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稻田保卫战

caocao5012 收藏 1 187
导读:2013年5月28日,广西博白县龙潭镇兴华村,两台轰鸣的挖掘机喷吐着浓烟,碾过即将成熟的稻田,闻讯赶来的村民呼号着与戴着草帽的政府工作人员、穿着制服的警察对抗扭打一团,手无寸铁的村民最终被驱散,水稻、花生、玉米一片狼藉。 6月3日下午,茅屋队上百名村民,手捧干枯的水稻、花生苗、玉米杆,跪在被毁的农田上,拉举着“把权力关进笼子”、“保护农民生命线”的横幅,指称龙潭镇政府强侵占农田,毁坏农作物,强征搞房地产开发。 龙潭镇兴华村有茅屋、塘坝、大田面、乌亚塘等队,户籍人口千余人。5月28日被毁的农田

2013年5月28日,广西博白县龙潭镇兴华村,两台轰鸣的挖掘机喷吐着浓烟,碾过即将成熟的稻田,闻讯赶来的村民呼号着与戴着草帽的政府工作人员、穿着制服的警察对抗扭打一团,手无寸铁的村民最终被驱散,水稻、花生、玉米一片狼藉。

6月3日下午,茅屋队上百名村民,手捧干枯的水稻、花生苗、玉米杆,跪在被毁的农田上,拉举着“把权力关进笼子”、“保护农民生命线”的横幅,指称龙潭镇政府强侵占农田,毁坏农作物,强征搞房地产开发。

龙潭镇兴华村有茅屋、塘坝、大田面、乌亚塘等队,户籍人口千余人。5月28日被毁的农田为该村320亩水田的一部分,该地常年种植水稻,并有80多亩为制种田。

2008年,龙潭镇被国家列入广西北部湾经济区规划,随后开始大规模招商引资。2009年8月28日, 龙潭北部湾桂粤大市场作为两大项目之一被签约引进,号称总投资1亿元。市场选址定于博沙二级公路旁的兴华村,“东自兴华村唐坝屯、西至兴华村乌鸦塘屯、北至龙潭自来水厂、南至龙潭畜牧站原址,总面积约320亩”,而这一片正是兴华村村民耕种的基本农田。

村民张重锋称,他们只知道政府引进的项目将盖在自己农田,但政府并未出示征地手续。 2011年3月23日,博白县人民政府发出征收土地公告,称博白县2010年第十三批次镇建设用地已经自治区人民政府桂政土批函〔2011〕94号批准,兴华村农田被征收为国有建设用地。

文件显示,占用耕地面积为9.4公顷。

村民并不接受征地,是因为这些耕地是留守人员的生活保障,更是因为征地补偿过于低廉,一平米47元。

博白县龙潭镇政府发放的征地文件显示,对村民征地补偿按照《玉林市人民政府关于统一公布一年产值标准的通知》(玉政发2010年3号文)及博政发(2010)56号文件,土地补偿标准为47元/平米,青苗补偿费1.5元/平米。

村民和政府间开始了一场征地攻防战。

早在2009年12月,龙潭镇政府就成立“一个项目一名领导一支队伍”的拆迁征地工作组,由各镇领导为组长,为桂粤大市场等18个项目征地清障。

数年来,该项目的征地一直处于停滞状态,到2013年初突然加速,龙潭镇政府通知村民,要求其在2013年1月17日前到龙潭镇征地拆迁办领取征地补偿款,拒不领取的则将提存在司法所。

5月27日下午6点,龙潭镇人大副主席庞庆湖率队到村民家,出示《责令交出土地通知书》,通知称“我县建设那交河整治工程项目需要征用你户位于兴华村的土地”,责令村民交出土地。

5月28日早上8点,龙潭镇长庞一奇、书记陈晓春带领土管所、综治办等数百工作人员,由龙潭派出所干警、治安队员、龙潭交警队护卫下,带两台挖掘机强行进入水田进行强征毁田。

一共22亩土地被毁,其中,张重明1.1亩,张重锋1.2亩,刘敬华2.5亩,邹优胜0.5亩,即将成熟的花生、玉米、水稻宛遭轰炸,在暴晒中迅速枯萎。

76岁的张九祯老人称,那交河并不流经兴华村,政府只是以治理河流为借口,实际做开发商的排污沟。更年轻的村民则表示,政府意图化整为零,一步步地侵吞。

兴华村强行征地搞房地产开发的背后,是博白县城镇化扩张的巨大压力。博白县2011年的工作报告称,“城镇建设是当前我县总体发展格局中的重点和龙头”,博白县要建成桂东南次中心城市,中心城区人口规模2015年争取达到35万人左右,加快推进小城镇建设,重点建设好龙潭、文地、英桥、旺茂、沙河、江宁、东平等7个列入玉林市“十二五”规划的重点建设镇,全县城镇化率达到40%,与全国、全区、全市的差距进一步缩小。

报告中所提方法是“以组团式开发提升城市品位,注重发挥商业房地产的作用,引进一批具有先进城市建设理念的区内外知名房地产企业”,鼓励、引导乡镇通过商业房地产、土地开发等市场化运作方式搞活小城镇开发。

但这种大跃进式的开发商造城运动中,农民权益则被普遍漠视,龙潭毁农事件并非孤例。5月28日博白县龙潭镇政府强征地,次日5月29日,同是博白县,菱角镇政府领导为保障铁路开工进度,率领民警、国土、医护工作人员数百人进入石柳村矮岭队强拆引发冲突,多名村民被打伤。

更为严重的是,政府和开发商过度密切的关系,引发民众“官商勾结廉价夺地”的质疑。

2012年10月25日,桂粤大市场的开发商、兴华村土地的购买者——广西桂龙投资置业有限公司捐赠55万元建设龙潭镇“天网”工程,并向龙潭派出所赠送2辆警用车辆、向龙潭交警中队赠送1辆警用车辆。

博白县委书记温达勤出席了捐赠仪式,表示这将进一步提高龙潭的社会治安防控能力,希望龙滩镇派出所、龙潭交警中队要利用好这些警用设备,更好地为地方社会经济的发展保驾护航。

2013年5月28日,村民所拍摄的视频显示,龙潭派出所、河龙潭交警中队的民警出现在摧毁农田强征的现场,村民拨打110报警则被挂断。

2013年6月13日,县委书记温达勤再次到达龙潭镇检查重点项目的征地拆迁工作推进情况,强调各征地拆迁工作组和各有关部门,要树立信心,克难攻坚,全力实现征地拆迁工作大突破。

村民张重明因“妨碍公务”被行政拘留10天,直到6月7日才被释放,村民们则盘算着去北京上访,看能否保住剩余的农田。

浑然不知无论他们如何反对卖地都已成事实:2013年1月16日、18日博白县和开发商广西桂龙置业有限公司签了卖地合同,这两份村民毫不知情的合同价值1448万和2180万,交地日期写成白纸黑字:2013年12月16日、18日。


记者手记:一次摆拍

这是我经历的一次最特殊的拍摄。

上至80多岁颤巍巍的老农,下至7岁的学童,齐刷刷地跪在地上,手举着干枯的水稻、花生、和玉米秆,要求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一周前,他们刚刚遭遇了一次强征事件,数十亩农田被毁。村民被打被抓。我在微博上看到,并和村民取得了联系。

6月3日下午5点10分,我到达广西博白县龙潭镇兴华村茅屋队时,数十村民聚集等候在庞秀家,我向村民提出,去被毁农田现场看看,村民问要不要拿横幅过去,我迟疑了一下,说随便你们。

村民一到被毁的农田现场立马情绪激动,他们展开了条幅,当他们下跪,我几乎本能地喊:不要跪。但村民老老小小还是跪下来,我也只好跪在干枯的泥土上,对着他们拍照。

但一切都显得如此自然,在拍摄过程中,我没有指挥、干涉农民,他们情绪高涨,拍完被毁的农田,又走向了抽穗的稻田深处,最后走向挖掘机,而邻近村民闻讯则陆续加入,最后集聚有上百人。

村民的创造性超过了我的想象,他们除了手举被毁的稻苗、花生,就地摘来了黄瓜、丝瓜,倾倒在地,村民把黄瓜砸烂,表达内心的愤怒。

事后,我才知道这4块条幅制作花了500块,6月2日下午,他们已经被毁农田里拉横幅拍过一次了,他们写好了上访信,拍照希望上级及中央领导能看到他们的诉求。

当地官员称,征地拆迁是“天下第一难”的工作,但也要“统一思想,树立信心,团结一致,克难攻坚,坚决打赢征地拆迁攻坚战”。

但这是一场不对等的“战争”。这是他们世代耕种的农田,却被政府强行以47元每平米的价格征收再以8倍的价格倒手卖给开发商。

2012年,买地的开发商给当地派出所赠送三辆警车,当地县委书记则多次过问该项目的征地拆迁进度,现场办公。

更匪夷所思的是,我在国土资源部查询到的文件显示,政府已经把兴华村这片土地卖给开发商,交地时间已经定在2013年12月18日。

5月28日,强征事件后,稍懂网络的村民开通了微博,将现场照片和诉求发到当地网站,统统被删除,屏蔽。而我到达后,他们不停地问,能报道吗?会有作用吗?

涉及征地的开发商给当地派出所送警车;农民土地未征先卖,过程不公开不透明,进而毁田强征。在县乡基层,由于缺乏有效监督和信息透明,失地农民权益常得不到有效保护。这次龙潭失地农民的抗争,可谓典型。

要求各地严格规范征地拆迁管理,坚决防范查处强征强拆行为,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

2013年5月13日,国土资源部再次紧急通知要求查处强征强拆,要求各地将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放在首要位置,不得强行实施征地,杜绝暴力征地。

国土资源部三令五申也无力阻止强拆。我也无法回答他们。毁田圈地、暴力强征的事件,仍不绝于耳,中国之大,这类事情每天都在发生。在数千里之外的河北邯郸市曲周县,5月31号,失地农民也举着被毁的农作物跪地嚎哭。

我开始新闻摄影后就严守一个原则,绝不摆拍。但实际上,我意识到这次是一起由失地农民自行导演的“摆拍”。但这次我没有停止拍摄。

这次“摆拍”,我成了顺从的记录者,一个小时记录下龙潭茅屋队村民的无奈、愤怒和渴求。因为我知道,这是他们用以反抗强拆的唯一的希望。

《活着》:稻田保卫战

《活着》:稻田保卫战

《活着》:稻田保卫战

《活着》:稻田保卫战

《活着》:稻田保卫战

这也是强拆强征历史的一个客观瞬间。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