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普通人在普通部队当兵的普通流水账

孙振江 收藏 16 7803
导读:近期在网上浏览了许多有关中越自卫反击战的文章、图片、视频,触动了我的神经、我的心脏揪心的疼,为那些同龄人的忠骨长眠于远离故乡的边境上而感叹,又为他们的生命永远定格于青春、永不老去而嘘唏不已;反问自己如果当初也参战了,会是怎样的结果?我不敢再想,我无法面对自己战死沙场的事实,我还没有体味够作为人的七情六欲、酸甜苦辣!因为没有参战而感到遗憾,却又庆幸避免了;如此矛盾的纠结自己平庸的日子,激起了我沉睡已久的军人基因。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是军队、军人的强大、高大,还没有人详细的介绍普通士兵的日常生活。我找

近期在网上浏览了许多有关中越自卫反击战的文章、图片、视频,触动了我的神经、我的心脏揪心的疼,为那些同龄人的忠骨长眠于远离故乡的边境上而感叹,又为他们的生命永远定格于青春、永不老去而嘘唏不已;反问自己如果当初也参战了,会是怎样的结果?我不敢再想,我无法面对自己战死沙场的事实,我还没有体味够作为人的七情六欲、酸甜苦辣!因为没有参战而感到遗憾,却又庆幸避免了;如此矛盾的纠结自己平庸的日子,激起了我沉睡已久的军人基因。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是军队、军人的强大、高大,还没有人详细的介绍普通士兵的日常生活。我找出在广西当兵时所写的日记,原原本本的借助电脑重新敲打出以下文字。虽然文笔生涩,在日复一日的训练、劳动、学习、站岗、放哨的三年单调、刻板、严厉、责任、劳累、束缚、平淡的日子里,记录下自己的经历、感受,我还是认为有一定的代表性,当然不是运筹帷幄、叱咤风云、指点江山的那种;而是我们实实在在、普普通通士兵的成长记录。

我们是于1982年11月初应征入伍的。当时中越战争还在继续,父亲怕我当兵后有个三长两短,极力反对,我强烈对抗。我胜利了,如愿当上梦寐以求的兵。我们搭乘去海丰县城的公共汽车,到县武装部集合,在那过了一夜,坐专车到汕尾港,乘坐玉兰号白色大客轮到广州黄埔港。虽然生长在海边,但大客轮在茫茫而波涛汹涌的大海上行驶,显得渺小、脆弱,有点担心在海上出意外。在黄埔港上岸,集合在一处,来自四面八方的穿着没有领章帽徽不同军种军服的准新兵拥挤于此,然后又乘坐不同的交通工具奔赴各自的目的地。我们坐慢吞吞的火车坐了两夜一天,到了目的地——柳州市。在火车上困得实在不行,就躺在走道上睡一觉。有生以来头一次坐客轮、火车,经过了广州、郴州、衡阳、桂林等城市的边缘,在柳州培训了一个多月,过年前下连队。

注:小括号里的文字是现在更正的;中括号里的文字是现在附加的,作点小说明。

附加说明:我当兵所属部队是54203部队二营七连,1983年5月1日改编为广西武装警察部队二支队,我一直在该支队七中队服役。听战友说,我们的中队已撤离位于柳州市鹿寨县英山柴油机厂驻地,去向不明。我中队负责看管广西第一大监狱——英山监狱。我们的驻地就在该监狱大门左侧前,有一条笔直的水泥路通往营区,进营区的道路左边依次是水塘、食堂、厨房、旷地、旷地临路处是黑板报墙、密封大水池、浴室、厕所、猪圈;右侧依次是军体训练场(单双杠、障碍、擒拿对练沙场、多功能训练场等,一旁还开辟了一块甘蔗地)、篮球场(旁边建立本地特有从天然岩洞取材的假山,假山的喷泉长年不断涌动,是最吸引我的景致)、营房(共四排营房,第一排是中队部:后勤办公、文书室、中队副连以上办公室、阅览室等、第二排是一排的一——三班宿舍、排长宿舍,第三排是二排的四——六班宿舍、排长宿舍,第四排是三排的七——九班宿舍、排长宿舍),营区里的建筑物都是平房,均为不规则本地石材建筑,石头之间的接缝用水泥连接,建筑风格天然朴实、实用。营区犹如园林,除通道外,均被树木、花卉包围,高的是塔松、小叶桉树,中的是冬青围篱,矮的是菊花,还有夜来香、玫瑰花点缀其中,让人赏心悦目,流连忘返。本日记是从1983年4月26日开始记录。

值得一提的是:83、84年间在二班,带领我的班长是广东肇庆高要人,邓有(友)佳,虽然我对他老耍小孩子脾气,但他认定我是个可塑造的人,始终对我不离不弃,用心加强培养我的军事素质,直到他84年退伍。这些年来,我通过战友、114查找他的去向而未果,我还会继续找下去。85年,也是当兵的最后一年,在五班,带领我的班长是湖南郴州嘉禾的何开阳,有一次他病了,躺在床上哼哈,由于原先他影射我“孤芳自赏”,一直耿耿于怀,虽想靠近关心他,但还是克制住。不过,在分享我班搞副业的劳动成果时,班长没有忽略我,让我与全班战友品尝西瓜(因为我种的豆角有长势没结果)。在这,祝福两位班长幸福、安康!

1983年4月26日下午

时阳光逼人,时阴暗闷热。

甘蔗地的草已除了大半,我问劳顺利:“广西十八怪,究竟怪在哪里?”他接着说:“这个不知道,请问‘作家’李日红吧。”既然问了前者,何况是无必要的问话,就无必要问第二者了。倒问了一些离奇的:“何超桂,你们那里每人有多少亩耕田?”他立即答道:“少得很,每两人一亩吧。”我听后有些惊讶。每个人半亩田还说少。何超桂看我的面色,接着说“光种稻粮的就这些,付(副)业生产的耕地比田还多哩。”我感到莫名其妙,究竟田和地有什么区别,疑虑问:“田和地是不一样的吗?”这回李日红回答了。“不一样。种植粮食的叫田,我们种植甘蔗这些,就叫地。你理解了吗?”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回答说:“懂了懂了,前者叫水田,后者叫旱地,对吗?”何超桂忙叫道:“对了,对了!”

这时,迎面吹来一阵清风,哟,多么凉爽。头脑清醒多了。

4月27日

今天,也同昨日一样,天气时闷时热。加上上午的辛苦劳动,下午的紧张训练,所以,衣服布满了白浮云般的盐灰,浑身象散了架似的,再加上两个小时的站岗,疲乏不堪。

站哨回来路上,月亮似银盘挂在天际,洒下柔和的银光。大地上绿影婆娑,虫声齐鸣。柑桔园里飘溢出沁心的芳香,这时,我全身才觉得松弛、舒适。

现在,没事干。床头上放着两本书,是外国小说,已看过了。

一本是凡尔纳著的第一部长篇科幻小说《气球上的五星期》,此书内容极其丰富,把人带到非洲上空的气球上旅行。既有舒畅快乐,又有惊心动魄。从中欣赏了名山大川,风土人情,观看了宏伟壮观之非洲河流。又漫游了天然动物乐园、湖泊。勾勒出了自然界上动物的可爱与残酷,给人带来了有利条件,反之,险遭丧生。从中体现出了法国三位旅行家(费尔尔逊博士,博士朋友苏格兰人狄克•凯乃第猎人,博士的忠诚老年仆人乔)百折不挠、勇敢探索,同自然灾害作斗争的刚毅精神。

一本科幻书是比恩•奥尔科夫作的《冷冻人》,这本爱情小说里,作者刻划了男主人公——美国建筑权威尼特•克列顿和患白血症的女主人公——罗娜的忠贞不渝的爱情故事。尼特曾说过这一段话:“医生,我想大概你的经历史无法理解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会何等相爱,完全进入对方的生命,没有其中一个,那另外一个就无法生存的。”这样,体现了他们的爱情多么崇高至善的啊!当今无法医治罗娜的病症,夫妻双双进行了冷冻冬眠,跨越了四十七年,他们才解冷(冻),病也医治好了,由于他们适应不了现代化生活,又重回了长期冬眠的地方——德国阿尔卑斯山古堡。这两本书,我看后虽不记得那么清楚,起码对我还有点肤浅的教益。

4月28日

天气比昨天有所凉快,老脾气还存在。

上午施了甘蔗肥,来回路上视野开阔,比较欢快。

午睡后听了一堂课。又背枪开始做自己神圣职责——站岗。路上,南风拂面,还夹杂着一种海里飘出来的味道。这使我联想到:前些日子,同样闻到这种气味,是人家在山洞敲打出来的怪石头,它好象挺立在险峭的雪峰。

真奏(凑)巧,今天是农历三月十六日,若在家时,正是下海捡螺拾贝,打捞海菜、捕捉鱼虾的好时日,还能痛痛快快在阳光的沐浴下,洗一天然的海水澡,海的香味当然也闻个够,在这里闻到此味,就不尽相同了。此地离海这么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想起了,我以前看过报刊上曾经刊登过有关石灰岩洞的形成,是以前那地方是海,经过漫长的岁月,海水逐渐消退,新大陆随之崛起,以前的礁石也形成了今天的山峰。长年累月,自然变异,有的形成现了今天作为旅游圣地奇特壮观山峰和岩洞里千姿百态的石钟吊乳了。

这里的山洞特别多,这海味道会不会从山洞飘溢出来呢?我还不太清楚,就此搁置罢了。

4月28日晚

我还必要写一点。人在社会上必须有些朋友。但是,有的一遇到朋友有所长进和作为,就冷嘲热讽,一些人对朋友来了这样一个夸张手法。把朋友吹奉得神乎其神。这些对我来说,对自己有益无利还待进一步加深推测及摸索。应说明一点真正的朋友,不用花言巧语同对方交接(流)的,而是要吐露自己的思想感情,发自肺腑的心声来同朋友谈话的。促使对方对生活、理想有较明显的正确认识,这样,才体现出一个真正的朋友和知音。总之,朋友之间有时是开玩笑的,这样能使对方驱除忧虑,带来快乐。

还是永远做一个受人教育的人吧!

4月29日

东方还未破晓,一阵飓风把树木刮得摇来摆去,树叶已落了满地,风里还夹杂着“噼啪噼啪”声,倾盆大雨便下起来。

起床号吹起,穿好衣服,立即拿枪站在门口,我抽了一口寒气,浑身发抖。验枪后,一想起来,真是哭笑不得,前几天还热得汗流浃背,现又变得这么寒冷。

上午听了一堂政治课,下课后,接受了中队长分配的任务。一行四人提着通行证进入工厂[也是监狱]。笔直的大道两旁。厂房里发出轰鸣的机器声,铿锵的锤打声。融合成节奏分明、坚强有力的合奏曲。

梁值超就地借了辆板车,顺着通道到达目的地。我们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勉强地连翻来(带)推才把水泥板搬上板车上。

返回时,风景林象雨伞一棵紧挨一棵排立在大路两旁。树荫下的花坛上,种植了许多奇花异草,血红色的玫瑰花千姿百态,花瓣上挂满了晶莹透亮的小水珠 ,显得妩媚动人。

丝丝细雨瓢在脸庞上,非常凉快。我们很快走出工厂大门,还恋恋不舍再瞧工厂一眼。雨陆陆续续还下个不停。

4月29日幕

大地,逐渐由白转黑。

进完晚餐,进行除草松土。

我有幸再踏入工厂。一路上,仔细观看。一台台高大的机器房(旁),工人们熟练的操作。

现我着重写点参观铸工车间的观后感。

车间宽敞高大,灯火明亮,里面铸好的零件一排排矗立,大大小小,无法说清。有一处,几位工人正专心致志操作机器,金红色的钢水涓涓淌出,均匀地流进模型。更有趣的是,挂在房顶上的装吊机在操作人员的指挥下,匀速来回滑动。再拐一处,沙(砂)轮台上,发出“沙、沙、沙”声,同声道发出点点金光。工作人员动作利索,一件接一件,把铸好的机件磨得锃亮亮,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一处与车间隔开的厂棚里,发出锤打的声音,我怀着好奇之心,前往参观。只见工人三五成群,围坐在铁板凳上,工作台放满半成品的零件,他们抡着铁锤、凿子,轻巧熟练凿出铸出来部件的多余一点点。那一堆堆修葺一新的零件,等待装配工人对它安装进必须的地方。……

虽然我每天站铸工哨,却只看见它高大坚固的身躯,和直插云霄的挺直烟囱,冒出稀少的白烟。听见的是里面发出的机器声。这一趟,才大开我的眼界,粗略看到里面的设施及工作进程,真感动荣幸。

4月30日

整整一天,阴暗暗,没法看见一丝丝光线,冷风轻吹,有的凉意。

除了站了两个小时岗外,这一日平淡过去了。

晚上,观摩了铁厂与柴油机厂男子友谊篮球赛。这球赛虽不打得惊心动魄,也有紧紧扣人心弦之感觉,打得很精彩。观后,令转入电影场。

电影是南斯拉夫彩色故事片《临时工》,虽片里的人物名姓说不清,但银幕上的情节丝丝入扣,意义深长,体现出生活上的一个宿影。这部算是爱情故事片。表演手法新颖,人物生活化,所以,这部电影有一定的生活意义。

5月1日

今天是国际劳动节。警士们穿上崭新制服[这一天,我们从陆军改编为人民武装警察部队;过去着绿军装,现在制服统一着四个兜绿上衣、蓝裤子、帽子佩戴国徽],春风满面,洋溢着青春特有的气色,给节日增添了生机。

天气明朗,鸟语花香。人来人往,欢声笑语。

上午,我和裕伦等人进入厂部设立的图书馆。里面已差不多坐满了,人们正专心致志翻阅报刊。

报纸,是一个新闻、政治、科技、文学、世界资料的窗户。虽然时间不多,也粗略看到了祖国之新貌,工农民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科学发展之快,真是鼓舞人心。得到了一些未知的知识,从中受到教益。

5月2日

虽然没有阳光,但是天空非常明朗。山峰层峦叠翠,远近清晰可辨。

今日,只有在绿色营区走动,及在宿舍里同书本打交道。

晚饭后,同几位老乡谈笑风生。这几位是:林宗、庄跃、(陈)启文、(张)建峰。过了许久,(许)昌林也加入行列。谈话中,阵阵欢声笑语传出窗外,引来了好事人的窥探。

八时正正式开班务会,八时九刻(四十五分)排点名。今晚上半节可谓是:

夜幕虽降临,灯光胜白昼。室里同乡人,推心又置腹;(。)重温已过事,指望明天好。阵阵欢笑语,赶走烦与恼。时间紧又迫,就此来搁笔。

5月3日晚

室里灯光通明,照窗外,路面挂着金黄色的长方格。书本差不多整理完毕。忽然哨号一吹,我慌忙披挂衣服,在(再)出门外看个究竟。原来是全连(中队)集合看电视,就紧张返回宿舍,随便吧书本塞的(在)木箱(床头柜)里面。

我正要拿凳子时,裕伦大惊小怪对我说:“一雁(振江)今晚的电视节目是世乒男子锦标赛决赛,中国对瑞典。”我听后,觉得老呆在屋子里也不好,况且是祖国健儿同外国选手决赛,这一实况录像不可错失唉,就势拿着凳子跟他同去观看。

荧光屏前,干部、战士坐得端正整齐,目神专注在屏幕的图像上。我同裕伦也找一合适的位置坐下。一看屏幕上,我国选手张加(嘉)良同瑞典选手在两张方方的球床(桌)上,一来一往,熟练打着这小小的银球。他以两锦(局)两胜的好分数打败对方。随后,蔡跃(振)华进场,初次交锋,两位打得难分难解,分数相当,起初是四平、七平、后又十一平、十二平、十四平。然后两者稍有拉开,随之逐渐拉平,两选手打到二十一平时,你发球他输,他发球你输,不是他领先一分,就是你赢得一球,电视观众为他(们)的精湛球艺发出热烈掌声。我虽然没有鼓掌,双手紧攥得冒出冷汗。后来,蔡振华改变球路,他心明眼灵手疾脚快,才以30比28取胜。

这时我们的掌声淹没了解说员的声音,有的还雀跃欢呼。

最后是谢赛克进入球场,第一场17比21输给瑞士(典)选手林德,随后在教练的提醒下,改变战略,以21比13,21比11的好成绩击败对方。……电视机里发出解说员的声音:“各位侨胞、各位台胞、各位港澳同胞们,今天晚上北京时间9时34分,我国男子团体乒乓球队,第八次获得了世界男子乒乓球锦标赛冠军。还有;我国女子团体乒乓球队也在今天下午获得了女子世乒锦标赛冠军。”

这时刻,我作为一个中国公民,看到了这捷报,心里无比激动和自豪啊,可知道我国健儿为世界的和平,为祖国的荣誉不知流了多少汗。所以,我们这时才能看到教练员、运动员站在最高领奖台上,手捧金杯向观众挥手致意啊!

这一夜,高兴得失眠了。

纪念“五•四”运动青年节六十四周年的一天里

树木繁茂气候暖和,还是阴暗暗的。茫雾笼罩山峦。

早晨过后,进入第一午。这时,战友们聚会会堂,专心听副政指讲解节日的历史。结束后,进行第二内容——游戏。我们手拉着手,进行无声息的“无线电”传播(报)信号。起初,有些人不太清楚,把长的按长短的,反之,把短的按成长的,所以,这次双方都失败。第二回进行时,三排的战友们很敏感,到最后一个播(报)出准确无误的信号。而我排若不被其中一位按错的话,就不用唱歌了。随后,第二项游戏——投人(规定球投中在膝盖以下,中者自动退出圈外)。起初投时,乱了套,投者走入被投者,被投者混进投者。这样乱糟糟进行下去没什么好兴趣,就暂停下来,然后把椅子围成一个圆圈,再进行下去。这样你投我躲,我躲你投,进行得有条不紊,最后,还是我排取胜了。

午休后,进行法制教育。我听后,真为自己的命运及前途担忧,若是站岗一不注意时,犯人一逃,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为了自我安慰,唯心论油然而生,“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生死由命,富贵由天。”等等人生哲理,来稳定我的头脑。

然而归结到自己的一生命运,还是为未来而叹息,前段时间由于本人的过错,不到半年的部队生活,就为自己的历史滴下了第一黑点[因为班长在训练方面给我开小灶,在业余时间要单练我,我知道他对我好,要把我的军事素质练硬,好去轮训队参加更严格的培训,我受不了他的严苛,与他吵架后,气打一处来,恼火的解开扣子,拉出家伙,往他的床上的被子撒尿,因此事,被连队处分了]。所以,本人的思想斗争激烈,还是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古语为好。

晚上看戏。是南宁市木偶戏剧团演出的神话剧《红宝石》,剧中人物小巧玲珑,栩栩如生。内容讴歌了白鹤和凤凰为了炼红宝石,不怕天上恶魔的袭扰,百折不挠,最后他们同心协力,终于把宝石炼红,驱除了邪恶。

看了这场戏,心里很不平静,一是为此剧的精湛艺术而鼓掌。二是为白鹤与凤凰把生命置之度外,同邪恶作你死我活作(的)斗争而感慨。

5月5日

天空阴沉,很闷热,睡醒后很不舒服。傍晚时分,天黑压压,好像就要覆盖整个地球,第一遍雷鸣过后,吹得穿着的衣服涨蓬蓬的,行走很吃力。狂风刮过一切都已静止。一眨眼功夫,倾盆大雨直泻下来,哔哔啪啪,脸都被打得疼痛。庞(笼)罩在山头的烟雾,这时候也立即躲藏起来。现一抬头,就可看到:群峰青翠,呈现出一幅色彩明朗的水彩画。雨还是陆续下着。

进完晚饭,扎好腰带,披上雨衣,又接哨来了。一路上,雨还不算大,但下个不停,把膝盖以下的裤管沐个湿透。若返回时这样的话,我情愿不披雨衣,给它沐个痛快,现在沐湿就不好了,要冷一个半钟头,至少也逃脱不了发热感冒。罢,不写这些。

刚才我为啥说给雨水沐个痛快呢?这必有原因:因近几天来心情有时候很杂乱,一想起来风雨一齐来,加上军体训练,双手酸软得连写几个字都有疼痛感觉,那也是,连站带做整整一午多,也麻木了,走起路来,象拐子,很不自然。脑袋不知怎(咋)的,也昏胀胀的。所以,洗这一天然的冷水浴,那(哪)里去找呢?至少也有舒舒筋骨吧!好了,我太多啰嗦,整个驱(躯)壳也不听使唤。就算完成这日记吧。


本文内容于 2013/6/24 21:45:06 被孙振江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2楼li9112

看押勤务,天天都在战斗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