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抗战老兵已被中国社会遗忘(图)

狐狼001 收藏 3 683
导读:2013年5月17日,我们采访了位于浙江宁波地区掌起镇巴里村的百岁抗战老兵柴行江老人。天下着雨,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掌起镇巴里村。听说我们来访,令人意外的是,柴行江老人竟然在朋友们的搀扶下,到村委会来见我们。 照片从右至左:柴行江,孙嘉仪,百岁抗战老兵柴行江老人的朋友,84岁的虞春耀老人,陈刚先生。 我们去采访柴行江老人,村里的人们都挤到村公所里来看热闹。我发现,我一拿照相机比划,这些村民马上躲闪开。于是,我放下照相机,准备一下。然后,猛然拿起来就照。 柴行江老人记得清清楚楚:“我是

百岁抗战老兵已被中国社会遗忘(图)

2013年5月17日,我们采访了位于浙江宁波地区掌起镇巴里村的百岁抗战老兵柴行江老人。天下着雨,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掌起镇巴里村。听说我们来访,令人意外的是,柴行江老人竟然在朋友们的搀扶下,到村委会来见我们。

照片从右至左:柴行江,孙嘉仪,百岁抗战老兵柴行江老人的朋友,84岁的虞春耀老人,陈刚先生。

百岁抗战老兵已被中国社会遗忘(图)

我们去采访柴行江老人,村里的人们都挤到村公所里来看热闹。我发现,我一拿照相机比划,这些村民马上躲闪开。于是,我放下照相机,准备一下。然后,猛然拿起来就照。

百岁抗战老兵已被中国社会遗忘(图)

柴行江老人记得清清楚楚:“我是民国二年生人,就是1913年生人。我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国军到村里来抓壮丁。我父亲已经病死,母亲改嫁,哥哥过继给人家。只有我放牛,就‘优先’被捉壮丁参军了。那一年,我虚岁25岁。同村一起被抓壮丁的有7人:戚钱初,岑德胜,田阿侃,虞东吴……,等。他们全部死在抗日战争的战场上了。只有我一人活到今天。”

柴行江说:“我是因为和侵华日军作战,左腿被枪弹贯穿伤。走路有些瘸,所以,抗日战争胜利后国军74军裁军,让我这个伤兵回家了。”

百岁抗战老兵柴行江老人回忆:我1946年初,国军裁军回乡务农。时间不长,国共就打起来了。国共内战后,新中国成立了。从1950年到1951年,浙江地区是“国民党军政人员登记”,当时是“镇压反革命”运动。那时,曾经当过伪保长的大叔担心柴行江揭发他1937年抓壮丁;他把柴行江(贫下中农)作为孤儿送到国军当兵。所以,在镇压反革命运动中,曾经的伪保长天天给柴行江端茶倒水献殷勤递笑脸。

柴行江笑着说:我揭发他?我也是国民党兵痞,是反动派。所以,我什么也没有说。

百岁抗战老兵已被中国社会遗忘(图)

柴行江记忆力已经很差了。他拿出2005年村公所开出的一张证明介绍信:

“兹由本村村民柴行江,今年92岁,曾在1937年日本人侵略中国,1938年响应祖国号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本人参加了许世友79种补充团部队,进行抗日战争。在此阶段参加过无数战争:第一次,1938年参加湖南长沙会战,第二次,1939年湖北通定战争,第三次在1940年调回湖南长沙进行抗日救国。1941年到安徽省,1942年调到江西南昌,1943年在战争中受伤,子弹射中左脚脚腕上,住院医治。1945年日本人投降,1946年年底返乡务农直至现在。因1954年家中遭受火灾,把所有在部队证件丧身火海全无。现在无法证明当时的情况。

情况属实,特此证明。

证明人:徐福良,虞春耀,柴尚荣,韩炳康,柳纪良,柴尚华。


2005年10月20日


浙江掌起镇巴里村村民委员会图章


柴行江所持村公所证明确实是2005年制作的。他为什么要保留这份他身世的证明?

柴行江回答:“胡主席在抗战胜利60年大会上的讲话,我在电视里看了。胡主席说国军在正面战场抗击日寇。于是,我就在村公所开了这个证明。我孤苦伶仃一个抗战老兵,无儿无女、无房无产,但是,我抗战八年参加了。我一直拿着这张纸,有她证明我(抗日),于国于民,我安心了。”

我故意问柴行江:“胡主席讲话与你何干?”

柴行江很吃惊地说:“这谁都知道的呀,胡主席肯定国民党在正面抗战有功了。”

我也很吃惊,心想,胡主席什么时候说国军抗战有功了?这个传说怎么来的?

百岁抗战老兵已被中国社会遗忘(图)

这张侵华日军在华犯下这张罪行的照片比较模糊


以上这张侵华日军在华犯下罪行的照片比较模糊,我想,这和百岁抗战老兵柴行江的情况有些相似。因为,柴行江对自己的抗战履历也比较模糊了。

柴行江回忆,抗日战争时期,他是国军74军58师的重机枪手。

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四军,于1937年9月1日在浙江组建,由第51师和58师组成,全军共八个团,2.1万人,骨干是58师。曾参加淞沪会战、徐州会战、长沙会战、常德会战等多项战役,多次挫败日军,曾有“抗日铁军”的称号。

柴行江参军前是放牛的,斗大的字不识一筐。因此,他常常忘却自己部队的番号。

他1937年被抓壮丁。可是,他有时说是1938年被抓壮丁。差了整整一年!和他一起被抓壮丁七人,尽管75年过去了,他还能说上几个人的名字。在这些人中除有一人去台湾外,其余,全部在战火纷飞的抗战中牺牲了。就是说:年轻时代的事物、人物他还能记住。近代的,倒全部忘记了。

最重要的是,柴行江模糊了自己部队的番号。他所在部队的领导,他只记住一个人的名字:“许世友”。这个人是排长?连长?营长?团长?——柴行江也想不起来了。

百岁抗战老兵已被中国社会遗忘(图)

掌起镇巴里村的祠堂


百岁抗战老兵柴行江的家,在1954年一次失火中烧毁了。他的一切财产随着失火,付之一炬。因为穷困潦倒,他一生未婚。从1954年开始,他就住在本村的祠堂里。上面这张照片就是柴行江所住祠堂全貌的照片。左边,门口站着人的小屋,是柴行江老人的住所。

百岁抗战老兵柴行江已经丧失劳动能力。因此,村里每月给他600元生活费。

柴行江自己买菜、买粮食、做饭。村里人都担心:“老头儿最后的日子,谁照顾?”

我了解到,祠堂是族人祭祀祖先或先贤的场所。祠堂有多种用途。除了“崇宗祀祖”之用外,各房子孙平时有办理婚、丧、寿、喜等事时,便利用这些宽广的祠堂以作为活动之用。另外,族亲们有时为了商议族内的重要事务,也利用祠堂作为会聚场所。

解放后特别是60年代的文革运动中,北方地区的祠堂基本都被推倒砸烂或改造成了办公场所等。祖宗排位包括有些藏于其中的家谱等皆被焚烧破坏,如今北方已难见祠堂,不知祠堂为何、作何之用者比比皆是。而南方浙江、江西、安徽、广东、福建等较为重视传统的地区则有了较多的祠堂得以保存。

掌起镇巴里村的祠堂在解放后一直留着,破败不堪。大家看到的是几次修理后的祠堂。

百岁抗战老兵已被中国社会遗忘(图)

在祠堂门口,大家和柴行江老人合影。

百岁抗战老兵已被中国社会遗忘(图)

百岁抗战老兵,无依无靠的柴行江的住所里是这样的。


要不是村里每月给600元生活费,真是不知道这位抗战老兵将怎么生活下去。

在他自己的住宅里,柴行江想起一些往事:

抗日战争中,我去过湖南湘潭作战,去过江西婺源县作战,去过湖北和安徽同侵华日军作战。——具体地名?——啊呀!——想不起来了。

在长沙作战,日本人的武器好,飞机、大炮、迫击炮、掷弹筒、机关枪的。我们牺牲很多人。傍晚,连长带着我们去掩埋战友们的遗体,挖了个大坑,把战友们都拖进去……。天下着雨,我们一边拖(尸体)一边哭……。都是朝夕相处的好兄弟、好战友哇!

1945年8月,日本投降,我们74军被空运到南京受降,并担任南京守备。之后,我们营受命开往无锡接受侵华日军的大仓库。——那里面,我的天呀,啥都有。

自打抗战胜利后就天天能吃饱饭!敞开肚皮吃!还有肉的菜!

我刚刚入伍的时候吃不饱。那时,一天一斤半米,没有菜和肉。天天行军打仗,吃不饱!

抗战八年中,前几年就没有发过鞋。全是自己打的草鞋。

我开始用步枪,看见日本鬼子就放枪,还等他狗日的冲到跟前再打?——不行!

后来,我被调到机枪营。开始只管行军抗子弹箱子、作战装子弹。正副班长是重机关枪的射手,我们当兵的行军扛机关枪的架子、重机枪枪身。

重机关枪弹药的一个基数是100发,什么叫一个基数?我不知道。

一个班16人,一个营三个连,一个排48人。后来,我也被提拔成班长。

那时,一年发两套军装,还有两件衬衣。十二月,部队发棉衣。

我见过我们机关枪打死的日本兵,啊呀,他们是黄色呢子大衣,军装的布料好呢!

那时,不能逃跑!死也不能逃跑!都是枪林弹雨中幸存下来的好弟兄!

晚上站岗是两个人一班岗,瞪圆了眼睛!日本鬼子摸上来就麻烦!一连人呢!

抗日战争胜利。连长来找我:“看你,一瘸一拐的,回家吧!国军要裁军呢。”

我说:“连长,那谁管咱吃饭呢?抗战八年都过来了,就这么让咱这么走啦?”

“连长说咱当兵就是打日本的,所以,老百姓给咱粮食、给咱衣服。如今,日本鬼子都投降了,别说你了,连我都准备卸甲归田回家了。”

百岁抗战老兵已被中国社会遗忘(图)

祠堂里面是什么样子?《叙伦堂》的意思?是不是掌起镇巴里村的村民叙述“伦理道德”的场所?现代社会里,人们还在这里有祭祀活动吗?学习“****”时,大家还有个座呢,学习“伦理道德”时,村民难道都站着吗?

百岁抗战老兵已被中国社会遗忘(图)

柴行江没有文化,他甚至连自己的出生日期也说不准。他非说自己是:“民国二年阴历初八,生的,阳历是1913年。”——那么,民国二年就是1912年!错了一年!

可是,他的身份证上却是1914年8月27日生!——这个老头子!

我问柴行江:“你怎么知道自己是民国二年生的?”

柴行江说:“我十岁那年,我妈逼我背诵‘你是民国二年生’!我背诵‘你是民国二年生’我妈就打我,说:‘我是民国二年生!’——背诵!”

这个老头子,说他糊涂吧?他也有明白的时候。2005年10月,在电视新闻里听见胡锦涛主席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大会上的讲话后,他就趁着记忆力还清楚,让村委会写下证明,证明他自己:“抗战八年参加了”,是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挺身而出的人,”是“为中华民族做过贡献的人。”

那么,留着这张纸有什么用呢?他无儿无女,无需向子孙证明什么?

他也无需到外面去打工,证明自己是个好人时需要村公所的介绍信。再说了,他一个糟老头子,谁要哇!那么,他为什么开这张介绍信、证明信呢?

——难道是等着我们2013年5月采访他?——他有先知先觉?——奇怪!

我相信,我们绝对是第一批,也是最后一批采访他的人。

他“参加抗战八年”的介绍信、 证明信绝对无需向人们再展示一次了。

我推测:香港凤凰卫视《冷暖人生》剧组不会去采访他,浙江电视台不会去采访他,台湾电视台不会去采访他,日本电视台不会去采访他,就连云南电视台《经典人文地理》节目组也不会去采访他。

——他应该是被社会遗忘、被时代抛弃、被社会遗弃的人。

百岁抗战老兵已被中国社会遗忘(图)

我们要走了,百岁抗战老兵柴行江似乎有些依依不舍。浙江宁波地区关爱抗战老兵的志愿者孙嘉仪拍着他的肩膀说:“爷爷,我还会来看你的!”

百岁抗战老兵柴行江笑了,笑得是那么自然。我只见过他微笑过这一次。

我希望把他这次由衷地微笑永远定格在《最后的尊严》这本图书里。


2013-6-14


另外,敬告各位尊敬的读者:这两天百岁抗战老兵柴行江不行了。他因为生病躺下了。浙江宁波关爱抗战老兵的群体正在给老人筹集医疗费用。是不是我们去拜访他给他平静如水的生活带来了波澜?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笔者的内心充满了愧疚。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