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孟良崮、济南、淮海等战役中,粟裕作用的一些探讨(转)

按照“地摊文学”的记载,在不少人看来,淮海战役全过程的华野,或者整个华野,是由粟裕担任“代理总指挥”并全程负责的。

但是,战役谁分阶段进行的,每个阶段皆不一样。无论孟良崮战役,还是济南战役、淮海战役等也是如此。

其一,孟良崮战役前后两个过程,实际就分别由参谋长陈士榘、1纵司令员叶飞担任战场指挥。而粟裕的任务,则只有一句话而已,那就是在陈士榘回忆录里面的记载:

在拟定方案时,粟裕交待说:“这一次别忘了六纵的份。”我说:“王必成在两次涟水战役中和张灵甫交过手,杀伤对方不少,自已的部队也有损失。六纵的干部、战士最恨张灵甫的七十四师,这种仇恨敌人的心态,就会转化为极大的战斗力。六纵在鲁南要强行军,突然插入敌人的背后,打击敌人。”

陈毅说:“这是奇兵。”

-------这里要做一个说明。当时陈毅为了创造战机,派出王必成率领的6纵到达了泰山以南的新泰县西部地区,担负牵制敌人的任务。所以,从敌人屁股后面突然插过来的话,绝对是如陈毅所称的一支“奇兵”。

说句题外话,现在有不在战场的某人写回忆录,称粟裕如何安排兵力,并被引为经典。本不在战场,怎么可能知道战役的决策与部署过程呢?真是荒唐也哉!

而就是在孟良崮战役最后的决战时期,粟裕原来担当的战场指挥,却由陈毅决定,改为了叶飞。

相关回忆录如下:

陈、粟命令又到,授命叶飞统一指挥一、四、六、九等四个纵队,“无论如何在拂晓前拿下孟良崮,消灭七十四师。这样,我们全盘皆活。如拿不下,敌人4个兵团合围,我们就危急了!”叶飞咬牙横心破釜沉舟,午夜1时,下达总攻令,十几万部队漫山启蒙野猛扑而去,血战一昼夜,红旗插上了孟良崮,张灵甫与他的“王牌师”灰飞烟灭,直叫数十万合围敌军胆寒却步,南京“委座”黯然落泪。

回复 2楼2012-07-17 14:34举报 |

鹰击长空616

其二、 济南战役。在济南战役的前期,粟兵团担当了主角,那就是一切为了“组建阻援兵团”,且由于10纵宋时轮坚决要求上济南战役前线,不得不将西兵团做切割。在得到华东局以及华东军区同意后,粟裕将只有两个师的3、8两个纵队安插到了进攻济南的西线,而将刚刚在兖州城攻坚战中立下殊功的七纵(三个满员师)充实编入阻援兵团。

但是,当接到军委命令,重病在身的许世友到达华东局驻地的青州担任战役总指挥后,立即改变了以慢打济南吸引徐州敌人北援、在山东消灭五军为目的的“阻援”为主作战计划,而按照军委的指示,将“攻城”作为了最根本目标。为此,他将山东兵团的九纵、十三纵作为了济南战场东、西两线的绝对主力,并以此部署展开战役。而在随后的济南战役进行期间,当然就毫无争议,是许世友作为了战役总指挥。战役的结果,是华东野战兵团的九纵、十三纵各自的一个团分别成为“济南第一团”、“济南第二团”。

所以,后来的军史上,才有“华野(谁都知道,这个“华野”并不是1947年8月以前的那个“华野”,而是“粟陈唐张兵团”)的粟裕在前期做了不少工作”的说法。当然,伴随着作战方针的彻底改变,粟裕苦心组建的“阻援兵团”最终一枪未放。

回复 3楼2012-07-17 14:35举报 |

鹰击长空616

第三、淮海战役。在济南战役后的淮海战役中,第一阶段的战役,首先是碾庄战役。

但是,不为人知的是,该战的的总指挥,却是许世友因病不能南下、经军委批准到胶东休养后,而由山东兵团政委谭震林负责的!

证据一:“陈士榘回忆录”中的记载“

华东野战军首长于11月14日重新调整了作战部署,由山东兵团首长统一指挥4、6、8、9、13纵队加速攻歼黄伯韬兵团,以10纵队首长指挥7、10、11在候集至大许家地区,夹铁路而阵,以顽强的防御坚决堵住徐州之敌东援;野战军及苏北兵团首长指挥的第1、2、12、鲁中南纵队、中野11纵队、江淮军区两独立旅由徐州东南向东援之敌侧后突击,钳制东援敌人;以第3纵队和晋冀鲁豫独立旅由徐州之南牵制徐州之敌。11月15日山东兵团首长又提出了“先打弱敌,后打强敌,攻其首脑,乱其部署”的作战方针。

这一段回忆录很明确的说明,在从6日开始进攻并在之后包围黄伯韬集团,到11月14日之间对黄伯韬集团的进攻仍然没有取得进展的情况下,总指挥悄然改变。也就是将担当指挥任务的外线兵团(华东野战军)司令员粟裕,改为了山东兵团政委谭震林。而正是谭震林,在11月14日-11月22日期间的短短几天时间里,亲自指挥以山东兵团九纵、十三纵为突击主力的部队,才最终歼灭了黄百韬兵团。

证据二:《淮海战役综述、文献、大事记、图表》

14日,晚,华野司令部于土山镇召开参加围歼黄百韬兵团的各纵队指挥员的作战会议,总结经验,调整部署,改变战法,确定由山东兵团统一指挥歼黄(百韬兵团)作战。

而当时由于司令员许世友因病不能南下,山东兵团政委担当了总指挥任务,所以,才有此次会议的召开。而总负责人,就是山东兵团政委谭震林。

证据三:在西兵团领导人粟裕、陈士榘、张震《关于孤立徐州之敌致谭震林、王建安并报军委即华东局、中原局的电报》中,明确指出:

关于今后作战,请陈邓、军委予以指示。

这说明,粟陈张与谭王李一样,都是受陈邓(中原局、中原军区、华东军区等主要领导)直接指挥的,不存在“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指挥山东兵团以及华野全军的事情。

此后,在11月16日,组建了以邓效萍为书记,刘伯承、陈毅、邓效萍为常委的前敌委员会,迅速展开战略运作,攻克宿县,断敌退路,在将粟裕设想的南下苏中(“粟裕淮海”)改变为歼灭黄伯韬之役(区别于粟裕淮海,为“预期淮海”)改变成了淮海大决战(真正的大淮海)。

此次更换总指挥,除了华东局的功劳外,更是粟裕的直接上司、华野司令员、在中原局担任书记的陈毅,以及中原局、中原军区领导刘邓等积极运作、果断决定的策略。

也正因此,当时曾代理某职务的粟裕,在后来的回忆录里面,绝口不提淮海战役。

回复 4楼2012-07-17 14:38举报 |

鹰击长空616

四、关于“贪天之功为己有”的说法

早在文革前就已出版的“毛选”第四卷中明确记载:“在淮海战役过程中,中央军委决定由刘伯承、陈毅、邓、粟裕、谭震林组成总前委,邓为书记,执行领导淮海前线军事和作战的职权”。这一说法,从来就没有什么争议。

但是据说到了1978年,作为总前委一委员、西兵团司令员的某人,却在接受某电影厂采访时,公开否定总前委常委刘陈邓(同时又是中原局、中原军区的主要领导)对西兵团的指挥权,声称: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

而山东兵团政委、兵团实际指挥员的谭震林,在后来看到淮海战役纪念馆的时候,才真正勃然大怒,说出了一句后来引起猜测的“贪天之功为己有”惊人话语!

毕竟,历史是客观存在,不是靠祥林嫂式的反复“演说”,或者靠几册地摊文学就能改变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