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灵甫杀妻与项英杀妻

两人都有杀妻的经历,然而,在论坛里前者被骂的一台糊涂,后者却很少有人提及,不知是个什么缘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楼 朱预道
两人都有杀妻的经历,然而,在论坛里前者被骂的一台糊涂,后者却很少有人提及,不知是个什么缘故?

祥瑞作为职业打滚的,是不是也得有点最起码的职业操守?

近年来,在涉及项英的文章中,有一个讹传已久的话题,即说项英怒杀了其妻张亮,必须予以澄清。

1982年受命为《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撰写[项英]条目,今将相关查询的情况介绍如下,以正视听。

一、1988年10月7日和1990年4月12日,笔者为寻查项英的史料,两次走访原新四军军部秘书长、后为C.P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李一氓。有关张亮的情况,他谈到:1938年春,东南分局、新四军军部在南昌时,张亮找来,项英同她见面交谈过一次,由于项英早已知道张亮1935年春突围时在福建被国民party军俘去,而且俘去后的情况当时无法查清,故没有把她留下,而是给她一些钱让她走了。

二、1998年,有报刊上讲到项英怀疑其妻张亮出卖瞿秋白,一气之下,枪毙了张亮。为查清此事,笔者当即找到老红军、曾任项英警卫排长的李德和。据他所言,这是根本没有的事。1938年二三月间,项英在南昌着手编组新四军时,张亮带着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找到东南分局,李德和随项英由军部去分局驻地同张亮会面,他们在一间房子里谈话,小孩由李德和带着在门外玩,大约说了个把钟头,根本没有发生枪毙张亮的事。谈话后,项英到东南分局副书记曾山处去了一下,就回军部驻地,此后再没有与张亮见过面。几天后,张亮带着小孩离开那里,她去哪里不清楚。

三、笔者为研究项英、写《项英传》,寻查项英相关的史料中,均未出现所谓项英枪毙其妻张亮的事;走访过许多熟悉项英的老同志,包括原东南分局青年部长、后任C.P中央书记处书记、中顾委常委的陈丕显,原新四军军部通信科长、后任上海市委第二书记的胡立教,以及原在皖南新四军军部工作的杨明、邓旭初、王征明等,他们均讲没有听说项英杀妻之事。

四、笔者多次同项英、张亮的女儿项苏云交谈,得知其父、母的情况:1930年11月,其父项英被party中央由上海派往中央苏区,其母张亮身怀有孕,未一起前往,继续在上海从事地下工作;4个月后,张亮生下苏云(叫张苏云),不久,张亮调赴中央苏区,将苏云托付给教育家陶行知抚养,1938年7月苏云被辗转送到延安,中央组织部长陈云、副部长李富春得知苏云是项英的女儿,就让她进鲁迅小学读书,改叫项苏云,并带她到延安保育院见到了年已三岁的弟弟项学成。项苏云后来得知:1935年3月,中央军区部队突围时,怀孕在身的母亲张亮,和瞿秋白、周月林等向福建转移,途中遭国民party军伏击被俘,在龙岩国民party监狱里生下弟弟学成,1938年4月将学成送到延安,后去向不明。

上述情况说明:第一,项英没有怒杀妻子张亮;第二,张亮在与项英见面后将儿子项学成送到延安,交给中央组织部,这更佐证了项英没有打死张亮的事。

9楼 朱预道
张因为此事坐了几年牢。
14楼 德国空军元帅
当时张在西安,上级把他解职后,让他自己去南京接受军法审判。结果绵在路上把盘缠花光了,好在他有一笔好字,靠卖字挣盘缠,到了南京,被关进中央军人监狱。抗战光起,他才被从监狱中释放出来,复任上校团长.......

复任个鸡毛团长,胡宗南以他为耻,不要他回一军。辗转投王耀武任了个师部附员,就是个吃闲饭的。冥国时代了,好歹也有火车了,从西安到南京也不是太远,怎么也在中央军里面当了几年团长,一张火车票钱不是问题吧?还用卖字换路费?编故事也要有有点常识。于右任的字不错,现在还留下来了很多,我也见过他的墨宝。张瘸子除了果粉吹以外,谁也没见过。

28楼lipulun

9楼 朱预道
张因为此事坐了几年牢。
14楼 德国空军元帅
当时张在西安,上级把他解职后,让他自己去南京接受军法审判。结果绵在路上把盘缠花光了,好在他有一笔好字,靠卖字挣盘缠,到了南京,被关进中央军人监狱。抗战光起,他才被从监狱中释放出来,复任上校团长.......
19楼 送佛上西天
复任个鸡毛团长,胡宗南以他为耻,不要他回一军。辗转投王耀武任了个师部附员,就是个吃闲饭的。冥国时代了,好歹也有火车了,从西安到南京也不是太远,怎么也在中央军里面当了几年团长,一张火车票钱不是问题吧?还用卖字换路费?编故事也要有有点常识。于右任的字不错,现在还留下来了很多,我也见过他的墨宝。张瘸子除了果粉吹以外,谁也没见过。

顶你!项英有没有杀妻?说杀妻的请给出证据。别人女儿都出来证实是谣言了,有部分人所说的证据在哪里呢?再说,项英死时,是正二八经的奉常公公的命令,是抗日的战士,而张死时在打内战。一个被卑鄙的自己人杀害,一个死于内战。张比的上项?

天呀又是张灵甫,这回又把项英拉进来了,就为证明张灵甫伟大楼主真下功夫。项英杀妻流传于小说野史,他的部下和女儿都辟过谣,这么大的事党史也没提及。就算杀过妻,那也是共党内部锄奸,阶级斗争的一种表象,张杀妻可是当时一大奇闻,连他的上级都看不起他,不用他。张的三妻四妾,张的四川家私验证了国民党前方吃紧后方紧吃的民谚,而项的名气在当时远比张出名,而项是左派的苦行僧式坚定共产主义者,查一下档案,历史上国民党高层对项也留露出敬重,项的问题是有点极左和皖南事变的应对,也就是说是能力问题和人品无关。张与项不能同日而语。说道张灵甫,现在玩意识形态的文人最坏,想想张的孩子花啦多大心血,西安地方政府冒了多大政治风险,给张修了墓立了碑,够宽宏大量了。可一群别有用心的政治文人上蹿下跳宣扬个死人,逼着共产党重新定性。让个死人不得安生,卑鄙

8楼AD73

5楼 AD73
项英的女儿已经辟谣了。
7楼 右护军
确认是谣言?


母亲之谜

1938年,郭青老师把我带到延安时,我听说妈妈就在一个月前刚刚到过延安,把弟弟留下来后离开,从此再也没有人见过她。我也错失了跟妈妈见面的机会。

母亲后来的命运多少与瞿秋白有关。1934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1万多人被敌人包围。当时重病的瞿秋白、年老体弱的何叔衡、已怀孕的母亲与中央苏区政府的妇女部长周月林一起撤离,突围时,何叔衡牺牲,瞿秋白、周月林与母亲一道在福建被俘。被俘时,母亲他们用的都是假名,审问中也没有露什么破绽。他们在监狱中被关押了3年多,我的弟弟就出生在监狱的牢房里。但就在母亲和周月林被保释、瞿秋白也快要获得自由时,国民党却突然知道了瞿秋白的真实身份,杀害了他。

化名为“林琪祥”的瞿秋白为什么会暴露身份?很长时间一直是个谜。最近几年,一些正式出版物上还发表过这样的文章,说我母亲出狱后找到了父亲项英,还没放下行李就被父亲责问:瞿秋白的死是不是和你与周月林有关系?父亲看母亲显得很紧张,就认为是母亲出卖了瞿秋白,一怒之下,拔出手枪把母亲枪毙了。我不知道这个说法从何而来,但这完全是个谣言。

为了写父亲的传记,军事科学院的王辅一找到曾任项英警卫排长的李德和。李德和回忆1938年2至3月间,项英在南昌着手编组新四军时,母亲张亮带着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找到东南分局,李德和随项英由军部去分局驻地同张亮会面。他们在一间房子里谈话,小孩由李德和带着在门外玩,大约谈了个把钟头,他们讲些什么不知道,声音时高时低,项英态度严肃,但根本没发生枪毙张亮的事。谈话后,项英到东南分局副书记曾山处去了一下,就返回军部驻地,此后再未与张亮见过面。

王辅一也走访过原新四军军部秘书长、后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的李一氓。李一氓回忆,张亮找到项英时,由于项英早已知道张亮1935年春突围时在福建被国民党军俘虏,而且俘去后的情况当时无法查清,故没有把她留下,而是给她一些钱让她走了——我猜想,父亲大约是在质问母亲:瞿秋白被杀害了,你为什么能活着出来?肯定也对母亲有所怀疑。

事后证明,离开南昌后,坚强的母亲把弟弟送到了延安。徐明清是原延安市妇联主任,当年妈妈送弟弟去延安时,她还接待过我妈妈,所以“项英杀妻”肯定是不存在的。但是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她,也没人知道她的下落。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