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剖析:日本传统文化拖了日本经济的后腿

镜之边缘 收藏 0 29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病就是日本病;日本是被世袭财阀控制的传统社会;

日本的危机意识维护了日本最后的财阀特权;

日本之“有什么样的文化,就有什么样的国家”

日本传统文化拖了日本进步的后腿;日本社会赶上美国至少要一百年;

中国病就是日本的病,虽然中国的病情比日本要重得多。日本至少在两个地方比中国有优越性,第一是日本的私有产权贯彻是比较彻底的,所以日本是比较接近完全竞争的;第二是日本大部分技术所得是在冷战期间,美国没有对日本作技术封锁,所以日本的出口导向更有力地换回了先进的技术。但是国民消费能力的低下,让日本只能作为一个好学生,其自主创新则形同儿戏,根本不能形成竞争力。

日本不存在任何公有体制,但是承袭自古老诸侯的终身雇佣的公司体制,实际上相当于古代的采邑,现称为财阀。日元的中央发行体制,令这些公司“采邑”可以通过控制日元的增发而注入这些财阀的旗舰银行之中,同时又以日本国安全为名构筑了种种贸易门槛(如谷物准入),这样就在事实上构成了向全体国民和中小经济体征税补贴大财阀的经济制度,而没有被现有国会所制约。

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国家;日本尽管学习了美国的制度,但是日本强大的世族文化仍然将美国的制度“日本特色化”成了新的采邑制度,而在事实上阻碍了日本的经济发展。所以日本社会其实有两个日本,一个是以财阀利益为代表的“财阀日本”,另一个则是以日本小百姓“平民日本”。平民日本大约占日本人口的三分之二,但是只分享了二分一以下的国民福祉,特权利益倾斜很明显。

正因为今天的日本是一个在法制上抄袭了西方法律制度的传统文化中的日本,家族通过产权传承形式的财阀通过控制金融货币主义,大致达到了世袭财阀的目的(因为不可能破产),而这种货币主义的利已,如果不树立一点公正廉明的道德形象,不向基层部分成员提供如终身雇佣的好处,很容易被现行法律推翻(特权利益)。因此“西方”法治的表面下,日本反而更深地继承了传统东方的“道德耻文化”殊非偶然。

冷战期间美国人还能容忍日本操纵汇率屯积美元(实际上也是接受着日本的实物补贴),冷战结束后,美国取消了抬高了对日本的要价。日本如果不是加倍补贴美国(相当于补贴美国制造业外移造成的国家安全成本),就只能接受日元升值,——>实在也是为了日本好!这种局面目前也摆在中国的面前,以为坚持人民币不升值就可以蒙混过关,那是猪脑里头灌了水!

日元升值毫无疑问是对日本财阀的打击(尽管现在在所谓的安倍经济学下,日元贬值),——>有啥不好呢?这就是所谓失去的十年!二十年!估计还有三十年!四十年!……,直到日本财阀放弃不正当地控制央行金融补贴自已,或者日本平民意识到自已被剥削,越来越抵制日本财阀的利已政策为止。而事实上,日元最终升值,就是日本平民抗争的胜利。日本平民大概就是“出卖日本财阀国家利益的日奸”吧?

日本的情况表明了一个国家光是抄袭一种先进的民主制度,并不等于就已经是完全民主化了;这种制度必定会被本国文化所阉割,仍然是有什么样的文化,就有什么样的国民,也就有什么样的国家。就算坚持美式民主的制度,日本在自已落后文化的制约下,后发劣势仍然是非常明显的,美式民主仅仅是提供了改进的较流畅的通道,日本在社会市场水平上要赶上美国,大概仍需要一百年以上。

日本较之中国,有一种国家的弱者心态,美其名可称为“危机意识”。这种为中国人所称颂的日本美德(包括耻文化)实际上是日本后发劣势的重要组成部分,阻碍了日本向真正美式民主的前进步伐,令日本人对于世袭财阀的侵权过分容忍,甚至变成了麻木;而当如“中国威胁论”被日本国内极左民族主义者煽动,特别是得到中国政治力量实际煽动时,也会过分的响应,构成了百年来中日两国的不断冲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