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宝岛之战后续:苏联收买中国叛徒 欲炸毁被俘坦克

狐狼001 收藏 8 20048
导读:核心提示:那时候,边境地区群众的警惕性特别高,在窦祥松下车后,庄树宝马上去了派出所。窦祥松就这样被抓获了。被捕后,供出了其充任克格勃间谍,受命潜人中国执行炸毁T62坦克破坏任务的全部经过。  本文摘自:《中外文摘》2005年第10期,作者:琼之,原题为:《“珍宝岛事件”的后续故事》 苏制T26坦克  “珍宝岛事件”于1969年3月2日发生后,苏联为了实现其扩张政策,挽回失败的面子,决定将和中国的边境武装冲突升级。短短几天内,苏军即把在珍宝岛地区的武装力量增强了几十倍:地面部队增至1.2万余

核心提示:那时候,边境地区群众的警惕性特别高,在窦祥松下车后,庄树宝马上去了派出所。窦祥松就这样被抓获了。被捕后,供出了其充任克格勃间谍,受命潜人中国执行炸毁T62坦克破坏任务的全部经过。 珍宝岛之战后续:苏联收买中国叛徒 欲炸毁被俘坦克

本文摘自:《中外文摘》2005年第10期,作者:琼之,原题为:《“珍宝岛事件”的后续故事》

苏制T26坦克

“珍宝岛事件”于1969年3月2日发生后,苏联为了实现其扩张政策,挽回失败的面子,决定将和中国的边境武装冲突升级。短短几天内,苏军即把在珍宝岛地区的武装力量增强了几十倍:地面部队增至1.2万余人,坦克达到70辆,大炮380门,装甲车及自行火炮150辆。

根据中央指示,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肖全夫赴黑龙江前线指挥所,全权指挥对苏联的自卫还击战。

3月15日上午8:03,苏军在珍宝岛上的潜伏小分队打响了第一枪。2分钟后,苏军的三辆装甲车,引导步兵二十余人,沿着冰冻的江面,开始进攻。中方步兵、炮兵相继奋起反击,双方激战一小时余,苏军被击退,冰面上遗留下十几具苏军尸体和一辆被击毁的装甲车。

9:46,苏军的第二次进攻开始了,正面由三辆坦克、三辆装甲车导引冲击,另有四辆坦克从岛南端侧后的江叉上穿插过来,企图切断江岸同岛上的联系,将岛上的中国军队包围全歼。

苏军根本没料到我军会在结冰的江面上布下反坦克雷,坦克只管轰隆隆地往前冲。一辆T62新型坦克在被我军的火箭弹击中后,又开进了雷场,钢铁的履带碾上了反坦克雷,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履带被炸断了,先前还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三十多吨重的铁家伙,顿时瘫在江面上,一动也不能动。

苏军的第二次进攻,又被打退了。

当天下午15:13,苏军又发动了第三次进攻,但也很快被中国军队击退。

夜幕降临了,江面上,那辆被击毁的T62坦克成了一团巨大的黑影。此时,无论是苏联还是中国,都不曾意识到将会为了这辆坦克而进行一场明的和暗的斗争。

那几天,苏共中央总书记勃列日涅夫正在多瑙河上的玛吉特岛召开华沙条约国首脑会议。

3月15日深夜,随同他一起来参加会议的苏联国防部长格列奇科元帅采了,勃列日涅夫示意国防部长坐下,埋头看他带来的战报。勃列日涅夫突然抬起头来,“那辆倒霉的坦克,瘫在达曼斯基岛的江叉上,那是什么地方?” 格列奇科说:“是在达曼斯基岛西侧靠中国一边的江面上。”

“这么说,是留在中国的领土上了?”勃列日涅夫皱起了眉头,想了想,说:“T62坦克是我国研究多年的新成果,上面的一些设备,比如红外线夜视仪、射击双向稳定器、大功率柴油机等等,都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所以,这辆坦克不能落在中国人手里,一定要弄回来!实在弄木回来就设法把它破坏掉!”

格列奇科点点头:“请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3月24日,肖全夫将军接到北京打来的一个电话,电话是周恩来总理打来的,有两个内容:一是代表毛泽东主席、党中央、中央军委问候作战部队;二是命令把打瘫的那辆苏制T62坦克拖回来。

周恩来在电话中还强调:“这不仅有军事价值,而且有政治意义。有这个铁家伙作证,就不怕苏修在全世界面前耍赖。”

苏军先是向坦克的周围发射了许多的地雷,但是被中国军队给排除了。于是苏军又组成了一个突击小分队。这支小分队由六人组成,全是精擅单兵战术,身强力壮的侦察兵尖子。他们携带了一百多公斤炸药,乘着黑夜的掩护,披着白色斗篷悄悄摸过江来,实施破坏活动。但是最终还是无功而还。

冰已经全部融化,前线指挥部决定打捞坦克。5月2日,来自海军北海舰队的三名潜水员潜入江底,用钢绳把坦克缚住,岸上数辆重型卡车牵引,终于把坦克拖上了岸。

但是,围绕这辆坦克所进行的斗争,还未划上句号,克格勃又开始出动了。

1969年5月4日,星期日。“基塔伊斯卡雅”特务学校的学员休息,窦祥松应几个苏联同学的邀请,准备去附近的森林打猎。上午九点多,当他正往外走的时候,被学校“中国部”教务主任格力伯特上校叫住,让他马上去校部。

校部办公室里,坐着几个克格勃军官,其中一个佩中校肩章的中年人朝窦祥松点点头,说出一口流利得令窦祥松大为惊奇的中国话:“是窦祥松同志?您好!我们从莫斯科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总部来。”

“总部经过慎重研究,决定把一项伟大而光荣的任务交给你去完成……”

中校接着介绍了3月15日中苏边境武装冲突的详情,说现在这辆T62坦克已经被中国方面拉回去了。据克格勃获得情报的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准备把“盗劫”的那辆T62坦克运往北京,由专家进行破解研究,“窃取”苏联的技术机密。

窦祥松听到这里,已经完全明白了克格勃的意图,问道:“首长的意思是不是派我去把那辆坦克炸掉?”

窦祥松何许人?为什么要派他到中国边境炸毁坦克?

事情还得追述到1967年5月黑龙江省虎头县虎林镇的一起“元头双尸谋杀案”。

窦祥松是当地恶霸窦顺仁的独生儿子,抗日战争胜利后不久,窦顺仁就被人民政府镇压。窦祥松对人民政权怀恨在心。几年后,窦祥松又因调戏妇女和偷盗公物而一头扎进了局子。他被判了三年徒刑。

1961年,窦祥松刑满释放被戴上坏分子帽子遣送原籍,接受群众监督改造。他是个屡教不改之徒,又喜欢小偷小摸,沾花惹草,所以经常被治保干部叫去训话,接受教育。为此他怀恨在心。

当时,中苏关系已经很紧张,边境地区紧张局势已见端倪。窦祥松心里动起了主意:我何不越境逃往苏联,投靠老毛子。

1967年5月上旬的一个风雨之夜,窦祥松怀揣尖刀,手里拿了一包沙子,撑着一把破阳伞去治保干部张秀英家。将张秀英、郝某夫妇残忍地杀死,窦祥松杀死两人后把头颅砍下来,装在一个塑胶口袋里。然后,乘黑夜逃离虎头镇,来到镇外的乌苏里江旁边,避开边防军岗哨,跳进江里,越境外逃……

1969年5月8日深夜,一条苏联边防军的巡逻艇悄悄驶过乌苏里江,在距珍宝岛十里外的一段平坦的江边停了下来。一个苏军上尉从舱里探出半截身子,用红外线夜视望远镜朝漆黑的江岸上观察了一会,然后向坐在旁边的窦祥松点点头,用俄语说了句什么。窦祥松站起来,一个苏军士兵把一个登山背包给他背上。窦祥松走到甲板上,一窜纵上了岸,头也不回地钻进了黑暗之中。

根据克格勃专家制定的方案,窦祥松上岸以后将绕道兴凯湖,转往虎林县通往密山市的中途某个小镇,等候运送T62坦克的汽车经过时,伺机破坏。谁知道他还没有出了虎林县就被人民政府捉住了。

他在通往兴凯湖的路上拦了一辆拖拉机,并大方地甩给了司机10元钱。20世纪60年代时,10元是人民币的最高票面,这个数字大约相当于眼前这个拖拉机手月收入的三分之一,拖拉机手惊奇之余,喜出望外,竟跳下车来,把这个特殊乘客扶上后面的拖斗。

拖斗里,拖着两个庄稼汉,一个三十来岁,一个五十来岁,他们是生产队临时派给拖拉机手的装卸工。窦祥松朝他们点点头,微微一笑,在两人对面坐了下来。

三人聊了一会,窦祥松因昨晚几乎没睡觉,被拖拉机一颠,困意渐渐袭来,便打起了瞌睡。这个“基塔伊斯卡雅”特务学校的毕业生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危险正在向他逼来!

那个五十多岁的庄稼汉对这个半途搭车的青年产生了怀疑。此人姓庄名树宝,土生土长的虎林县人,26年前,他因生活所迫,经人介绍去窦祥松的父亲窦顺仁那里打工。当时,窦顺仁为他的姘头“一枝花”买了一辆轿子车,正缺个赶车的,问明庄树宝当过车把式,便派他给“一枝花”当车夫。一开始,“一枝花”对庄树宝还算满意,但有一次因扶她下车时滑了一下,打了个趔趄,她就向窦顺仁告了刁状。窦顺十二为给“一枝花”出气,把庄树宝抓来,脱光了衣服绑在镇外的大杨树下,想让蚊虫活活给咬死。幸亏下手绑的那个打手和庄树宝有些亲戚关系,悄悄塞了块碎碗片在庄树宝手里,他才得以活命。

但庄树宝永远记得这个恶霸的形象。他没有见过窦祥松,眼前这个人无论是容貌、身材还是神态举止,都和窦顺仁一模一样。庄树宝一见之下,心里“咯噔”一声:奇怪,此人莫非就是窦恶霸那个杀人犯儿子?

那时候,边境地区群众的警惕性特别高,在窦祥松下车后,庄树宝马上去了派出所。窦祥松就这样被抓获了。被捕后,供出了其充任克格勃间谍,受命潜人中国执行炸毁T62坦克破坏任务的全部经过。

同年9月下旬,窦祥松在哈尔滨被判死刑,执行枪决。

克格勃的这次行动没有得逞,那辆苏制的T62坦克,如今被放置在北京军事博物馆的陈列室里。

(摘自《新华澳报》)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