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天津知青良

yngjysl 收藏 3 158
导读:===记一批北方青年人的西南小城文革青春之旅 史无前例的文革,路线政策基本否定之外,也有一个额外的好处。就是随着伟大领袖壮丽的号召,产生了一大批的北方青年,穿越千山万水,万里迢迢来云南边疆插队落户啦。在云南红河地区,这些北方来的知识青年,对象和来源比较集中与单一,主要是指来自天津地区的初中和高中的,未毕业的在校学生啦。这些天津知青,虽然也是参加过红卫兵大串联,周游过全国各地包括云南,发动过对各地走资派开展文化革命的,却不是大串联时就留下来的人。 一九六九年初,他们是响应“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


===记一批北方青年人的西南小城文革青春之旅

史无前例的文革,路线政策基本否定之外,也有一个额外的好处。就是随着伟大领袖壮丽的号召,产生了一大批的北方青年,穿越千山万水,万里迢迢来云南边疆插队落户啦。在云南红河地区,这些北方来的知识青年,对象和来源比较集中与单一,主要是指来自天津地区的初中和高中的,未毕业的在校学生啦。这些天津知青,虽然也是参加过红卫兵大串联,周游过全国各地包括云南,发动过对各地走资派开展文化革命的,却不是大串联时就留下来的人。

一九六九年初,他们是响应“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是大有作为的”党中央文化大革命划时代号召,因北京有关总指挥统一调派分配,由天津专程来到我们家乡一带落户,希冀有助于改变云南落后面貌的。下乡运动不久,围绕着珍宝岛的斗争,中苏爆发激烈的军事冲突,随之苏联陈兵边境百万机械化大军,即将对中国实行核打击,全国数千万上亿城市人口紧密大疏散。这样,知青下乡与城市疏散,就成了文革农村两大历史景观了。

记忆中,成千上万名天津知青来红河,是分配到河口,金平,绿春,元阳,屏边一带,所谓边境五县安家落户的,并非是安排在除边境一线之外的,相对内地的红河与云南境内。虽然客观上说,他们在边境是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但实际作用上,天津知青们,却给边境县份吹来了一股清新的北方风,带来了知识文化的开化气,这样对双方来说,无疑都是双向有益的,应当肯定。因此,自己那时就没听说过,小城个旧的所有乡村,都有天津知青落户的。

一九七一年,知识分子与贫下中农结合,历史阶段任务基本完成,全国知识青年开始了返回城市,参加革命工作的大进军。随着锡城周边农村知青的回城,在边境五县落户的一大批天津知青们,不知何故没有回天津分配工作,也没有在当地各县城进入工厂企业,却数百里迢迢分配到了当时红河州最发达的工矿城市个旧,进入厂矿企事业单位啦。作为一种平衡或交换吧,个旧成千上万的知青们,却也莫名其妙地不在当地工作,而分配到了边境五县就业也。

天津知青们,在一定程度上,无意中搅乱了城市知青回城分配工作流程了,哈。这为日后外地工作知青们,千方百计找关系回小城,甚至付出了一二十年的甚大努力和牺牲,亦在所不惜留下了伏笔,涉及到我的好几位邻居姐姐们,对此我个人深表无奈的同情,这是后话。当然这不是天津知青们的错,怪不得他们,是计划分配工作,有关当地领导的遗患吧。也因为如此,除文革大串联那阵,听过非常亲切温和普通话,时隔多年后,小城再度响起京津话了。

就个人来说,从小到大,听习惯了当地话,乍乍地一听到处都是普通话,真还感到十分新鲜乐意的。就因为成百上千天津知青的涌入,在锡都各个单位,包括我所在的商业系统,几乎无一个地方听不到字正腔圆的天津话,很是入耳呢。在落后的小城,相对闭塞的地方,一下子由瓮声瓮气的土语,改为声音脆脆好听的北方话,为个旧这座城市提供了推广普及普通话的大好时机。个人总结认为,这应当是天津知青,对小地方的一大贡献,工作外的首功劳吧。

在本公司各下属部门,经常见得到操着流利天津话的知青人,听着流畅悦耳的北方口音,心里心情是舒服的。当时自己的批发部干仓库管理员,有事无赖,自己也总喜欢找天津知青们说说话,吹吹牛皮,就为学学普通话,预习预习,以备来日忽然有用哪。要是到时,自己偶然突然地有了到省外的机会。一不会听普通话,二不会说普通话,该多么难堪害羞啊。事实上,自己的这点用心,小小的聪明,到底没有白费功夫,多年后当兵到省外,居然用上了呢。

那几年,自己主要在批发部,负责管理副食品干菜仓库,接触最多的,当然是在同商业联合仓库的天津知青了。仓管员相对清闲,一有空啊,处理好工作事项,填写好进货发货帐目以外,自己就多数时候,跑去找各家公司,说得来的天津知青去交流了。这此天津知青,个人觉得,绝大多数都健谈,较为开放大方,乐于与当地人交往,互相来往做朋友的。与那些印尼归国的华侨们相比,华侨大多相对清高一些,思想闭塞有所孤独,不大乐意与人深交不同。

我与之交往最多,言谈甚欢经常来去,彼此建立了较好感情的,主要是一位医药公司的仓管员。此人印象中姓刘,名字不好意思忘记了,因为一直就是“天津,天津”的叫唤,根本论不到名字大名啊,人家也不予计较极随和,故久而久之模糊了,真名反而就没印象了。找此医药“天津”最多的缘故,一是两家单位在隔壁,近水楼台啊,二是相互谈得来,往往笑逐言开的,没有什么架子与隔阂,三是同一行当共同语言多,虽管不同的仓库,但惺惺相惜啰。

还得感谢这位普通话老师,在一起共同战斗了三四年的样子,天长日久无形中,自己的普通话竟然“无师自通”啦。稍不注意一下,天津一开口,自己下意识中,无意地张口就来,就会以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应对,连自个都会觉得好笑。开头总会说得不大顺溜啊,或者词不达意的,难免会惹得天津发笑,但慢慢地也就习以为常,熟能生巧啰。后来自己入伍,到贵州福建江西工程兵部队服役了四年,与全国各地的兵们打交道,从来没有出现过语言上的障碍。

这就是天津,与他几年交往中,无形有意中,做朋友的一大收获了。说来,自己的功利性也太强了点,也许他早已发觉了,却不说破,这是他为人的善良宽厚之处,也许他实际“明知故教”,有意帮我演练普通话,也未可知,说不定的呢。总之不管如何,自己得感谢这位北方话的启蒙老师,终身不忘语言之“师恩”,那是一定的了。改革开放后,发觉遥不少的地方,竟专门开辟普通话园地,专请老师来教授普通话,或个人出钱上普通话班,还挺奇怪呢。

想想自己学普通话,从来没有掏过一个子儿,与天津与外地人交往中,天长日久无意中,就学了个八八九九了,何必那么费尽心肠,又累赘又专程的?还有九十年代末期,自己单个学电脑,也属这般情况样的,单位派人去学习电脑啊,多少个期数过去了,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全学遍及了,愣就没有自己的什么事。写上一篇公差式政工论文,完成党组织交给的光荣任务吧,请同科室电脑操作人给打一下,竟然派不动下属的大差也。自己硬自学一星期就过关!

凡事,有一就有二,总是对应的。早先,自己说过,曾经属于人群中上乘的华侨人才,忽如一夜南风来,一百齐收拾行李,都回南洋去也,我们可爱的天津人们,也是这个时候吧,或者前后差距不多,也全都班师回天津老家啦,可惜。曾记得,到我八十年代复员回来,偶然间在街上,还见过天津三几回的,彼此言谈较想念,但是自九十年代以后,有意无意中,熟悉的天津,甚至还有同一单位,其它单位的天津知青们,就都不见了!问一问,调回去了哟……

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