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名片:易小淘 女 25岁

物业公司出纳

记录人:本报记者盛蔚

一个男人,总是在和同事吃饭时中途找借口溜掉;总是偷偷把公司的打印纸、文具,甚至废纸篓拿回家;总是在外出办事时尽量不花钱,然后搜罗发票报销……这样的男人是不是挺招人厌,挺让人瞧不起?悲哀的是,这个男人是我的男朋友!

拔刀相助

我刚刚认识薛文泉时,他不是这样的。

我是通过熟人介绍进入这家物业公司的。刚上班的那几天,我表现得礼貌、勤奋,又小心翼翼。因为家人再三嘱咐,作为一个新人,凡事都要低调、谦虚、谨慎。

有一天,一位业主来咨询停车费的事情。由于我对公司的一些规章制度不是很清楚,他问的很多问题我不知如何应答。正在尴尬无措之际,薛文泉出现了。他是物管部的,在公司已经工作了三年,对公司的各项规定都熟悉,因此,他很快替我解了围。

业主满意地走了,薛文泉则留了下来。他很热情地向我讲解公司关于一些收费项目的规定,以及如何应对业主们可能会提出的疑问。

以我从电视及小说中“学”到的职场经验而言,新手除了自己拼命摸索、钻研,是不能指望其他同事对自己倾囊相助的,谁愿意为自己培养一个对手啊。因此,薛文泉的做法既令我感动,又让我疑惑。不过,我还是在下班时真诚地邀请他共进午餐。

我所在的部门人不多,同事都比我大,在他们面前,我不敢随便说话,也没什么共同话题。对于我这种刚从学校出来没多久的人来说,这样的环境实在有些憋得慌。薛文泉只比我大三岁,性格外向的他,没事就喜欢到各个部门串门。只要他一到我们办公室,气氛都欢乐不少。

后来,连办公室的大叔都发现,薛文泉来我们办公室的频率最高,“以前他没事可从不来我们这里的,估计他是冲着我们小淘来的。”大叔说。果然被办公室大叔说中了,薛文泉没过多久就向我发出了单独约会的邀请。

那时,距我到公司上班才三个多月,对公司的人和事还不太了解。我答应薛文泉的追求既因为他给我的印象很好,也因为我想借助他迅速了解和融入公司。

设立目标

我们公司没有禁止员工之间恋爱的规定,但我还是希望这事能低调一点。可薛文泉不这么想,他说:“要是大家都不知道,又有别人来追求你和我,那我们岂不是都很麻烦?”他就凭着自己的歪理,硬是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我们的关系。

办公室的叔叔阿姨们知道后,比我们还操心,一见到薛文泉就说:“小薛啊,你得赶紧买房子,不然以后可怎么结婚?”这话听多了,一向大大咧咧的薛文泉真开始琢磨这事了。

有一天,他很认真地对我说,他想在两年内和我结婚,但他的存款还远远不够买一套房子。“从今天开始,我要开源节流,争取尽快把首付钱攒出来!”薛文泉说得信誓旦旦,我自觉还年轻,并不着急,和他笑闹了一番就忘记了。

没想到,薛文泉真的付诸行动了。以前,我们约会时会去看看电影,然后到必胜客或者牛排馆这样的地方吃饭。自从薛文泉开始“省钱计划”后,到电影院看电影改成了在电脑上看下载的电影;吃饭不是自己做,就是去便宜的小店。这些,我都无所谓,物质上的享受对我来说不是最重要的。

让人忍受不了的,是薛文泉在公司里的表现。

我们公司的同事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午饭大家一起吃,实行大AA制,也就是轮流埋单。薛文泉所在的物管部人比较多,这个规矩实行的时间最长。以前他挺遵守这个规矩,后来就开始耍小聪明了。有天中午,薛文泉给我打电话,自顾自地在电话里表演:“嗯,好,我马上就来啊!”说完就挂了。过了十几分钟他又打过来,这才说话正常了:“嘿嘿,今天中午该我埋单了,要花不少钱呢,所以……”

他哪里知道,对于他的这种行为,同事们非常厌恶、鄙视。

愈演愈烈

或许省钱也会上瘾吧,我发现薛文泉越来越热衷于此了。

有一次,我和他一起出去办事。那天天气特别热,我以为他会拦一辆出租车,谁知他却拉着我去了公交站。在炎炎烈日下,我们足足等了十分钟,公交车还没来,薛文泉热得汗如雨下,还是没有一点要打的的意思。办完事,我们俩就在街边小吃店一人吃了一碗米粉。

几天后,薛文泉拿着一沓出租车发票和餐饮发票来到我们办公室报销。他在报销事由上写的,正是我们那天出去办的事。我诧异地看着他,他冲我做了个眼色,示意我不要做声。他最后报销了一百多元钱,而实际上,他那天只花了十几元钱。

我觉得薛文泉这样做实在不合适,他却振振有词地说:“别人出去都要花这么多,我也没比他们多报,公司总是要出这么多钱的,我只不过自己吃点苦,把多出来的钱留给自己了。这就叫开源。”

如果说薛文泉这套说法还能成立,那他做的另外一些事就没法自圆其说了。有天下班时,薛文泉给我打电话,让我带个大点的袋子去他办公室。我去了才知道,他们办公室刚买了一些办公用品,多了几个纸篓,他要拿一个纸篓回家。我不让他拿,他不听,说趁着办公室没人,正好拿走。说着就把纸篓塞进袋子,拉着我就走了。

薛文泉隔三岔五地把公司的打印纸、笔、胶带等办公用品往家搬,还美其名曰:聚沙成塔。有时候,公司搞活动时买的凳子、展板、遮阳伞他也不放过,偷偷往家里拿。

其实,别人都不是傻子,薛文泉的种种抠门行为,同事们都看在眼里。更让我窝心的是,同事们都会对我投来异样眼光,那意思是,都是我教唆薛文泉这么做的,不然,以前挺好的小伙子,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

薛文泉再来财务室报销,我都不敢经手。我怕别人说我们俩沆瀣一气,赚公司的钱。虽然我能理解薛文泉的做法,可他这样做,只是占了小便宜,却失去了领导和同事对他的信任,以后升职加薪的机会都不会轮到他。我和他说这些道理,他不大听得进,依旧我行我素。我很烦恼,甚至担心我俩会因此连工作都不保。

(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