规模庞大,至少也在一两万人上下。

南路清军从四川出发,一路攻克除都、工布江达、墨竹工卡和达孜,至8月23日,进入拉萨,沿途土司、头人率众投降。噶尔弼占领拉萨后,先把隐藏在三大寺的准噶尔喇、嘛101人全部逮捕,将其中的5个头目立即斩首,其余予以监禁。又命令投降的第巴?达仔娃断绝向黑河的准噶尔兵粮食供给,并用他的印信,将策零敦多布处所有西藏之兵“暗地差人前去令其各散”,于是策零敦多布在黑河陷于孤立绝境。

从青海护送七世达、赖、喇、嘛进藏的中路清军,在簿克河、齐嫩果尔、错冒拉等地三次击败了截堵的准藏联军,8月底进驻黑河,策零敦多布率残部由藏北逃回新疆伊犁。9月初,延信护送七世达、赖、喇、嘛到达拉萨,9月15日,在布达拉宫举行了隆重的坐床典礼。这是清朝将政治宣传和军事进击相结合的一次成功演练,赢得了西藏僧俗民众的欢迎。清朝的用兵,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康熙帝为此写了《平定西藏碑文》,立碑于布达拉宫门口“以垂永久”。碑文记述驱准经过,盛赞清军“天兵所临,邪魔扫荡”,“乐土安居”(注:张羽新:《清政府与喇嘛教》,西藏人民出版社1988年9月版,第300页:《平定西藏碑文》。)的历史功绩。

清朝用兵西藏后即决定在西藏开始驻兵防守。进兵之前,议政大臣等曾议奏:“明年若送达、赖、喇、嘛登禅榻,即令一千步兵前往看守。”(注:《清圣祖实录》卷286,第25~26页。)康熙六十年(1721年)二月,大将军允禵疏奏:“西藏虽已平定,驻防尤属紧要。现今留驻彼处者,扎萨克蒙古兵五百名、额驸阿宝兵五百名、察哈尔兵五百名、云南兵三百名、四川兵一千二百名,以公策旺诺尔布总统管辖”。(注:《清圣祖实录》卷291,第11~12页。)三月,清政府再从云南、四川各调兵500名入藏,这样共计有4000兵丁驻防西藏。不过鉴于西藏政局很快趋向稳定,仅1年左右,除在察木多(今昌都)等处留兵一千驻防之外,其余驻藏兵丁奉命内撤,这是清朝在西藏派驻官兵的开始。

1727年(雍正五年),西藏发生了阿尔布巴之乱,清朝再次用兵西藏,这是对西藏的第三次用兵。噶伦阿尔布巴、隆布鼐、扎尔奈是前藏贵族,他们结成宗派与首席噶伦康济鼐以及晋升为噶伦的颇罗鼐“因嫉妒争权,彼此不睦”。(注:《清世宗实录》卷52。)七世达赖之父索南达结娶隆布鼐之二女,他作为后台与阿尔布巴、隆布鼐、扎尔奈互通声息,沆瀣一气,并通力排挤后藏贵族噶伦康济鼐和颇罗鼐。8月,阿尔布巴、隆布鼐、扎尔奈等人谋杀康济鼐,颇罗鼐起兵反抗,双方为争夺权力展开了历时近1年的卫藏战争。

1728年7月,颇罗鼐率兵攻入拉萨,夺取西藏地方统治权力。清廷认为,颇罗鼐获胜则“于西藏有益”,遂派密使将此意通知在藏的僧格和马喇。内阁学士僧格、副都统马喇于1727年被清廷派遣入藏,协助达、赖、喇、嘛、康济鼐等办事,从此有了驻藏大臣之正式设置。(注:清朝曾于1707年(康熙四十八年)派遣侍郎赫寿入藏,“协同拉藏(汗)办理事务”,这被认为是清朝设置驻藏大臣的先声。)颇罗鼐攻入拉萨时,僧格、马喇将达、赖 、喇、嘛保护在布达拉宫内,阿尔布巴等即被擒。事件平息后,七世达赖曾向颇罗鼐和清朝为阿尔布巴等人请罪,但遭到了拒绝,这也结下了达、赖 、喇、嘛与颇罗鼐家族矛盾不断的根源。

卫藏战争爆发后,清廷即派万余士兵入藏。关于进藏部队的情况,雍正六年(1728年)十一月办理藏务吏部尚书查郎阿等遵旨覆奏:“查陕省进藏兵丁共八千名,此内除留于木鲁乌苏之东蒿沁察罕哈达兵二千名,坐站兵一千八十名,现至藏兵四千九百二十名;四川进藏兵共四千名,此内除留于黎苏齐兵二千名,坐站兵五百名,现至藏兵一千五百名;云南进藏兵三千名,于罗隆宗留兵二千名,叉木多留兵一千名。”(注:《清世宗实录》卷75,第18~19页。)清朝对阿尔布巴之乱后的措施,除了加强驻藏官兵规模之外,还对西藏的政治体制作了一些调整。

乾隆五十六年(1792年)初,清朝任命嘉勇公福康安为大将军,海兰察、奎林为参赞,率领清军入藏。在西藏人民的支持下,福康安率领清军迅速收复失地,逼近廓尔喀首府阳布(今加德满都)时,廓尔喀统治者不得不投降,并把从扎什伦布寺掠去的财物归还西藏。清军旋即而归,廓尔喀派人至北京认罪。清朝两次派军入藏,驱逐廓尔喀的入侵,保卫了西藏,巩固了边防,增强了汉藏等各族人民的爱国主义精神。

清政府为了加强西藏地方管理、巩固胜利、稳定政局,参照惯例,决定在前后藏边防要隘、交通枢纽、重要城镇,以及川边至拉萨的台站,均派兵驻防,总计兵力1300余名。(注:《卫藏通志》卷12;《钦定廓尔喀纪略》卷47。)此外,清政府又对藏事作了重大整顿。乾隆帝批准了由福康安、和琳、惠琳等奉旨酌筹的《藏内善后章程》,即清政府于1793年颁发的著名的《新订章程二十九条》,又称为《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章程对西藏地方的政治、经济、军事、法制和外事等方面均作了明确规定。其中,章程规定整编藏军,设藏兵3000名,驻扎前藏1000名、后藏1000名、定日500名、江孜500名。对藏军的各级军官(代本、如本、甲本等)、藏军薪俸、饷银、操防、军器、马匹等,以及清朝派驻前后藏及各地的官兵额数、驻防等方面章程也作了具体的规定。整编后的藏军作为清中央政府领导下的一支地方军队,在以后维护地方安定和抗击外敌侵略的斗争中发挥了积极作用。章程规定驻藏大臣每年五、六月轮流一人,到后藏巡边,“操阅番兵”;检查和维护边界;在重要的边防要隘设立定额驻军,分防巡守。

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噶尔丹率准噶尔部骑兵3万大举攻入漠北草原,喀尔喀部迎战不敌,举部迁入漠南地区避难,噶尔丹尾追其众,长驱进犯,一直深入到距京城仅700里的乌兰布通。清朝在1690年和1696年,康熙帝亲征噶尔丹,在乌兰布通(今内蒙克什克腾旗境)和昭莫多(今蒙古土拉河与克鲁伦河间)地区两次击溃噶尔丹。从此喀尔客蒙古(外蒙古)从此彻底臣服清廷。清朝对内蒙的控制更多的是联姻。

下面谈清朝对新疆的控制:

清朝初期新疆地区在清朝初期是由卫拉特蒙古控制,康雍乾三朝平定了卫拉特准噶尔蒙古噶尔丹、策旺阿拉布坦、噶尔丹策零、阿穆尔萨纳的叛乱,底定新疆东部。乾隆时,平定大小和卓叛乱,设置伊犁将军,彻底管辖新疆。锡伯族差不多就是清朝迁过来的,用于镇守新疆的。

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十月,清廷正式任命明瑞为第一任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以伊犁为首府,驻节惠远城。关于将军职掌,当时规定:“凡乌鲁木齐、巴里坤所有满洲、索伦、察哈尔、绿旗官兵,应听将军总统调遣,至各回部,与伊犁相通,自叶尔羌、喀什噶尔至哈密等处驻扎官兵,亦归将军兼管,其地方事务,仍令各处驻扎大臣照旧办理。”(《清高宗实录》卷六七三)后又规定:“总统伊犁等处将军一员……节制南北两路,统辖外夷部落,操阅营伍,广辟屯田。”(《新疆识略》卷二)这样,伊犁将军成为清朝官方在新疆的最高军事、行政长官,受权总揽全疆军政事务。

伊犁将军之下,设都统、参赞大臣、办事大臣、领队大臣等职,分驻南北疆各城管理当地军政事务,并从全国各地抽调满蒙八旗及绿营兵在全疆分布驻防。军府制下,根据当地特点分别实行三种不同的民政管理制度。

1.州县制度

实行于北疆和南疆东部内地民人移居较多的地区,建置上有一逐步完善的过程。统一之初,民人稀少,体制简陋,仅派驻同知、通判、巡检等。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巴里坤、哈密两处设立文员,次年初乌鲁木齐驻扎同知,并以巡检两员分驻昌吉、罗克伦。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特纳格尔、呼图壁、奇台等地也驻文员,建立州县的条件基本成熟。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清朝官府正式设立镇迪道,驻治乌鲁木齐,改巴里坤厅为镇西府,辖宜禾、奇台两县,改乌鲁木齐同知为迪化直隶州,辖昌吉、绥来、阜康三县,州县体制由是大备。

2.伯克制度

“伯克”一词系维语,本意为首领,后用指地方长官。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参赞大臣舒赫德开单呈报和阗等六城大小伯克职名、户口数目,将军兆惠则详细开列了喀什噶尔的15种伯克职名,如总理一城的阿奇木伯克、协助阿奇木的伊沙罕伯克及管理租赋、刑名、水利的商伯克、哈子伯克、密喇布伯克等。清廷先后任命了南疆31个城镇的大小260余名伯克,“各取其名,各司其事”<《清高宗实录》卷五九三,《平定准噶尔方略正编》卷六七,《续编》卷一三)。

清廷在因俗施治、任命W族贵族为各城官员管理民事的同时,又对其制加以改造。首先,废除伯克世袭,任免升降之权操自朝廷;其二,选人强调对朝廷的效忠态度,并责成驻各城的参赞、办事大臣监督考核;其三,为伯克制定品级,颁给印记,使其类同内地职官;其四,实行回避本城制度,防止在地方结党营私。

3.札萨克制度

这原是清廷在漠南、漠北蒙古地区实行的一种行政体制,札萨克可以世袭,对本部事务有较多的自主权;但必须经清廷任命,服从理藩院的政令。完成统一后,清将这一制度运用于从伏尔加河返回祖国的土尔扈特部以及和硕特部,先设十札萨克分地游牧,后改南、北、东、西四路,设四盟12旗。农业区中的哈密、吐鲁番也实行札萨克制,这是因为两地的W族贵族率先投附清廷,参与平乱有功,特授王公爵位和札萨克称号,以示褒奖优宠。

采用军府制度治理新疆,历史上不乏先例,清代的新疆军府制吸取前代经验并加以改进,在两点上有明显进步:—是在更高的程度上达到了政令的统一;二是民政所占比重大为提高。政令的统一有利于营造和维护安定的政治社会环境,民政比重的提高意味着清廷正将经营的注意力从前代的过分偏重军事逐步转向加强当地的政治经济建设,这无疑是具有积极意义的重要变化。

关于包括内东北与俄占外东北地区在内的整个大东北地区:

众所周知东北是满清的发祥地,一直被清廷视为后院。1689年清军在雅克萨击败俄军,签订了《中俄尼布楚条约》。从而使中俄两国肯定了外兴岭以南属于中国的领土。在外东北地区清朝一直有驻军,1858年由于中国南方爆发了太平天国起义,英法联军对中国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清军将驻守在外东北的3万多清军调到中国南方用于镇压太平天国起义,此时的沙俄看到了机会:沙俄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趁着外东北空虚而出兵黑龙江流域,并以武力胁迫处于内忧外患的清政府签订了割让中国150万平方公里领土的《中俄北京条约》。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